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一千一百章 炮灰(7)

第一千一百章 炮灰(7)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198更新时间:2018-01-10 07:16:03
   > ,!  商战教父·第一千一百章·炮灰(7)  薛雪之径直往前走,也不去管身后是什么情况,因为她能够确信杨伟这群人能够把事情处理得滴水不漏,如果他们想要蒸掉谁,第二天早上起来这个人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留蛛丝马迹。  如今的薛雪之已经不再是七年前那个优柔寡断处处为别人考虑的傻白甜了,现在的薛雪之,甚至有些杀伐果断,如果有人触及她的底线,那么这个人就算事后拿命来填,在薛雪之看来也是理所应当的。  毕竟,七年时间,足够让一个人改变许多。  不过薛雪之始终明白,哪怕她的改变再多,她始终没有忘记初心,心里面最干净纯洁的位置,永远为一个人留下,不曾变更。  薛雪之掏出手机来,站在院外面,给自己自拍了一张。  “嫂子,刚才我这边接到一通电话,说是三个小时之后,公司有急事要您回去一趟。”这时候,杨伟收拾完那个文艺中年之后,缓缓朝薛雪之走了过来,站在她后,小声说道。  这位在陈铭身边跟随多年的小弟自然清楚这位薛嫂子的脾气,所以在很多时候,杨伟是这群贴身保镖里面最会处理和薛雪之距离的人,他知道有些时候这个薛嫂子对空间的要求很高,所以如果不是特别要紧的事情,杨伟不会随意打扰薛雪之的。  但这一次,似乎很要紧。  “怎么?”薛雪之转过头去笑着问道,手里面的动作却不停下,她将照片保存起来。  像薛雪之这样的女人,的确手机里面是不需要美颜相机的,她的瞳孔和睫毛就自带化妆效果了,素颜朝天依旧美得精致绝伦,这样的女人,的确是不化妆比化妆要好看的。二十五岁的薛雪之只是简单使用一些补水的护肤品而已,出门如果有太阳就会涂一点防晒霜,仅此而已了,本来就弹指可破白皙粉嫩的肌肤不需要任何粉底,而她浓密修长的睫毛又使得她省下了睫毛膏和眼线笔的费用,总而言之,这位纯天然的美女,不需要任何过多的修饰。  “薛嫂子,姜承友说,这件事情虽然与陈氏集团没有直接关系,但还是希望您能够到场,因为这有关陈家的渊源。”杨伟阐述道。  “有关陈家?”薛雪之一愣,心里面还有些小小的期盼。  “嗯,不错,根据姜承友的描述,很多年前,每年陈家都会跟鲜于家来一场比试,由‘五虎将’对战‘天地君亲师’,要说这比试有多大的意义,其实也就是探一探对方最高战斗力的水准。每年比试都是有赌注的,不过两个家族家大业大造化大,倒也不是看重那些赌注,纯粹就是为了各自家族的面子而已。这个当年约定俗成的事情其实已经近些年都已经废除了,不知道怎的,鲜于家这一次又提出来要进行这个‘以武论道’的大会,弄得姜承友他们是有些不知所措了,都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才好。”杨伟详细地跟薛雪之讲述道。  “为什么这么迟才通知我,按情况来看,姜承友应该很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啊。”薛雪之疑惑地质问道。  “可不是么,不过之前姜承友的解释是,以为鲜于家是闹着玩的,也没有太在意,毕竟这几年‘以武论道’大会早就废除了,谁料对方今年还真动真格了,气势汹汹地就来了。”杨伟笑着说道。  “怕不是因为简单的疏忽吧。”薛雪之忽然冷飕飕地笑了一声,缓缓道:“姜承友觉得我还没有正式嫁入陈家,把我当成了外人对不对。”  杨伟忽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解释道:“啊不不不……姜承友应该是觉得这种私下斗狠的大会上不得台面,不想让这种事情跟高大上的陈氏集团牵扯关系,还是以陈家私下的名义处理比较好,毕竟陈氏集团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彻底漂白成为屈一指的大集团,依法纳税,做的生意也都是干干净净,完全符合国家法律法规,而这种私下比武斗殴的事情要是跟您这位陈氏集团总经理扯上关系了,有些说不过去呐。”  “那现在为什么又要让我过去?”薛雪之反问道。  “可能对方这一次阵仗颇大,出了姜承友的预料吧。”杨伟挠了挠后脑勺。  “……我现在就去。”薛雪之停顿半晌,忽然果决地点头。  “可是……薛嫂子,姜承友说的是三个小时之后……”杨伟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走,就现在。”