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一锅端(下)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一锅端(下)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17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21
   第七百五十八章·一锅端(下)  陈铭安排好一切之后,洛公休也已经把这边的事情全部处理完毕了,陈铭站在看守所门口,只看见洛公休带来的特警同志,把王涛这群人全部押解上车,然后迅速离场。  “这一次又多亏你了,洛公休大哥。”陈铭拍了拍洛公休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  洛公休,  绝对是一等一的虎人,枭雄,曾经在南方任要职的钦差大臣,现在从南方调回京城,但威势依旧不减。这种人拥有一种天然的气场,大巧若拙,大辨若讷,说得就是这种道行的人。  “不,这一次是你的功劳,说实话,就算是我,也未必有这样拼命的勇气,深入虎穴。”洛公休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很明媚。  “哪里的话,如果不是洛公休大哥,我现在估计还杯具着在呢,试想,我光是把鲜于止辰的爪牙给暴露出来了,如果没有一个手腕强劲的人来善后解决,那也不顶事,到时候杯具的人肯定就是我了。”陈铭尴尬地笑了笑。  “说实话,我接到郑玄策的电话的时候,也有些吃惊,我真没想到和你居然还有这层渊源,能够让我再帮你一次。哈哈哈。”洛公休笑着回答道:“这一次你和郑玄策两人制定的计划堪称完美,不仅为公安系统扫除了一大批蛀虫,更肃清了风气,这个功绩,可彪炳一时了。”  正说着,洛公休的电话响了,他掏出手机来,“嗯嗯哦哦”了几声,然后挂断了电话,他拍了拍陈铭的肩膀,道:“陈铭老弟,改天我再约你单独喝茶,我现在忙完这边的事情了,要急着回去处理一点私事,那就先走一步了。”  “嗯嗯,嘿嘿,好的好的。”陈铭微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洛公休老哥,你去忙你的,我也准备撤了。”  “这边我安排得有人手,他们负责留在这边处理一些善后的工作,你有什么要求去跟他们说就行了。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他们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的。”说完,洛公休再拍了拍陈铭的肩膀,然后也上车走了。  陈铭目送洛公休离开之后,自己也不久留,跟这边洛公休留下的善后人员要了鞭毛这几个人之后,他也乘坐杨伟来接他回去的车,迅速地返回了公司那边。  鞭毛说他要去召集兄弟,陈铭也任由他去了,给鞭毛留了一个电话号码,让他召集完毕之后就给自己打电话。  陈铭回到公司之后,顿时激励了公司上下员工的信心,所有人都难以置信这位老总居然又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不得不感慨这位老总的能力和手腕,这需要多硬的后.台,才能如此迅速地逃出生天。  陈铭安排了最近的工作之后,就让员工早点下班了,现在已经是中午了,陈铭掏出手机来,给郑玄策聊了几句,无奈这位副国级大佬正在忙着开会,跟陈铭简单地侃了几句,听取了一些相关信息之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陈铭盯着手机屏幕,忽然上面的日期让他一怔!  “这个日期!?”  陈铭惊讶了一下,随即,眼神深处泛起一圈情感的涟漪,他把手机收回去,然后让杨伟给他当司机,还是那辆途观,载着他直奔八宝山。  八宝山为京师西山山前平原上的孤立残丘,山势低缓,呈北东向延伸。附近山间出产耐火土、白土、灰石、红土、青灰、坩土、黄姜、砂石等八种建筑材料,因此被称为“八宝山”。  八宝山革命公墓附近有八宝山殡仪馆,是京城最大的殡仪馆,承担京城三分之二的火葬任务。在八宝山北麓,另有八宝山人民公墓,附近有老山公墓和老山骨灰堂,均为普通公墓。  很多人都知道,一个人辞世后下葬八宝山革命公墓意味着什么,只有已故的国家领导人,县处师长级别的领导干部,烈士,英雄,科学家,文学艺术家,劳模等等,才有机会葬进来。  而陈铭的母亲,就葬在这里。  今天刚好是祭日。  陈铭不知道他妈妈生前是因为什么,才得以葬在这里的,他猜想可能是艺术家或者文学家的身份,因为小时候的陈铭一直觉得自己的妈妈是一个能歌善舞的人。  但是现在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人死如灯灭,有些事情,生前说不清楚,死了之后,却又因为辞世的遗憾终身遗留在那里,没有人再去提及。  陈铭在金陵长大的这些年,陈长生从来不会主动跟陈铭提起陈铭妈妈的事情,一次也没有,那个女人似乎从十年前就彻底从陈长生的脑海里面彻底抹除掉了,陈长生就像会删除记忆一样,那一段过去,陈长生似乎从来都不曾记得一般。  不过陈铭知道,这是陈长生的一面之词,只有在不为人知的深夜,这个见惯了荣辱浮沉,经历了大悲大喜、大起大落的男人,还是会抱着一面灵位哭得撕心裂肺。  人世沧桑,一切都这样清楚,但是业已分开太久。时间如水,中间仿佛有河。你过不去。车流穿梭,她,转瞬湮灭在人潮中。  “等一下。”  陈铭忽然神经紧绷了一下,他原本是一副陷入沉思的模样,表情木然,但是这个时候,他探出头去,望着车窗外那一辆很让他熟悉的车。  军区牌照。  “这是……”  陈铭的神情有些古怪,他皱了皱眉头,眼神之中的惶恐闪烁不定,他皱着眉头,似乎有些无法理解。  “为什么会和他同路?”  陈铭越发觉得古怪。  前面那辆车,陈铭很是熟悉,就是洛公休的那辆吉普。而且牌照也是一模一样。  上午的时候,陈铭挺洛公休说,他这边处理完事情了,但是在下午的时候,他有些私事要去处理。  私事?  陈铭微微一愣,神经开始紧绷起来,冥冥之中,他仿佛有一个预感,但是这种预感并不强烈,在陈铭的脑海和心坎的地方微微存在了一下,就转瞬即逝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