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一千零六章 新的一年(7)

第一千零六章 新的一年(7)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031更新时间:2018-01-10 07:15:52
   第一千零六章·新的一年(7)  对于陈铭的要求,陈千双当然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她点了点头,道:“我完全赞同。你在北方这几年对表现,值得我豪赌一次,现在你只需要开口就行了,陈氏集团这边的操作你不用担心,完全按照你的吩咐行动。”  “好,接下来只要我这边信号,立刻通知你那边展开行动,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拿下精诚实业,这件事情处理完毕之后我就要立刻赶往欧洲,所以速战速决。”陈铭点了点头。  “去欧洲?是洛水那小妮子的事情吧。”陈千双微微一笑。  “嗯,对于她,我始终放心不下,而且也有亏欠。”陈铭点了点头。  陈千双眼波流转,落到她的文件柜上,她笑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走到文件柜前,把文件柜的玻璃门打开,从里面取出厚厚一叠笔记,然后放到了陈铭面前,笑语盈盈道:“这个你拿去吧。”  这份笔记,是用钢笔手写的字,很遒劲,笔锋凌厉刚猛,气势十足,整整齐齐地写了几十页,而且有些地方字迹都斑驳了,还有破损的痕迹。  红梅笔记本。  而且应该是原版了。  陈铭的注意力落到了一页下方的小字上。  “留给我的两个儿子,陈长生和陈天生。这套拳算是我研究八极拳的一点心得和体会,书店里绝对买不到。太极十年不出门,八极一年打死人。不奢望两个小子能把我这套拳练得炉火纯青,只求能凭此再守陈家一个甲子。”  几年前陈铭看到过这些文字的复印版本,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是原版的,上面的一笔一划,似乎都是陈家原始精神的图腾,苍劲有力,刚正不屈。  “怎么会在这里。”陈铭一愣。  “陈长生前些年在陈氏集团的时候,他拿到公司来扫描,然后就一直存放在档案馆里面,迟迟没有找到。现在能够找到原版,陈铭,你是不是觉得很亲切?”陈千双淡淡一笑,缓缓问道。  “嗯,何止亲切,简直就像是一个分别多年的情愫……”陈铭望着这本红梅的笔记本,怔怔出神。  这上面的文字,陈铭来来回回看了很多遍,这对他武学的成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可以说,如果没有这本当年老爷子留下来的武学笔记,陈铭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而不久之后陈铭即将前往欧洲,这个时候重温这本笔记本,这本当年老爷子留下来的绝学,对陈铭是绝对有启发性的作用的。  更何况,陈铭当初看这本笔记本的时候,是理论,而现在他可以结合自己多年来的经验来重温,这种收获,绝对会不一样。  陈铭拿起那本原版的笔记本,来回翻阅,很多当年一扫而过的细节,现在看来,却又是那么字字珠玑,仿佛很陌生一样。  显然,这本笔记本里面,还有不少财富可以开发。  而且很多文字,陈铭当年看的时候的理解,和现在拥有多年实战经验之后的理解,二者相比较起来,简直有天壤之别,现在来看的话,仿佛每一个字都有着无穷无尽的魔力,给陈铭以前所未有的启发。  “现在看来……还真有必要再重新看一遍老爷子留下的精髓啊……”陈铭双眼放光,觉得自己前几年简直有些暴殄天物了,这么好的东西,结果仅仅只是从里面学到了一点皮毛。  当年所学,有如冰川一角。  “还不止,当年扫描电子档的时候,还有一部分章节是没有扫上去的,也不知道是谁疏忽了这一点,总之笔记本上,还有另外的十页内容,没有在电子档上,这也是我后来校证之后发现的问题。现在一并给你,你拿去研究研究吧,这也是你爸爸的安排。”陈千双笑了笑,她虽然不懂这本笔记里面的内容,但也乐在其中。  因为这是她二伯留下来的东西。  颇为怀恋。  “好了,不跟你说了,接下来一有情况我会通知你的,你放手去做便是。”陈千双短暂的沉默之后,又立刻投入了忙碌的工作之中,现在她就是整个陈氏集团最核心的一环,身为鬼才的她,现在总揽着金陵本部的大小事宜。  “嗯,不打扰千双姑姑了。”陈铭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拿上笔记本离开了陈氏集团。  