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大隐(9)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大隐(9)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2024更新时间:2018-01-10 07:16:00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大隐(9)  叶祈足足踹了陈铭十分钟,这才渐渐消了气,她见被裹成球的陈铭没有了动静,这才松了手,稍稍泄气,干净利落地拍了拍手,又从床上跳下来,穿上鞋子,冷哼一声推开门走了。  又过了十分钟。  陈铭终于在被子里抽搐了一下,紧接着就开始手忙脚乱地挣扎起来,最后他咳嗽着从被窝里面滚出来,躺在地上,一个劲地笑。  具体为什么会笑连陈铭自己都说不清,但他就是觉得有意思,刚才他挨打的模样还真的颇具喜感,他还在后悔没有拍下来自己瞧瞧。  这算什么?  弃剑封刀,大隐归闹市,自觉逍遥?  陈铭的眼神有一丝玩味。  小隐隐于山,大隐归闹市。  如此说来,陈铭这绝对算得上是大隐了。  有点意思。  陈铭摸了摸胸口,顺了顺气。  这种程度的打击当然不能对陈铭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别说叶祈留力了,就是她不留力,全力进攻,实际上也最多让陈铭轻伤,因为陈铭无论是肌肉还是骨骼,都拥有着非常强劲的抗打击能力,一般的打击根本重伤不了他。  现在的陈铭,在身穿“无锋”的情况下,就算被狙击枪命中,只要不是爆头,都根本杀不死他,最多只能让他短暂昏迷而已。  所以其实刚才叶祈的那一套殴打,仅仅只是给陈铭挠痒罢了,因为他的内衣里面,还有那件坚不可摧的“无锋”。  **小青衣,夺命大红袍。  大红袍非攻,小青衣无锋。  作为“非攻”的仿品,这件“无锋”软件的防御力已经足够逆天了。  陈铭笑了一阵,忽然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于是他赶紧躺回床上去装死。  咚。  陈铭感觉有一样东西砸到自己的脑袋上,挺痛的,如果不是被子减缓了力道,这一下得砸一个包起来。  “自己拿去,这是正红花油,我就不管你了。”叶祈嘟了嘟嘴,眼神闪烁,她瞥见陈铭动了一下,于是松了一口气,关上门走了。  陈铭一屁股坐起来。  面前摆着一瓶正红花油。  已经打开用过了。  而陈铭刚才闻到叶祈的身上也有这股红花油的味道,显然是因为刚才用拳头砸陈铭,把自己的手给伤到了。  陈铭无可奈何地笑了笑。  而叶祈则是甩着手眼神凝重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她走到床边坐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那淤青红肿的指关节,满目的不解。  “这混蛋难道真是铁打的?”叶祈揉了揉,顿时感觉自己的腕关节一阵剧痛,显然是刚才发力的时候没有考虑到陈铭的肌肉硬度,手腕杵了一下,现在关节处好像淤着一股气,说不出的疼。  “居然把自己打得受了伤……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叶祈红着脸,眼神尴尬。  “看样子伤的不轻啊……可不是一般的关节损伤……”叶祈越是扭动腕关节,越是发现不对劲,最后脸色都开始煞白起来,紧张兮兮地望着自己的手腕位置。  而这个时候,换做陈铭推门而入了,不过相较于叶祈的来势汹汹,陈铭这一次显然要温柔太多了,只见他一只手里拿着一卷绷带,另一只手则是拧了一个黑漆漆的玻璃瓶,就这么安静地站在她房间的门口。  “啊……啊!?李维斯!?你来做什么!?擅自跑进我房间你找死么?”叶祈忍痛捏了捏拳头,想把陈铭轰出去。  “好了,别装模作样了,我太清楚不过了,你的手腕有淤血,我来帮你顺一顺。”陈铭微笑着摊了摊手,然后径直走了进来。  “但你这……”叶祈欲言又止,因为她自己也不敢相信,陈铭挨了她一顿打之后还能这么快站起来走。  “不用疑惑了,我从小别的特长没有,就是挨打厉害,也不知道是天赋还是怎的,我就是比一般人抗打,结果时日一长,也就练就了一身铜皮铁骨了……”陈铭自嘲一般地笑了笑,然后走过来坐下,伸手要去抓叶祈的手腕。  “你走开!”叶祈白嫩的小手往后一缩,显然不愿意让陈铭牵她的手。  “行行行……李齐国那小白脸才可以牵是吧?”陈铭嘴角微微扯了一下,抿着嘴吧摇了摇头,然后给自己双手带上了手套,在叶祈面前扬了扬,继续道:“现在可以了吧。”  叶祈埋下头去,不再说话,陷入沉默。  陈铭伸出手去,将叶祈那纤细白嫩的小手捧起,然后开始熟练地引导起来,叶祈的手腕遍随着陈铭的安排,在空中轻微旋转,舒筋活络,活血化瘀。  叶祈刚开始还很紧张,小脸紧绷,表情僵硬,脸颊还泛起了淡淡的红晕,看上去优雅可爱,而又过了几分钟,叶祈开始渐渐感受到陈铭手法的娴熟,而她的手腕也在陈铭的引导下开始变得轻松起来。  很快,那股疼痛就完全消退了,而陈铭也停止了引导的动作,改为用涂抹了药膏的绷带给叶祈缠上。  没几分钟,叶祈的手就完全不痛了。  “好神奇……”叶祈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的手腕,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前学过这些。”陈铭站起身来,他虽然被叶祈的美貌打动,但此刻却心如止水,对于这个一上来就对自己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是有敌意的女人,其实陈公子已经失去了大半的兴趣。  更何况,还是即将要有男朋友的女人。  陈铭更是心凉。  天底下水灵白菜那么多,总不能保证哪一窝会被猪拱掉,陈铭又没有上帝视角,怎么能保护到每一窝水灵白菜。  陈铭自嘲地笑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收拾好东西直接开门走了出去,留下叶祈一个人坐在床边愣愣出神。  “怎么回事……”  叶祈满脸的疑惑,她听着陈铭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惊讶起来,她盯着自己的手腕,一个劲地摇头。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叶祈自言自语道。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