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九百五十三章 大局定(7)

第九百五十三章 大局定(7)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4088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46
   第九百五十三章·大局定(7)  【四千字大章求收藏。~ 】  主教的这一句话,顿时让尤利西斯噎住了,她的话刚到嘴边就被卡了回去,让她整个人面色顿时尴尬起来,最后只能埋下头去,不再说话。  “好了,走吧,接下来去接塞尔吉和戈麦斯。”主教面无表情,淡淡说道。  这句话刚刚说完,忽然间,主教的电话响起来了,他微微一怔,脸上的表情有些诧异,他掏出手机来,望着这个号码,脸上不由掠过一丝惊异。  随即,主教赶紧接起来,电话里窸窸窣窣地说了一些事情,顿时间,主教的身子微微抽搐了一下。  一分钟之后,主教放下手机,又将帽檐按得更低了,他指了指前面开车的司机,道:“不用去酒店那边了。”  司机“哦”了一声,随即调转车头,又重新上了高架桥,原路返回。  木门仲达和尤利西斯两人不由一惊,满脸的不解,尤利西斯赶紧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用去接塞尔吉和戈麦斯两个人了吗?”  主教面色冷峻,虽然看不清楚他的眉眼,但两人还是感受到那帽檐下的怒火,主教摇了摇头,缓缓对木门仲达和尤利西斯道:“接到那边传来的消息,塞尔吉和戈麦斯两人,在酒店房间里面被暗杀了。”  “什么!?”  木门仲达和尤利西斯两人同时长大的嘴巴,脸上一阵惶恐,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塞尔吉和戈麦斯两人,是何等的高手?这种级数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被人暗杀掉?这是在说笑话吧?”  尤利西斯赶忙说到。  木门仲达虽然惊诧,但却默不作声,眼神之中另有盘算。  “事实如此。他们两人就是在狙击尘世集团的地方被暗杀的,尸体下方还压着他们两人的狙.击.枪,说明有人直接进入了他们的房间,然后从后方偷袭,一蹴而就。”主教点了点头。  “怪不得我说这两个人从开始的时候开了一枪震慑陈铭,后来就没有动静了,原来是被人直接杀掉了。”尤利西斯若有所思,脸色的表情惶恐不安,随即,她又喃喃道:“莫不是……陈铭手里面还有更为强力的王牌?”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总之让我吃惊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奇袭豫州的鲜于家族队伍,‘君’字辈的高手君苍生,居然直接死在了陈氏集团驻豫州分公司,可见陈铭的确还藏着一手,估计这一次,你们都低谷陈家的投入了,恐怕十年前叱咤整个京师的五虎将都齐聚京城了,只不过你们不知道而已。”主教郑重其事地说道。  五虎将齐聚京城?  这就有些夸张了。  木门仲达第一个不相信,对于这五个人的脾气,木门仲达多少还是了解的,有一个林冲虎出现在尘世集团就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其他人,断然不可能再回京师。  再说了,根据木门仲达的眼线,那狮虎祝健明明就在西北跟陈长生一起开发油田,怎么可能回京师?  所以主教的这个推论,说不通。  不过木门仲达也不点透,他默不作声,不动声色,安安静静地观察着主教和尤利西斯两个人的态度。  这辆路虎,一路向北。  京城,骤雨初歇。  一场几乎席卷了京城所有大小势力的战役,终于以陈家的胜利落下帷幕,陈铭在付出了惨重代价之后侥幸惨胜,尘世集团得以苟延残喘地留在京城。  第二天,陈铭立刻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尘世集团更名为陈氏集团北京分公司,彻底表明自己的身份。”  