一走出陈氏集团,陈铭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薛雪之的来电。  “元宵节之后我就要回学校办理毕业手续了,我打算读一个在职研究生,你要不要也报一下?反正你也不用回来,这边我都可以帮你搞定,保送南央大学本部的研究生是没有问题的。”薛雪之微笑着问道。  大学?  在陈铭眼里,这是一个很陌生的词汇,又到了毕业季,可是陈铭却没有丝毫的感怀,这四年他在学校里面呆的时间没有超过一百天,但是却学到了哪怕在学校里面呆一百年都无法学到的东西。  大学对陈铭而言是没有意义的了,只不过是为了了却陈长生一个心愿而已,因为毕竟陈铭爷爷是武夫出生,陈长生也顺势继承了陈铭爷爷的那条路,轮到陈铭的时候,陈长生迫切希望陈铭能够读书,当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结果陈铭不领情,走了一条剑走偏锋的奇怪路线。  现在回想起来,大学四年过得太过匆匆了,以为这四年,陈铭几乎全部消耗在了华夏的大江南北。  攻陷庐州,鏖战秦少游,对战木门家,合纵连横,平定江东,然后挥师北上,孤军深入,以微薄之力,力抗鲜于、木门、皇甫等等门阀豪强,最终灭木门家,拿下京城半壁江山,稳定时局。这些成绩和壮举,恐怕当今华夏没有任何一个大学生能够做出来,但这些事情却又不能放在毕业成绩回报和答辩上展示出来,因为陈铭害怕会吓到那些正襟危坐的导师。  想到这里,陈铭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你在笑什么。”电话里,薛雪之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没有……”陈铭立刻收敛。  “明明就有,我听到了的,你在窸窸窣窣地发出笑声。”薛雪之娇嗔一声。  “我在想,如果我毕业答辩把我吞并木门集团那件事情拿出来作为成绩展示,会怎样。”陈铭忍俊不禁,还是说了。  电话那头先是一愣,然后忽然笑出声来,薛雪之的笑声格外好听,清脆悠扬,她“嘻嘻”了两声之后,道:“你不用参加答辩的,直接通过,陈氏集团每年给南央大学的赞助足够让你保送研究生了,所以你不用紧张,嘿嘿……不过如果你有心要看一看那些个导师的表情,倒也是可以的。”  陈铭摇了摇头,缓缓道:“等不到那个时候,我就要去欧洲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半晌,预期之中带着眷恋和不舍,“一定要去么?非去不可么……”  “嗯……我答应安姑姑了。”陈铭点了点头。  “哦……”薛雪之的眼神忽然暗淡了下去,她嘟了嘟小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嘟哝起来。  “怎么了,雪之,舍不得?”陈铭问道。  “嗯。”薛雪之很勇敢地点了点头。  “没关系,又不是不回来。”陈铭笑了笑。  “那你要答应我,不能跟之前一样,一个人悄无声息地就溜掉,走之前必须要让我来给你送别,而且我们还要一起吃个晚饭才行。”薛雪之按耐住心里面的悲伤情绪,捏着小拳头,认真地说道。  “嗯,必须的,答应你。”陈铭笑着点了点头,笑容溺爱。  ※※※  陈铭跟陈千双的这一次商议之后的行动非常顺利,陈千双那边始终保持着跟陈铭绝对默契的合作态势,而陈铭的手段执行也是畅通无阻,很快,整个西南川渝一带,就拉开了一道无形的铁幕战线。  这一战,陈铭毫无保留,直接斥重金狙击精诚实业,来势汹汹,一往无前,雷厉风行,一系列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频频出现,一时间,如风卷残云一般,打得精诚实业狼狈不堪。  而就在这个时候,关于精诚实业,金家,以及泽山市南区区委书记的丑闻频出,甚至于网上有推手开始炒作这件事情,不断爆出精诚实业的贿赂记录,导致整个精诚实业人心惶惶,集团高层的不少股东甚至于已经开始抛售自己手里面的股票套现,保自己一时平安。  无休无止的恐慌,开始逐渐在精诚实业集团内部,蔓延开来。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面,精诚实业的董事长金旗,简直就像是丢了魂一样,整个人魂不守舍,恍恍惚惚,没有任何一晚上是睡好了觉的,无数次从噩梦之中被吓醒,然后满头冷汗。  这种状况,出现了很长时间,而接下来,更加让金旗吓破胆的事情也开始接二连三地出现,首先是精诚实业因为外部舆论的影响,股价大跌,而这个时候散户也开始行动,蚕食精诚实业,一时间,精诚实业如风中残烛,明明灭灭,摇摇欲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