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八百八十八章 纤灵之迷(1)

第八百八十八章 纤灵之迷(1)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103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37
   第八百八十八章·纤灵之迷(1)  陈铭来到齐洛的别墅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下去了,陈铭挑这个时间点来,自然也有他的目的,这个点正好是晚饭点,陈铭空着肚子来,目的不仅仅是蹭饭,而是趁着蹭饭的机会,跟齐洛好好聊一聊这件事情。  有研究指出,中国人谈事情之所以要选择在饭局上面去谈,是有原因的,饭局的氛围更适合交谈,这也就大大提高了成功的几率。这和欧洲人有很大的区别,欧洲大部分人好像很重视私人的生活,工作的事情要都会在工作的时间完成。  齐洛果然很热情地招待了陈铭一顿佳肴,还专程吩咐人从地窖里面取出一瓶红酒,开了,跟陈铭一人喝了半杯。  “陈少,这件事情其实你也不必往心里去,我们这边现在的注意力其实也不在这件事情本身上,而是在于局外,我认为对方胆敢这么动手,实在有些胆大,毕竟这里是京城,很多事情是要讲游戏规则的,他这么做,完全就是不守规则。”齐洛端着酒杯,轻轻地摇晃着里面的红色液体,郑重其事地说道。  陈铭当然也明白齐洛的意思,只不过他的重点不一样,他现在关心的是纤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屋外白雪皑皑,陈铭和齐洛就这么坐在靠窗的地方,望着冬天万物寂寥的京城,心绪万千。  叹了一口气之后,陈铭继续道:“这件事情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依旧没有任何结果,甚至还发动了军区的几个朋友帮忙,但那边直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回应。我猜你肯定也已经采取了行动才对,所以这才过来跟你通一下气,能够行动上相互配合起来,自然是最好了。”  齐洛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我已经让人去查过了,没有结果,只不过……”说道这里,忽然齐洛的脸色变了一下,他想了一会儿,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用塑料袋装好的小碎片,递给陈铭,道:“这是当时扎在我爸伤口里面的东西,有些吓人,听他说这就是当时那个‘纤灵’的武器上面留下来的东西。”  陈铭接过来,拆开口袋,从里面取出来一枚很精致的碎片,晶莹剔透,细小摧残,但是边缘却锋利到难以想象,陈铭刚才不小心没抓稳,手指头的位置就已经被划开了一道小口子,不过陈铭反应比较快,及时拿住了,这才使得伤口没有加深。  “你小心点,这东西很锋利的,我平时都是用镊子拿来看的。”说着,齐洛赶紧制止了陈铭,然后吩咐仆人去拿镊子过来。  “不用,没关系,没有流血。”陈铭继续抓住这枚碎片仔细观望,刚才那道口子的确没有伤到小血管,只是微微破了皮。  “看出什么来没有?”齐洛关切问道。  “这的确是鞭子上前面挂坠的东西,用力甩动的时候,这些锋锐可以划开人的肌肉。”陈铭点了点头。  “听我爸说,好像对方的确是用的鞭子伤了他。”齐洛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陈铭眉头微微一皱,点头道:“纤灵的武器就是一条长鞭。”  “那这么说……”齐洛愣了一下。  “我也不确定……这个世界上耍鞭子耍得好的人还有很多。”陈铭摇了摇头,陷入沉思。深邃的眸子里面,满是无法读懂的情绪。  沉默。  良久,齐洛才恍然,他“哦”了一声,急忙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如果你感兴趣的话,不妨跟我走一趟,明晚。”这个时候,齐洛眼神微微一动,他用食指弹了一下杯身,忽然笑了起来。  “嗯?”陈铭眼皮微微跳了一下。  “京城要洗大牌,这是一个动静,你如果感兴趣,跟我去中奥马哥孛罗去一趟,在那里……不说找到这一次‘纤灵事件’的苗头,但我觉得……这一次与其有关。”齐洛眼神凝重,有些窃窃私语的味道,好像生怕被谁听到一般。  当然,这里是齐洛家的大宅,也不可能有外人进来听见,要说有,那也就陈铭一个外人而已了。  “洗大牌?”