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武时代>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 资历(4/4更,为落尘风加更)

第二百六十五章 资历(4/4更,为落尘风加更)

小说:超武时代作者:继续倔强字数:2109更新时间:2018-01-10 07:18:30
    办公室里,刘威负责端茶倒水。  这倒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高远虽然年轻,毕竟是客人。  茹天赐当然不可能亲自给高远倒茶,就算倒了高远也不敢喝,所以这倒茶的工作就只能由刘威负责了。  闲扯几句顺便喝了两口茶,茹天赐言归正传道:“高远,你那篇命门之火的论文,我看过,这几位也看了,总体的评价不错。我想知道,你对自己的理论有什么看法?”  “……茹总编说的看法,是指三丰奖的拿奖可能性吗?”高远看了看叶培青,笑笑问道。  今天这个场合,叶培青的出现分明就是一种暗示,高远不可能猜不到。  茹天赐呵呵笑道:“你就随便说说。”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在华夏的古老文化中,这就是默认的意思。  高远道:“我提出这个理论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有机会问鼎三丰奖,反正理论已经在那里了,无论得不得奖,对武道的贡献,对武学理论的贡献,对研究界的影响,都摆在那里,跟得奖与否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对这个奖,我的态度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众人都饶有兴趣的听高远的话,听到最后八个字,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啧啧,我活了几十岁,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得失看的如此淡然。”苏莉感慨的道。  倒是苏莺莺撇撇嘴,露出一幅“你也就是说的好听”的模样。  高远觉得好笑,冲苏莺莺挤了挤眼睛,似乎在说:那又如何?  苏莺莺大恼,嘟嘴做了个怪脸,意思是:信不信我拆穿你?  高远翻了个白眼,意思是:那你来啊!  众人都在思索高远说的话,并没有看到他们的小动作。  “高远,今天我请叶秘书长来,就是想跟你聊聊三丰奖的事情。我们共同觉得,今年,甚至明年,都不是很好的机会。”茹天赐道。  高远不慌不忙:“请继续说。”  茹天赐道:“你的理论没问题,只看理论,拿三丰奖是理所应当的。但劣势在于,你的年纪,你的位置,你的资历。你要知道,武学界论资排辈的思想很严重的。”  这一点,不需要茹天赐提醒,方才在宴会厅里的经历就让高远明白了许多。  事实上,哪一个圈子不是如此呢?资格老,靠山大,辈分高,往往就可以获得和能力不相符的地位。资格浅,没靠山,辈分低,那就慢慢熬吧。等把老人都熬死了,才有上位的机会。  茹天赐继续道:“其实,我比你更希望命门之火能拿三丰奖,因为这也是对《武者之路》的一个褒奖。但我希望,我们可以在把握最大的时候发动攻击,才能一举成功。所以我希望和你聊一聊,统一思想。”  “具体我要怎么做呢?”高远很理解茹天赐,其实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命门之火这么牛的理论,拿奖是肯定的,问题在于,什么时候拿?  如果高远强烈要求的话,今年就可以冲击三丰奖。  有机会拿奖吗?有,但机会比较小。这已经是九月份了,而年底就要颁奖,各种提名和评选的工作其实已经展开了,就算现在提名高远的理论,可时间这么紧张,恐怕还没等评委们弄清楚理论的内容,也等不到理论发酵的结果,评选就结束了。  所以今年拿奖的几率极低,恐怕不会超过1%。  那么明年呢?  明年的机会自然会大大提升,一是理论已经深入人心,二是获得了证实,三是时间充足。  但劣势也很明显,就是茹天赐所说,高远太年轻了。  年轻是高远的优势,可在某些时候,也是一个劣势,再说高远的身份也只是京都高等武校的武生,即便命门之火再颠覆再创新再准确,三丰奖恐怕也很难把这么有分量的奖项颁发给一个武生。这不是褒奖,这是打武学研究界那些老学究的脸!  除非明年的三丰奖提名中没有像样的竞争对手,否则高远获奖的几率还是不会超过10%。  当然,三丰奖不可能一直无视一个划时代的理论,随着命门之火理论的推广,获奖只是时间问题。  这个时间点的把握,也就是茹天赐要和高远讨论的关键所在。  “我的建议是,你用两年时间,继续开发新的功法,新的理论,《武者之路》会全力配合你,塑造出你的研究者形象。等你获得了一定的成绩,在圈子里拥有了名声和地位,三丰奖自然而然就是你的了。”  “可以。”高远很欣然的接受了这个建议。  茹天赐的提议的确是最为万全的方法,对高远也大有益处。  这么快就达成了共识,茹天赐也很高兴,道:“这次邀请你来,也是想要在双年会上进行一些命门之火的讨论,帮你打响名头。还有,我们特地邀请了几位三丰奖在华夏的提名人,你可以找机会跟他们多接触一下”  叶培青笑道:“这不是作弊,只是正常的人情往来。他们不仅仅是三丰奖的提名人,也是研究界的泰山北斗,如果你以后想要在研究界长久立足,他们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帮助。”  又闲聊了一会,茹天赐道:“时间差不多了,高远你可以先去宴会厅。我们简单准备一下,一会就要召开宴会了。”  高远点点头,起身刚要告辞,忽听苏莉道:“莺莺,你别总跟我这老太太待在一起。你的年纪跟高远差不多年纪,应该年轻人之间多交流交流。”  于是,高远回到宴会厅的时候,身边多出了个古灵精怪的跟屁虫。  “喂,你真的是执业药剂师吗?你会炼制什么药啊?”  “我说高远,你大考的时候有没有作弊啊,不然怎么能考那么高的分数?”  “听说你八天破九关,乱讲的是不是?”  “你是怎么想出命门之火理论的啊,是不是蒙的啊……”  苏莺莺真没辜负她名字里的“莺”字,一路嘟嘟囔囔,高远的脑袋都要被她聊爆了。  好在,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了!  一个年轻人拦住去路,目光森森的在高远身上一扫,很生气的问苏莺莺道:“莺莺,这个人是谁?”  高远大喜,心说我是无辜路人,你快把这个碎嘴姑娘领走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