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九百九十六章 除夕(12)

第九百九十六章 除夕(12)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15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51
   第九百九十六章·除夕(12)  这一番话,全部关乎于物质,但却又是那么让薛雪之安心!  一个女人,可以很单纯,很简单,但是再怎样也不可能不食人间烟火,薛雪之不是仙女,她听到陈铭这一番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理由不感动。  “嗯……那样的话,我就会很安心,很有安全感……至少说那样的话,我就确信陈铭你不会有一天抛弃我。虽然这些东西我不会占为己有,但是我很感激你这么做……”薛雪之很幸福地点头答应了,长长的睫毛,微微颤跳,晶莹剔透的眸子里,满是细碎的光芒。  很好看的一张脸蛋。  “嗯,如果我有一天胆敢抛弃你的话,那就是直接把陈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财富扔出去了,那简直就是作大死的行为。”陈铭微笑着点了点头,他现在很清楚,眼前这个丫头想要什么。  在经历过洛水的逼宫之后的薛雪之,其实在过去的几年里面,都是没有安全感的,她虽然竭力尽智地为她所爱的人奉献一切,但是在闲下来的时候,薛雪之心里面也会去想,也会去担忧,怕有一天陈铭离自己而去,把她打造的这一切拱手送人。  薛雪之终归是凡人,有这些顾虑,那是必然的。  而陈铭这一番话,彻底打消了她的顾虑。  “好了,你们俩快下来,雪之,你爸爸有话要跟小陈说。”这时候,王玉颖走上楼来,她也没有随意地推门而入,而是隔着楼梯就在喊,这个位置,王玉颖确信自己看不到薛雪之闺房里面的一切,但是陈铭和薛雪之两人又能够很清楚地听到她的呼唤。  王玉颖很尊重这小两口在房间里面关上门的私人空间。  “好的,妈妈,我就下来。”薛雪之赶紧站起来,匆匆跑出门去,以示自己真的没有跟陈铭在做什么。  见薛雪之这么快就跑出来了,王玉颖也会心一笑,她明白自己女儿这个举动的弦外之音是什么,她微笑着对薛雪之道:“丫头,你陪妈妈去跟楼下的阿姨们聊聊天,让小陈单独跟你爸爸,还有他的几个朋友聊几句。”  “嗯,好。”薛雪之频频点头,很听话懂事的表情。  陈铭这个时候也走出来了,他按照薛雪之妈妈说的,去了薛义的书房。  书房里面,还是那个气氛,整齐而严肃,书房中整体色调呈深褐色,端庄凝练,厚重质朴,这样的色彩能够稳定人们的情绪,有利于思考,再加上一点点微弱的檀香味道,让整个书房的意境,更加悠远,似乎只需要坐下来,就可以凝神静气,让思维无限制地发散出去。  书房里面,现在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薛义,坐在书案前,端着一壶紫砂,面前摆着一方棋盘,棋盘对面,则坐着另外一个男人,是今晚来给薛义拜年的众多客人之一。  当然,陈铭早就忘记了之前王玉颖介绍的这位客人该怎么称呼。  “小陈。”  倒是这个年轻男人,记得陈铭的名字,他微微一笑,手里面的棋子不落,脑袋稍稍偏过来,望着陈铭。  这个男人,肩膀宽阔,看上去健康有力;一头黑色的直发,又细又软,扣在头上;两道卧蚕眉,像用刀刻上的;一双黑白分明的长眼,目光如炬;一个大鼻子,十分独特。  不凡。  陈铭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的老丈人薛义,是又要发挥余热了,上一次给他陈铭引荐的洛公休,成为陈铭京城之行的强大助力,这一次又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方俊杰。  “陈铭,你过来,这位你要喊林大哥,亦或者,直接跟着我的学生喊大师兄,都成。”薛义微笑,介绍自己面前这位年轻男人给陈铭认识。  这个年轻男人也没有任何架子,表情和颜悦色,笑容也是和煦自然,一副自来熟很好说话的模样,他点了点头,道:“我叫林觞。我是薛老师最早的一个徒弟,自恋地说,算是得薛老师部分真传了。”  林觞。  好名字。  陈铭心里面一乐。  “林觞他之前在国外发展,这一次好不容易回来过年,我让他一定要在除夕之前过来给我拜年,不过谁知道这小子专门挑了今天,不知道是打算浑水摸鱼走个过场还是怎的,可最终他还是没有走成,被我留下来下棋了。”薛义乐滋滋地说道。  陈铭走上前一看,两人的棋局,都只剩下零星的几个子,看上去颇为可怜,但如果内行仔细玩味一番的话,会发现这局棋,倒也无限接近于一道经典的残局。  “这是‘心武残编’的‘间壁猜枚’的变数吧。”陈铭笑了笑,忽然抬头。  顿时间,林觞两眼放光,表情玩味,幽幽问陈铭道:“小陈你还研究过‘心武残篇’?”  “小时候听爷爷提起过,不过都丢了很多年了,不太懂,但也看得出来。但是林哥你这个变数,实在是太大了,恐怕一般人破不了你这一手。”陈铭笑了笑,眼神之中很平静。  “你小子,林觞,原来你早有准备,怪不得你这一盘残局我输了好几把。”薛义恍然大悟,笑骂道。  “哈哈哈……”林觞这时候也跟着笑出声来,道:“老师,别忘了,当初下棋可是你教我的。”  “然后你就乱拳打死老师父了,”说着,薛义站起身来,把位置让给陈铭,扬手道:“过来,陈小子,你坐我这个位置,跟这小子来一局,替我出口恶气。”  “这……”陈铭有些傻眼,他象棋会下,不假,但也就是小时候跟他爷爷陈富贵,跟他老子陈长生学过几手,要说实力,陈公子自己真没个底,更别说跟这种国手级别的高人对弈了,那简直是自找没趣的做法。  “怕什么,输了又不丢人,林觞这小子下棋有天才,你就算输了也光荣,赶快的,我去给你们一人泡壶茶进来。”说着,薛义浑身来劲,搓着手,兴致勃勃地跑出书房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