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武时代>目录>

第七百六十七章 血流成河

第七百六十七章 血流成河

小说:超武时代作者:继续倔强字数:2035更新时间:2018-01-10 07:19:25
    阴风阵阵,浑身发凉。  监工们也都发现不对劲,一个个的警惕起来,有人冲到门口往外看,却什么都没发现。  “老板,外面没人。”不明真相的监工报告说。  马达却依然觉得很恐惧,他曾经也是个出色的盗矿者,虽然多年都不曾亲自战斗了,可罪犯的敏锐却在他的身体之中深植下来,从来不曾有一天离去。  张伟也警醒的环顾着四周,手掌摸上腰间的枪。  “老板,你到底怎么了?”几个还不明白发生什么的监工疑惑的问。  马达的鼻子眼睛和嘴纠结在一起,狰狞的叫嚷起来:“把猎狗给我带进来,让所有的人都集合!”  看到手下的监工还在疑惑,马达咆哮起来:“快一点!”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觉得一阵劲风往脸上砸过来。  肥大粗壮的马达竟然非常的灵活,猛地往一旁扭身,就听“砰”的一声,他脸侧的墙壁上铁皮豁口,墙面竟然被无形的力量砸开一个洞。  “干!”马达爆了一句粗口:“给我把门关上!”  “砰”,又是一声,马达躲的够快,墙上又开了一个洞。  “妈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监工们混乱起来,他们手忙脚乱的抄起武器,却不知道该跟谁作战。  有人惧怕的躲在墙边,不知所措的看着门外。  还有的监工比较勇猛,放声大吼起来:“管他是什么混蛋,敢惹到我们就死定了。”  话音未落,那监工就倒霉了,他的脑袋上“噗”的冒出一股血箭来,立刻栽倒下来。  “砰砰砰!”不知是谁放起枪来,钢弹打在墙壁上,迸溅开来,弹头弹射起来,打在一个监工的大腿上,顿时血流如注。  “不要乱开枪!”马达吼起来,他满脸是汗,可肥大的身体却如同灵活的狸猫,随时都会弹开来,避开危险的袭击。  “叫猎狗,叫猎狗!”张伟忽然道。  负责驯狗的监工赶紧打起口哨。  几秒钟之后,“汪汪!”一阵犬吠声,三只凶猛的猎狗雀跃着冲了进来,它们吐出鲜红的舌头,抽动着鼻子,在屋子里来回的乱转着。  猎狗的主人打着口哨,用哨声来和宠物沟通,让它们去寻找偷袭者,可三条猎狗疯狂的乱叫,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屋子中间绕着圈跑来跑去,似乎在追自己的尾巴,而不是发现了什么危险。  “怎么回事?”马达脸色铁青,这些猎狗就像是坏掉的指南针,只会乱转,说明问题大条了!  “嗖!”又是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初时微不可查,等能够听清的时候,已经化成一道尖啸的锐芒,突然穿透铁皮屋子的墙壁。  银光一闪,一条猎狗哀嚎一声,脑浆迸裂,四腿一伸惨死当场。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甚至来不及看清楚那银光是什么东西,猎狗就被打死了。这是什么诡异的武器,或者是什么诡异的功法?  “暗器!”还是张伟谨慎冷静一些,蹲下在猎狗脑袋上的伤口里挖了一下,挖出一个黄豆粒大小的锥形物,别看小,高速射击之下,连钢板都能轻易洞穿,何况是薄薄的铁皮屋和血肉之躯。  “这混蛋,像是透视眼!”众人都惊呆了,虽然身在屋子里,却好像被剥光了衣服丢在大街上,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出去跟他拼了!”有人怒吼道。  这些家伙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哪一个手上没几条人命。确定不是什么超自然事件,而是有人偷袭,不禁怒火冲冲,立刻想要把罪魁祸首抓出来。  “不要蛮干。”看起来很蠢笨的马达实际上灵巧又狡猾:“对方在暗,我们在明,现在出去只有送死。”  “想个办法把他引过来。”张伟阴测测的道。  众人觉得很有道理,正要想办法,就听到一个声音道:“不需要你们引,我已经来了。”  话音未落,门外银光又是一闪,一个监工喉头爆开血线,惨叫着倒下。  形势突变,屋子里的监工们都是一愣,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马达,大吼起来:“打,给我打!”  他话音未落,就听见“嗵”的一声,墙面上破开一个洞,一个身影在尘埃中一头撞进来,双拳挥动,立刻砸趴下两个。  头顶也同时出现了异变,铁皮房盖爆开一个大洞,一个身影从天而降,红艳艳的刀光剑影舞动起来,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冲出去!”马达见势不好大叫一声,趁乱一把抓起天晶矿石,一边疯狂的射击一边往外逃。  一群监工也乱七八糟的往外跑,最前面两个才冲出门口,脑袋上就开了花,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丢了命。  “砰砰砰”,“砰砰砰”,后面的监工见势不妙,疯狂的向门外射击,钢弹在空中飞舞穿梭着,编织出一道火力网。  借着火力的压制,胆子大的监工趴在地上匍匐出去。马达非常狡猾的跟在后面,只想尽快逃命。  身后,血肉撕裂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惨叫声此起彼伏,马达一边爬一边暗骂:难道那个诅咒是真的,挖出了星钻就会血流成河?去你妈的,管你什么诅咒,这颗星钻一定要送给圣子!  张伟满脸惊恐的躲在角落里,眼睁睁看着一团红色光芒闪烁不停,每一次闪烁,就有一条人命被收割。  十几个监工,只不过瞬息间就统统化成碎肉,血流成河!  血流成河!  血流成河!  张伟也听过辛越的诅咒,恐惧的睁大眼睛,狂叫道:“诅咒!是辛越的诅咒,是他的诅咒!”  等喊完,张伟才发现,屋子里只剩下他一个活人。  不对,还有两个活人,却都是敌人。  他们穿着矿工的衣服,却完全不像印象里那些挨打挨骂任意宰割的矿工,而是两个杀神。  “你们是什么人?”张伟颤声问。  门外几乎同一时间,马达也问出了同样的问题,在他四周,监工们已经死的一个都不剩,面前则出现了一个女人。  就是这个女人,用出神入化的暗器,将启蒙者的监工们杀的落花流水,血流成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