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武时代>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 哪有你这么断章的(第三更为风异萧加更)

第二百六十八章 哪有你这么断章的(第三更为风异萧加更)

小说:超武时代作者:继续倔强字数:2104更新时间:2018-01-10 07:18:30
    华夏第二大城市。海城。  一座半地下的竞技馆之中,隐藏着海城市最大的私人武馆。  武馆馆主的办公室桌子上,摆放着一本九月一号刚刚新鲜上市的《武者之路》期刊。封面上,一行大字十分显眼。  “命门究竟在哪里?人类之火来自何处?颠覆旧时代的号角吹响!”  商文远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疲惫。  作为华夏武学研究院前任院长,整个华夏数的出来的顶尖强者,他今年虽然已经八十岁了,容颜却保持在四十几岁的模样,身体机能也没有明显的下降。  随着武道时代的发展,人类活过一百五十岁不再是梦想,武道强者在基因刺激剂的帮助下,甚至有可能获得两百年的漫长生命。  至少商文远就觉得,他现在的精气神比起几年前在武学研究院枯坐办公室的时候,要更加充沛。  三年前他为了冲击更高的武道境界而辞去了一切职务,回到海城家乡创造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武馆。一晃三年过去,武馆的生意蒸蒸日上日进斗金,可他却一直止步于入神境界,尽管距离合神只差一步,却迟迟无法迈出去。  商文远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火!  每次冲击合神境界,商文远总觉得身体里缺少某种东西,前几次失败他还以为是准备不足。到了最近两次,商文远才清晰的感觉到,是内气的平衡出了问题,而出问题的正是火行部分。  为什么火行会出问题呢?这是商文远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他从六岁就开始修炼“大日凤凰拳”,那可是功法大词典上最顶尖的火属性拳法之一,创造者是昔年绰号“不死凤凰”的樊一辉,是一门经过千锤百炼的功法。  商文远一直认为,他的内气之中就属火行部分最为纯粹,那是童年时期就打好的基础,历久弥坚。  可偏偏问题就出在火行内气上,让商文远伤透了脑筋。  今日,商文远尝试了几种新的合神方法,却总是心神不宁,干脆放弃了修炼,准备回办公室收拾一下就回家休息。  忽地,商文远的目光落桌上那本期刊上。  九月号的《武者之路》明显厚了一些,封面上的大字也和往日沉稳的风格有所不同,每一个字都锋芒毕露,好像要从纸张上挣脱出来,一剑刺进人的眼珠里。  “人体之火来源何处?”商文远现在对“火”字尤其关注,一眼瞥见那行大字中的一句,觉得十分奇怪。  人体之火来自于心,这还用说吗?从武道基础理论奠基的那一天起,从云鼎发表了那部著名的《人体火源探讨》以后,就连几岁的小孩子都知道心属火,人体内的火源来自于心。  这早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理论,《武者之路》抽什么风又提出这个傻问题?  心里疑惑,但商文远很清楚《武者之路》的风格。  虽然跟《武道》比起来显得略有些激进,但《武者之路》毕竟是华夏最顶尖的两本期刊之一,每一期上的每一行文字都是经过缜密研究和探讨之后才能发表出来的。  商文远也很了解茹天赐,虽然比他年轻很多,却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绝对不会乱来。  “难道《武者之路》发现了什么新理论?”商文远抓起期刊,随手翻开。  很快商文远就找到了提出问题的论文。  《命门之火初探:有关命门之火理论的第一篇》  第一作者:高远;第二作者:云鹤鸣。  “云鹤鸣?”看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商文远微微一愣。  云鹤鸣正是云鼎的后人,跟商文远打过不少交道。据商文远所知,云鹤鸣的脾气可是很大的,虽然比起绰号“烈火院长”的他要逊色不少,却也绝不是什么和蔼可亲的老爷爷。  这么一个暴脾气的人,居然能够容忍做一篇论文的第二作者?商文远首先就觉得不可思议。  虽然云鹤鸣达不到祖先云鼎那种开辟一代理论风潮的水平,却也是武学研究界德高望重的前辈了,连他都只能当第二作者,这个第一作者高远是何方神圣?  好奇的看了高远的个人资料,商文远又是一愣。  “全国大考状元!还是今年的状元!这个作者才19岁?”商文远又惊又怒:“《武者之路》这不是乱搞吗……不对,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商文远翻出前几个月的《武者之路》,果然在七月号找到了高远的那篇《由老虎习性而推演的功法:五虎断门拳详解及探究》。当初商文远曾经对这篇论文发表过意见,有着很深刻的印象。  “看样子是同一个人。他的第一篇论文写的是仿生拳法,第二篇居然要讨论什么命门之火……真是开玩笑,命门明明是属水的,怎么可能有什么命门之火。”商文远连连摇头:“还有云鹤鸣,心火理论是他爷爷云鼎创立的,他居然给一篇讨论命门之火的论文做第二作者,这是要自己否定自己的祖先吗?”  虽然并不认为这篇论文能写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商文远怀着对《武者之路》的信赖,还是好奇的翻看下去。  这篇论文只是命门之火系列论文的第一篇,讨论的是命门究竟位于人体哪个部位,是什么样的属性,对人体的阴阳五行合一起到什么作用。  整篇论文文字简洁,逻辑清晰,论点论据十分明了,格式上无可挑剔,虽然还不到3000个字,却带给人一种振聋发聩的感觉。  “故命门者,为水火之府,为阴阳之宅……他居然说命门既属阴又属阳,既能生火也能生水?”商文远大为惊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心火又是怎么回事?”  论文最后,将心火定义为君火,命门之火定义为相火,认为命门之火才是人体真正的火源。而论文并没有对君火和相火的区别进行更深入的探讨,到这里便戛然而止,最后还写有一行小字。  “后续请关注十月号文章《相火详论:有关命门之火理论的第二篇》”  商文远看的百爪挠心,心痒难耐,恨不得飞去京都,冲进《武者之路》编辑部,一拳将高远打翻在地,脚踩胸口,大声喝问一句:“哪有你这么断章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