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超武时代>目录>

第七百九十五章 家丑不可外扬

第七百九十五章 家丑不可外扬

小说:超武时代作者:继续倔强字数:2035更新时间:2018-01-10 07:19:28
    “鲸落?”  狂天子做梦都没想到,岳丈大人的出处居然是关鲸落。  关鲸落是狂天子的弟子也是干女儿,一直很受狂天子的宠爱。别看狂天子在外面狂妄不羁,可在这个干女儿面前,却跟天底下的老爸老妈也没什么区别。  突然从高远口中听到关鲸落的名字,狂天子愣了下,这才忍着怒气问道:“你和鲸落是什么关系?”  众多狂派武者也都竖起耳朵来想听个清楚,他们当中许多人都把关鲸落当成梦中情人,虽然争不过濮建翎,心里却也有着或多或少的小想法。突然听到高远和关鲸落扯上关系,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高远咬死。  “我们是生死之交。”高远道:“至于其他的……岳丈大人确定要我详细说说?”  “少废话!”狂天子的怒气再也按捺不住:“我从来没听鲸落说起过来,就算有什么情谊,你杀了我的弟子,这件事也必须要算个清楚!”  “岳丈大人息怒,我刚刚说过了,濮建翎吃里扒外,我只是替您清理门户罢了。”别人面对狂天子的怒火,只怕早就腿软,高远却是不以为然,谈笑自若。  “我不是你的岳丈!还有,你说我弟子吃里扒外,吃的哪个里,扒的什么外?”狂天子怒问。  高远淡淡的道:“濮建翎和任傲勾结在一起的事情,岳丈大人知道吗?”  “嗯?”这句话说到狂天子心里去了。  濮建翎和任傲之死,在荒域引发了巨大的轰动,当消息传到狂天子的耳中时,他第一感觉不是为了濮建翎之死而愤怒,反而是惊疑不定:任老魔的势力什么时候渗透荒域了?  荒域一直以来都是盗矿者的天堂,这里没有法制,却有很多不成文的规矩。在这片不毛之地中,狂天子是最强的几个存在之一,既是规则的制定者,也是维护者。  尽管狂派和启蒙者格格不入,甚至仇隙众多,方舟却也是一样。每当外界压力到来的时候,方舟和狂天子都能暂时放下嫌隙一致对外。等危机解除,他们才会重新开战,不死不休。  类似的情况在荒域年头不多的历史上已经发生了数次,最经典的就是十几年前一次围剿中,启蒙者和狂派联手,再加上其他中小型盗矿者组织的同心协力,居然被他们设下圈套,伏击了一个团的正规军。  那一战,摧毁了一整个团的战斗力,数百军中强者变成尸体,引发了轩然大波。华夏政府焦头烂额,当时的国防部长甚至引咎辞职。  从那之后,军方再对荒域采取任何行动的时候都会小心翼翼,唯恐重蹈覆辙,而荒域也才终于变成了如今无法无天,没有任何管控的地带。  启蒙者和狂派的名头,也是在那一战之后彻底打响,也让所有荒域之外的势力明白,若想进入这片区域,必定会遭到荒域中各个势力的共同反抗。  任老魔,这几年成为荒域的另外一个威胁。这大魔头在地球上横行肆虐,各国政府通缉榜上都是常客,却是从来不曾被抓到。  在地球上折腾够了,任老魔这两年突然把目光投向荒域,时不时就有任老魔的徒子徒孙在荒域出没,觊觎渗透之心路人皆知。  方舟和狂天子虽然不和,在抵抗任老魔的心思上是一致的,之前几次都施展妙手化解。  可是这一次,濮建翎却跟任傲混在一起,还死在了一起,顿时引发了不少人的猜测。  很多盗矿者都暗暗琢磨,狂派该不会是为了对抗启蒙者,跟任老魔联手了?荒域再乱,那也是盗矿者的荒域,跟任老魔这种外来户联手,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岂不知狂天子也是冤枉的,听到濮建翎死讯的时候他才知道此事,不禁勃然动怒。没有他的指示,濮建翎跟任老魔的人混在一起,想干什么?  所以,这次狂天子来东海镇附近,还有第三个理由,他想弄清楚濮建翎和任老魔的弟子混在一起到底想做什么。  高远的话,击中了狂天子的疑问。  狂天子冷冷的问:“你知道?”  “我不但知道,还知道很多。”高远厚着脸皮道,其实他根本不知道。  不过濮建翎和任傲都挂了,高远说什么就是什么,有什么屎盆子往两个人脑袋上随便扣。  “你过来,我们慢慢聊。”家丑不可外扬,狂天子是这么想的。无论是关鲸落和高远的关系,还是濮建翎和任傲的关系,都让狂天子脸面无光,这种事还是压下来慢慢聊的好。  高远丝毫不惧,很快来到狂天子面前。  两人之前是隔空对话,此刻相距不过二十米,气息碰撞。这种距离对于凝神强者来说,一出手便会石破天惊,粉身碎骨。  狂天子打量着高远,身上狂态渐渐收敛。他狂妄,不代表他愚蠢,他知道该在什么样的人面前狂妄,也知道该在什么样的人面前收敛,能收能放,才是大宗师,只能放不能收,那叫蠢蛋!  “你就是聂小五,久闻大名。杀我徒弟,杀任老魔弟子,拆掉东海镇,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狂天子越是打量高远,越是心惊。  高远年纪刚刚二十出头,比濮建翎还要小七八岁,比关鲸落也要小上几岁,赫然已经是凝神强者!  狂天子不禁想,他在高远这个年纪,还是个胆大妄为的冒险者,仗着先天三重天调身的武力,横行霸道,为非作歹,肆意妄为。  两相比较,如今的高远就像是一颗恒星,当年的狂天子就如同一颗不起眼的小行星。  而今两人站在一起,高远的气息比狂天子更浑厚更蓬勃更壮烈,丝毫看不出两人之间有几十岁的年龄差距。  闻道有先后,可惜狂天子在武道之路上狂奔了几十年,却被高远无情的迎头赶上,心中又是悲凉,又是惊悚,又是无奈,却又有点庆幸。  庆幸的是没有直接开战,不然的话真是难分胜负。  几乎是和高远碰面的瞬间,狂天子的态度就有了改变。  对此人,不能来硬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