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八百九十六章 纤灵之谜(9)

第八百九十六章 纤灵之谜(9)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062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38
   第八百九十六章·纤灵之谜(9)  【祝贺本书突破两百万字,回想起去年十二月份,商战教父开始创作,现在已经过了整整一年,一年,两百万字,非议的速度不算快,但却满满都是回忆。!!这一年里面,非议从一个怀揣梦想的在校大学生,变成了索然无味的上班一族,但不变的,是对创作的兴奋。感谢陪非议一路走来的众多读者。是你们见证了商战教父的成长。小小剧透一下,之后的情节会很出乎意料,纤灵不会有事情,而且其实从很早开始就一直呆在陈铭身边。好了,这是三千字的大章,求收藏!】  之后,齐洛送陈铭和黛琳回家,然后立刻就去跟曹靖康汇合,处理那几个被曹靖康装麻袋的人,这些事情见不得光,不宜让陈铭来插手,毕竟他是外来户,在京城还没有站稳脚跟,要是被人抓住蛛丝马迹,那陈铭的境地会变得非常糟糕。  毕竟,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阴暗面的东西,越少沾染越好,太敏感了。  陈铭也赞同齐洛的处理方式,现在他陈铭不能放开手脚做这些,还是有顾忌,而齐洛不一样,他本来就是从小玩黑玩到大的,不怕这些,况且外界也都知道他齐家玩黑的厉害,所以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觉得抓住了齐家的把柄。之前也的确有人尝试过用法律的方式处置齐家,但最后结果都是无功而返,举报者被人包了饺子,从那以后多少传出来点风声,那就是齐家人是如今天朝唯一合法的黑色性质团体,甚至是被政府直接默认许可的存在。  但这种事情要是发生在陈铭身上,就不行了,他一旦被敌人抓住些许在京城犯案的蛛丝马迹,那可就危险了,因为他毕竟在京城还没有站稳脚跟,很多事情需要小心谨慎。  在陈铭离开马哥孛罗没多久,几个刚刚出席完这一次慈善晚会的中年人,缓缓走出酒店,其中领头的那个是熟面孔了,嘴角满是胡渣,带一个墨镜,看上去颇为有型,这个男人留着莫西干的发型,在没有头发的那一边上,有一朵莲花的纹身,不算很明显,但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出来。  普拉纳斯。  跟陈铭斗过几个回合的人了。  其余几个跟在他身后的,除了戈麦斯和塞尔吉两人之外,其他的都是生面孔。  这一次政府牵头的慈善晚会,普拉纳斯也是受邀嘉宾之一,当然,他代表的是合法经营的肯尼迪亚太基金团队,不是台面之下的“约克郡屠夫”。  “陈铭走了。”塞尔吉汇报道。  “他今晚似乎没有要继续调查下去的意思了,真是有趣……如果说他今晚深入进来,那我们几个真有兴趣把他留在这里。”戈麦斯冷笑一声。  “……你通知一下尤利西斯,尝试着去跟齐洛联系一下。”普拉纳斯拉开车门,坐了上去,表情冷漠得如同不化的寒冰。  “嗯。好。”塞尔吉点了点头。  “老大,接下来我们需要做什么。”戈麦斯问道。  “我们在朝中的几个好伙计,最近要掀起一场‘打老虎’的活动,不少高官都有可能因此落马,我们要做的,自然就是煽风点火,为这些落马的高官,制造舆论上面压力……当然……以及他们莫须有的‘杀人放火证据’了。说白了,我们将会在这一次洗大牌的活动当中,扮演绝对的丑角。”普拉纳斯冷笑着说道。  “所以说……尤利西斯才会找到我们组织潜伏在齐狂歌身边多年的暗牌齐洛?”戈麦斯有些恍然大悟的味道。  “不错……齐狂歌这个人,跟我们组织在国外好几次的间接对话当中,居然略占上风,这已经让那位大人物看不顺眼了,之前摆了他一道,只能算是一次小小的警告而已,接下来那位先生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拔除齐狂歌的羽翼,让他彻底惨败在这一次朝局动荡之中。”普拉纳斯冷冷说道。  “看样子,这一次那位大人物,玩得还挺过分啊……直接是要把人弄死的节奏来着。”戈麦斯也阴笑一声,他很清楚现在他在做些什么,说的好听点,那叫做运筹帷幄,说的不好听,那就是玩隐形博弈,干涉内政的国际犯罪勾当,这些手段,在那些政权不稳定的东欧国家玩一玩其实也就算了,现在居然玩到天朝这个稳如泰山的格局中来,也真不知道那位先生究竟是有多大的胆子,居然到了这种程度。  “……那陈铭呢?这个人三番五次跟我们作对,其实可以直接弄死他的。”塞尔吉一遍尝试着短信方式跟尤利西斯联系上,一边继续听取普拉纳斯的吩咐。  “陈铭……先跟他玩一阵子……我倒不是顾忌他什么,只不过现在我隐隐感觉他在我们这边布置了眼线,我们很多证据现在被他和他的团队掌控着,如果可以,其实我现在并不希望打草惊蛇,只要他不站出来跟我们死活过不去,那其实让他多活一阵子也无碍,毕竟我们现在的核心任务不在他那边。就让他成为齐洛所控制住的一枚棋子,替我们赚钱吧。”普拉纳斯冷笑一声,声音凄寒冷厉,如同着萧瑟的夜色一般,寒气渗入骨髓。  “对啊……怪不得前段时间我感觉不大对劲,各种不自在,原来是有人在盯着我们在。”塞尔吉也恍然大悟,忽然回忆起什么来的样子。  “不错,我已经派人查过了,陈铭和他的团队手里面现在的确有一部分我们的信息,如果说现在弄死他的话,这部分资料就极有可能被传出去,因为我现在不清楚究竟知情人有多少……但明确的一点是陈铭也暂时没有公开这部分资料的想法和趋势。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这一次大洗牌进行期间,不要打草惊蛇……所以只需要间接地给陈铭一个忠告,让他打消公开我们信息这个念头就足够了。”普拉纳斯嘴里咬着烟,眼神冷冽,沉声说道。  另一头,塞尔吉已经成功联系到了尤利西斯,并且嘱咐她关于齐洛的事情,而尤利西斯在接到命令之后,就立刻展开行动,一通电话打到了齐洛那边。  齐洛刚刚处理完曹靖康那件事情,正在返回的路上,忽然手机响了,他接起来,脸色顿时一变。  “我看见你的车牌了。靠边听一下。”尤利西斯笑眯眯地说道。  “是……”  齐洛稳住神情,眉头微微皱了皱,随即靠边停车。  没过多久,尤利西斯果然从一旁的楼上走了下来,拉开了齐洛的车门,坐了进去,她理了一下头发,长长舒了一口气,道:“齐洛少爷,有些时间没有见面了吧。”  “的确。”齐洛严肃地点了点头。  “开车。”尤利西斯笑眯眯地朝前指了指。  于是齐洛拉下手刹,然后驱车缓缓向前。  “你这次来找我,是有什么吩咐么?”齐洛小心翼翼地问到。  “事情到没有什么,只是上面让你继续盯紧陈铭,并且控制住他,让他别把手里面的关于组织的资料散播出去了。”尤利西斯说得轻描淡写。  “我怎么跟他说?难道我说,‘你别把你手里面的东西给传出去’?”齐洛打趣一笑。  “你跟在齐狂歌身边也快接近十年了吧,身为他的义子,也是独子,能够做到滴水不漏,让齐狂歌这么信任你,说明了你的能力,所以要怎么说,似乎不用我继续教你。”尤利西斯不屑地笑了笑,寒气渗人。  齐洛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去,眼神有些凝重,他盯着车窗外,小心翼翼地握住方向盘,稍稍加快了车速。  一辆漆黑的a8,安安静静地行驶在二环的街道上,不扎眼,也不高调。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齐洛点了点头。  “齐狂歌能够用他最爱女人的姓给你命名,说明了他对你的重视,所以说你能够让齐狂歌把你视作骨肉,那么也可以让陈铭把你视作肱骨,我觉得,你说的话,陈铭会听,而且只要言之有理,陈铭就会傻乎乎地去做了。”尤利西斯冷笑一声。  “至于……那件事情呢……”齐洛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甘心,但又无可奈何的模样,“齐狂歌被纤灵刺杀,这件事情是不是你们一手策划而来?”  “我明确告诉你,不是。组织还没有愚蠢到这种小事情去亲力亲为,太脏手了,齐狂歌这种小角色,只需要稍微动点手段,就可以让他土崩瓦解,根本还用不着那一步。”尤利西斯饶有兴致地说道。  齐洛瞳孔微微一颤,眼神之中惶恐不安的情绪一闪而过,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他稳住情绪,道:“所以说这一次针对朝中官员的大洗牌,也是你们一手策划出来,针对齐狂歌的行动?”  尤利西斯哂笑一声,摇手道:“你想多了,针对齐狂歌?他还不配。朝中有些人触及到了‘约克郡屠夫’的底线,所以才会有这么一手。”  “……好。”齐洛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