陈铭一下子脑海里面神经都绷了一下,这可是大事,大到有些不接地气的那种,亦或者说,这些朝廷内部的东西,跟他一个“老实本分”的生意人八竿子打不着,就算他陈铭有心想要管,那也管不到那个地方去。  不过,陈铭显然还发现了另外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嗯……等一下,中奥马哥孛罗不是涉外酒店么……怎么会朝廷内部的洗牌大会开到那种地方去了?”陈铭忽然反应过来,连忙问道。  “这也就是问题所在了……这是一次慈善晚宴,但是我爸在那边的几个朋友已经探听到了些许风声了,有玄机,有玩味,一去就看得出来。”齐洛说得玄乎其玄。  “有意思……”陈铭笑了笑,试探性地问道:“你听说过‘约克郡屠夫’这个组织没有?”  这一句话,顿时让齐洛和陈铭两人,有了些许惺惺惜惺惺的味道,齐洛一拍大腿,脸上满是窃喜,他放下酒杯,笑道:“交过几次手,在国外,当然,不是我打主力。”  陈铭也立刻会意,点了点头,冷笑道:“我也是。”  ※※※  要说陈铭和齐洛两个人的默契,其实从第一眼见面的时候就有了些许火花了,而这一次晚餐之后,两人更是对彼此的信任程度提高不少,而尤其在那一番对话之后,陈铭和齐洛已经隐约把初步的嫌疑目标,转移到“约克郡屠夫”这个组织上,虽然并没有点透说明,但多少也明确了一些方向。  按理说朝廷内部涉及洗牌的一些事情,陈铭是不愿意参合的,有些黑社会你真跟他玩不起,尤其是有公家做后.台的黑社会,当年肯尼迪就做了件愚蠢的事,他想把罗斯切尔德家族给办了,可是他低估了这个家族的能量,结果死在了车上。  这是连一向喜欢在钢丝线上跳芭蕾舞的齐狂歌也不敢去深度触及的领域,太恐怖,太血腥,稍微一个不注意,被卷入洪流之中,就是粉身碎骨的后果。  所以当年陈家才会仓皇逃窜,退出京师,这也是有缘由的。陈家老爷子在京城给陈铭埋下了伏笔,的确不假,但陈长生终其一生也不愿意让陈铭踏足京城,情愿让这些伏笔烂在地里面,这也有他的情有可原,的确这个世界上,能玩,而且玩得起的人太多了,陈铭算什么?一颗蚂蚁而已,别说陈铭了,就连木门狂澜,恐怕在有些人的眼里面,充其量也不过一枚稍微有用一点的棋子罢了。  现在陈铭已经基本拿下了木门实业,也算是给了整个木门家族一记响亮的耳光,但又如何?恐怕在有些人眼里面,这也仅仅只是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罢了。  都懒得理会。  这个局,开始越来越深。  第二天下午,齐洛驾驶这辆奥迪a8,载着陈铭,直奔中奥马哥孛罗。  没有浮夸的白色牌照,也没有连号,这辆a8行驶在马路上,显得格外沉稳低调。  陈铭坐在车里面,用手枕住下颚,表情凝重,他现在开始隐隐觉得当初陈长生死活不让他来京城,现在算来,的确由他的合理性。  不过,如果陈铭不来,那也就不是陈铭了,否则当年也不会冒着九死一生,独闯安徽,跟季家死磕到底。  初生牛犊不怕虎。  陈铭自认不是牛犊,而是虎豹。  “虽然还没有完全确认是不是那一群人,跟不清楚这一场晚宴会不会跟那群人有关,但至少来一趟也算是有益无害了,你心里面一定是这样想的对吧。”齐洛一边开着车,一边瞥了一眼沉默不语的陈铭,笑呵呵道。  陈铭失焦的眼神,缓缓聚拢来,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稍稍一抬头,笑道:“你一向都是自己一个人开车的么?没有请一个司机什么的?”  “哈哈哈哈……你不也一样喜欢一个人开着途观在京师大学的校园里面把妹子么?”齐洛忽然很不合语境地嘲笑了陈铭一句,脸上的表情满是戏谑。  “把妹子?”陈铭恼怒。  “黛琳算不算?”齐洛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眸子之中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情绪。  “你想多了。”陈铭换了一只手,枕住下巴,两眼发呆。  “没事,年轻人血气方刚,见到美女了把持不住那是很正常的事情。”齐洛继续调侃。  “好了,前面已经到了,我们是要怎么进去?你有请柬没有?我可没有。”陈铭望了望前面,的确已经到酒店外面了。  齐洛想了想,认真地摇了摇头,道:“我也没有。”  a8缓缓驶入中奥马哥孛罗停车场,一下车,就有两个穿黑色礼服的男人守候在停车场里面,等陈铭和齐洛两人一走下车,这两个人就迎上来,恭敬道:“是齐洛先生和他的朋友吧,我们已经等候您很久了,请跟我来。”  “哦?”陈铭感兴趣地笑了笑,他倒也没有想到齐洛还安排得颇为妥当,丝毫不盲目。  “我们先去雅间呆着,然后等晚宴开始。”齐洛走下车,关上车门,然后对陈铭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