薛雪之的言辞容不得半点反驳,她把手机收好,立刻就准备动身,而这个时候忽然她的手机响起来了,是一个模式的号码,就是金陵本地的电话。  薛雪之一愣,但她不认为这个电话跟杨伟所说的那件事情有关系,她接了起来,是刚才她答辩的教室里面打出来的电话。  “薛总,请问您一下,陈铭也是今天答辩吗?三年之前您和这位叫陈铭的年轻人一起报名攻读‘项目管理工程硕士’,虽然属于是在职研究生,但是好歹这位先生最后答辩得出现是吧,否则我们校方怎么授予他学位证呢。”电话里面是负责硕士生授位的导师,他也知道薛雪之的身份,不过对于和薛雪之一起填报在职研究生的这位“陈铭”先生,他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当年是陈氏集团出面要求给这两人注册学籍的。  要知道,陈氏集团是南央大学每年最大的投资人,整个南央大学内,有三栋大楼和一个体育场都是陈氏集团出资建造,而且每年陈氏集团都会掏出几十万资金,提供给南央大学作为励志奖学金和助学奖学金,扶持成绩优秀和家庭贫困的学生,奖学金覆盖了全校二十多个学院,一百多个专业;而南央大学现在也是陈氏集团的对口人才储备基地,很多南央大学的优秀学生还没有毕业,就已经被陈氏集团签约。陈氏集团这些举措,解决了南央大学就业率和展资金的种种问题,南央大学校方可谓是对陈氏集团毕恭毕敬,不敢怠慢,所以破格注册两个研究生学籍,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薛雪之这时候回想起来,当年是她自己自作主张要给陈铭也注册一个在职研究生学籍的,当年的她刚刚走出大学校园,对于文凭肯定比现在要看重,那个时候的她纯粹是一厢情愿,而陈铭那个时候的确也在电话里面答应她了的。  不过,三年之后陈铭应该不出意外是爽约了吧。  薛雪之的秀美微微皱起,有些失落。  “这位陈铭先生连入学注册那天都没有来,三年之后毕业答辩也不到,这样的话就算走流程也走不了啊,薛总,您看这个……我们实在是不好办。”这位导师的言辞为难,的确,这已经是拿硕士学位最简化的极限了,只需要报名缴费答辩三个流程,走完了就能拿学位证,但纵然如此,陈某人也不到,真是有些不知好歹。  犹豫半晌,薛雪之埋下头去叹了一口气,她柔声道:“……导师,你们答辩什么时候结束。”  “还有两个小时。”这位导师回答道。  “两个小时以后如果他没有到,你们就算作他放弃答辩吧。”薛雪之无可奈何地说道。  “嗯,好,谢谢薛总,过两天是学院的授位仪式,到时候请薛总务必要参加,同时我们校方愿意报送薛总攻读我校的博士生,不知道薛总有没有意愿。”导师恳切地问道。  “嗯。我会的。”薛雪之点了点头,然后潦草几句话之后就挂断了手机,她抬起头来,眼神微微闪烁。  “现在……走哪里去……薛嫂子。”杨伟问道。  “到姜承友安排的那个地方。”薛雪之神色坚毅,言辞不容反驳。  “好嘞,我去开车过来。”杨伟点头领命。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薛雪之答辩的教室里面,还留有对薛雪之刚才惊艳表现的津津乐道,不仅是导师,还有众多学生,无不赞叹这位年纪轻轻就独揽陈氏集团大局的女人。  的确,在座的研究生也都是二十五岁左右,在面对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仿,但却已经做出惊天动地的业绩的人,他们这些还停留在象牙塔里面不问世事甚至还没有亲手赚过钱的学生,心里面或多或少会有一些“云壤之别”的感慨,要知道,他们今天答辩的论文课题,可都是动辄国家经济动辄世界走向的大课题,殊不知他们在义正言辞,就着这些大课题陈词激昂的时候,却连每个月的生活费都要父母给他们用银行卡打过来。  很快,最后一个学生也答辩完了,台上的导师们整理了一下笔记,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懒洋洋道:“总算完了。”  “这不最后还有一个么?第一排第五行,陈铭,还没有答辩。”其中一个答辩导师问道。  “不用管这个人,组长已经请示过了,这个人直接给他划掉就行了,算作是放弃答辩。”台上导师里面年纪最大的一个说道。  “真的可以么,这个人好像是……”另一个导师犹豫了一下。  “放心好了,请示过了。”年纪最大的导师重复了一句。  “好……”  于是众人正打算划掉陈铭的名字,算作是放弃答辩。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外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人,轻轻地敲了敲门,笑容温和,神色平静,缓缓道:“对不起,导师,我来迟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