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七十八章 妾意(上)

第七百七十八章 妾意(上)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45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24
   第七百七十八章·妾意(上)  其实高富川这句话,百分之百是在嘲讽陈铭了,这是在学校里面,就算是开一辆跑车,也不可能,毕竟高校里面的减速带不是开玩笑的,而且这种天朝特色的减速带很夸张的,高得让不少跑车尴尬。  陈铭稍稍抬头,瞧见距离这家咖啡厅不远处的停着的一辆2014款的法拉利458,如果没错的话,应该就是这位高富川同学的座驾了。  “真不要就算了,那我先走了,途观。”高富川牵着他刚刚泡到手没多久的留学生妹子,洋洋洒洒地上了他那辆法拉利,在周围一大片的羡慕目光中,慢悠悠地离开了。  “她是你同学?”陈铭站起身来结账。  “嗯,是同班同学。”黛琳点了点头。  “美国也有绿茶婊不成?”陈铭笑了笑。  “不懂。”黛琳摇头。  “没有……可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两人可能是真爱呢……哈哈……谁知道。”陈铭掏出车钥匙,然后按开了车门,让黛琳上车。  “我大概听懂你是什么意思。我们现在还是去听讲座吧,我觉得现在这件事情比较能够吸引我。”黛琳嘴角轻轻扬起,一抹很好看的弧度勾勒出来,两个小酒窝很好看。  ※※※  此时此刻,就在京城某家高档酒店里面,普拉纳斯一群人,正在拆卸枪具。  “大哥,为什么要让我们临时撤?很奇怪啊,不符合你的作风。”戈麦斯坐在床边,脸上的表情很是无语,他咬着烟蒂,艰难地说道。  “……我听到谍报,当时有李系的人在场。”  普拉纳斯脸上的表情有些惊悚,他显然当时也没有料想到这个局面,他皱着眉头,一筹莫展。  “要不然我们再去蹲守一次,我觉得那个老头子既然能够出现在现场一次,那么肯定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你说对吗。”普拉纳斯对面的塞尔吉把一把狙击枪很迅速地塞进铝箱里面,然后合上箱子,冷笑着说道。  “暂时不急,我打算去跟鲜于家的几个朋友商量一下,这一次拿下离火,是一方面,还有就是直接对陈铭下手。说实在的,如果不是鲜于家现在身陷泥沼,我早就开始动手了,而不是从离火出发。”普拉纳斯皱着眉头说道。  “好,那我们……这几天做什么。”戈麦斯问道。  “你们跟皇甫家的小寇联系,密切盯紧陈铭,不要有任何多余的动作,随时汇报他的行踪便是了。”普拉纳斯吩咐道。  “好,没有问题。”戈麦斯点头。  “只要等鲜于家缓过这一波攻势,一切就都好办了,到时候就能彻底把陈铭留在京城,他想逃都逃不掉。皇甫家现在和鲜于家正处在蜜月期里面,两家只要联手,陈铭就算后面站着天大的人,也能给他搬倒。”普拉纳斯冷笑。  现在陈铭在京城,的确有些孤军深入的味道,当朝几个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其实没有哪一个属于陈铭的直接人脉;但对于皇甫家和鲜于家而言,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其实无论怎么算,两大家族都应该占据上风才对,  但是眼下,情况却逆转了,陈铭反而死死压住鲜于家一头,凭借一次最大可以定性为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名号,直接朝鲜于家施压,并且一举端掉了鲜于家在公安系统里面的大量人脉,手段可谓凶残。  而与此同时,借着这一次机会,郑玄策也开始朝两大家族施压,而因为有更大牌的人出手了,鲜于家和皇甫家一时间也非常重视眼下这件事情,比较朝中的每一尊大人物,背后所牵扯的利益链条都堪称恐怖,这些人如果真的出手,那么肯定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过两大家族的人也知道,现在这个局面,郑玄策不可能把动静闹得太大,最多就是点到为止,所以两大家族对于郑玄策的一系列举动,直接采取不抵抗政策,也没有让自己背后的大佬出面调停的意思。  毕竟,请佛容易送佛难,要调动一尊大佛,香火钱得够惊天动地才行。  种种情况,就是现在整个京师陈铭和鲜于、皇甫两家的局势写照。  除了鲜于家和皇甫家之外,木门家却是出奇得安静,一直没有太大的动作,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模样。不过眼下陈铭也不愿意把木门家族牵扯到这一场角逐当中来,木门家如果能够保持中立,那么对陈家而言,其实是一件非常愿意看到的事情。  下午的时候,陈铭和黛琳已经听完这场讲座了,两人从教室里面出来,黛琳伸了个懒腰。  “你寝室在哪,我送你回去。”陈铭微笑道。  “我现在不想回去。我们去河边走走怎么样?”黛琳莞尔。  “可以。”有美人邀约,陈铭也表示赞同,他点头答应下来。  “我觉得吧,解决负债率上升问题不应寄过大希望于对货币债务总量的管理,其实很多时候,给定融资结构,是很好的方法。”忽然黛琳冷不丁冒出一句,对刚才她听的讲座做了一个总结。  “这个老教授讲得不错。”陈铭微笑着点了点头,他比较不是这个专业的,只能听点具体实战操作的经验,而很多经济学方面的教条和专业名词,陈铭知道得还真不是很多,所以也只能在脑海里面留个梗概。  “京师大学几乎每天都有这种很优秀的讲座,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每天都来这里。”黛琳粉嫩的小脸下,泛起一丝微晕。  “挺忙的。”陈铭坐在驾驶座上,用手肘靠在车窗位置,掏出一支烟,却不点燃,含在嘴里过干瘾。  “随你。”黛琳巧笑嫣然。  “说来,我媳妇似乎挺懂这个的,如果可以,还真想让她来接触一下这些东西,让她把这个专业里面一些很复杂的术语解释给我听。”陈铭近乎于自言自语地说道。  “……噢……”黛琳眼神里闪过一丝暗淡,缓缓道:“她是学金融的吗?”  “也没差,总之大同小异。”陈铭把烟放回烟盒,沉声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