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武时代>目录>

第七百九十四章 臭不要脸

第七百九十四章 臭不要脸

小说:超武时代作者:继续倔强字数:2140更新时间:2018-01-10 07:19:28
    狂天子正在海边检查超能者的尸体。  超能者首领虽然被打的脑袋崩碎,身上却是完好无损,狂天子随便一摸,就摸出了几样看起来颇有玄机的物品,正要检查,忽然感应到海面上传来一股强横的气息。  这股气息是如此的张扬蛮横,带着不讲理的气势,直扑而来。  自从狂天子组建了狂派以后,几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的狂妄,唯二的两次,碰到的是一个精神病和一个魔头。  这是第三次,而且来人的气势比那个精神病更狂猛,仅仅比那个魔头稍微逊色一丝。  只是,狂天子脸色铁青,并没有动怒。  每一个敢如此张扬的人物,必定是了不得的强者。精神病是,魔头是,眼前这人也是。  这股气势,不折不扣的凝神境界,和他狂天子一般无二,甚至隐隐之中更带有一股蓬勃朝气。  如此人物,狂一点也是应该的。倘若再年轻个几十岁,狂天子只怕要更狂!  接着,狂天子就听到了一句让他十分惊愕的话,惊愕的程度甚至超过他刚刚感应到的那股强悍气息。  “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打生打死。狂派的兄弟,请停手!”  这人是谁啊,臭不要脸,谁跟你是一家人?  狂天子呆了呆,实在不明白此人是什么来头。  不过任何一个凝神强者,都值得慎重对待,狂天子也吐气开声道:“阁下何不现身一见?”  “稍等稍等!”  话音落下,不过片刻之间,海浪翻滚之间,两个人影踏浪而来。  前面一人,年轻气盛,浑身气息收敛,看不出多么强悍的武力,可方才那股强大无比的气息正是源于此人,狂天子的感应绝不会错。  后面一人却是个侏儒女人,一脸惶恐的跟随着年轻人,看样子像是个超能者。  狂天子目光一凝,立刻联想到一人,浑身怒气猛地蹿起,冷冷说道:“阁下可是聂小五吗?”  聂小五!  这个名字最近在狂派之中可是大名鼎鼎。  狂天子的亲信弟子濮建翎被人击杀,这是荒域最近一段时间最大的新闻,而出手者正是一个叫聂小五的人。  此人来历不明,突然出现,武力凝神,功法强悍,大闹东海镇,击杀濮建翎,更令人震惊的是,还在凝神级别的大战之中,杀了任老魔的弟子!  拆了东海镇,那是小事。三足乌本来就是一个中等盗矿者组织,如果不是几个大型组织之间的角力,维持了荒域边缘的微妙平衡,东海镇怕是早就被拆掉几十次了。  杀了濮建翎,这是大事!  濮建翎是狂天子着力培养的弟子,年纪轻轻武力不俗,近来上升势头极为明显。有传言说,过些年狂天子要去追求武道境界,会选择一个弟子继承狂派的大权,目前看来濮建翎是最有希望的一个。  可濮建翎却被聂小五给杀了,此事虽然只是发生在几天之前,却令大半个荒域都震动不已。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个聂小五是何方神圣,为何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招惹狂派,难道不怕以狂闻名的狂天子的疯狂报复吗?  更惊人的是,这个聂小五居然还杀了任老魔的弟子!  任老魔的弟子叫什么,没有人在乎,在乎的是任老魔这三个字。  任疏狂,那可是华夏乃至全人类世界挂了名的窥虚强者,是闻名全球的以魔入武的顶尖大魔头,残暴凶蛮,视人命如草芥,别说全世界的政府和军队头疼,就连那些同境界的窥虚武者和天不怕地不怕的盗矿者们,听到这个名字也是闻风丧胆,能不招惹尽量不招惹。  偏偏这个聂小五胆大包天,居然在东海镇上当着成百上千人的面,击杀了任老魔的弟子!  啧啧,这可是比杀了濮建翎更大胆的行为,必然是要上了任老魔的黑名单,到时候被全宇宙追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总而言之,如今荒域很多人都已经把聂小五看成一个死人。得罪了地头蛇狂天子,又激怒了疯狂的任老魔,不死行吗?  狂天子果然被激怒了,弟子被杀,这么大的屈辱他怎么可能不报仇。  事实上,他两日前就带着大队人马来到东海镇,缘由之一就是为了替濮建翎报仇。  之二,则是他刚刚得到的一个惊天大消息,必须抢在启蒙者反应过来之前动手。若是成功,从此以后荒域的主宰就不是启蒙者和方舟,而是他狂天子了!  前些年,狂派本是一直跟启蒙者齐名,可这两年地球和枫叶帝国开战,方舟神叨叨的宣布“起义”,招揽各种亡命之徒,启蒙者势力大增,硬是把狂派压了一头。  狂天子一介狂人,屋檐之下也不得不低头,为了不被启蒙者吞并而低三下四。他早就受够了这种屈辱,这一次发誓要打个翻身仗,把方舟拉下马!  第二件事,刚刚完成一半,第一件事的罪魁祸首就自己站出来了,狂天子真是喜出望外,这是所有的问题都要一天解决啊,看来黄历上的“大吉大利”没写错!  只是,狂天子分外奇怪,这聂小五为什么说是一家人,这是杀了人之后还要卖乖吗?不能忍!  高远踏浪而行,气魄凛然,落在岸上,冷冷的道:“那边那几位,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咱们是一家人,我的人,你们不能动!”  这些话束气成音,如同制导导弹,直接刺入围堵沈圣娘的十几个武者耳中,震得他们耳膜嗡嗡作响,一个个面色骇然,再也不敢乱动。  狂天子见状,冷哼一声道:“阁下好大的胆子,杀了我的弟子,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高远笑笑:“濮建翎那种吃里扒外的东西,杀了也就杀了,我是帮岳丈大人清理门户,理应获得奖励才对。”  “你说什么?”狂天子大吃一惊:“谁他妈是你的岳丈大人?”  狂天子虽然狂妄,却气势轩然,此刻被高远气的大爆粗口,可见有多么愤怒。他甚至连濮建翎吃里扒外这种问题都忽略了,直奔“岳丈大人”这个称呼。  高远认真的道:“咦,岳丈大人没听鲸落说过吗,我们情投意合,早就私定终身了……”  “阿嚏……”远在上千公里之外的东海镇上,正负责濮建翎之死善后的关鲸落猛地打了个喷嚏。身为武者,打喷嚏真是一件值得怀念的事情啊,难道是要感冒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