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商战教父>目录>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妖剑被盗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妖剑被盗

小说:商战教父作者:非议字数:6203更新时间:2018-01-10 07:16:05
   > ,!  商战教父·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妖剑被盗  【六千字大章求收藏!】  原本仅仅针对陈家的“以武论道”大会,现在却把鲜于家套了进去,“夷则”古剑丢失,这对于是“十一佛陀”而言绝对是难以估量的损失,如此一来他们不仅不能回到昆仑“禅迦”复命,还需得尽快找回“夷则”。  终于,在鼓风机和中央空调的权力运作下,终于把烟雾笼罩的会场清理干净了,众人重新回到会场当中,只见到桌椅板凳横七竖八地摆着,地上偶见斑斑血迹,一片凌乱之景。  那“夷则”残剑和“鸾玉”剑,却是早已不见了踪影。  “现在……现在该怎么办……还需要比最后一场吗……”王大地目瞪口呆,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几……几位师兄……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调集鲜于家族所有人力物力财力,帮助你们找到‘夷则’和‘鸾玉’。鲜于家族财力雄厚,渠道广泛,而且消息灵通,绝对有办法找到这两把剑的。”桑珠天吉这个时候有些方寸大乱的味道,他知道这两把剑的价值几何,也知道“十一佛陀”下昆仑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这两把剑,但是现在这两把剑在眼皮子底下丢了,“十一佛陀”的众人便没法回昆仑复命。  这一番话其实连桑珠天吉自己都不相信,有本事且有胆量在“十一佛陀”和鲜于家族陈家众多高手眼皮子底下把“夷则”残剑和“鸾玉”取走,这显然不是普通盗贼所为了,对方如果没有通天的手段和能耐以及渠道背.景,断然不敢这么去做。  而且,当时看守两把剑的保镖也不是普通人,有陈家“勤王”的高手,也有鲜于家族排除的精英,就是如此的铜墙铁壁,也被人一共而破,可想而知对方是对自己的实力是有多充足的信任。  “会不会是陈家自己监守自盗的?”这时候,王大地忽然提出一个极其尖锐的问题。  桑珠天吉沉思半晌,摇了摇头,道:“陈家不会,陈家姜承友的品行我也是知道的,他断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而且那个盗剑的人所使用的套路,也绝对不会是出自于陈家。”  “等司照的伤情好转之后,我们再问问他究竟是看到了什么吧。”这时候,叶赫那拉扶风走过来说道。  于是鲜于家族的众人达成一致,暂时先等司照那边的答案。  “不过,桑珠天吉,这件事情你需要负全责,你的这个错误决定不仅让‘十一佛陀’损兵折将,还间接导致‘夷则’被盗,这些过错,都需要你亲自回昆仑‘禅迦’忏悔。”叶赫那拉扶风斩钉截铁地说道。  桑珠天吉无奈只能点头,他恭敬道:“师兄教训的是,我即日就起身前往昆仑。”  “那个陈铭手里面居然会有‘夷则’另一半碎片所铸的‘鸾玉’……按理说,只有‘祭司’的后人才有资格操控‘夷则’,否则会遭受厄运侵蚀……据我所知,当年‘祭司’的后人却是一个女孩子……现在怎么变成了陈铭……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我们需要仔细调查一番,接下来‘十一佛陀’兵分两路,一路调查陈铭的事情,一路则是继续寻找两把古剑的踪迹。”叶赫那拉扶风若有所思地说道。  ……  而陈铭这边,眼下却是手忙脚乱,除了要调查监控记录之外,还要负责清查整栋大楼,而伤员的安置善后的问题,也需要考虑在内的。  “剑丢了。”  陈铭躲在卫生间里面,给纤灵打了一通电话,把刚才的详细经过阐述了一遍。  纤灵那边先是微微一怔,在确认陈铭不是因为输掉了比试弄丢“鸾玉”之后,似乎态度有所改变,她沉默了半晌,缓缓道:“给我找回来。”  “那必须的。”陈铭点了点头。  “要原封不动的。”纤灵补充道。  “原封不动,如假包换。”陈铭笑了笑。  “那就行,别来烦我。”说完,纤灵就把电话给挂了,陈铭盯着手机的屏幕,苦笑一声。  陈铭走出卫生间,立马就看见杨伟和沈斌丰两人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对陈铭道:“陈哥!姜承友调查了监控了!