虽然之前叫“尘世集团”的目的是为了掩人耳目,但这种程度的掩人耳目显然不再有任何的作用,对抗三大家族的战役结束之后,所有人都已经清楚了尘世集团跟陈氏集团的关系以及陈氏集团本部对京城这个据点的重视程度,所以陈铭也就没有必要再去掩藏什么,直接宣告自己的名号即可。  陈家,正式对外宣布,进军京城!  那一夜的动荡结束之后,京城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朝中格局也如往常一般,但是谁都知道,如果这一战输掉的人是陈铭,那么一切的正常都会变得不正常起来,之前的暗流涌动就会立刻化为现实,所谓的“大洗牌”,立刻就会上演。  政局稳定,一切照旧。  之后过了一个星期,朝中没有任何的动静,陈铭也知道肯定不会有任何的动静,他在安静地等候郑玄策的电话,陈铭非常清楚,郑玄策这一次能够彻底站稳脚跟,他陈铭算是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三大家族背后的大佬也会因为这件事情彻底闭嘴一段时间,这段时间,绝对是陈家和郑玄策的蜜月期,也是郑玄策能够再往前跨一大步的关键时刻,这一步要是迈出去了,郑玄策那就真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当然,现在是民主社会,没有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说法,但个中趣味,只有当事人能够说得清楚。  郑玄策,一往无前。  陈铭这段时间哪里都不去,就安安静静地等候在病房里面,疗养伤势,同时等电话,陈氏集团北京分公司那边彻底停业,重新装修,有杨伟、葛飞这两个得力助手在,陈铭需要操心的事情不多。  现实里面不可能跟电影、小说那样,主角战胜了恶势力,立刻就迎来翻天覆地的新世界,现实里面有太多的因素和枝梢末节的利益关系在牵制,所以一切的变数不可能,也绝对不会来得太突然,陈铭有这个耐心安静地等候,他也绝对等得起。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陈铭安安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太阳下山,心里面有说不出的安详。  这一战,他陈铭虽然没有冲在最前线陷阵杀敌,但是他却充当了一个调度各方资源和力量的舵手,林冲虎和纤灵两人的出现,是有经过陈铭的安排的,李系李承平的姗姗来迟虽然让陈铭有些意外,不过也在情理之中,站在那个高位的人和团体,做任何事情都会三思而后行,现在的李系没有明确的站位,所以在朝中尤其要小心谨慎,如履薄冰。  这时候,陈铭病房的门开了,一个柔美的女孩子提着鸡汤出现在了门口,巧笑倩兮,眉目间无限玲珑,在夕阳的余晖下,这个女孩子更是如同仙子一般绝尘脱俗。  是薛雪之。  陈铭当然从玻璃的反光里面看见了薛雪之的身影,他并不感到惊讶和意外,这几天薛雪之都会亲自熬鸡汤给陈铭送过来,然后喂陈铭一口一口喝掉,为此,薛雪之还专程在京城住了下来,买了个电砂锅来煲汤。杨伟和沈斌丰两人把薛雪之安排在距离陈铭所在的医院最近的一家酒店里面,这家酒店是陈氏集团北京分公司控股的,所以薛雪之来这里下榻也算是老板娘视察工作了,酒店上上下下照顾极其周到。  薛雪之对住宿的问题没有任何要求,哪怕就是单人床的房间都可以的,但是唯独需要有周全的厨房设备,因为这煲汤其实除了要有电插座之外还要有厨房打理食材,所以这家酒店的总经理不得不临时腾空了一套总统套房给薛雪之,而且还特意购置了一整套的锅碗瓢盆放进薛雪之的厨房里面。  薛雪之煲的汤都是自己去超市里面精心挑选的食材熬制的,绝对是爱心汤,陈铭一喝就知道里面下了不少心血和功夫。  恍惚间,陈铭抬起头,看着这个坐在床边正埋头吹冷勺子里面鸡汤的姑娘,不由心头泛起一丝暖意。  或许,像薛雪之这样的姑娘,才是最适合居家的媳妇吧,她是那个可以在任何时候,无论陈铭春风得意,还是一败涂地,都安安静静地站在家门口,端着一万热腾腾的肉汤等候她丈夫回来的女人。  