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五十章 恶化?

第七百五十章 恶化?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27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20
   第七百五十章·恶化?  陈铭知道有人会趁着这个时候对他下黑手,毕竟拘留所这种地方很是敏感,只要有足够的人脉和关系,就可以联动这边拘留所的所有人脉,来对他陈铭进行全方位的打压,到时候不等这边调查结果出来,陈铭估计就已经被彻底解决掉了。  “你嘴皮硬,是吧?行,这件事情我已经跟你摆明了,你现在最好就是识相一点,直接认罪行了。这边全部都是我的人,而且绝对没有人可以把你救出去的,到时候你不认也得认,反而还要遭受那么多皮肉之苦,你说你是何必呢?”这边的领导凑到陈铭耳朵旁边,冷冷地笑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真可谓肆无忌惮。  陈铭知道,的确这位马所长,已经彻底控制住了拘留所这边的一切动静,所以他才敢如此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跟陈铭说这些话。  试想,如果说这边不全是他马所长的人,他怎么敢这般放肆地跟陈铭说实话?  接下来的几天,陈铭过得的确有些艰难,除了马所长之外,上面的几个领导也都是鲜于止辰的人,再加上皇甫家的参合和控制,导致陈铭这边的处境越发被动和危险。  这件事情不算大案子,按理说不可能惊得动太多的人,而且陈铭根本就没有对那个名叫先碧的女人动手,所以一切其实都是伪证,如果说没有证据直接就判决陈铭了,那这件事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鲜于家的人打算把这件事情闹大,但是马所长也不傻,知道这件事情处理不好了,那极有可能就是一个黑锅侠的下场,所以他暂时也不可能对陈铭下手。  在短时间内,其实陈铭整体上算是安全,只要他一天不开口承认为这次绑架案负责,那么陈铭他就能安全一天。  当然,这种安全,是相对而言的。  看守所内,大多是一些不起眼的小混混,平时在街头巷尾扬武耀威,吹起牛来好像连政法委书记都跟他认识一样,但其实都是群见了警察都哆嗦得说不出话来的怂货。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在看守所里面呆着的,既不是十恶不赦,心狠手毒的杀人重犯,也不是运筹帷幄,纵横捭阖的政治犯,就是一群最底层,最为让人瞧不起眼的小人物而已,所以陈铭作为一个外来户,其实进到这种地方来,跟这群小人物成为难兄难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不过,今天下午的时候,似乎情形就有些不对劲了。  陈铭被人架着连续换了好几个地方,最后把他送到了一个五人间里面去,陈铭一走进去的时候,就发现氛围不大对劲,这几个“室友”的眼神,一看就知道绝对不是一般看守所能够容得下的。  陈铭找了最靠近大门的床位坐下来,稍稍抬头,微笑道:“哥几个好。”  没有人理会。  陈铭愣了一下,隐隐感觉到空气之中似乎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而这个时候,陈铭头顶的摄像头也恰如其分地摇晃起来。  陈铭微微抬头,知道这里有些不寻常,他把手放入口袋里面,表情凝重起来。  这时候,摄像头所连接的监控室里面,很多双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陈铭的一举一动。  “所长,现在的这情况,估计这小子很快就会被搞成餐饭。”一个看守所狱警冷笑着说道。  “可不是嘛……我们安排在这间房里面的,可都是高手,专门伪装成犯人收拾那些不服管教的拘留人员,反正他们不代表我们看守所官方,所以就算打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也不是负全责,就算这人‘躲猫猫’死了,也不怪我们,只能怪他的狱友太厉害了。”另外一个狱警也笑嘻嘻地说道。  只有马所长不为所动,他表情格外严肃,望着屏幕里面的内容,皱着眉头,道:“我待会儿还要请示一下上面的工作意见。是弄死还是弄残?让他们几个好安排一下下手的轻重问题。主要我怕上面几个领导有意见。”  “是啊,所长,还是请示一下吧,万一不让弄死呢……”几个马所长麾下沆瀣一气的狱警也跟着点头说到。  于是马所长开始掏出手机,跟上面请示工作。  而这个时候,被摄像头监控着的陈铭,正目光如炬,格外凝重地盯着这几个大个子。  “是高手……”  陈铭面色稍稍一寒,他知道今天肯定不可能死在这里,但是估计要受点皮肉之苦了,关键是他现在脑袋刚刚缝合了没多久,如果说要跟这几个人交手的话,陈铭有些担心缝合的伤口再次撕裂。  可是,下一秒,陈铭就后悔了,他知道,他现在不能再保守下去了。  就在陈铭皱着眉头正在思考着什么的时候,忽然坐在对面床的“狱友”就朝着陈铭扑了过来,陈铭应声一闪,躲开一个身位,然后猛地一个俯冲,用肘部狠击那个“狱友”的后脑勺,一声闷响,那人惨叫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解决掉了一个。  陈铭松了一口气,他刚刚站稳身子,就瞧见另外几个人围了上来。  “干嘛?一住进来就挑衅是吧?”  “一起揍他!让他见识一下规矩!”  几个同寝室的“狱友”纷纷坐了起来,陈铭明显看得出来,这几个哥们儿实力都不逊,放在外面也绝对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高手,出招的时候,外行根本看不出来高手的端倪在哪里,而只有跟他们们面对面交手的时候,陈铭才能感觉得到,对方看似其貌不扬,毫不起眼的套路里面,蕴藏着恐怖的杀机,稍微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被直接按翻在地。  这种情况下哪能被按翻在地?陈铭脸色瞬间惨白,他知道要是被人按住了,他估计就彻底杯具了,就算不被打死,估计也是残废的结果,而且还是被狱友打伤的,跟这里的狱警毫无关系,有监控摄像头作证,陈铭日后就算想要控告看守所单方面,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