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一千零四章 新的一年(5)

第一千零四章 新的一年(5)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57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52
   第一千零四章·新的一年(5)  祝健的效率的确惊人,这也在陈铭的预料之中,当年震慑了整个华夏的狮虎祝健,如果説没有一个绝对强大的执行力和态度,那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祝健跟陈长生钓鱼去了,而陈铭留在家里总结资料和编写邮件,几个xiao时以后,等他把短信到祝健手机邮箱的时候,祝健直接用短信给陈铭回了一个“已经在路上了”。  陈铭一愣,赶紧打电话过去,只听见祝健周围是高公路上车辆呼啸而过的声音。  “什么情况,健叔……你跟老头子钓完鱼就直接去川蜀了么?你怎么知道我要让你去川蜀的?我才刚刚把邮件给你啊。”陈铭不解地问道。  “你爹猜的。”祝健嘴里咬着烟,説话有些含糊不清,但是陈铭却可以听的出来,处在工作状态里面的祝健,就连説一句半句话,那都是杀气腾腾,丝毫掩藏不住。  令人胆寒。  好在是自己人。  陈铭眨了眨眼睛,有些难以置信,他尴尬地笑了一声,继而又道:“老头子説的?他能知道我接下来的打算?”  “我看了一下你的短信,跟你爹猜的也八.九不离十了,你是打算对川渝富之一金旗下手是吧?这一次是要让我直接跟金家对话。这些大方向,你爹算是心里有数。”祝健这一次很难得地不苟言笑了,显然,在执行任务状态之中的祝健,是冷漠得渗人的。  “好家伙……”陈铭暗暗叹服,他虽然清楚自己家老头子拥有强大的预判能力,但是以前陈铭説实在的心里面都是不服气的,这些年随着年龄的增长,陈铭早就褪去了那层叛逆和不屑的年轻外衣,转而变得沉稳老练起来,这就让他越来越对陈长生的手腕感到由衷的敬佩。  “你爹当年的很多对手,也都有你这样的疑惑,究竟是为啥陈长生能够猜到他们的下一步棋,而且瞬间做出精准的应对手段,滴水不漏,时机和机遇的把握游刃有余,顷刻间置敌于死地,这些都是当年的一个神迹,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陈长生做事情也越低调沉稳了,不再去纠结细节上的得失,以至于很多人都已经忘掉了陈长生的慧眼,因为陈长生的手腕,越无形,但正是这无形,杀伤力惊人。陈长生的眼光和伏笔的覆盖范围,在时空上越普通人十年和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祝健説这一番话的时候,眼神之中是绝对的叹服。因为陈长生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不仅仅是他祝健,当年京城几乎所有的枭雄、人杰,对于陈长生的手腕,无不敬畏。  是敬畏,不是单纯的畏惧。  因为陈长生的行事态度,除了狠辣决绝之外,还透着一分睿智和笃定,让无论是陈长生的盟友还是敌人,都对这个人佩服不已。  陈铭给祝健打完电话之后,安安静静地坐在沙上抽烟,他闭上眼睛,似乎在沉思,又像是在xiao憩,直到陈长生的一句“还没走”把他拉回到现实里面来。  陈铭睁开眼,只见陈长生站在酒柜前,倒了一xiao杯红酒,端着走了过来,坐到陈铭身旁,面容平静,眼神沉稳,缓缓道:“你打算对精诚实业下手?”  “……嗯……”陈铭沉默了一会儿,然后dian了dian头。  “好。”  陈长生dian头。  原本陈铭以为陈长生又会跟以前一样,就跟教训xiao孩子一样给他分析利弊,但是没有想到这一次,这个偌大陈氏集团的第一掌舵人居然干脆利落地説了一个“好”字。  是因为陈铭这一步棋走得绝好么?  当然不是。  而是因为其他的东西。  见陈长生説了一个“好”字之后就只字不提了,陈铭不禁有些不习惯,他笑了笑,问道:“不跟以前一样给我分析一下么?”  “不必了,你已经长大了,更何况西南的局势我都不是很清楚,而你去过一趟,应该了解得比我多。”説这句话的时候,陈铭明显看得到陈长生眼神之中那种苍老的情绪,无形,却真挚。  “呵……”  陈铭不禁笑出声来。  “我不是很清楚”这句话显然很难从陈长生的口中説出来,因为这个男人,在华夏朝野,应该説就没有他不清楚的事情,金旗是川蜀富之一,陈铭也是去了一趟川蜀实地考察之后才得出的结论,而陈长生,怕是早在几年前就知道了,而且针对川蜀一带,也不知道埋了多少伏笔,只不过没有启动而已。  现在陈长生説出“我不是很清楚”这句话,在陈铭看来,恐怕是服老的一种前兆吧,因为这是前几年陈长生口中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説出来的一番话。  陈长生显然听出来陈铭这声笑的用意,他也跟着笑出声来,继而用自嘲的口吻缓缓道:“怎么了?不相信?”  “信。”陈铭dian了dian头。  “那就成。”陈长生喝了xiao半口红酒。  “我打算迅拿下精诚实业,让陈氏集团在西南开辟一个空间。然后就跟安姑姑去欧洲。”陈铭也直截了当,以前一直把自己的想法在陈长生面前藏着掖着,这种做法现在看来真有些敝帚自珍的味道,因为其实自己的很多想法如果真的放在陈长生的思维体系里面去判别的话,好多时候是有着致命的漏洞的。  而现在,陈长生却给了陈铭足够的自由,让陈铭去挥,只要大方向不出错,陈长生保持缄默,只字不提,大有彻底放手的意思。  “西南……”陈长生眼神之中掠过一丝恍惚,那是回忆的色泽,他顿了顿,继而道:“陈家很多年前在南诏有一位封疆大使,现在估计已经退位了,接任他位置的是他的儿子,名字叫樊文,如果你感兴趣的话,给他打电话,他的电话我有。”  “樊文……”  陈铭愣了愣,他盯着陈长生,不由地想起祝健的一番话来,陈长生的眼光和伏笔的覆盖范围,在时空上越普通人十年和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