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以武论道(4)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以武论道(4)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026更新时间:2018-01-10 07:16:04
   商战教父·第一千一百零七章·以武论道(4)  求收藏!赶紧注册一个纵横账号来收藏小说吧!  秦浮屠老爷子居然忽然改观,这是让鲜于止辰无论如何都料想不到的,原本他以为自己还会费很多唇舌才能让秦浮屠转变态度的,可是没有想到把纤灵当作切入口,这秦浮屠马上就感兴趣了。  鲜于止辰内心暗暗一乐,开始顺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我说的没有错对吧,秦老爷子,纤灵公主总不能拿下半生的幸福来作为等候的堵住吧,这陈铭三年五年玩一次失踪,要是一下子失踪十年怎么办?到时候莫非还要让纤灵公主为他再等十年?女人最宝贵的就是青春年华啊,现在纤灵公主已经在陈铭身上耗费了七年青春了,要是再耗费下去的话……”  而这个时候,纤灵似乎也犯了,她掏出耳机来,竟是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耳机给塞上了,显然,她是不愿意听到鲜于止辰的废话。  不过秦浮屠这一下却是似乎被鲜于止辰说动心了,他微微一皱眉头,双手放下来,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面,对鲜于止辰淡淡道:“嗯,那么,说一说你的想法吧,鲜于止辰。”  鲜于止辰乐上眉梢,连忙道:“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弟弟,名叫鲜于文,深得奶奶疼爱,现在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也算是一表人才,修养极高,还没有谈过恋爱,我倒是想,让我这个弟弟尝试着认识纤灵公主。现在我们鲜于家的影响力和财力不比陈家弱,更何况,作为秦家多年的老朋友,鲜于家能够给秦家提供一切友谊,这是对秦家目前为止一毛不拔的陈家无可比拟的。”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你今晚是来这里说媒的啊。”秦浮屠乐呵呵地点了点头,倒也不表示什么,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不是……仅仅只是介绍纤灵公主和我弟弟认识而已,应该也不算是说媒吧。主要还是希望能够联络两家的感情,使得秦家和鲜于家之间的来往更为频繁,如此一来至少说将来也有个盟友照应。”  鲜于止辰的笑容礼貌而谦卑,把态度放得很低。  秦浮屠依旧不表态,只是摸着下巴微笑,眼神之中是一种“意犹未尽”的味道。  其实到这里,鲜于止辰就已经把此行的目的完全暴露了,分化秦家和陈家的动机毕露无疑,任谁都看得出来。  现在来说,陈家和秦家虽然看上去同气连枝,共同进退,但实际上维系这层关系的就是一个纤灵而已,如果纤灵被招安了,那么秦家和陈家所谓的联盟关系就会瞬间崩塌,再也不存在了。  毕竟,两家之前也是闹过一些不愉快的。  如果纤灵能够和陈铭结束关系,那么就意味着鲜于家族又能够拉拢一个新的强大力量对抗陈家,这里面的财富是无法用数据来衡量的。  简直太庞大了。  一个秦家,虽然随着秦浮屠退居二线之后青黄不接,有些日薄西山的味道,但是任谁都不能轻视秦浮屠在整个京师军政两界的影响力,秦家虽然本姓的子嗣里面没有军区的高级将领,但是秦浮屠的学生里面却是人才辈出啊,什么李承平之流都只能算是中下了,而且这些秦浮屠的学生都是买秦浮屠账的,只要秦浮屠一开口,这些学生无比鞍前马后,愿效犬马之劳。  如此恐怖的影响力,是任何一个大家族都渴望拉拢的。  只是鲜于止辰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么天大的好处就被陈铭这个左手渔翁之利的小子给抢到手了呢,为什么优秀的男人这么多,这位尊贵的纤灵公主,偏偏就要在哪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呢,好女配渣男,简直有些让人惋惜啊。  鲜于止辰心头暗暗对陈铭咒骂着。  而与此同时,远在金陵,陈家和鲜于家的对决,“以武论道”的第三局正式拉开序幕。  在前面陈家已经输了两局了,所以这一局尤为关键,如果再输的话,那么鲜于家就五局三胜宣布胜利,而薛雪之也必须答应鲜于家提出来的条件,与鲜于家二公子鲜于文约会。  “这个男人是谁。”  