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三十八章 玄策

第七百三十八章 玄策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33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19
   第七百三十八章·玄策  陈铭心里面一阵窃喜,愣了一下,赶紧道:“哎哟,郑哥的秘书吗?”  “嗯,是的,陈先生。我们首长已经在‘旧续茶吟”那边定好了位置等您,到时候您直接去就可以了,首长还说了,如果陈先生找不着来的路的话,我可以开车接您过去。”女秘书恭恭敬敬地说道,显然这位“首长”在跟这个女秘书吩咐的时候,专程叮嘱过了。  而对于陈铭而言,算是听到了一个关键词,首长。  很惊喜,也很意外。  首长指部队中的领导人;也指政府部门中的高级领导人,按照秦浮屠老爷子的说法,这个郑玄策的确应该属于前者,因为毕竟秦浮屠老爷子的人脉,还是部队那边偏多一点。  “不必,我能够自己来的。不用麻烦你接送了,我这边有电子导航,很容易就找到的。”陈铭笑了笑,还是拒绝了女秘书的好意。  毕竟这种事情还是亲自前往比较好,这样会显得比较有诚意一些。  “好的,那么我们这边等候陈先生您。再见。”说完,女秘书挂断了电话。  陈铭揉了揉脑袋,让杨伟赶紧来一趟,京城这种路况,陈公子可是驾驭不来的,更何况还要找路,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开车技术一流的杨伟同志比较好一点。  于是杨伟驱车,在高架桥上绕了九曲十八弯,最终抵达了目的地,也就是这家“旧续茶吟”的茶园。  现在的茶园的确不比过去了,无论哪一方面都高档很多,这家“旧续茶吟”就将高档和怀旧典雅诠释得很完美,一走进去就是别有洞天的感觉,古朴静谧,头顶上是玻璃天花顶,采光极好,使得茶馆的小院整日沐浴在阳光之下。院内家具均为明清时期的遗留古董,虽然陈铭不知道真假,但也不敢乱摸,毕竟都是砸钱玩意儿,弄坏了赔不赔得起是一回事,能不能买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这就是打麻烦了。  茶园里面古琴声声,檀香袅袅,的确是一个很高档又很悠然自得的场所,也难怪这位首长要选择这里了,一来体现彰显品味,二来也大气,符合身份。  “小陈,你好。”  坐在包厢里面的一个中年人悠然自得地煮着茶,手法娴熟,一看就是老手,让陈铭看得都有些目不转睛了,陈铭记得以前洛水也是玩这玩意儿的高手,各种茶道和讲究,洛水很是精通,当然,那是她小时候了,长大之后洛水几乎就没有碰过茶具了,她总是说很忙。  “诶,这位就是郑哥吧,主要是你这精神头,让我喊你郑伯伯也说不过去。”陈铭挠了挠后脑勺,笑着说道。  “哈哈哈,小伙子挺会说话。”郑玄策酣畅淋漓地笑了一声,没有一见面就直奔话题地去谈正事,而是一边来回把玩式地转着茶壶,一边笑眯眯地说道:“小陈你平时喝什么茶来着?”  “喝茶?”陈铭想了想,知道郑玄策打算从茶水作为切入口展开话题了,但是苦了陈公子了,哪里来得这么多的讲究?只知道把小洛水泡制出来的茶水一饮而尽,哪里尝得出里面的深邃和意义?只知道比白水好喝一点而已。  “哈哈哈,我也不常喝,只是我的干妹妹对这个很是精通,她从小就在学煮茶,我估计你们两个应该有共同话题。”陈铭笑了笑,祸水西引。  “好。”  郑玄策放下茶杯,立刻对茶方面的东西避而不提,只是给陈铭倒满了一杯野生红茶,笑道:“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了?”  “真逃不出郑哥的眼睛,实话说,最近跟鲜于家和皇甫家闹了一点冲突,现在正想着如何平息。”陈铭笑着答道。  “皇甫家和鲜于家?哟,小伙子,你得罪的人牌可够大啊。不错不错,有前途。”郑玄策笑出声来。  “诶,我这不是没有办法吗,如果可以的话,不得罪两家人就能把事情办好,那谁不愿意?关键是现在没有办法,所以我才找秦浮屠老爷子来着,结果老爷子说这件事情他管不了,直接让我找您,现在您可不能撒手不管啊。”陈铭紧张兮兮地说道。  “要不我约两家的人出来,你们见一面,好好喝一杯,把这个怨结个消了?”郑玄策笑眯眯地试探陈铭道。  “哎哟,郑哥,这还真不是我挑三拣四,是这件事情真不能这么办,要是两家真见着我了,还不得等着拿刀砍死我?这种时候可千万不能约我跟他们见面啊,这可是害死人的节奏。”陈铭诉苦道。  “那这就有点难办了。”郑玄策继续往陈铭杯子里面倒茶。  “嘿嘿,郑哥,我猜你一定有办法的。”陈铭一脸坏笑,他当然知道这个郑玄策有办法,否则秦浮屠老爷子绝对不会找他,而且从这人的谈吐和面相来看,在京城绝对是一把手,恐怕就是那些副国级的大佬,也认识这个郑玄策了。  真正一句话就能够上达天听的大人物。  关键是,陈铭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这就更加让陈铭期待了。  现在陈铭想看的场面,就是郑玄策大笔一挥,然后一连串的文件立刻就下来了,全是针对鲜于和皇甫两家的政策,一个比一个不利,最后两大家族饱受打压,一蹶不振,陈家再高歌猛进,一举拿下京师。  只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要想搬到两家谈何容易,这两个家族在京城,那就是千年古树一般,根繁叶茂,掘地三尺,想要连根拔起,想都别想。  就像陈家在金陵是一个道理,现在有多少家族南下征讨过陈家,结果呢,全部无一例外大败而归,说陈铭的决策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不假,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陈家在京城这边立足极其稳定,八面威风,四方不倒。  “好吧,玩笑结束了。”郑玄策这个时候脸色忽然就变了,他淡淡地笑了一声,故意把音调压低,缓缓道:“你想怎么样?陈家少主,陈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