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九百九十七章 除夕(13)

第九百九十七章 除夕(13)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017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51
   第九百九十七章·除夕(13)  其实陈铭根本就不是林觞的对手,薛义这么做其实目的太明显不过了,那就是给陈铭牵线搭桥来的,之前薛义说要出去泡茶也不过是给这两个人留出空间的借口而已。⊙,  林觞的棋艺的确惊人,每一个棋子总能够出现在关键的位置上,步步为营,环环相扣,思路严丝合缝,手法细腻而娴熟,像陈铭这样半路出家的业余棋手,在林觞的手里面也走不过几个回合,好不容易摆好的车马炮,还没有跨国楚河汉界,就被林觞杀得溃不成军,简直是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情况下,陈公子就输掉了第一局。  “高手啊……”陈铭似笑非笑,眼神之中却满是叹服,他缓缓抬起头,手里面还拿着仅存的一枚卒子,无奈地看着棋盘,唉声叹气道。  “你想法还不错,棋路中有国手的风范。不过心绪似乎不怎么宁静,怎么,心里面在想别的事情?”林觞一边收拾棋子,一边微笑着问陈铭说道。  “说有的话也有,要说没有也没有……”陈铭回答得似是而非,言辞含糊不清。  “难怪刚才那么举棋不定,其实如果不是你开局的时候犹豫那一两个子的得失,你不会输这么惨。有句话说得很好‘不会说谎的人,全盘皆是谎言,但擅于说谎的人只会在关键的地方捏造谎言’。”林觞淡然道。  陈铭一愣。  这番话有些味道了。  “我猜你也知道薛义老师邀请我来的原因了……不过,陈铭,你认为我是卖薛义老师一个人情好呢,还是你我之间,互为犄角更为妥当?”林觞忽然话锋一转,从棋盘转到了现实之中,脸上笑意优雅,话中有话。  陈铭会意。  “那再来一局?”  陈铭淡淡一笑,然后伸出手去,把已经被林觞杀出棋局的棋子重新摆放回去。  “我让你车马炮。”林觞笑容依旧,只是在摆放棋子的时候,少放了一对车马炮。  “好。”  陈铭冷笑,忽然出手。  炮二平五。  炮8平52,马二进三。  马8进73,车一平二。  眼前的林觞,表情微变,双眼专注地盯着棋盘,但嘴角的淡然笑意又是显得那样的云淡风轻,落子清脆有力。  棋盘上,杀气骤起。  陈铭飞中象,维持守势;林觞拱边兵,继而龟背炮,奇招频出,身为拥有国手实力的林觞,棋路攻守平衡,却也是刀刀见血,而陈铭相对于林觞,却是更为小心翼翼,以守为攻,后发制人,似乎并不急于和林觞分出胜负。  陈铭在被林觞让了一对车马炮的情况下,还在龟缩死守,似乎并不求场面上的一时荣辱胜负,就像是足球场上对方已经被罚下了一名主力,但是本方依旧摆着铁桶阵死守不攻一样,大有一副耍无赖的姿态。  而林觞也不为所动,聚集兵力,在他的左翼展开进攻。眼看在下一步就要撕开陈铭防守的缺口,局面大优。  忽然这个时候,陈铭气势磅礴的一步棋,顿时让林觞眼神一动。  转守为攻!  原本林觞就少了一对车马炮,以至于在进攻上有些后继乏力,而陈铭就等林觞火力全开之时,忽然调集重兵,齐刷刷碾压向林觞的阵地。  一时间,攻守逆转。  很快,陈铭的主力就分割了林觞仅存不多的棋子,尤其善用过河卒的林觞,一时间也望着自己那如同炮灰一般存在的卒子,不由一声轻叹。  “看样子是沉不住气了?”林觞悠然一笑,并不急于落子,而是抬起头来望着陈铭。  “似乎我还是失算了。”陈铭淡淡一笑,不说话。  原本看似逆转的局势,似乎在林觞这一落子间,有了本质的转变,陈铭无可奈何,笑容恍惚。  “你心里面有什么牵挂?”林觞不解,眼神之中满是安静和沉着的色泽,他笑容平静,缓缓问道。  “有的……”陈铭欲言又止,若有所思。  “的确,如果说当年叱咤欧洲的小教父如今会变得无牵无挂,那也不太可能,只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克制你的心魔,不要任其滋长。”林觞忽然冒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题,顿时让陈铭触电般僵在原地,满脸错愕。  “你说什么?”陈铭眼神之中迅速闪过一丝惶恐。  “没什么。”林觞笑容颇有深意。  “我记得薛义叔叔刚才提到过,说你早年在欧洲发展……但是我所涉及的那个领域,一般人不会清楚,你又是如何知道的……”说到这里,陈铭的神经忽然紧绷起来,他目光警觉,甚至于手中已经开始呈现出防御的姿态,以应对眼前的一切突发情况。  “嗯……如果不是薛义跟我谈到了关于你的一些情况,其实我不会把你陈铭和当年欧洲赫赫威名,却又昙花一现的小教父联系起来,因为其实欧洲认识小教父的人不少,但是知道小教父长什么样子的人,并不会多。”林觞表情优雅自若,方寸不乱。  “然后呢?”陈铭警觉稍稍放下了一点点。  “陈铭,你或许不知道,你所认知的那个领域,和它原本真实的模样之间,还有着广泛的区别,它本来的面貌,是活在‘表世界’的人们,永远无法理解的。”林觞继续说道,言辞干脆利落,从容不迫。  表世界!?  陈铭一怔!  这个词汇,他仅仅只是听安姑姑提起过,但也仅此而已了,因为这里面,似乎涉及到更多的东西,而安姑姑不会愿意让陈铭过早地接触这些。  虽然当初安姑姑有意让陈铭继承帕特里克,接任下一届的西西里岛教父,但目前看来,陈铭并没有这个打算。  “表世界里面,安静,祥和,和睦,光明。世界各国之间,友好往来,关系融洽,以联合国为代表,维系着整个世界商贸和文化交流的和平。”林觞打趣地介绍道,一边说着,自己却一边开始笑出声来。  “而里世界,充满着各种你曾经所熟知的那些元素,佣兵、杀手团队、护国组织、暗杀者、特工、大毒枭、洗钱团队、独立武装……用枪,用刀,用长鞭,用毒,用催眠术……不胜枚举,这个世界,黑暗而恐怖,到处充斥着死亡和哀嚎……”  林觞说到这里,眸子深处忽然掠过一道凌厉的光芒,他冷笑一声,敲着桌子,缓缓道:“陈铭,这些就像是棋盘一样,表象上风和日丽,不慌不忙,一切和睦,但是一旦冲突起,那就是蝴蝶效应,环环相扣,最终导致局势的巨大变革,然后杀机四起,跌宕起伏。”  “里世界……”陈铭瞪大了眼睛,显然是明白了什么。  “我直截了当地跟你说,里世界就是表世界的阴暗面,知道这个世界的人很少,但是绝对各个都是精英,华夏朝廷有a组,有b组,有‘秘奏’,还有不为人所知晓的‘国之利剑’,甚至于那些和‘国之利剑’斗法多年的‘主教’势力的人,这些都是里世界的标杆人物。你不是找不到秦纤灵么?为什么找不到?因为她在里世界。”林觞越说越让陈铭心神不安,他顿时觉得自己曾经这个自以为是的局内人,现在忽然变得简直就是哥局外者,什么都不清楚。  当然,也正如林觞所说,局外人,表世界的人,所清楚这些的不多。  很多人知道a组,b组,也有很多人知道“秘奏”,但是谁会用“表世界”和“里世界”来区分?  “你不知道里世界很正常,因为你还没有触及到里世界的一些规矩和准则,里世界里面没有法律法规,有的只有规矩和准则,什么准则,丛林法则,适者生存。这是全世界各地,所有里世界的人所奉行的东西,他们比谁都要守规矩,但又比谁都不守规矩。”林觞笑容戏谑,迎着陈铭惊慌失措的表情,淡淡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陈铭恍惚问道。  “等你下赢了我这盘棋,我就告诉你。”林觞卖了关子。  “这盘棋我赢不了你,因为我被你将军了。”陈铭指了指棋盘里面,那对被林觞一直埋伏着的连环马,摇了摇头。  “那就重来。”  林觞开始摆棋子。  “好……”陈铭皱了皱眉头,他抿了抿嘴,有些不敢相信刚才他所听到的一切,他一边把自己阵亡的棋子重新放回棋盘,一边试探性地问林觞道:“我就想知道,薛义知道你的具体情况不?”  “也知道……也不知道……”说到这里,原本来埋头摆棋子的林觞忽然抬起头来,他的笑容越发透人心魄,“陈铭同学,你不要以为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你一个聪明人,要知道,高手往往隐藏在民间,薛义老师,他看人的眼光,比任何人都要透彻。他当年坚持过的‘有教无类’,如今依旧奉行得很好。就像他同样认可你这个吊儿郎当的女婿一样,懂了么?”  一语惊雷!  陈铭咋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