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三十七章 外援

第七百三十七章 外援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60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19
   第七百三十七章·外援  陈铭笑了笑,表情和煦,对于秦浮屠,陈铭是不敢造次的,况且这段时间以来,秦浮屠一直在暗中帮助陈铭,这一点其实陈铭非常清楚,对于这位老人的用心良苦,陈铭真的很感动。  “要我说,你这个动作,有没有考虑过皇甫元魁的报复?鲜于雯芪倒是不说,她肯定现在是暴跳如雷了,但是皇甫元魁呢?欲加之罪,你让他怎么说?首先他肯定不会承认,再者,他肯定会寻找解决的方案,而现在的解决方案你知道最有效的一项是什么吗?那就是直接弄死你。”秦浮屠端着茶杯,笑眯眯地说道。  “怎么?我都没有正式站出来承认,就已经有人怀疑我了吗?”陈铭微笑着问道。  “倒不是这个的问题,而是你前几天去参加皇甫元魁和鲜于雯芪派对的问题,你的出现,本来就略显唐突,而在你出现之后,随即就发生了这一连串事件,就算是傻子,也能够猜测到你的头上去了吧。”秦浮屠笑着说道。  “这倒也是,不过他们并没有证据。不是吗?如果他们能够百分之百确认这一点了,其实我还真有些后怕,但其实不是这样的,他们只知道那晚我去了,之后的事情和我之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陈铭淡然一笑,似乎并不把这件事情放在眼里。  “皇甫元魁这个年轻人不简单,我的意思是告诉你,让你不要轻敌了,仅此而已。”秦浮屠淡淡一笑。  “我也知道他不简单,否则这件事情我就会采取更为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完成了……秦老爷子,其实我更想听听实际的。”说到这里,陈铭不打算跟秦浮屠两人支支吾吾了,直接开门见山,希望秦浮屠能够帮一把劲。  “臭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一套了。”秦浮屠笑骂了一声,抽出他随身携带的名片架子,然后抽出一张来,递给了陈铭。  “哦?这个东西?秦老爷子现在也有随身携带的名片夹子吗?我还以为跟我家老头那样,一本红梅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东西。”陈铭笑了笑,他也知道,对于这种人脉圈的掌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式,而秦老爷子似乎更为精细一些了,重要的人脉都用名片夹子存放起来,只有次要的名字,才会存在手机通讯录里面。  毕竟在秦浮屠看来,手机这东西,说不准的,哪天要是硬件上出了什么问题,把通讯录给清空了,那就真不好玩了,还是六个实体的比较保险一点。  “这是什么?”陈铭笑了笑,故意抬起头问道。  “我觉得这个人应该可以帮到你,我已经给他打过招呼了,但是比较他是体制内位高权重的人,让他单独联系你是不大可能的,你自己去找他吧,记着了,说话语气委婉客气一点,可别像是对老头子我一样的嬉皮态度了。”秦浮屠笑眯眯地叮嘱道。  陈铭果然就知道,秦浮屠早就为他想好了。  “嘿嘿,秦老爷子,这个真要感谢你了,等事情成了的话我肯定要表示一下的。”陈铭咧开嘴笑道。  “滚吧,估计你拿了这张名片之后,也就暂时没有什么需要我老头子的地方了,我现在趁着对你还有些威严,就给你下逐客令了。免得你反客为主,自己洋洋洒洒地告辞。”秦浮屠扬了扬手,也不继续留陈铭了,让他赶紧走。  毕竟,秦浮屠也知道,最近陈铭跟鲜于家、皇甫家牵扯不清楚,要是呆在这里太长时间,被人看出来了破绽,反而不太好,虽然除了他秦浮屠之外,也没有多少人知道陈铭已经到京城了。  “嘿嘿,好嘞,秦老爷子,我这就闪人。”陈铭笑了笑,抓起名片,认真地收起来,然后果断闪人,他知道秦老爷子每天也算是忙碌,日理万机称不上,但工作起来也的确繁琐复杂,他老人家也一大把年纪了,工作效率不可能高得到哪里去,陈铭老是在这里呆着也不是个办法,所以还是赶紧走人的好。  于是出了秦浮屠的大院,陈铭很快就拨通了这个电话。  对方是一个男人,中年的。  其实陈铭不用想也知道,能够混到让秦老爷子都用得上的地步,用一手遮天可能过了,但至少算得上一个风生水起,而能够爬到这一步的人,除非是家里面关系硬到丧心病狂,否则没有四五十岁是绝不可能的。  那些网上传出的什么史上最年轻市长,最年轻省委书记,这些彪悍的虎人,口里面说着是靠政绩和能力,其实谁都知道,这些强人背后站着什么。  “嘿,你好,我是陈铭。”陈公子早就习惯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应付这些人还是有一套经验的,架子放低,但是不能太低,不能说不卑不亢,但是至少尺度拿捏要准确稳当。  “哦,我知道,小陈是吧。秦老跟我提到过你。”这个声音温厚的中年人,听语气也算是很好说话,陈铭知道,接下来的谈话他不必太费神了。  “嘿嘿,你好……郑哥。”陈铭从名片上看来,这个中年男人姓郑,后面的两个字很厉害,玄策。  郑玄策。  光看名字就是枭雄虎人啊,当年王玄策就有一人灭一国彪悍壮举,现在能够背得起这个名字的人,要不然是夭折了,要不然就是平步青云,一飞冲天。  显然这位郑玄策是后者。  “嗯,小陈,我现在在开会,我知道你会跟我联系的,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忙。你的电话我先存着,接下来我的秘书会联系你的。”郑玄策一字一顿,说得很慢,陈铭能够听的很清楚。  “嗯,好。”陈铭点了点头。  “那我先挂断了。大概一个小时。”说完,郑玄策挂断了电话。  陈铭第一反应是吃闭门羹了,秦老爷子请的这个人放了鸽子,而没想到的是,在一个小时之后,真的有人打电话过来了。  是一个女的,应该就是郑玄策所说的那个秘书了。  “你好,陈先生。”女人嗓音轻柔,淡淡地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