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九百八十七章 除夕(3)

第九百八十七章 除夕(3)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036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50
   第九百八十七章·除夕(3)  陈铭在川渝的布局几近完毕,除了要以金老三的两个儿子作为切入口之外,还打算将那位贪得无厌的区委书记夫人楚柳拉上自己的贼船,当然,这些人都是棋子而已,该扔掉的时候,陈铭也绝对不会手软!  虽然这位书记夫人楚柳还有几分姿色,虽然年龄不小了,但是保养确实极好,风韵犹存。  不过陈铭不喜欢。  女人,可以成熟,可以是熟女,但是却也不要太熟了,熟透了,因为水满则溢,月满则亏,要是熟透了,也就距离烂掉没有多远了。  熟女,一定要熟个七八分就好,就跟牛排一样。  陈铭忽然觉得自己很有才,因为居然可以拿出这么贴切的形容词来。  暗爽。  杨伟驾车四平八稳,让陈铭几乎大多数时候都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面,没有过多的去在意高速公路上呼啸而过的路牌和车辆。  薛雪之在后座睡觉,她这一路跟着陈铭算是吃了大亏了,本来说好的是休假旅行的,结果也就是享受了一下农家地道的腊肉香肠而已,其余的时候,薛雪之都是被动地跟着陈铭什么事情都做不了,除夕将至,薛雪之也只能跟着陈铭回金陵了,一路上带着些小埋怨睡下去了,而且一睡就是好几个小时,安安静静,不吵不闹。  陈铭也带着一些亏欠,这种情绪让他很多时候心里面不安,以至于好多时候思路也跟着被影响,最后他索性揉了揉眉心,叹了一口气,缓缓自言自语道:“算了,不去想了。”  “啊?哈?”  开着车的杨伟发现了陈铭的异样,笑着问道:“怎么了?陈哥?”  “没有,刚才想到一些事情……”陈铭坐在副驾驶座上,皱了皱眉。  “已经到金陵地界了,很快就可以回到市区,这段时间就好好休息一阵子吧陈哥,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等年过完了,我们再去好好落实一些事情。”杨伟劝说道。  “嗯,等年一过完,你跟我一起去一趟川渝,无论是锦城还是渝州,我都有些感兴趣。”陈铭表情格外凝重,他有预感,如果说这一趟能够取得一些成绩,恐怕对整个陈家的贡献,不亚于京城的那一番动作。  现在陈家基本确立了从金陵到京师的中轴线,再加上北方供水系统的计划开始实践,其实现如今陈家的整体规模已经不亚于北方的皇甫、鲜于家族了,但是让陈铭担心的是直到今天都还没有任何动作的曹家,不过也仅仅只是担心而已了,对于这种事情陈铭不可能未雨绸缪,因为别人的确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来,所以陈铭也不好防范于未然,这样反而会让人觉得陈家度量太小,处处提防。  除了曹家之外,还有京城的李系一派,这些势力陈铭都具体不清楚是敌是友,到最后究竟能不能笼络联合。  不过这些疑虑都还不是该去考虑的时候,现在陈铭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就是单纯想要把这个年先过好。  明天就是年三十了,城里面到处张灯结彩,很多商厦外面堆满了春节的情景道具,看上去倒也喜气洋洋,商场里面的生意这个时候也是极好,很多人进进出出,大包小包地办置年货。  这个时候,坐在后座的薛雪之也睡醒了,她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睡眼惺忪的坐起来,东张西望,最后后知后觉,很惊讶地喊道:“呀!?都已经回到家了呀!”  陈铭笑了笑,道:“嗯,已经到了,现在这个点也快要临近晚饭的点了,雪之,要不要回我家去吃晚饭,这个时候我想我家那老头子也已经在家了,他好像还没有正式见过你这个准媳妇,要不要让他老人家见一下?”  “啊……啊啊?”薛雪之顿时吓了一跳,脸上一阵煞白,显然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她抿了抿嘴,一个劲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的……”  “哦?为什么不行?”陈铭打趣问道。  “不行就是不行……我都还没有准备好!”薛雪之若有所思,手忙脚乱,居然从包包里面掏出镜子和唇膏来。  “不用化妆的,素颜就好,真的。”陈铭一脸嬉笑,他很清楚这个丫头性格里面外貌协会的一面,无论对人还是对己,薛雪之都非常坦诚地宣布自己是外貌协会。  薛雪之配陈铭,虽然颜值方面,陈公子的确配不上薛雪之,但是男人很多时候帅与不帅,也不全是依靠颜值的,陈铭腰板挺直,脸庞轮廓分明而且肤色健康,更加有魅力的是倒三角的身材,肌肉不算突兀,却恰到好处,这些都是薛雪之喜欢的地方。  所以这绝对不是鲜花插在牛粪上的配对。  等简单地打理一番之后,薛雪之又开始凭空紧张起来了,她睁大眼睛,一个劲地点头摇头,惊慌失措道:“什么情况,为什么事发这么突然……我都还没有准备好……我都还没有准备好……”  然后一直重复。  听得陈铭哈哈大笑,他瞧着这丫头滑稽的表情,缓缓道:“雪之,你不用怕的,再说了之前你跟我家老头子又不是没有见过面。”  “那不一样,那是纯粹工作,而且也仅仅只是晃了一眼罢了,这一次是正式的啊,公公见媳妇。”薛雪之愈加惶恐不安起来。  听到这里,陈铭眼神里面不禁有一丝情绪迟滞了瞬间,他恍惚出神,继而眼神又暗淡了下去,他缓缓转过身去,似笑非笑,缓缓道:“如果雪之你的婆婆还活着的话,那也绝对是一个善良到让你只会想要如何去报答她的人。”  听到这里,薛雪之紧张不安的情绪忽然被按压下去,继而她的眼神也开始变得平静起来,她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相信。”  这辆林荫大道缓缓驶入陈家的别墅。  一下车,陈铭没有瞧见自己家老头子兴冲冲地跑出来瞧上一眼几年没见的儿子,却是听见一个女人流畅中又带着点洋味的中文迎面而来,让他顿时不寒而栗。  “臭小子,badboy,在欧洲闹腾了一段时间,就半途而废地偷跑回来,别人罗生好心来接你回去,你却给我来了个金蝉脱壳啊,是不是不把我这个安姑姑放在眼里了。”  陈铭顿时吓傻了眼,只见眼前这个女人,容貌姣好,容貌早已战胜了岁月的流逝,因为那张脸太年轻态妖娆,而那双眼睛却又太沧桑太宠辱不惊,嘴角那淡淡的微笑,都那样厚积薄发,以至于让她整个人的气质优雅得近乎于无懈可击,不知道她的人生阅历,究竟经受过怎样的沉浮跌宕。  这是一种持久不衰、由内到外的修习,一种不可言喻的魅力,经历过的,感悟过的,惊喜过的,忧伤过的,一一沉淀在心,积存深厚,最终凝结成幽深的一个眼神,一个嘴角不经意的笑。这样的魅力,需要时间去练就,发自内心肺腑,不是轻易能散发出来。  这个女人,已经快成妖了。  那不是安姑姑又会是谁!?  陈铭背脊一凉,感情今年安姑姑回老家来探亲了?  太可怕了!  只见安姨匆匆从楼梯上走下来,脸上虽然挂着生气的表情,但是眼神里面却是藏不住一丝宠溺的味道,她指着陈铭,恨不得揪起他的耳朵把他给提起来。  “你给我过来,陈铭小子,你给安姨一个准信,这意大利去还是不去了,赶快!”安姑姑怒不可遏地说道。  “……我去……”陈铭这一句话,说得倒也是发自肺腑,不是我,去,而是,我去。  中华词汇,博大精深。  常居海外的安姑姑,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去!?去就必须去!我答应你你爸要好好训练你一阵子,结果你给我来这么一手,你这……”安姑姑正要好好教训陈铭一番,可是哪里油滑得过陈铭,再加上这又是自家主场,陈公子可没有理由在这里怯场,他微微一笑,继而缓缓道:“安姑姑,嘿嘿,你看这大过年的,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责骂我可不吉利,要不然我们进屋谈谈怎么样?你不是还没有见过我的这位雪之媳妇么?”  说着,陈铭让过身来,让安姑姑瞧一瞧自己身后的薛雪之。  祸水东引。  却发奇效。  没有见过薛雪之的安姑姑顿时喜笑颜开,之前脸上那种尤其针对陈铭的怒色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和颜悦色,慈眉善目,她发出一声惊叹,赶紧走上去牵起薛雪之的手,兴高采烈道:“哎呀,小丫头,今年多大啦?生得真是俊俏……”  薛雪之受宠若惊,她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一副受惊吓的模样,她轻言细语,战战兢兢,小声学着陈铭喊了一句:“安姑姑……”  “安姑姑,你吓着别人了……”陈铭笑了笑。  “好好好,快进屋,快进屋去,给你爸看看!”安姑姑顿时两眼放光,牵着薛雪之的小手,兴致勃勃地朝屋里走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