居然没有捕捉到那个盗剑者的信号!肯定是有人提前破坏了监控设备!”  “提前破坏!?”陈铭一愣,埋下头去,表情严峻,自言自语道:“莫非是有人监守自盗?不至于啊……”  “……那清扫楼道那边的情况呢。”陈铭追问。  “‘勤王’的人把整栋大楼,细至厕所的每一间都查过了,没有现可疑的人!”杨伟继续汇报道。  其实陈铭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的。  对方既然敢当着陈家和鲜于家众多高手的面盗剑,那么肯定是由把握全身而退,想必也是趁乱伪装成鲜于家和陈家的人,然后混在人群当中逃离会场。  “处心积虑啊……”陈铭冷笑一声,咬牙切齿。  现在整栋大楼里面这么多人,总不至于把大楼关了一个一个排查吧,而且两把剑也不算是什么大物件,甚至直接从窗户抛出去都行,总之封锁大楼排查是肯定找不出陈铭想要的结果的,所以也只有作罢。  陈铭一咬牙,却是无可奈何。  “陈哥,现在该怎么办,整栋大楼里面已经人心惶惶了,鲜于家的人也很躁动不安,如果继续把他们留在这里,恐怕待会儿会演变成为冲突。”杨伟表情严峻地说道。  “你吩咐下去,整栋大楼解除封锁,愿意离开的人就自行离开吧,鲜于家族和陈家的这次‘以武论道’大会无限期暂停。”陈铭无可奈何,只能放人。  于是,这个信号一出,谁都知道陈家对于盗剑之事已经认栽,能不能找回那只能等候市场上的消息了。  毕竟,这两把剑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如果对方是为求财而来,那么想必过不久国际市场上就会有这把剑的消息。  一周之后。  陈家上下逐渐淡忘了这件事情,而这一个星期陈铭暂时留在了陈氏集团,偶尔听一下集团的财政汇报,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面,薛雪之把陈氏集团打理得井井有条,让人不得不佩服她经融管理的水平。  听完汇报,陈铭搂着薛雪之从会议室里面走出来,而薛雪之则是偎依在陈铭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娇俏姿态,小女人味十足,让陈氏集团那批新上任的领导班子大跌眼镜,因为薛雪之这副柔媚模样是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在他们这些人眼里,薛雪之就是一个气场十足的女王,手持尚方宝剑执掌偌大的陈氏帝国,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身后撑腰的是陈家的太上皇陈长生,以至于陈家上下无一人敢忤逆薛雪之的意愿,整个就一陈家武则天的气势,但没曾想到薛雪之居然也有这么温婉细腻的一面,让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薛雪之才不管这么多,任由陈铭的手搂在她纤细苗条不盈一握的腰间,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对陈铭道:“陈铭,今天晚上陪我回去看我爸爸妈妈好不好。他们好久没有见你了,我想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说着一番话的时候,薛雪之就像是喝了蜜一样,她朝思暮想的陈铭现在就在她身边,这是她最为幸福的时刻了。  “准奏。”陈铭笑道。  “你真好。”薛雪之继续往陈铭怀里钻。  两人一起回到办公室坐下,陈铭随意翻弄着薛雪之桌上的文件,道:“这些文案做的不错啊……丫头你真是成长了不少。”  薛雪之的秘书看得有些心惊胆寒,她知道巨蟹座的薛雪之喜欢把办公室布置得很家居,温馨整洁,干净雅致,整个办公室一走进来给人的是一种回家的舒适感觉,所以薛雪之存放文件的地方也是别有用心设计的,文件夹周围用精致的假花藤缠绕起来,让人一看就心旷神怡;而文件柜周围的布置更是别具匠心,都是一种居家的风格,色调温暖,搭配各种壁柜画框,看上去真得很舒服。但是眼下陈铭正在肆无忌惮地破坏这一切,摆放整齐的书籍和文件被他随意抽出来翻看,然后丢在一边,那些抱枕一类的玩意儿也被陈铭夹在腋下把玩,总之随意至极。  三年前才刚刚来这里上班的小秘书当然不知道这个胡作非为的人是陈家的家主,她表情错愕地盯着陈铭在书柜周围踱来踱去,不知所措。  她以为陈铭仅仅是公司聘任的某位高管而已,新来的不懂规矩所以有些胡作非为,眼下薛雪之又在埋头寻找什么,所以她觉得有义务为自己所崇拜的薛总吭一声,于是她打算走上去制止陈铭。  