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九百九十一章 除夕(7)

第九百九十一章 除夕(7)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84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50
   第九百九十一章·除夕(7)  “佩服!.2→.”  陈天生收手,这一次算是服了,那罗生一聚气,就能让自己的咽喉位置变成铜墙铁壁,连陈天生都没有办法攻陷,陈天生不得不感叹,这个看上去跟个竹竿一样的男人,居然身体里面隐藏着这么强劲的力量。  “哪里,如果凭借你的这股劲力,灌注于指尖,全力戳过来,我也挡不住,聚气的确能够使咽喉的位置硬化,但是这种硬化最怕的就是某个局部遭受到汇聚于一点的力道,因为就算人的肌肉再坚硬,那也是血肉之躯,聚气能挡住钝器不假,但是一旦是锐器,那也一样可以对我造成创伤。”罗生倒也实诚,直截了当地把自己的软肋和弱势讲给陈天生听。  “嗯,的确是这样的。”陈天生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不过即使是这样,你也几乎是无敌的,因为没有人可以顺利地把一件锐器靠近你的咽喉位置,除非是真正技艺拔俗的剑客,手中七寸清水流光,以剑气伤人,但是这个年代了,哪里还有什么剑客呢,使剑的人,早就已经被历史给淘汰出局了。”  “但如果是飞刀或者其他暗器呢,我在欧洲有一次就遇到这种情况,那一次,几乎要了我的命,对方是使用飞镖的好手,典型的欧洲古典主义飞镖,招招致命。”罗生摇了摇头,恍惚道:“这个世界上,也是没有什么无敌的存在的,有的高手,甚至于不是强在战斗力方面,而是精神攻击……”  “不错……”陈天生赞同地点了点头,笑容凌厉。  两人心领神会。  ※※※  另一头,带着陈长生答案走出陈家别墅的陈铭,现在心里面的确有些堵得慌,刚才他跟陈长生两人坐在酒窖外面聊了很久,陈长生把当年的很多事情都给陈铭过了一遍,讲得粗略而杂乱,很多细节是没有到位的,不过陈长生认为很多东西没有必要说细致了,也就大体给陈铭聊了一些,但就是这样,也足够解决陈铭心中憋了很多年的疑问。  当年的京城,洛系一派,的确强势,甚至于不亚于如今的李系,而洛系和陈家的结合,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属于强强联合,就是这样的一个集团,却依旧倒在了京城风云突变的局势之下。  洛系公主,洛裳,嫁给陈家新继承人陈长生,在当时整个京城里,这绝对是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  但是现实和童话之间唯一的不同是,童话的美好结局之后,一切戛然而止,美好便会永恒地停留在那一刻;而现实里面,美好的结局之后,却是生活。  乱起,秦家。  秦家,戚水镜,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被缉拿,当时的秦家家主秦浮屠,当机立断,将戚水镜逐出秦家,彻底断绝和戚水镜的关系。  戚水镜逃亡,销声匿迹,随后传出其身死,并在终南山找到他的尸体。  而在这一件事情上,陈家力挺戚水镜,甚至于陈长生还亲自出面帮助戚水镜洗刷冤屈,以至于之后几乎遭到连坐,而这也是陈家在京城所遭受的最大打击。  正是这一打击,使得陈家和洛系一派彻底决裂,而洛裳夹在中间,饱受煎熬。  之后,陈长生没有勇气跟陈铭讲下去,于是又换了另外的一个话题。  这些陈长生破碎的回忆,让陈铭的心绪久久不能平静,他不知道陈长生还记得多少事情,他虽然想要把陈长生所有的回忆都挖掘出来,然后全部灌入自己的脑子里面,但是显然这是不现实的,这多少年过去了,陈长生都不敢这么去回忆过往,而今天一下子破例说出这么多事情,足以见得陈长生心态的转变。  的确,陈铭在他眼中,已经不是那个只会插科打诨的小屁孩了,而是陈家未来的继承人,那个单枪匹马,吞并木门,北击鲜于,南抗皇甫,拿下了大半个京城的枭雄。  而且,今天陈天生出奇的高兴。  陈铭坐在那辆宾利的驾驶座上,久违的手感让他感觉到有些恍惚,薛雪之在跟安姑姑、陈长生道别之后,提着一些精致的年货,跑了过来,然后坐上了车。  “叔叔真是太热情了……给了这么多东西……虽然不重,但是一看就是很贵的礼物,他让我提给我爸……”薛雪之坐在陈铭身边,表情哭笑不得,显然是被陈长生的热情过度给吓到了。  “没事,他给的你都收下,这老头子的性格我太清楚了,他要是提给你的礼物,你不收下,他真有可能怄气,然后从除夕夜一直气到元宵节,真的,这老头子太固执了。”陈铭微笑着点了点头,继续道:“哪怕是你把他送你的东西,转头直接丢掉都行,反正当着他的面的时候,你必须收下。”  “叔叔真是可爱。”薛雪之吐了吐舌头。  “你还是第一个用‘可爱’这个词形容他的人。”陈铭开着车,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接下来,陈铭要去给薛雪之的爸爸妈妈拜年了,这把薛雪之丫头给骗出来都好长一段时间了,不仅耽搁了薛雪之的学业,就连家也没有让她回,陈铭想着心里面也有愧疚,这次带薛雪之回家见了陈长生,看老头子的样子也是对这个媳妇满意到不能再满意了,所以陈铭这一次除了是要给两老赔罪之外,还要真正跟两老谈一谈两人的事情了。  毕竟,女孩子,最怕是韶华辜负,所谓红颜易老,如果再耽搁下去,薛雪之的年龄要是再大一点点的话,两老估计要急成热锅上的蚂蚁。  这一次,陈铭就是想要给两老吃定心丸,把他和薛雪之两人的事情给口头上落实下来,然后接下来就顺理成章,顺水推舟,有条不紊了。  而且,陈铭也的确有落地生根的年头了,他觉得自己在今后的这几年里面,还真是要伤筋动骨一番,他的对手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强大,要是他某天真来个三长两短,那陈家还真就绝后了,所以陈公子其实也有些想法,至少说给陈家保留点香火。  这念头的确有些俗不可耐,但陈铭看来,却也很合实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