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炮灰(8)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炮灰(8)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6211更新时间:2018-01-10 07:16:03
   商战教父·第一千一百零一章·炮灰(8)  六千字大章求收藏!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  这一次陈家和鲜于家的“以武论道”倒也来得牵强,不过既然已经被人下了战书了,陈家也不可能不应战,陈家的太上皇陈长生在西北不可能回来,而天下兵马大元帅,狮虎“祝健”也必须跟随陈长生镇守西北,所以也不可能参加,如此一来,陈家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只有林冲虎了。  当然,眼下来看,陈家还有“勤王”,这支由陈铭的嫡系部队组建起来的队伍,目前顶替已经消亡的“门客”,替陈家镇守金陵陈氏集团本部。  总之眼下这个阵容,看上去有些单薄,但姜承友却丝毫不惧,眼神之中好似燃烧着两团炽热的烈焰,即使周围灯火昏暗,也能看得到姜承友这如炬的目光。  因为鲜于家的忽然到访,一切都变得很有趣。  简单的一阵寒暄之后,鲜于家直接切入正题,而陈家自然也早有准备,会见鲜于家代表的地方也是一个很空旷的武道馆,这座武道馆位于陈家在金陵的一个高档俱乐部,是当年姜承友培养“门客”精英的地方。  显然,陈家早就会意了。  “按照两个家族多年的规矩,今年的‘以武论道’也会拿出一样东西作为赌注,我鲜于家今年的赌注,是这把名叫‘夷则’的古剑。”鲜于家坐在正席的是桑珠天吉,鲜于家“天地君亲师”第一人,而桑珠天吉身后,还依次站着十一佛陀,这十一个光头就像是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眼神凌厉。  这把名叫夷则的古剑被存放在一块用料考究的剑匣之内,被乘放在展柜里面,众人遥遥望去,只见一团光华绽放而出宛如出水的芙蓉雍容而清冽,剑柄上的雕饰如星宿运行闪出深邃的光芒,剑身、阳光浑然一体象清水漫过池塘从容而舒缓,而剑刃就象壁立千丈的断崖崇高而巍峨……  好一把剑气雍容的宝剑!  剑的气质,凌厉刚猛,折而不屈,是剑客不离身的宝物,在冷兵器时代被称为百兵之首,是因为无论鹤发童颜都能轻易舞动,其身轻灵,具有大众性,同时又是帝王将相的首席兵刃,短处则是铸造工艺需要精密,难度高,而且好剑十分难得,同时也是最贵的。  不过放在当下,剑的意义更多只是观赏和把玩,用剑来当作武器战斗,其实已经很少见了,携带是一个问题不说,普及程度也不高,不像是一般的热.兵.器,只要是经历过军训的学生,至少也会使用一二了。  即使是像“刀魔”图匕这样执着于冷兵器的高手,也不会选择“剑”这样的长兵器,对于他这样的高手而言,一把随身携带的匕首,无论是机动性还是实战性,都比一把长剑要高很多。  不过,这把“夷则”的价值,似乎并不只是观赏。  面对这一把古剑,在场众人窃窃私语起来,尤其是陈家的一些高层,更是议论纷纷。  “不就是一把剑么?能值得多少钱?就算是文物,那也就几十上百万吧,我记得以前鲜于家和陈家可是一赌就赌个上千万上亿来着,怎么这一次这么小气了?”  “别瞎说,这把剑可不简单啊……估计除了是文物之外,还有别的价值。”  “对对对,你们瞧瞧姜总的表情就知道了,如果这东西不是足够名贵,那么姜总不会露出这副神情的。”  几个陈家高层窃窃私语,也没能得出一个结论来,他们纷纷把目光投降了一脸震惊的姜承友。  “有意思啊……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我记得这样的剑,还是另外的十一把,是和阁下身后的十一个人有关系么……”还是姜承友首先看出端倪,不过显然他的反应是比在场所有陈家高层要慢了不少了,因为现在他才察觉到这把宝剑的异样,不由满脸惊恐,额头上微微渗出冷汗。  之前姜承友的注意力全部被桑珠天吉身后的十一个人吸引过去了,因为从刚才一开始这群人走进来的时候,姜承友就能够察觉到,无论是桑珠天吉还是他身旁的王大地,对于陈家而言都太过熟悉了,陈家的“五虎将”之一林冲虎能够应付得来,但是另外这十一个光头,气息诡异,步履也显得飘渺莫测,简直比桑珠天吉都高了不是一两个档次,这样强大的存在,居然还站在桑珠天吉的身后作为下属一般存在,这就更让姜承友吃惊了。  