要知道,在小秘书眼里面,这位薛雪之总裁简直是一个完美至极的女人,集极致的美貌和智慧一身就不说了,除此之外,她待人谦和诚恳温厚宽容,丝毫没有架子;生活风格淡雅清新;衣着搭配也是别具一格高贵精致;谈吐温柔大方,气质优雅从容……简直是一切美好形容词的集合,这样一个完美女人,简直胜过了所有电视电影里面的女神,那些用化妆整形灯光特效包装出来的女演员,在小秘书看来,跟薛雪之一比简直就是庸脂俗粉。  如此优秀的女上司,这位小秘书简直就将她视作了人生的标杆和模仿的对象,无论是谈吐还是穿着打扮,其实这位小秘书都在有意无意地模仿着薛雪之,想要成为和她一样聪慧动人精致优雅的女人。  所以在面对这种自己偶像房间的精心布局被人随意“糟蹋”的行为时,小秘书是要义不容辞地站出来制止的。  谁知道接下来的这一幕让小秘书简直震惊了,正当她鼓起勇气朝这个男人走过去的时候,只见这个男人一个箭步冲到了薛雪之面前,然后忽然俯下身去,轻轻吻在了薛雪之的额头上。  天雷滚滚啊!  小秘书看得目瞪口呆。  她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因为她生活中最崇高的偶像居然被这个男人亲了一口!亲了一口!什么概念!  小秘书正当天雷滚滚的时候,却瞧见了更为震惊的一幕。  薛雪之稍稍抬头,并没有小秘书所预料到的那种女王不可亵渎的气场,而是一副小女人的姿态,朝陈铭娇俏地抛了一个媚眼,柔声道:“讨厌死了,做什么。”  “没有,你刚才埋下头的瞬间把我惊艳到了。”陈铭如实禀报。  刚才薛雪之俯仰间眼波流转,的确美得无可附加。  这时候,这位小秘书瞬间反应过来了,感情这位看上去其貌不扬,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任高管”,其实是薛雪之总裁经常挂在嘴边的丈夫,陈氏集团的真正主人,陈铭!  小秘书瞬间庆幸自己刚才没有随便走上去冒一句冷话出来。  “我在给你找你要的资料呢,别碍手碍脚啊。”薛雪之巧笑嫣然,用撒娇式的语气对陈铭说道。  “是关于铭文投资的材料是么。”陈铭问道。  “对啊,你昨天问我来着嘛,现在你是想要把铭文投资转移到沪渎那边去是么。”薛雪之问道。  “不错,我自有用意。”陈铭道。  “嗯,没有问题,我之后会向铭文投资注资的,这笔资金你随意调动就行,我知道你做事情一直都很有主见,你要去做的事情,自然有你很深的用意,我想我也不该多问。”薛雪之很恰到好处地阐明自己的态度,对于自己丈夫做事,她向来都是支持,无条件支持,绝对不会过问太多,她可不想成为丈夫的束缚,丝毫束缚都不想。  “你乖。其实没有多大的事情,我打算把沪渎那边的资源整合一下,鲜于家在那边还有残余力量。”陈铭如实说道。  “好的呀,沪渎可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城市之一,这座昔日远东第一大都市已展成为华夏重要的经济金融贸易科技信息和文化中心,如果能够把沪渎一并拿下,那么对于陈家而言是一比不可估量的财富……可惜攻城掠地一直都不是我所擅长的,这些年我有这个念头,但是没有能力去执行,现在你回来了,就太好了。”薛雪之欣然说道,眼神里面满是崇拜的色泽。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这些年在做什么?怎么又忽然回来搞沪渎的事情了,你不觉得奇怪么?”陈铭反问道。  “如果这件事情现在可以告诉我,我知道你一定会告诉我的;如果你暂时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不会多问,一句都不会,因为我相信我的男人。”薛雪之很有信心地点了点头。  陈铭心头泛起一阵暖意,身后有这样一个女人支持和帮助,会是多大的幸运?  “我第一年在欧洲,被一名叫‘主教’的高手追杀了整整一年,这一年可以说是我脱胎换骨的一年,‘主教’每时每刻的死亡威胁让我随时随地都保持着警觉和坚不可摧的意志,这种锤炼可以说是任何历练都无法带来的……被‘主教’追杀了一年之后,我成为了欧洲的传说,唯一可以在‘主教’手里面逃出生天的‘小教父’……”陈铭回忆道。  “我就知道,那段时间我看欧洲的报纸上描述的‘小教父’……我就知道那个人是你……”薛雪之的眼神更加崇拜了。  “之后,在欧洲的第二年,我去了摩根庄园,在那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说到这里的时候,陈铭稍稍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小秘书。  这个眼神立刻让薛雪之会意,她随即吩咐小秘书道:“小王,你去外面等我。”  于是小秘书也很懂事地走出了办公室,关上门把空间留给这小两口。  