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八百五十七章 强攻铭文投资(5)

第八百五十七章 强攻铭文投资(5)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34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34
   第八百五十七章·强攻铭文投资(5)  股市开盘之后,葛飞立刻抛出了手里面所有的铭文投资股份,这一大笔股票流入市场之后,立刻引发了大量股民的疯抢,这些人抱着“买涨不买跌”的原则,跟陈铭死争到底。   眼下,陈铭拼命地调动资金收回葛飞卖出去的铭文投资股票,但是由于整个铭文投资的价格越来越虚高,迫使陈铭不得不依靠贷款的方式来解决眼前的困境。  依靠陈铭的信用额度,银行的贷款很快就审批下来,不过银行提出要以陈铭目前手里面的股份作为抵押,才能够迅速审批下来贷款,否则就要等到一个月以后。  迫于资金的压力,陈铭也只能抵押出手里面整个所有铭文投资的股票争取这部分贷款。  贷款审批下来之后,陈铭再一次砸进股市,力争收回大部分葛飞抛出去的铭文投资股份。  当然,这些消息,也逃不过新“风林火山”的探查,现在新“风林火山”的成员已经渗透进入了铭文投资内部,很多消息都第一时间汇报给木门狂澜,让木门狂澜去决策。  毕竟,现在木门狂澜也在玩铭文投资股票,而且都是大手笔,如果不把情况调查清楚了,如何能够做到百战不殆?  木门狂澜得意洋洋,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去跟陈铭玩涨玩跌,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傀儡师一样,手中有无数条看不见的细线,在幕后操纵着每一个细节。  “跟我玩,玩死你。”木门狂澜淡淡一笑。  另一头,木门实业高层的办公室内,葛飞已经正式拥有了一席之地,他现在叛出铭文投资,转投木门实业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所以也不用跟之前那样偷偷摸摸了,就连木门家族的太上皇木门狂澜都默认了葛飞的身份了,所以木门实业也没有人敢站出来质疑。  “现在该怎么玩了?”木门子文也是一阵狂喜,他是葛飞手段的见证者,他从头到尾,一幕幕地仔细端详了葛飞的种种奇策,看着葛飞是如何一拳又一拳,组合式地击垮整个铭文投资的。  “现在该玩跌了,你觉得呢?”葛飞朝木门子文使了个眼色。  “你说了算。”木门子文乐呵呵,他现在对葛飞保持着绝对的信任,没有丝毫的怀疑了。  “成,我说了算,”葛飞淡淡道:“为了确保你在整个木门集团的地位,这件事情你最好提前汇报给木门狂澜知道,毕竟他现在手里面的情报组织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境地了,这是我之前没有预算到的。所以我们需要进一步得到木门狂澜的信任和支持。”  “好,那这件事情我去做,需要我做什么?”木门子文问道。  “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告诉木门狂澜,铭文投资即将狂跌……让他赶紧抛空手里面所有铭文投资。”葛飞淡淡道。  “好,没问题,还有一件事呢?”木门子文迫不及待。  “不急,从长计议,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木门狂澜想要出去旅游对吧?”葛飞眼珠子稍稍一转。  “不错,是之前说的。”木门子文点了点头。  “好,这一次再确认一下,他究竟是想要去哪里。你听好了,第一件事情,对木门狂澜而言,很重要,但是对你而言,很没有意义,属于吃力不讨好,因为木门狂澜赚的那一笔,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纯粹是为了夺取信任才去做的;第二件事情,很重要,你要问清楚他现在有没有想要去的地方,如果有,是哪里,如果没有的话,你给他推荐一下。”葛飞忽然表情严肃起来,郑重其事地说道。  “推荐哪里?”木门子文疑惑道。  “台湾。”葛飞毫不迟疑,直接点头。  “台湾?去哪里旅游做什么?”木门子文有些惊异。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木门狂澜早些年的时候在台湾那边发展过,现在台湾都还有木门集团的理事处对吧。”葛飞饶有兴致。  “不错。”木门子文点了点头。  “那就行了,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成,现在告诉你了,我怕你到时候表情不自然暴露了,你就当作纯粹没有任何个人目的和理由,就是给木门狂澜这个建议就成。”葛飞表情玄妙异常。  “好的,我这就去办。”木门子文点了点头,于是出发前往木门集团。  ※※※  与此同时,陈铭刚刚通过银行贷款的方式解决了资金问题,才坐回了办公室里面,刚想要喝口茶放松一下,忽然就接到了一通电话,他接起来,顿时,表情微微一变。  “怎么了?陈哥?”杨伟也坐在办公室里面,忽然发现陈铭表情不对,顿时心头一紧。  “……嗯,好,我知道了……”一会儿之后,陈铭挂断了电话,顿时表情凝重起来。  “怎么一回事?”杨伟赶紧问道。  “承建商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我们要开发的涿州那块地,现在出现了问题,地下有溶洞,不可能打地基,就算要修,也只能修村屋或者庙宇,不可能修商业楼盘。”陈铭怔怔道。  “什么!?”杨伟顿时傻眼了,脸色煞白,瞪大了眼睛,简直说不出话来。  这简直就是晴空霹雳。  对于陈铭的铭文投资而言,之前的内忧还没有解除,现在葛飞的抛空的铭文投资股票还没有及时收回来,现在又遇见了这个问题,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死地!  绝无生还的可能!  “……葛飞那小子!”在思考再三之后,杨伟猛地一拳砸在了墙上,顿时,墙上微微凹陷下去一个拳印,这股声音,甚至惊动了办公室外面的一些员工,他们纷纷探出头来看。  有些人心惶惶了。  “就是葛飞!之前我们的土地资料是由他来审核的,他估计早就知道了涿州那块地有地下溶洞的问题,但是刻意隐瞒,就是为了阴我们一手!现在他拆伙走人,把股票也抛空了,赚得彭满钵满,可是把我们害惨了!”杨伟恨得咬牙切齿,恶狠狠地吼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