要知道,在陈家,如果有这种实力,地位和待遇断然不会比“五虎将”低。  “陈家五虎”在陈家的地位有多崇高,只需要看看陈长生对待祝健的态度就知道了。  姜承友恍惚出神,有些不在状态,显然是被这把名叫“夷则”的古剑给震慑住了,他眼神闪烁,强行让自己故作镇定,继续缓缓道:“没有想到鲜于家这一次居然有胆识拿出这么贵重的赌注,看来真是有备而来啊……莫非已经觉得胜券在握了么?”  听到姜承友这一番描述,桑珠天吉便知道这位在陈家以见识人脉所长的姜承友也是明白人,于是他淡淡地笑了笑,缓缓道:“看来姜承友你也是内行人,看得出这把剑的门道。我直说了吧,前段时间阿布扎比那边曾经报价超过十亿欧元要这把剑。”  十亿!  欧元!?  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  “没有理由啊……这把剑……价值……十亿?”  “不是个这吧……太夸张了吧……就算是王羲之的真迹,也值不了这么多啊……”  “十亿欧?就为了一把剑?那群石油爹不会是真傻了吧。”  现场顿时沸腾了,不少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一把剑,价值十个亿?  这简直是可以颠覆所有人认知的事情。  “别大惊小怪的!十个亿只是阿布扎比给这把剑的估价!如果要我来说,这把剑,价值远超十亿,根本不是钱可以衡量的。”姜承友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尴尬地笑了一声,道:“可惜的是,桑珠天吉,你这个赌注太大了,我们今天可没法拿出这么大的赌注来啊。”  “仅仅是一把剑而已,为什么值这么多钱?”这时候,坐在姜承友身边的陈千双也不解问道。  姜承友不说话,眼神沉默,他等待着坐在对面的桑珠天吉解释这件事情。  桑珠天吉咳嗽了一声,缓缓笑道:“各位听说过,‘昆仑’十二妖剑么。”  听到这一番话,姜承友闭上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于是众人洗耳恭听,让桑珠天吉继续解释下去。  “昆仑‘禅迦’,‘十二金仙’,持十二柄妖剑,分别为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其中手持‘夷则’的那位,多年前死,‘夷则’妖剑也因此折断,其中一截便是这剑匣之中的‘夷则’剑,而‘十二金仙’也因此降格成为‘十一佛陀’,战斗力大为损减。多年来‘禅迦’许诺,只要有足够气运能找到‘夷则’妖剑另外一截的人,就能够继承那一位去世‘金仙’的位置,和‘十一佛陀’重新组建成为‘十二金仙’。”桑珠天吉迎着众人诧异的目光,不缓不急地说道。  “可是……这剑匣之中的‘夷则’剑却是一把完整的剑啊,并没有如你所说断为两截!?”这时候,陈家这边的一个高层诧异地问道。  “上一次打算重铸这把剑的人,应该是洛家的洛书对吧,多年前,他用了一块陨铁来重铸此剑,经一年,剑成,而洛家也因此遭致浩劫,曾经明耀京城的洛家,竟如昙花一现,几近覆灭,最后还是依靠陈家的力量才得以保存星火,但陈家也因此受到牵连,一蹶不振,最后被逐出京城。‘昙华洛家’的称呼,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出现的。意思就是,洛家如同昙花一般,在最辉煌的时候忽然凋谢了。”姜承友冷笑一声,补充桑珠天吉没有说完的话。  洛家,洛书。  在场很多陈家元老,多少听过这个名字,只不过年代久远了,也就忘却了,这一次又被提及起来,众人多少有些讶异。  的确,就如同一段陈年往事,如果没有人去触及,恐怕就会永远被封存在记忆的罅隙里面。  而现在,在场的不少当年经历过京城之乱的陈家高层,眼神之中或多或少开始闪烁起一丝“似曾相识”的味道来,比如陈千双,她现在瞪大了眼睛,眼神深处满是惶恐与不安。  “姜承友说得没错。”坐在鲜于家这边主席位的桑珠天吉,眯着眼睛,一只手化掌,竖在胸前,继续用他苍老缓慢的强调说道:“断成两截的妖剑‘夷则’……是一把不祥之剑……每一个企图用其他材料重铸这把‘夷则’剑的人,都会遭到天谴,就连底蕴雄厚的洛家也不例外,原本一个强盛的世家,居然在短短一年时间之内被毁灭,天灾也罢,**也罢,这都由后人去纷说了……而当年洛家覆灭之后,这把剑也葬身火海,最后被‘十一佛陀’寻回,封存在‘昆仑禅迦’第九座妖峰之上。