陈铭见周围安全了,继续讲下去:“我在欧洲的第二年,在摩根庄园,洛水在那里,可是她失忆了,我推测是‘主教’的催眠术的作用……她不记得我了。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联合摩根庄园对抗‘主教’,最后在摩根庄园一战当中,击溃了‘刀魔’图匕和‘枪王’李·斯通纳,大获全胜。不过那一战之后,我也修养了很长时间,先是在摩根庄严抢救,然后又被安姑姑送回了华夏修养治疗。”  说完这句话之后,陈铭瞧见薛雪之的表情已经呆滞了,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陈铭。  “怎么了,傻姑娘。”陈铭笑问道。  “你是……你是……”薛雪之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王储’殿下……”  “哟,你还知道这些啊。”陈铭也乐了,他倒是没有想到本应该从来不知道“里世界”设定的薛雪之,居然会从口里冒出“王储”这两个字来。  “啊……真的啊……”薛雪之似笑非笑。  “嗯。我就是‘王储’。”陈铭点头确认。  “耶耶耶耶!!!”  忽然间,薛雪之跳了起来,一副雀跃欢腾的样子,喜笑颜开,居然在陈铭面前手舞足蹈起来,她动作优雅,欣喜道:“居然……居然……我的老公……居然是……‘王储’!?天啊……哎哟……怪不好意思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薛雪之就开始捂脸了,粉脸微晕,娇俏可爱。  “你知道我是‘小教父’却不知道我是‘王储’,这该如何解释?”陈铭问道。  “至少说我周围的人,没有人会认为‘小教父’和‘王储’两个人有关联啊……因为‘小教父’的新闻的确是在‘王储’出现之前几个月就彻底消失了,后来忽然就听说有一位‘王储’殿下异军突起,显赫了整个欧洲。”薛雪之一边回忆着,一边手忙脚乱地从抽屉里翻出报纸,递给陈铭看。  “你瞧,这是当时专业报道欧洲里世界的一个小众媒体所行的报纸,他们实行的是会员制,想要加入他们很困难的,所以这份报纸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拿得到的。还要多亏了姜承友渠道广泛,才能弄到手,我一直都在关注。他们之前就报道了关于‘王储’的消息。”薛雪之指着报纸上面的关键字眼有板有眼地说道。  陈铭瞧着这份报纸,上面关于王储的形容,用了“神秘”“身份来历不明”“草头天子”等等字眼。  显然,那位在“摩根庄园”忽然爆,一挑二,击溃“刀魔”图匕和“枪王”李·斯通纳的高手,在很多专业媒体的认知里面,不可能和“小教父”联系在一起。而知道“小教父”就是“王储”的人,其实也不多,也就洛水和“主教”以及他手下那几个人罢了。  因为“小教父”,的确不可能一挑二击溃图匕和李·斯通纳的围攻,还夺走他们身份象征的武器。  不过,随着这一次“主教”来到华夏,陈铭也相信会有更多的人知道这一点,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重要的。  当然,陈铭对于自己巅峰时期的战斗力也有很客观的评价,如果不是爆“绝杀”和“灭杀”,他当晚肯定会死在图匕和李·斯通纳的围攻之下;其实就算爆“灭杀”,也未是真的击退了图匕和李·斯通纳,当晚的成功,实属侥幸。  这些媒体是吹嘘过度了。  陈铭心头冷笑。  “看来陈家的信息库还需要更为及时和快捷才行。”陈铭开玩笑地说道。  “也就是说,你在欧洲带了接近两年半时间,然后又回到华夏呆了大半年?”薛雪之这时候少少冷静,从刚才的兴奋之中回过神来,她忽然叉着腰,娇嗔道:“怎么不来看看我?”  “我这不是养伤吗……”陈铭摊了摊手,实际上这也是事实,他当时的确不能太过于暴露行踪和身份,否则仇家追杀上门,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伤势想必是恢复了吧?你又把图匕虐了一次呢。”薛雪之娇笑一声。  “没有恢复完全吧。”陈铭苦笑,他虽然想把自己真实情况告诉薛雪之,但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毕竟,“‘王储’战斗力大损,实力如今不到一成”这条惊爆消息要是泄漏半点出去,那可就真的悲剧了。  “雪之,这件事情只有你和我知道,绝对不能拿出去随便告诉别人哦。”想到这里,陈铭还是决定让薛雪之暂时不要声张的好。  “嗯,放心好了,我又不是大嘴巴,我会把我老公的秘密守得严严实实的。”薛雪之听完陈铭这一番话之后,立刻会意,乖巧地点了点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