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武时代>目录>

第六百二十三章 蒲家大佬(为江南v神话加第100章 )

第六百二十三章 蒲家大佬(为江南v神话加第100章 )

小说:超武时代作者:继续倔强字数:2029更新时间:2018-01-10 07:19:08
    高远这座楼什么时候塌,没有人知道,但是蒲家长房的天快要塌了倒是真的。  蒲平湖是蒲家长房长子,也是理所当然的下一任家主继承人。事实上,在老爷子还身体健康生龙活虎任职帝国大元帅的期间,蒲平湖就是蒲家实际的掌控者,**外外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说了算。  这倒不仅仅是因为蒲平湖是长子,也不是因为他能力多强,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会生!  别的兄弟一生就是七八个孩子,蒲平湖不同,他一共就生了两个儿子。但就这两个儿子里面,就生出了一个天才。  老大蒲天顺不仅仅是蒲家长房长孙,更是帝都公认的武道天才,论起天赋来或许仅次于苏婉容那个妖女。  天才谁会不喜欢?尤其是在武神后裔的蒲家,一向信奉武力就是一切!  老爷子喜欢蒲天顺,蒲平湖也就跟着父凭子贵,长房的地位也就更加稳固。除非老爷子发话,不然在蒲家,长房的话就是权威就是真理。  只是今日,长房的院子里乱成一锅粥,平日一言九鼎的蒲平湖大老爷焦头烂额。  却是蒲家大奶奶,也就是蒲平湖的老婆在哭嚎:“蒲平湖,你算什么蒲家人,你整天吹牛吹的破了天,现在你儿子让紫衣卫给抓去了,你连个屁都不敢放。你说说,天安是不是你的亲儿子,是不是你们蒲家的血脉!你为什么不救他,我跟你说,天安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抹脖子!”  蒲平湖脸都绿了:“我的姑奶奶,这已经够乱的了,你能不能别添乱了?”  “我添什么乱了,我心疼我儿子怎么就叫添乱。蒲平湖你什么意思,你要是不救,我自己去救。我去找越王说理,凭什么抓我儿子,我儿子犯了哪门子王法?”大奶奶不依不饶。  蒲平湖一听,脸色由绿转白:“你是不是疯了,什么话都敢说。你要是不想给蒲家和你娘家招灾惹祸,这种话最好一个字也别再提!”  大奶奶一愣,这才想起坊间某些传言,也知道言语过了。她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那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紫衣卫把天安抓走啊,咱们蒲家的人,说抓就抓了?”  蒲平湖摆摆手道:“你先别闹,我打听一下。放心,天安是我亲儿子,我怎么忍心让他在紫衣卫的刑狱里呆着!”  “你可要上点心啊!”大奶奶眼泪汪汪的叮嘱道:“天安要是有事,我可不活了。”  蒲平湖往外走,心里道你不活正好,我好把小三扶正。  但是老婆可以不要,儿子不能不要。虽然蒲天安没有蒲天顺那样的天赋,还经常在外面惹祸,可毕竟是亲生骨血,怎么舍得不管。  其实事情很清楚,就是蒲天安招惹了最近在京都名声鹊起的高远。  说起高远这个人,蒲平湖也有所了解,只不过是一个时空旅者而已,无亲无故,没有背景,没有势力,没有权力,可以说除了一身和年纪相比还算出色的武力境界之外,别无所长。  这种年轻人,每年大日金鼎城都会冒出来几千几万个,大部分来的时候豪情万丈,觉得自己是万里挑一的人中龙凤,靠着一身本事必然能够出人头地。  不出三年,大部分人就会被现实击垮。他们会发现,这个世界上能人太多了,有的是人比他们更年轻更出色更厉害更了不起,而且大日金鼎城房价高交通挤工作忙无论做什么都要看关系看背景,管你再有本事,在这里龙也要趴着虎也要卧着。  于是乎,这些有理想的年轻人或是被磨砺成没有脾气的庸人,融入城市的底层,住在地下室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攒够首付买个房,也有人干脆灰溜溜的回到家乡娶个老婆生孩子以后在热炕头上讲述当年的闯荡。  蒲平湖身为上层贵族的一员,从来没正眼看过这种年轻人。  但高远不同,这家伙虽然是不知哪个宇宙蹦出来的,却意外的得到了皇帝的信任。  别的不说,紫衣卫队长亲自保护的待遇,这是一般人能得到的吗?  也算是蒲天安倒霉,这大日金鼎城里惹谁不好,就算是惹了那些皇亲国戚,也要看蒲家几分面子。可是惹了高远就等于惹了紫衣卫,惹了紫衣卫就等于惹了皇帝,这不是找死吗!  而且蒲平湖也打听过了,事情的确是自己那个不争气的二儿子先搞出来的,非要把人家的宠物蛇做成蛇肉羹。所以,蒲家既不占理,也不占势,事情很难办。  蒲平湖想来想去,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找那人了。  一想到那人的脾气,蒲平湖就打了个寒战,恶狠狠的自言自语道:“这个混蛋!等回到家,禁足他一年!”  说完,他肉疼的吩咐管家:“去把我珍藏的那瓶好酒拿来……哪瓶?就是我一直舍不得喝那瓶太阳之子!”  大日金鼎城里有一些好事者,名为“记者”,其中一些记者以打听各种上层贵族八卦为生。发现消息之后,卖给某些胆子大的无良报商,印刷成小报在街上售卖。  什么某贵族和儿媳妇的惊天秘闻,什么孩子养了十八年才发现生父另有其人,什么南宫家和廖家的恩怨情仇,总之什么消息耸人听闻,什么消息喜闻乐见,他们就写什么。  这一天,小报的消息头条并非闺阁秘事,而是一幅蒲平湖急匆匆从一条巷子里走出来的身影照片。  配题为“蒲家大佬夜访紫衣巷,神色惶惶似吃闭门羹”。  小报一发,顿时引起诸多猜测。  紫衣巷那不是紫衣卫的总部所在吗,蒲平湖去紫衣巷干嘛了?他脸色那么不好看,莫非是蒲家被紫衣卫盯上了?  坊间议论的时候,蒲平湖却已经出现在了陈家的会客厅里,他的对面坐着高远,一老一少二人沉默的喝着茶,似乎对方并不存在。  终于,蒲平湖忍不住了,干笑一声道:“高远先生,我是替犬子来向你道歉的!”  蒲家大佬,居然低头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