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敢重铸此剑……除非是,有人寻找到了那‘夷则’的另一半残剑……”  “你们今天来得还真是时机,因为陈长生没有在这里,如果他在这里,你敢在他面前提及有关于洛家,有关于‘夷则’的事情,恐怕他会发疯。”姜承友冷笑一声,目光冷厉地落在桑珠天吉神色。  “陈长生现在深陷西北,哪里回得来。”桑珠天吉嘲弄地笑了一声,继续道:“说来,之所以前段时间阿布扎比的人会斥巨资购买这把被重铸过的‘夷则’,想必是他们已经找到了另一半‘夷则’原剑的下落了……亦或者说……他们已经招到了另一半的‘夷则’原剑……谁知道呢……只不过看样子,‘禅迦’的人,并不愿意让阿布扎比的人重铸‘夷则’,因为持有完整‘夷则’妖剑的人,就是‘十二金仙’之一,到时候也就能够重新将‘十一佛陀’组建成为‘十二金仙’……”说道这里,忽然桑珠天吉笑容停止了,他转过头去,瞥了一眼自己身后的这十一个光头男人,然后淡淡道:“开一句玩笑……我身后的这十一位师兄,也能够继续留长发了……”  “什么!?”  姜承友忽然间面如土灰!  “你身后的这十一个人……就是已经消失很久的‘十一佛陀’!?”姜承友忽然很失态地站起身来,瞪大眼睛盯着桑珠天吉身后的十一个人,也难怪他从刚才一直开始就察觉到桑珠天吉身后站着的“保镖”不简单,谁料到,这居然是“十一佛陀”!?  虽然损失了手持“夷则”剑那那位“十二金仙”降格成为“十一佛陀”,但是战斗力也是秒杀一切的存在!对于这一点,多年前经历过京师之乱的姜承友非常清楚!  “你究竟有多大的能耐居然能够调动‘十一佛陀’……桑珠天吉……我确实是小看你了。”姜承友冷笑一声,他强作镇定,原本他还以为凭借现在陈家的底蕴,可以勉强和鲜于家一战,但是现在看来,他的确是轻敌了。  现在的金陵陈家有什么。  “勤王”,  及时南下的林冲虎,  以及他姜承友。  这阵容,的确算不上豪华,但是至少用来应对鲜于家的“天地君亲师”也算是绰绰有余了,但是现在看来,根本不配站在“十一佛陀”面前比较。  “勤王”的高手,有杨伟、严才五、老布阿龙等人,这些人这几年进步神速,战斗力可以达到“恒星级”的水准,不过也不够看。  而他姜承友,是最后的压轴,自然是不会轻易出战。  那就只有“五虎将”林冲虎了。  这位坐在姜承友身旁早就跃跃欲试的陈家猛将,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但是毕竟寡不敌众,如果仅凭林冲虎一人想要对抗“十一佛陀”,那简直不可能。  倒是林冲虎不以为然,一副兴奋得摩拳擦掌的模样,他在姜承友身旁小声道:“姜承友,这些厮果然不是普通宵小……丫的……原来是‘十一佛陀’啊……当年没有机会跟他们切磋过招,现在老子可得抓紧机会了……待会儿谁都别跟我抢,就这丫了……”  “慎重一点为好,你的实力是今天我们陈家在座里面最强的,你一旦输了,我们剩下的人也就不用再打了……林冲虎,所以你的出场,需要慎之又慎……最好先派遣‘勤王’的成员去试一试深浅……看样子对方今天出场的只有‘十一佛陀’了,我们这边的中坚力量倒也充足,现在‘勤王’的人数有二十多个,只要配置合适,说不定还有机会……”姜承友小心审慎地说道。  而话音刚落,姜承友的计划就落空了,因为鲜于家似乎并不急于派出“十一佛陀”来交战,而是让一个老外先走上来一步。  这个老外,不是别人,正是“刀魔”图匕。  姜承友先是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倒是守候在一旁的“勤王”成员魏阳州先叫出声来了:“我去!?‘刀魔’图匕!?这尼玛都可以!?”  姜承友循声望去,只见“勤王”的成员之一,魏阳州指着“刀魔”图匕上串下跳,就像是见到了偶像一样,狂喜道:“你们看来了没有!?‘刀魔’!‘刀魔’啊!‘刀魔’图匕!”  在欧洲跟着陈铭打拼过一阵子的“勤王”成员魏阳州,知道“刀魔”图匕的模样也不足为奇,只不过那个时候陈铭还没有得罪到“主教”,所以也没有接触到那种层次的高手。  甚至于,陈铭那时候连“里世界”都不清楚,那时候陈铭的敌人,最强也就乔·罗斯福那种档次的了。  “别大惊小怪的,不就是‘刀魔’图匕么,前段时间被‘王储’直接打掉了‘莎拉维尔’的货,现在居然跟鲜于家族沆瀣一气了,哈哈哈哈,也真是水往低处流啊。”  就在魏阳州还在惊讶的时候,杨伟一群人到了,他们护送着薛雪之抵达现场,气场惊人,阵容齐整,一副架势十足的样子。  “哦,算是到齐了是吧。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吗。”这时候,王大地走了上来,朝姜承友大声道:“姜总,现在你们的人算是到齐了,也就是说,可以开始我们这一次的以武论道了吧。规矩还是跟之前一样,五局三胜,一对一,当然,也可以多对多,但无论一对一还是多对多,都算作是一局。首先第一场怎样安排阵容用抓阄来决定,之后则是由上一局的输家来选择阵容。”  “你们人多势众,高手如云,我们这边却没有多少能用的人才,所以我当然是选择一对一了。你们第一个派谁上场?”姜承友问道。  “已经说过了,派谁上场这个,得由抓阄来决定,姜承友先生,麻烦你上来抓阄吧。”王大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于是姜承友站起身来,朝王大地走去。  这个时候,薛雪之也入座了,她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四下张望,显然是因为现场出现的某个熟面孔,让她一时间无法确认是不是自己眼花了,所以拼命地打望着。而“刀魔”图匕这边,也已经惹热身完毕,似乎无论抓阄结果如何,都是由“刀魔”图匕直接上场了。  “陈家的那个陈铭小子是谁?在现场没有?”“刀魔”图匕冷冷地打望着四周,趁着姜承友和桑珠天吉正在抓阄定先后的罅隙,跟王大地一直在商量着,而王大地帮他环视了一周陈家的贵宾席之后摇了摇头,摊了摊手道:“‘刀魔’先生,好像那陈铭还没有出现的样子……不过应该很快就要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小子不可能不出现的……”  “那让我第一个上场做什么!?”“刀魔”图匕忽然翻脸,伸手要去抓王大地的衣领。  “等一下……等一下……‘刀魔’先生,你听我说……你听我说……”王大地吓出一声冷汗,惊道:“‘刀魔’先生……你相信我,这种事情陈铭作为陈家家主,必然会到场的。”  “哼……”“刀魔”图匕冷哼一声,道:“要不是因为收到李·斯通纳的最新信息称陈铭就是‘小教父’,我还真懒得跟你们鲜于家来参加这个无聊的什么比武。”  而说完这句话之后原本打算再耀武扬威一阵的“刀魔”图匕忽然被“十一佛陀”里面的一个人瞪了一眼,他顿时间打了一个寒颤,不敢再肆无忌惮了,于是放开了紧抓王大地衣领的手。  这一幕被台上抓阄的姜承友看在眼里,只见姜承友面色沉静,冷冷地观望着这一切,他的眼神深处忽然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光芒,之后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为什么‘刀魔’图匕会出现在这里……”姜承友心头揣着疑惑伸出手去盒子里面抓阄。  “看来先手是我们鲜于家啊……”还没有等姜承友拆开手里的纸团,桑珠天吉就把那个写着“先手”的纸团理顺,展现在了姜承友面前。  姜承友看了看自己的纸团,果然是“后手”于是他走下台去,等候桑珠天吉的排兵布阵。  “等一下啊,姜承友,你还没有说你用什么来作为赌注呢。”这时候,桑珠天吉拦住了姜承友,他指着台下那“夷则剑”的剑匣,道:“至少要和这个等值才行。”  “你想要什么。”姜承友冷冷一转头,道:“十亿欧元如何。”  “不行,我们鲜于家族要人……”说着,桑珠天吉伸出满是皱纹的食指,指着对面坐着的薛雪之道:“我要这个女人。”  “不可能,她是我们陈氏集团的总经理。她手里所创造的价值何止十亿欧元。”姜承友直接拒绝。  “你误会了,鲜于家要的仅仅只是跟这位薛女士约会的机会而已,我们鲜于家的二公子鲜于文,现在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目前还是单身,如果我们赢了这次以武论道,那么这位薛女士必须答应跟我们鲜于家族的二公子鲜于文约会。”桑珠天吉眯着眼睛沉声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