娴静,淑雅,持家有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铭想着,不由得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薛雪之一头雾水,端着勺子盯着陈铭,大大的眼睛里面闪烁着摧残的光芒。  “哈哈,”陈铭爬起来,把枕头放到自己的后背上,枕住自己的背脊,坐起身来,对薛雪之笑着说道:“雪之,我在想,如果我有一天真的输得内裤都不剩了的时候,你肯定还会跟现在一样,守着一碗热汤,等我回家。”  薛雪之听了,脸蛋上微微泛起一抹红晕,她本来第一直觉是直接点头的,可是忽然间,薛雪之明媚的眸子里面闪过一丝狡黠,她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颤跳,继而改口道:“那可不一定哟。”  “噢?”陈铭笑意玩味,不由感兴趣地问道:“怎么呢?”  “嗯……”薛雪之用放下手里面的勺子,用纤细的食指轻轻地点了一下自己的乖巧的下巴,打趣道:“说不一定我以后会变得现实起来,柴米油盐酱醋茶,然后一天一天得变成黄脸婆,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跟你吵跟你闹。”  “还有呢。”陈铭微笑着,继续听薛雪之说下去。  “还有就是我喜欢吃菜,如果我喜欢的男人都不能让我吃喜欢的菜的时候,我就会觉得生活没有色彩了,就指着这个活呢。”薛雪之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真好养。  喜欢吃菜。  陈铭忽然想起来了,当初薛雪之的qq空间里面有一个相册,是她自己自拍的生活照,挺美的,而且不化妆不ps,更不美图秀秀,每一张笑脸都是发到帝吧或者窝吧去,瞬间就引来一群人围观,然后纷纷在下面回复“已撸”或者“求出处”的那种女神级照片。可是薛雪之她自己却把这个相册锁起来了,需要回答她的提问才能进去看,问题就是:我最爱吃什么。  很多薛雪之的同伴同学,特别是男同学,绞尽脑汁,各种打探,试过了无数种好吃的东西名字结果都错了,甚至他们还找了一些从来没有见听过的菜品名字,统一输上去试试手气,最后结果都一样,没有一个人回答正确。  其实答案非常简单,说出来要让人汗颜,就一个字,却把所有想偷看薛雪之生活照用心不纯粹的雄性生物拒之门外。  答案就只有一个字:菜。  这丫头的神逻辑,不是常人可以揣测到的。  我最爱吃什么?  菜!?  多简洁明了的答案啊,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思想太复杂了怎么可能想得到?  这是薛雪之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简单,澄澈,但往往最为简单的问题,却拦住了太多太多世俗的答案。  把很多物质的答案,来回答一颗无暇的内心,结果肯定是错的,就像一个单纯女孩子说我想要这个世界上最贵的东西,结果男人买来豪车买来豪宅,以为这就是这个女孩子想要的,结果这个单纯的女孩子仅仅只想要一张九块钱的结婚证而已。  陈铭脑海之中一阵恍惚,此情此景,不由让他不由想到了很多东西。  “以前我小的时候几乎不吃肉,因为我讨厌油腻,就只吃素菜,半碗饭需要好几盘素菜才能吃完,那时候爸爸妈妈都喊我喊‘小菜虫’,因为我一年会吃掉很多素菜。”薛雪之可没有管现在的陈铭在感动着什么,又开始回忆起来。  薛雪之的确就是这样的,哪怕是跟陈铭一起去高档牛排店的时候,也会叮嘱牛排里面要多放绿色的东西,弄得服务员很是尴尬;更为厉害的是一次薛雪之跟陈铭去吃海鲜,一直对生猛海鲜极其抵触的薛雪之,说了一句能够让陈铭萌一辈子的话。  她说:“原来‘爬爬虾’是这么写的啊,是‘爬走’的‘爬’。”  当时陈铭很疑惑,瞪大眼睛问薛雪之:“不然你以为是什么?‘爬爬虾’不一直是这三个字吗?”  薛雪之很有见地地说道:“我一直以为是‘怕怕虾’,因为它们长得实在是太可怕了,跟虫子一样,很让人害怕的。”  回想到这里,陈铭再看了看眼前多了一丝职场女性气质的薛雪之,心绪微微荡漾,一种极其细腻的触感,出现在心坎的位置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