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五十九章 彭殇(上)

第七百五十九章 彭殇(上)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32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21
   第七百五十九章·彭殇(上)  陈铭依稀记得,他当初第一眼瞧见洛公休的时候,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种感觉似乎很熟悉,但是除了熟悉之外,还有一层更深层次的东西在里面,但究竟是什么,陈铭自己也说不上来。  洛公休。  姓洛。  陈铭依稀记得,陈长生这个没心没肺的老头子曾经跟自己提起过,陈铭去世的母亲,也姓洛,而小丫头洛水的那个“洛”的姓,就是跟着陈铭的母亲姓的。  今天是陈铭妈妈的祭日,刚好在这一天,这个名叫洛公休的男人,开着一辆风尘仆仆的吉普车,登上了八宝山。  八宝山停车场。  这座停车场面积不小,就在高台阶下面,车子一停到停车场里面,就能听到台阶上边传下来的哭泣声,那是一些人在悼念他们去世的亲朋好友,这里停的大多是各种大型的国企车辆,洛公休也算是在体制内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的人了,这些车牌号,哪怕是晃一眼,他都能知道是从哪个国企里面开出来的。  “公休,你能坚持每年来这里,着实不容易,只是人死如灯灭,她家里面的人都不在意了,你还在意什么。”  洛公休的这两吉普里,旁边还坐着一个女人,算不上很漂亮,但是绝对足够清丽,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魅力和气质。  “书翠,她如果说不是我的家人,那么我在这个世上,恐怕真没有家人了……”洛公休坐在车里面,闭上眼睛,似乎在沉思,他的眼神很深沉,如同磅礴浩瀚的大海。  “你……”女人翘了一下嘴巴,喃喃道:“在你心里,那我算是什么呢?”  “我不给你承诺,但不代表我们两人之间没有爱情。”洛公休闭上眼睛,淡然一笑,似乎更执着于哀悼什么。  “其实我很想要你的一句承诺。”女人嘀咕了一句。  “如果可以,等我。”洛公休埋下头去,咬了一根烟,然后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这个时候,除了洛公休这两吉普之外,还有一个男人,也站在停车场里面等候。  “洛公休。”男人很儒雅,而且似乎真的是有过一些儒家学问的熏陶,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间,无处不透露着一种君子温润如玉的气质。  “齐狂歌。”  洛公休脸色的微笑立刻消沉下去,取而代之是一种淡如水的情绪,他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不说话了。  “你来给她扫墓不成?”  洛公休问道。  “不错啊。每年都是这样。说来也很悲催的,如此风华绝代的一个女子,死后她的家人居然没有人能在她祭日的时候来给她扫墓。”这个名叫齐狂歌的男人,眼睑低垂,言辞之中颇有悲意。  “别人每年清明节都派人过来了的好吧。齐狂歌,希望你不要张着嘴巴乱说话。”洛公休一副很不舒服的表情,皱着眉头说道。  “好好好,总之今天我是不打算一个人偷偷摸摸地挑时间了,就今天,没有人可以阻拦我。”齐狂歌摊了摊手,笑着说道。  “随你。”洛公休冷哼了一声。  “那么……你先还是我先?”齐狂歌打趣地问道。  “你可以先上去瞧瞧,墓前应该还有一些打扫过的痕迹,那是清明节的时候她的家人留下的东西。”洛公休嘴里含着烟,始终是不着急点燃,他一屁股坐回了车内,不再搭理齐狂歌。  “好啊。”齐狂歌笑了笑,然后跟身后的一群手下打了手势,道:“跟我一起上去。”  “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踩坏了坟墓周围的任何一株草,我都会找你麻烦的。”洛公休冷冷地望着齐狂歌说道。  “放心好了,我跟我手下说了,谁要是敢踩坏,我直接剁脚。”齐狂歌扬了扬手,然后踏着阶梯朝上走去。  “他好像每年这个时候都来。”坐在洛公休身旁的书翠轻声道。  “不仅是每年……恐怕一年会来很多次,只不过每一次他都会挑选错开高峰期的方式来,原本我今天上午就要来的,结果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已经迟了,所以才会遇到专门挑下午时间来扫墓的齐狂歌。”洛公休望着齐狂歌渐渐远去的身影,淡淡说道。  “我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挺痴情的,如果换做我是那个坟墓里面的女子,我瞧见这么一个不沾亲不带故男人对我如此不离不弃,我估计都会很感动的。”书翠笑着说道。  “如果说不是某些原因,他倒也极有可能成为我的亲戚,只可惜……唉……有时候其实我自己也在思量,一些事情是不是当时不去做,就可以改变很多未来。当时我如果选择让她和他在一起,那最后的结果,是不是会有不一样……可惜的是……谁都料不到那个结果,而谁都无法预测到当初哪个选择是正确的。”洛公休摇了摇头,一脸惨笑。  “好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洛公休,你就不要在提起这件事情让你不好过了。”  书翠微笑着宽慰道。  此时此刻,就在洛公休这辆车后面不远处,一辆途观稳稳地停下来了,陈铭探出头去,望着洛公休的身影,皱了皱眉头。  刚才路公休见了一个人,这一点陈铭是知道的,他虽然上来迟了,但是之前发生的事情陈铭都看见了,现在陈铭对于刚才那个跟洛公休聊了很长时间的儒雅男子很是好奇。  “陈哥,我跟你一起上去,给咱妈烧点纸。”杨伟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从车后箱里面抱出厚厚一叠纸钱,笑着说道:“我专程让卖纸钱的人专门给我弄点大的钞票,你看,全是几万亿几万亿的数额,多给力啊,这么多,随便咱妈在下面用了,让她多去买点喜欢的衣服和化妆品什么的,让她过得比谁都要好。”  陈铭没有说话,望着山林深处,雾气弥漫,陈铭不禁心头微微一颤。  大悲希声。  这座沉寂的山峦,怀抱之中,睡着一位曾经倾国倾城的女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