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武时代>目录>

第六百六十九章 大河滔滔

第六百六十九章 大河滔滔

小说:超武时代作者:继续倔强字数:2042更新时间:2018-01-10 07:19:13
    上河,华夏的母亲河。  最早的华夏人就诞生在上河畔,他们逐水而居,世世代代耕种着上河水冲刷出来的肥沃土地,在这片水草丰美的地方耕种,放牧,捕猎,打鱼,繁衍了成千上万年。  而今,人类早已经将疆域扩展到了星辰之上,但每一年依然有很多人会回到上河流域,寻找他们的根。  上河,葫芦口。  此地因为河道上窄下宽形势葫芦而得名,由于地势关系,水流宣泄激荡,形成数道回旋的旋涡,十分凶险。  葫芦口本是一个旅游景点,这几日却彻底封闭,任何人无法靠近。  在激荡的河流之上,一块礁石冒出头,河水不断的拍打在上面,千百万年来,石头早就被打的光滑无比。  今日涛声滚滚,河水荡荡,浊浪滔天,惊涛拍岸,那石头不断被河水冲刷拍打,上面却端坐着一个人。  此人也就不到六十岁的年纪,以武者来说还在巅峰,他盘膝坐在礁石上,无论浪涛多么凶猛,岿然不动。  最令人惊奇的是,无论河水如同拍打礁石,水势多么的凶猛,却无法沾在他身上一点一滴。  在他的身边,似乎有一层无形的护罩,水浪冲击在上面,立刻粉碎成无数的水花,跌落滚滚浊浪之中。  他就坐在那里,已经两天两夜,不吃不喝,不休不眠,一双鹰隼般的目光呆呆望着滚滚东流的江河,如同变成了一尊石刻雕像。  远处,数十个人大气也不敢出的等待着。  他们中有厨师,有医生,有护卫,有弟子,有秘书,有助理,每个人都身穿黑衣,胸口有水波LOGO。  远处更有十几辆大大小小各式飞车,车身都印刷着“黑水安保公司”的字样。  原来那端坐之人正是黑水安保公司的幕后大老板,西北武道圈第一大宗师,华夏仅有的七位窥虚强者之一,祖地之龙赫连仟德!  一列飞车疾驰而来,在葫芦口外设置的警戒线边缘停下。  所有飞车只能到此为止,剩下的一公里左右的路必须走过去。  林化龙下车,按捺一番因为高远的话而激荡起来的波澜,这才沉静的道:“高先生,请!”  高远下车,极目远眺,能从一片山岭小路之间看到茫茫水气。  大河滔滔,气派万千,水气茫茫,浩然千荡。  难怪赫连仟德号称祖地之龙,以水属性功法著称,又崇尚黑色。  黑水祖龙,大河万千,赫连仟德有今日成就,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三要素具备!  众人步行往葫芦口走去,一路上许多人见到林化龙和李琨都赶紧行礼,口中纷纷称呼“大师兄,二师兄”。  这些人也都是赫连仟德的弟子。赫连仟德是出了名的爱收弟子,亲手传授的就有上千人,林化龙和李琨是其中最出色的两个,至于其他的凝神制感调息的弟子,不计其数!  不多时,众人来到葫芦口岸边,站在岸上往河流中央眺望,就见宽达百米的河水中央,那一片浪涛最为凶猛的地方,赫连仟德端坐石上,纹丝不动。  林化龙刚要开口呼喊,却被高远拉住,低声道:“别急,等等。”  高远望着滔滔江河,忽然想起华夏一句古语: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其实武者何尝不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生在山边,眺望山巅风云变幻,山中四季穿梭,野兽奔跑纵跳,就能模拟出风云变化的自然奥秘,四季更迭的武道真谛和模拟野兽的功法。  生在水边,每天看着河水滚滚东去不回头,浊浪拍岸的雄浑,鱼跃龙门的艰难,就会感悟出一泻千里的凶猛,流水不腐的执着和鱼跃龙腾的蜕变。  赫连仟德想必也是从小就浸淫在上河的滔滔之中,才能一步一个脚步,淬炼出一身惊世骇俗的水属性功法,成就了窥虚的境界,踏上了武道的巅峰。  这条上河,完全可以算是赫连仟德的半个授业恩师!  也就难怪,当赫连仟德有所感悟,需要在武道上更进一步的时候,他第一个选择就是来到上河,进入河水包围之中,感悟河水,理解河水,想要和河水融为一体,去体会那个更高更远更莫测的世界。  若是能再踏出一步,他将脱离这片狭窄的天地,打破头顶的桎梏,进入一个崭新的生命层次!  那个层次,高远称之为“高武”!  如今的长孙可,经过高远的指点之后,距离高武只差捅破一层窗户纸的距离,可算是高远知道的最接近高武的人。  赫连仟德比起长孙可来,还稍微差着那么一点。两人之间相差的,或许就是高远的那一句指点。  观察了几分钟,高远就确定,让赫连仟德这样看下去,再看上三年五年,恐怕也不会有任何收获。  有的时候,不是努力了就能有收获,只有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才能通往目的地。如果走的是错误的路,越是努力反而离目的地越远,这正说明了方法的重要性。  这个世界上,知道正确方法正确道路的,目前为止只有高远一个。  想了想,高远忽然高声道:“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赫连仟德本来在礁石上呆坐,两天两夜一动不动,闻听此言,忽然浑身一震,扭头看过来,哈哈大笑道:“来者可是高远小友吗?”  “不才正是高远,赫连先生,你好!”高远朗声笑道。  “逝者如斯夫……这是哪位圣人所言?”赫连仟德问道。  “我说的。”高远腆着脸认下来。  赫连仟德感叹一声:“久闻大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我在此观摩大河意境,到今日有四十三年又五个月零十一天,所有感悟,竟不如你这一句中的真意。敢问高小友,你觉得这天地如何,光阴如何,人生又如何?”  天地,光阴,人生。  这岂不是人类的三大终极问题的另一种问法?  这三个问题,古往今来无数人绞尽脑汁,也得不到答案。  高远略一思索,淡淡说道:“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