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七百八十九章 操盘(下)

第七百八十九章 操盘(下)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24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25
   第七百八十九章·操盘(下)  【最近有人冒充作者在外面散布假言论和剧情,请大家不要相信这些谣言,作者不会随便剧透后面的内容,但最后一定是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结局。、、】  如果陈铭处理不善,那很有可能招致皇甫家和木门家的双重夹击,反被咬一口,这是陈铭极其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他现在要慎重小心,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方面要装出自己很悠闲没有事情做的样子,另一方面又要谨小慎微地处理这一系列事情。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陈铭继续来京师大学听课,他用黛琳给的学生卡在食堂吃过饭之后,自己端着书走到教室里面,然后找了个很靠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是一门讲短线的课,也是一位很资深的老教授在授课,陈铭之前在京师大学蹭课网上一眼就瞧准了这堂课,于是找准地方之后就立刻赶过来了。  “这里没人吧?”  坐下没多久,一个女声从陈铭身旁响起,陈铭稍稍抬头,只瞧见黛琳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埋着头盯着陈铭。  “真巧。”陈铭道。  “就知道你要来上这门课。”黛琳也眯着眼睛,歪着脑袋,露出一抹精致的笑容。  今天的黛琳打扮和以往不一样,今天穿了一件双层网纱的长裙,搭配淑女风格的平底鞋,看上去别致典雅,很有味道。  “挺有默契的。”陈铭笑了笑,让黛琳坐下来。  “话说回来,你那件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话说那块地花十二亿去买,你还真是舍得花大价钱。”黛琳表情略为夸张地说道。  “不错。不过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现在估计还看不到效果,不过很快。”陈铭笑了笑,并不说透,他现在的策略,毕竟还是属于绝对的保密状态,就连杨伟陈铭都是只字未提。  “能解决就好,我就怕哪天银行跑来找我要钱来了。”黛琳眯着眼睛,笑得很好看。  “不会的,放心吧,之前审核你财产的时候,都是转移到我这边来的,最后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找你麻烦的。你就放心好了。”陈铭微笑着说道。  “那就好……待会儿上完课去哪?要不然还是老地方喝咖啡怎么样?”黛琳灵动的眼珠子轻轻一转,悄声说道。  “你以为我跟你们大学生一样啊,每天闲得蛋疼还有时间喝咖啡,我现在真是快忙成狗了,听完这节课之后我就要赶回去了。”陈铭耸了耸肩说道。  “哦……那改天我去参观一下你的公司怎么样。”黛琳话题一转。  “好啊,随时欢迎。”陈铭点头同意。  “唉,老师来了,听课吧。”黛琳这个时候忽然指了指前面,只瞧见讲台上走上来一个中年人,开始授课了。  “同学们好,现在开始上课,不过在开课之前呢,我建议你们首先去温故一下我之前讲的那门关于交易的课堂笔记,至少要读三遍!读完三遍之后,如果你还是决意要去做一名短线交易者,要去体验一种只有少数人才能获得的艰难、刺激、惊险、奇妙、以及自在和完美的人生经历,那才决定开始上这门课。”这个教授开课的一套话还说得颇为别致,让陈铭这种半路来蹭课的人听得倒是晦涩难懂的。  “之前那节课的笔记讲的是什么。”陈铭问黛琳道。  “关于交易的,简而言之,复杂。说好听点,就是传道,需要学生自己去领悟;说不好听了……那就是胡吹海吹,听得大家云里雾里。”黛琳一副故作高深的样子。  “哈哈哈……”陈铭对于黛琳的一番评论极其赞同,双手小幅度地鼓着掌,道:“说得真是精辟……其实赚钱这玩意儿,还真没有什么理论来支撑的,你让吕志和、王健林、李兆基这些人说些理论的东西来,估计他们还真不会。”  “那你还来听这些连自己都没有操作过短线的老教授来讲短线?”黛琳皱着眉头抱怨道。  “但当涉猎,见往事耳。”陈铭笑呵呵地回答道。  ※※※  整堂课这位教授讲得倒是绘声绘色,陈铭听得于是有滋有味,不过也只能是浅尝辄止了,真要去深究这些东西,其实没多少可以用在实战上的,天朝有那么多经济学家,他们出版了那么多的经济学著作,但最赚钱的那一批人,没一个是这些能出版著作的大学者。  这就说明,有些东西,真不是呐喊标杆几句,就能完成的,要是听完这节课就能让人学会如何短线赚钱的话,那估计普天之下就再无寒士了。  听完课之后,陈铭和黛琳两人走出了教室,陈铭掏出车钥匙,在手里转了转,转过头对黛琳道:“要不要我送你回寝室?”  “不用了……我约了人呢。”黛琳摇了摇头。  “噢,那明天见。”陈铭扬了扬手,跟黛琳道别,然后自己坐上了车。  一坐上去,还没有来得及系安全带,陈铭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是葛飞来的电话。  “这么快就把事情了结了?”陈铭心头一阵噗通。  “陈哥!”  电话一接起来,葛飞立刻这么来了一句。  “怎么?是好消息不成?”陈铭问道。  “坏消息!陈哥!皇甫元魁不买账!地没有给他!”葛飞连声道。  “不紧张,等回来再详细说。”陈铭脸色不变,镇定地吩咐道。  陈铭回到公司没多久,葛飞也匆匆忙忙地回来了,他一头撞进陈铭的办公室,毛躁地从饮水机下方拿出一个纸杯,猛灌了一口水,然后气喘咻咻道:“渴死我了……说了好多话……废了好多口水。”  “详细说一下当时的情况。”陈铭倒也冷静,并不急着去追问。  “是这样的,陈哥,皇甫元魁这小子捷足先登了,他花高价从木门家那里买到了屯佃的另一块地,比我们这块地更靠近地铁那边,也就是说,打算在那边投资房产或者大型的商业广场。”葛飞又喝了一口水,详细地解释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