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以武论道(9)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以武论道(9)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3084更新时间:2018-01-10 07:16:05
   >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以武论道(9)  “剑名,无射,双刃冱剑。”  哑巴司照没有说话,替他介绍这把剑名的是他的师兄弟。  “无射”剑是两把,但是却可以将其组合在一起,手柄和手柄相衔接,最后成为一把双刃冱剑,相较于一般的单手剑,这种双刃冱剑的战术意义更为丰富,而且战法也更为独特。  “我原本以为昆仑十二妖剑,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都是堂堂正正的长剑,结果没有想到一把比一把的外观奇怪,之前那个叶赫那拉扶风用的简直不像是一把剑,结果你这把剑却是这副模样,真是让人觉得这些剑的设计者们是不是有强迫症。”林冲虎冷笑了一声,手掌当空一划,屏息静气。  司照依旧不说话,沉默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一尊木雕。  “战!”  林冲虎一个箭步,再次冲刺。  而林冲虎冲刺的瞬间,司照却忽然失了神,他目光呆滞地望了一望存放“夷则”残剑和“鸾玉”的地方,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但是,这短暂的出神让他瞬间陷入了被动局面!  林冲虎,已至面门!  瞬间压制了“无射”!  林冲虎的绝技,名叫五劲拳,这五劲分为绵软硬脆滑,五种劲力,每一种都别具特色,这徒手应对金铁外物的劲力,便是第一种劲力,绵劲,这种劲力,彼进我退,彼退我进,顺人之势,借人之力,挥到实战当中,便是一种借力打力以慢打快的套路。  司照现他的“无射”双刃冱剑,完全被林冲虎的拳法牵引,虽然每一次都无限接近于劈斩林冲虎,但每一次都游走在林冲虎身体的边缘,总是无法触碰到他,整把“无射”,就像是深陷海绵一般,无从力。  这就是“五劲拳”的“绵力”精髓所在。  而“绵力”之后,便是“软力”,这种劲力,不逞强,不硬架,不着人时舒松自由,着人时,力从内,有推墙倒壁之势,一般情况下是紧随“绵力”而来,当对方的攻势被绵力深陷泥沼一般化劲之后,紧接着又会被“软力”所控制,三番五次的软力施展,使得对手被一种舒松自由的假象所迷惑,然后忽然内力劲,大有移山填海倒悬山河之势,须臾间重创对手!  这一击得手之后,便是“硬劲”!硬劲者,硬功直进,包括硬磕硬撞硬托硬回等方法,硬打硬开,势如破竹!一般是在“软力”迷惑对手之际,和“软力”的最后一击同时打出,可谓是连绵不绝,环环相扣,对手这一击架不住,基本上也就完蛋了。  而在对付司照之际,这三种劲力,却是同时力!  绵!软!硬!  三种劲力,同时出现,霎那间,司照的双刃冱剑似乎再也辨别不出目标所在,仿佛有千万道攻势扑面而来,也不知究竟哪一种更具威胁,一时间也分不出到底应该应对哪一种劲力,只知道自己瞬间被这种劲力淹没,辨别不出力道的方向所在!  司照此时也知道自己退无可退了,于是手中“无射”刀锋一转,原本进攻那段的刀刃忽然收回,虚晃一枪,引诱林冲虎进攻,而林冲虎也果然入套,“五劲拳”的三道劲力轰出,不留退路,一往无前,直接和“司照”的双刃冱剑硬碰硬!  而就在林冲虎的拳路深入“无射”之际,忽然另一侧的刀锋后先至,这隐藏在暗处的最后杀机,忽然现身,就像是一个隐藏多时的刺客,瞧准了最佳时机,忽然现身,要给目标来一记精心准备的致命一击!  电光火石,就在转瞬!  这一剑,石破天惊,星河黯淡,仿佛是从亘古追杀而来,穿越千年,只为等待这封魂斩魄的暗杀,林冲虎只感觉身前一寒,那道锋芒瞬息之间已到面门!  林冲虎面如土灰,知道今日必然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他的“三劲齐”固然是能重创司照,但同时他林冲虎也会因此吞下这惊天一剑,到时候必然是身受重伤的局面!  以命换命,就看关键时候谁先按耐不住了!  这种时候,高手搏命,谁先怯场谁就输了!  林冲虎一咬牙,也管不得那么多了,这一剑避不开,不过他的“三劲力”也有信心瞬间击停司照的心脏!  这时候,谁先收手谁先死,只有一往无前,才有一线生机!  但是,最为关键的一刻,却是司照先收手了!  “无射”忽然绕开了林冲虎,往回一收!  “铮!”  “无射”出一声惨叫,居然被整个击飞,在空中打转,最后插在了天花板上!  而林冲虎这一拳,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司照的胸前!  一声闷响!  司照吐血,整个人被击飞,然后重重摔在比武台下方,身体抽搐,却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众人目瞪口呆!  因为从司照走上台去,到他被林冲虎击溃,前前后后只有几个来回!  这根之前“陈铭”和“刀魔”图匕一战相比,简直太过于简单了!  就连桑珠天吉也吓到了,他哪里想得到这林冲虎居然有这种能耐,可以几招之内就把堂堂“无射”剑主人司照给击溃!  看来这一局,是林冲虎赢了。  林冲虎站在原地,摸了摸身上有没有哪里流血,最后确认毫无损之后,林冲虎这才表情尴尬地松了一口气,因为在林冲虎看来这确实有些难以置信,因为他觉得他这一下怎么着身上也得多个窟窿才对,结果没有想到“五劲拳”居然这枚顺利就砸中了司照,而自己却没有中“无射”的劈斩。  “这……赢了吗……”林冲虎愣了半晌,确定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司照没有了战斗力,这才举起拳头,宣告自己的胜利。  陈家,再下一城,将双方拉回了同一起跑线,这么一来,“以武论道”的悬念,就来到了最后一局的赛点。  决胜局。  林冲虎从比武台上跳下来,接受陈家的欢呼,虽然他都还有些不敢相信,居然能够毫无损地战胜司照。  “怎么回事!?师兄!你刚才那一剑,完全有机会洞穿那林冲虎吧!?”  “对啊!为什么!?为什么不刺下去!”  “那种时候谁都知道不能收手啊……”  这时候,鲜于家这边已经炸开了锅,无论是“十一佛陀”也好,还是其他鲜于家族成员也罢,都异常惊讶,为什么刚才司照在关键时刻会忽然收手,让林冲虎捡了个大便宜。  只见司照挣扎着抬起手来,颤抖着伸出手指,有气无力地指着那存放“夷则”残剑和“鸾玉”的剑匣。  如此可见,林冲虎的那一击“三劲齐”着实有效,就连司照这样的高手也挺不住。  众人不解,满脸疑惑地望过去,却并没有现什么异常。  而司照似乎更加着急起来,他颤抖着声音,挣扎着说道:“‘夷则’……‘夷则’……‘夷则’……”  “你说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师兄……”桑珠天吉不解,赶紧问道。  可是司照依旧无法把话说完整。  而这个时候,忽然陈家这边响起来一声尖叫,众人一怔,却瞧见那存放“夷则”残剑和“鸾玉”剑匣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头上带着防毒面具,身上穿着贴身的皮衣,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打开了剑匣,将里面的“夷则”残剑和“鸾玉”剑取了出来。  看守两个剑匣的保镖都已经被他解决到了,这个面具男将两把古剑取了出来,然后握在手里。  “这是什么人!?”  “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  “赶快截住他!他要盗剑!”  “砰!”  吵杂声中,忽然无数颗催泪瓦斯被丢到了会场的中央,顿时间,烟雾弥漫,整个会场里面全是咳嗽和哭泣的声音!  顿时间,一片乱象!  哭喊声,怒骂声,哀求声,悲鸣声,不绝于耳,而那些烟雾之中来回窜动的身影,被打翻的桌凳和水杯,被踩踏的人群,被催泪瓦斯熏到流得满地都是的口水泪水,杂揉成一副乱象横生的画面……  “这个人是早有预谋了!刚才似乎是司照现了这个人的动向,但是却来不及告知众人,而众人的注意力全部在比武台上,自然是忽略了古剑的事情……只可惜原本司照能够在关键时刻出禁告的,结果被林冲虎打断了……”陈铭一咬牙,他大概看出来端倪,但是眼下已经迟了。  “姜承友!你立刻去调监控,封锁整栋大楼!绝对不能让这个人逃出去!同时去派防毒面具!安排医务人员抢救比较严重的人!”  “杨伟!你率领‘勤王’负责疏散!同时监察可疑人物!”  陈铭在简单安排了一下姜承友和杨伟的任务之后,就背着薛雪之逃了出去。  这个时候的薛雪之,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沾得陈铭满背都温热了,她的抽泣声似乎成了这嘈杂声响之中唯一动听悦耳的声响,让陈铭在短时间内仿佛来到了一个只有薛雪之的世界,周围的一切声响和动静都被屏蔽,只有薛雪之玲珑温柔的哭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