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六十一章 诚意(上)

第七百六十一章 诚意(上)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41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21
   第七百六十一章·诚意(上)  陈铭知道,自己手里面抓着的这张纸,上面写着的名字,正是自己母亲的名字,而这个名字,是刚才那个开捷豹的男人身上落下来的,他应该是刚才来扫过墓才对。  但陈铭奇怪的是,自己刚才一直在坟前祭拜,的确是没有人上来过的。  这就古怪了。  不过陈铭猜想,有可能是相同人的名字,虽然陈铭不觉得这个名字会很常见。  他当然不知道,现在那个驾驶捷豹的男子,也正在用手机跟洛公休聊着这件事情。  “哦?”  齐狂歌淡淡地笑了一声,缓缓道:“你是说,我刚才擦肩而过的那个年轻人,是她的儿子?”  “没错。”  电话另一头的人,是洛公休,他点了点头,缓缓道:“他想问我关于她的事情,但是我没有说。”  “有趣……”齐狂歌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恍惚,随即缓缓抬起头,似乎在感怀什么,他淡淡道:“有这个年轻人的联系方式吗?”  “有,你想怎样?”洛公休问道。  “不怎么样。你洛公休既然在某些事件上选择对他保持缄默,那么我猜你还是不愿意让他卷入你这边的事件中来,这样也好……只不过我觉得这个孩子实在是有些可怜,如果可以,我愿意在暗中施以援手。”  齐狂歌不轻不重地说道。  “可以。”  洛公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哦?这么快就答应了?”齐狂歌打趣地调侃道:“你不会是说一套做一套吧?表面上这么大度,其实内心深处还是对我有芥蒂?”  “帮不帮是你的自由,我似乎管不了这么多。只不过我要奉劝你一句,齐狂歌,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现在京城的局势很混乱,一个不小心,就极有可能粉身碎骨。你如果要选择重新回到激流之中,那么要做好心理准备。”洛公休冷冷说道。  “激流?暗流?哈哈哈哈……我已经失去了很多东西了,如果惧怕这些,我可能十年前就自杀了……我现在还活着的动力,或许就是为了每年能够风风光光地来这里,守望一个人而已。”齐狂歌笑容惨淡,眼神迷离地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所以我才会选择在北麓修建一座衣冠冢留给陈家祭拜,而单独为你开放另一处真正的陵墓。说实在的,时至今日,我依旧不认同陈长生这个男人,他这辈子,都配不上她。如果不是她当年一时冲昏头脑,我无论如何也……”说道这里,洛公休哽咽了一下,随即他笑着摇了摇头,缓缓道:“算了,不提了……这些陈年旧事说来无用,只会徒增伤悲,就这样,我先挂了。”  说完,洛公休挂断了电话。  齐狂歌盯着手机屏幕,眉头微微一皱。  ※※※  另一头,开着那辆途观穷追不舍了一阵子的杨伟同志,最后还是放弃了追车戏,杨伟还是觉得一辆途观想要追上对面那疾驰的捷豹不大现实,再加上开车的人似乎还颇为专业,这就更使得杨伟没办法了,最后只能拖着一身的疲惫,惨淡地回到公司那边。  一回到公司这边,陈铭很快就收到了消息,原本按照原计划要押送到另外一间看守所的鲜于止辰,被一对高手截了下来,而这对高手,居然敢对洛公休的押送车下手,这依旧有些公然藐视法律的意思了。  但是显然还是洛公休考量周全,这对高手在干掉好几个洛公休手下之后,也逐渐不敌身退,没能救走鲜于止辰。  不过陈铭揣测,估计很快那位鲜于家幕后的王牌就要出手了,这个人估计就是某位副国级别的大佬。  不过那个人究竟是谁,陈铭也自问管不着了,他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跟鲜于家继续周旋。  很快,陈铭就接到了鲜于家的电话。  “是陈铭吧?”  电话里面,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颇为妖娆,一听就是那种上了年纪,但是并没有被岁月所侵蚀的女人,天生就拥有一副好嗓子,说起话来就像是随时随地都散发着媚态一般,听得陈铭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谁?”  陈铭愣道。  “你别管我是谁,我现在要问你,你愿不愿意释放鲜于止辰?”女人问道。  “哦?”  陈铭立刻明白了所以然,笑了笑,缓缓道:“愿意啊,只要有足够的好处,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真是一个贪心妄想的小孩子。”女人冷笑一声。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了吗?哦……也是啊,毕竟一个鲜于止辰对于鲜于家而言也算不得什么,他现在的这个罪名,估计判个几十年没跑了,你放心好了阿姨,我会安排人在监狱里面好好照顾的。”陈铭轻描淡写地说道。  鲜于止辰这件事情,的确,说小可小,说大可大,说白了还是要有渠道,如果陈铭点一点头,这件事就可以彻底化解,估计拘留个十天半个月的就能放出来;但是陈铭如果想要强硬到底的话,那么鲜于家还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一点办法都没有。  “哎哟……小孩子,你喊的什么,喊我阿姨,你相不相信你要是要见到我了,你会立刻改口喊姐姐的。”女人笑吟吟地说道。  “这个不好说,只要眼角有鱼尾纹的,哪怕一点点,我都会喊阿姨。”陈铭打趣道。  “我问你,朝阳区够不够。”  这个女人倒也直截了当,迂回救国了一阵子之后,觉得跟陈铭这种铁公鸡一样的人已经没有什么好聊的了,直接开口说话了。  “朝阳区的鲜于家产业,一共是三个大型财富广场,还有娱乐会所、高档酒店若干,如果你点头,你们这些就都是你的了。怎么样。”女人直截道。  “我觉得你没有诚意。”陈铭冷笑了一声,一副无所谓的态势,现在掌控权在他陈铭的手上,一个朝阳区肯定是填不饱陈铭的,他想要的,是整个京师的鲜于家地盘,但这显然不可能,所以一切都需要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