在鲜于家选派第三局上场的人之前,“刀魔”图匕首先站了出来,问桑珠天吉和王大地道。  “你没看出来陈家那边所有人的反应么,他们称呼这个年轻小伙子叫‘陈铭’,如此看来,他就是现在陈家的太子,陈铭了,看样子他这段时间没有消失啊,而是隐居起来了,究竟藏起来做什么呢。”王大地盘算着。  “他就是陈铭!?”“刀魔”图匕惊喜道。  “对啊,有什么奇怪的?”王大地不解。  “我那边得到情报称,陈家家主陈铭极有可能就是‘王储’,虽然我不怎么相信,但是只要等会儿跟他一交手我就知道了……之前我跟‘王储’交战过,‘王储’的所有身法套路、力量速度的数据全部都储存在我的脑海里面,所以我非常清楚,所以他是不是‘王储’我只要一战便知!下一场,我上!”“刀魔”图匕大喜过望,摩拳擦掌就要往台上走。  “你等一下,图匕,你确定这一场你要出战吗?”这时候,桑珠天吉叫住了“刀魔”图匕,谨慎地问道。  “没错!”“刀魔”图匕一抱拳,笑容冷冽,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然后跳上比武台,眼神之中满是渴望的神情。  的确,在摩根庄园一战之后,“刀魔”图匕可谓是跌落到了人生的最低谷当中,这让他简直耻辱,不仅“莎拉维尔”被人夺走,还被人重伤,这简直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他做梦都在制造机会可以一雪前耻,而这一次来华夏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在收到消息称“陈家家主陈铭就是‘王储’”之后,“刀魔”图匕无论如何也要自己亲自上场一试高下,一雪前耻。  此时,台上这个年轻男人却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刀魔”图匕的身上,而是转过身去和他身后的薛雪之、姜承友、陈千双等人聊天,似乎并不把“刀魔”图匕放在眼里。  的确,现在的“刀魔”图匕已经不能称作是“刀魔”了,因为失去了“莎拉维尔”的“刀魔”图匕,就像是被拔掉了牙齿的老虎,威胁已经大幅度降低了。  如果“刀魔”图匕手里面还有“莎拉维尔”的话,可能当日里和“十一佛陀”的那一场短暂对话,不会输得那么凄惨。  因为,“莎拉维尔”对于“刀魔”图匕而言,不仅仅是一把利刃,更多的是一种信心和仰仗,就好像上战场杀敌的战士会随身佩戴十字架或者护身符一样,如此一来,他们在面临危险重重的时候,或许会留存着一丝凭借和依赖,相信身上的圣物会保佑自己无往不利,这种心理暗示的力量其实真的不容小觑,很多时候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之中就突破自己自身的极限,完成平时根本难以想像的事情。  也就是说,持有“莎拉维尔”的“刀魔”图匕,或许会真的把自己当作战无不胜的刀神来看待,如此一来,在战场上也是信心大增,所以使得他临战状态也好,应敌反应也好,都能够大幅度提升,这种名刀索带来的心理暗示和化学反应,的确是难以解释清楚的。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手中没有“莎拉维尔”的“刀魔”图匕,简直没有太多杀伤力可言,甚至于他在出手的那一刻脑海之中就会浮现起当初“王储小教父”夺走他“莎拉维尔”时候的场景,如此一来,“刀魔”图匕的战斗力也会越来越下降。  这种心理阴影就像是在缓慢蚕食“刀魔”图匕的战斗力一般,使得他每况日下。  这时候,台上的年轻男人朝薛雪之挥了挥手,笑容玩味,而薛雪之也乖巧地点头,用热泪盈眶的笑容来回应这个年轻男人。  “你就是陈铭?”“刀魔”图匕走上台来,质问这个年轻男人道。  只见年轻男人转过身来,露出一张轮廓清晰的脸庞,微笑道:“是我,如何。”  “还真是你,摩根庄园那晚的‘小教父’……或者说‘王储’,你这眼睛,我记得很清楚。”“刀魔”图匕冷冷地望着眼前的陈铭,摩拳擦掌,似乎下一秒就会扑上来一般。  “哦。”站在原地的陈铭冷冷一笑,点了点偷算作是回应。  “你的‘绝杀’和‘灭杀’今晚最好都使出来,让我仔细瞧瞧,上一次败给这一招之后,我回去立刻就把你这招给研究透彻了,对于这两招的破绽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你再也别想用这两招对我造成任何影响了。”“刀魔”图匕这时候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这是一把精钢匕首,虽然价值不菲,但却不是名刀,在失去了“莎拉维尔”之后,“刀魔”图匕换了无数把刀,也只有这一把才让他用得勉强顺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