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武时代>目录>

第六百三十四章 死过一次

第六百三十四章 死过一次

小说:超武时代作者:继续倔强字数:2041更新时间:2018-01-10 07:19:09
    高远和秦柒坐在入境管理处的贵宾室里,面前摆放着茶水点心,虽然点心是临时才从机场商店里买来的,茶叶也是快餐店里借来的,却能看得出来申屠嘉的诚意。  申屠嘉站在一旁,通话器平均一分钟就要响一次,每一次通话的对象都令他汗流浃背。  一开始来电的还只是雁北县的驻军上校,后来就变成了北疆府的驻军中将,不多时总参谋部的孟逍遥也通了话,还跟高远热情的聊了一会。  等到杜煌元帅的电话也接进来之后,申屠嘉的汗水已经浸湿了脊背的军装,有点难以想象这个名叫高远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忽然,通话器又响了。申屠嘉有点麻木的接通,低声问道:“请问是哪位?”他现在必须要说敬语,因为不知道对面是哪位大人物。  “我是秦刚,请帮我接通一下秦柒。”通话器里传来一个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  秦刚?申屠嘉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名字挺耳熟的,半秒钟之后就反应过来,这不是内阁副总理吗!  副总理秦刚?申屠嘉脑袋里轰隆一下。  虽然很难说杜煌元帅和秦刚副总理哪一个更有权力,但秦刚自从上台之后推行了许多新政策,在民间反响极大。喜欢秦刚的人喜欢的不得了,痛恨秦刚的人也恨不得剥了他的皮,这样具有争议性的人物,申屠嘉只当是偶像一般的敬仰,从来没想到自己一个小中校居然有一天能够和秦刚通话。  而他也反应过来,秦刚秦柒,莫非是?  怀着一丝丝的惊慌,申屠嘉把通话器递给秦柒,当秦柒口中吐出一个“爸”字之后,申屠嘉就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遇到大事件了!  不知秦刚和秦柒说了什么,反正秦柒是泪水涟涟。  等通话结束,申屠嘉怀着激动的心情拿回通话器,他觉得今天的经历一辈子都无法忘掉。  这时候,高远开口了:“申屠中校,你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这几个月华夏有发生什么大事吗?”  “大事?”申屠嘉犹豫了一下:“如果说最大的事情,就是秦刚副总理的改革计划,在内阁会议上以195票对194票险险通过。因为征收了大企业战争税,触动了不少富人的利益,现在反对声很高。前阵子京都刚发生了一次游行,警方和游行群众冲突,伤了不少人。”  高远和秦柒一起皱了皱眉。  难怪秦刚刚当上副总理,秦柒就遭到了袭击,看来秦刚的政策早就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无法当面反对就用阴招。  政治,远远比厕所里的屎尿更肮脏!  “研究界有什么大事吗?”高远又问。  “研究界的话……我还真不清楚。”申屠嘉不好意思的道:“对了,我这里有电脑,你们要不要上网查一查?”  高远看了下时间,军方派来迎接的飞机刚刚从京都起飞,过来大概要一个小时时间,便点点头道:“好,借给我们用一下吧。”  打开电脑,高远和秦柒并肩而坐,一起翻阅起这几个月的新闻。  其中一则灯节期间某京都郊外烟花厂爆炸的消息隐藏在诸多社会新闻里,并没有引发什么反响。  可高远和秦柒一看就知道,所谓的郊外烟花厂正是沐庄。果然两人遇袭的事情被某种力量掩盖了。  再看下去,武道界研究界各种消息繁多,却并没有什么大新闻。  忽然,高远的目光落在一个角落的新闻上,乐道:“豆芽菜好厉害啊!”  秦柒一看,却是一条关于武道丁级联赛的新闻,题目是“弱质女孩豪取四连胜,曼殊沙华雄踞第一名”,打开之后是简短的消息,说丁级联赛新军曼殊沙华俱乐部已经取的了开赛四连胜,呈现出黑马姿态,很有可能在七月份的季后赛中获得冠军,挺进丙级联赛。  这是一条难得的跟高远有关的消息,看着新闻报导里戚忘书那越发瘦削的身影,高远终于涌起了一丝熟悉的回家感觉。  一个多小时之后,贵宾室的门被推开,两个军官走进来。  一看到高远,他们两个人就激动的道:“真的是你!”  高远定睛一看,都是老朋友。  谭辉和黑寡妇。  谭辉还好,毕竟是男人,感情比较内敛,却也眼角湿润。  黑寡妇干脆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捏住高远的脸,捏了两下才放心的道:“是你……你真的没事!”  看她手足无措语无伦次,快要掉下眼泪的样子,高远安慰道:“艾上校,是我,你放心,我没事。”  “你……你……”黑寡妇连说两个你字,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干脆掩着脸跑出去,十分钟之后才回来。  老友再见,感慨万千。  谭辉问:“高远秦柒,你们是怎么从……那个事情里躲过去的,这段时间你们去了什么地方?”  这个疑问的答案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当时那场爆炸惊天动地,不但整个沐庄都夷为平地,连同刚刚赶到支援的军方和守望者的精英部队都损失惨重。  爆炸之后,军方派遣了大量人员去搜救。虽然所有人都觉得高远和秦柒不可能从爆炸里生还,可谁也不甘心。  数天的搜救,沐庄的废墟从里到外被翻了一遍,却没找到高远和秦柒的尸体。  事件惊动了政界,军方,武道界,研究界,药学界,工程界,武器界,所有人都焦急的寻找着高远的下落,却苦寻不到。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两个人就这样凭空失踪不见了。  足足两个月之后,再没有找到任何痕迹的情况下,军方停止了搜寻,也意味着在某种意义上认可了高远和秦柒的死亡。  黑寡妇等老友甚至还给高远买了一座公墓,竖了一块墓碑,把高远穿过的一套衣服埋葬在里面,算作衣冠冢。  高远听完谭辉和黑寡妇的话,哭笑不得:“我这也算是死过一次了?”  至于这段时间去了哪里,高远并没有作答。这个秘密太过重大,能跟他分享的只有两个人:杜煌和秦刚!21046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