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武时代>目录>

第六百七十九章 当我侄孙女婿如何

第六百七十九章 当我侄孙女婿如何

小说:超武时代作者:继续倔强字数:2005更新时间:2018-01-10 07:19:14
    主桌一共十二个位置,却只坐了十一个人。  高远一问才知道,剩下的位置是给秦家二代中另外一位杰出人物,国防部长秦涤坤留着的。  高远和秦涤坤有过一面之缘。  当初第一次将浑天宝鉴分享给武道界诸位大佬的时候,秦涤坤就在场。秦涤坤当时打扮的跟一个到菜市场买菜的老头儿似的,一起在小会议室里混了好几天,临别的时候才透露身份。  如今的秦家,秦刚在内阁,秦涤坤在军中,一文一武成为两根擎天柱石,维持着秦家的豪门大族地位。  论职位,秦刚更高。但论起资历和影响力,秦涤坤却是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  秦开山挺开心,爽朗的说了几句感谢,宣布宴席开始。  秦家的寿宴菜色很简单,每桌十六个菜,也没什么山珍海味,就是一些家常菜。但这又不是普通的家常菜,每一份都是秦家的女人们亲自烹饪的,这份殊荣平日谁能享受到?  凡是今天参加寿宴的人,以后都可以吹个牛,说自己曾经去秦家吃过家常菜。  人一高兴,就想喝点小酒。秦开山也不例外,招呼秘书捧来两个瓷瓶。  青花瓷的瓶子里,盛满了已经变成浆的美酒,据说是秦刚出生那年埋在院子里的,到今年已经有四十年的历史了。当初的一缸酒经过岁月的沉淀,变成了两个小瓷瓶,那浓郁的酒香嗅一嗅就让酒量不佳的人满脸通红。  主桌上有人不喝酒,也有人不敢尝试这么浓烈的美酒,纷纷推辞,最后居然只有高远愿意陪秦开山喝点。  倒满一盅酒,秦开山口水都快流出来,笑着道:“小高,你喝过这么好的酒没有?”  “有过。”高远道。  秦开山大惊:“怎么可能,我这酒沉淀了四十多年,你在哪里喝过比这还好的酒?”  高远道:“我以前喝过一种猴儿酒。是猴子积攒的果子,长年累月腐烂发酵,沉淀进一汪泉水之中,经过数百年沉积,变成了一池美酒。那酒光是嗅到气味就能让人迷醉三天三夜,喝上一口就会醉死过去。”  秦开山瞪圆眼睛:“你莫胡扯!”  高远哈哈一笑,说他胡扯倒也是胡扯,武林豪侠传里的情节,当不得真。但游戏中的体验,却也不能不说是一种人生经历。  就如同这世界里的战地四代,你说它是人生,它的确是陈琉璃舒蓉的人生,你说它是游戏,它的确是玩家们的游戏。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关键在于你如何去看待。  寿宴这种宴席,谁也不会真的在意吃什么喝什么,吃的是身份喝的是地位,聊的是利益。许多家族之间的合作企业之间的合并,都是在类似的场合里谈拢的。  不过在秦家的地方,大家还是比较矜持的,随意聊聊,象征性的吃几口喝几口,再去敬老爷子一杯酒也就差不多了。  每个有资格去敬酒的人,脸色都很古怪。  因为他们都看到,高远就坐在秦开山的身旁,两人各捏着个小酒盅谈笑风生。  大家都很疑惑也不明白,秦老爷子怎么就对这小子青眼有加,莫不是因为喜欢秦柒而爱屋及乌?  也就半个小时,陆续有人起身告辞,很快其他桌的客人都走的差不多,就连主桌也有人告退,唯独秦开山和高远喝个没完。  秦开山感慨道:“小高,你瞧瞧,人去楼空,酒席散罢最凄凉。你还年轻,我已老了,老人最怕就是这种场面。”  高远哈哈一笑:“秦老你别开玩笑了,你才九十五岁,还有一百年好活,怎么就老了?我倒是觉得,老爷子淡出公众视野,是急流勇退,享受人生。”  “九十五岁,放在当今的确不算老,但我的心已经老了。”秦开山笑眯眯的道。  高远道:“就像是酒桌上喝醉的人永远说自己没醉,清醒的人总是说我要醉了。秦老你嘴上说着老了老了,我却不同意,有一首歌送给你,秦老你要不要听一听。”  “你唱,我给你伴奏。”秦开山抓起筷子,准备好碗碟,摆好架势。  高远站起来,手舞足蹈:“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螣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文字古朴,风格壮烈,慷慨激昂,过耳难忘。  秦家好多人离席之后就在一旁闲聊,骤然听到这首歌,一个个都有些诧异,不知高远发什么酒疯。  唯有秦刚等寥寥几人露出吃惊的神色。  秦开山一开始还跟着高远的歌喉敲打碗碟,如老顽童一般玩的不亦乐乎,等听完之后,也陷入了沉思。  高远唱罢,哈哈一笑道:“唱的不好,秦老见谅。”  秦开山老眼中闪过一抹若有若无的神采:“唱的很好,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唱到我的心里了。”  “我醉了。”高远笑道。  秦开山也笑了:“你刚刚还说,清醒的人才说要醉了。”  “举世皆醉而我独醒,跟醉了又有什么区别?”高远反问。  一老一少,就这样斗着嘴,旁人简直听不明白。  秦刚却是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平日沉稳之极令人看不出喜怒之色,此刻双手竟然有微微的颤抖。  两瓷瓶酒很快喝的一干二净,两个酒鬼连一滴都没留下。  秦开山是酒场老将,年轻的时候号称千杯不醉,高远更是在武林豪侠传里带来了喝不醉的能力,两人的眼睛都是越喝越亮。  “你很不错。”秦开山赞道:“我活了九十多岁,第一次碰到在酒桌上跟我旗鼓相当的对手。”  “秦老你老当益壮,我比不过。”高远笑笑:“还有,这酒的劲道的确够劲,比那猴儿酒还要给力。”  秦开山意味深长的道:“猴儿酒……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品尝一下。对了,高远你有没有考虑过一件事?”  “什么事?”  “当我侄孙女婿如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