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武时代>目录>

第七百四十七章 睛索

第七百四十七章 睛索

小说:超武时代作者:继续倔强字数:2059更新时间:2018-01-10 07:19:22
    “你这是什么能力?”  高远好奇问道,虽然身体动不了,他却一点都不担心,反而更关心方素的能力。  “我的能力叫睛索。”方素冷冷的道:“你现在动不了了,我要一块一块撕掉你身上的肉,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要凌迟我……”高远无语。  凌迟是一种酷刑,用来折磨人再好不过。  从方素右眼里闪烁着的光芒来看,这姑娘不是开玩笑,她是真的生出了如此残忍的念头。  “等等!”看到方素要动手,高远连连摆手:“能不能在我死前问个问题,你是怎么拥有超能力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方素道。  “看在我上门送人头的份儿上……”高远道:“千里送人头,礼轻情意重。将死之人,好奇心最强,你就满足满足我吧?”  方素冷冷道:“你的问题太多了,我要先割掉你的舌头。”  一边说着,方素走过来,两人面对面站着,高远能够看到她那孔洞眼窝里早就封闭和干涸的血肉。  方素越近,被束缚的感觉就越是强烈。高远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被绳索给牢牢的捆住,这感觉怎么有点熟悉……  方素完好的右眼中闪过饶有兴趣的光芒,看着高远,神情就像是一只在逗弄老鼠的猫儿,伸出手来,在高远的脸上摩挲着。  像是在抚摸宠物的毛皮,又像是爱人之间的轻佻,更像是一种肆无忌惮的凌辱和亵渎,总之就像是所有上位者对下等人的蔑视一样,先是羞辱,再是凌虐,最后吃掉。  高远倒也不惊慌,笑道:“别割舌头,割了舌头我就不会喊疼了,你割着也不爽啊。”  “死到临头你还这么多废话。”方素淡淡的道,手指捏着高远的脸,来回揉捏把玩着,就像是玩一块橡皮泥。  “喂,我又不是小孩子,你捏我脸干嘛?”高远恼道。  “我在想,你的脸皮这么厚,从脸皮开始割也可以。”方素阴森的道:“好吧,就从这里开始吧。”  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小刀,锋利无比,闪烁着寒光,平日要是用来切割烤肉牛排什么的一定很不错,但烤肉和牛排的感觉一定很不爽。  “我靠,你准备还挺齐全!”高远叹口气。  “唉……”方素有些怜悯的看向高远:“我猜你还有后手吧,所以才不慌不忙。”  “你都知道了!”高远吃了一惊。  “我又不是白痴,可你大概想不到,睛索是无法摆脱的。这种力量超脱于武道之外,无论你有多强的内气,无论你有多高的境界,被睛索困住,都要僵硬一段时间。这些时间,够我先把你割到无力挣扎了!”方素说着,捏起小刀,朝着高远的脸贴上来。  “闭上眼睛吧,别挣扎了,无谓的挣扎只会增加痛苦!”方素说着,小刀轻巧的一晃,就要割下来。  方素等待着高远发出的惨叫,药物作用之下,她远比平日更加暴虐,现在的她只想虐杀,只想享受惨呼的哀嚎,只想看到一片片切碎的血肉,似乎那样才能慰籍她孤寂的心灵。  “你的皮肤不错啊……挺水嫩的,可惜这么年轻就要死了。”方素用刀锋贴着高远的脸,怪笑着道。  一边说着,她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残忍,刀锋就要割下去。  就在这时,高远笑道:“白痴!”  然后一抬手,就捏住了方素的手腕,强悍的内气化成汹涌无俦的锋锐尖刺,从方素的脉门轰然刺入,狠狠穿透了她体内的防线,直接贯穿进她的大脑。  轰的一声,方素如同被炸弹正面轰炸一样,药物保护的神魂再度撕心裂肺的剧痛起来。  “啊啊啊啊!”方素痛的浑身颤抖,手中的刀子“当”的一声跌落在地,双手抱着头,痛苦不堪的惨叫起来。  “差点毁了我的容。”高远摸了摸脸,还好没受伤。虽然他一直都是实力派,可以后万一想改变主意走偶像路线呢?这张脸就算只有小帅,也不能留疤啊。  “怎么可能……你怎么能动?”方素痛的瘫软在地,却用怨恨的目光盯着高远,不可置信的哀叫道。  “真是对不起了,我也有超能力。”高远笑了笑,又长出了一口气。  能够赢下方素,真是太难了,如果不是他和方素是同类,同样拥有超能力,最后胜负还真难确定。  方素的超能力能够束缚目标全身,一开始也的确是让高远束手就擒动弹不得。  可高远惊奇的发现,耳部和大脑连接的几处穴位依然可以运行内气,于是他一边和方素拖延时间,一边运用内气不断的冲击几条经脉,很快就将全身穴道打通,恢复了自由。  高远猜测,耳部穴位是在“听见”能力的保护下,才能躲避掉睛索的控制。  只能说,运气是站在高远这一边的。  天色微明,高远扛着方素回到了实验室。  黎明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军警,严密的盘查着每一个行人。据说某个检查点刚刚受到冲击,三个亡命徒想要闯关出城,两个被当场击杀,一个重伤者咬破了口中的假牙,牙齿里面埋藏的氰化物瞬间要了他的命。  军警虽多,高远还扛着个人,可他那张脸一亮出来,根本没有人敢拦着。  别说只是扛着一个女孩了,就算高远当街杀人放火,军警们能做的恐怕也只有给上司打电话,而不敢出手阻拦。不然的话,万一伤到这位人类希望之星的一根毫毛,那都是惊天大事故!  一路扛着方素招摇过市,回到实验室,高远带她进了一间密室,锁好了门。  一桶冷水浇在方素的头上,她打个激灵,猛地醒来。  方素惊醒,睁开眼睛,就看到高远。  一见高远,方素的右眼里就闪过仇恨的目光,怒吼一声想要跳起来拼命。  可她脚下一个踉跄,才发现浑身酥软,连一点力气都没有,内气更是荡然无存,身体如同空荡荡的口袋。  “别挣扎了,只会增加无谓的痛苦。”一个小时以前方素说过的话,高远原封不动的送还给她。  高远这个人,还真是有些睚眦必报的恶趣味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