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09 血流成河的节奏

109 血流成河的节奏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223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39
    “权奕珩,今天我去医院看到慕夫人了。”  陆七试图转移话题,而这个事情也是她想要和权奕珩聊的。  男人神情淡淡,“她是为了慕昀峰的婚事,不奇怪。”  “你怎么看?”  权奕珩嘲讽的勾唇,“我连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你认为还有心思管别人。”  陆七嘴角微抽了下。  为什么她感觉权奕珩对自己的感情好像不简单?  那么就回归正题吧,未来的一切她都逃不掉。  “你说过,如果任何一方想要解除婚约,随时都可以的。”  “但我没说,我一定要答应。”  陆七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咬牙,“权奕珩,你赖皮!”  “小七,你这完全是把婚姻当儿戏。”  话落,陆七明显一愣,竟有种做了错事还不承认的错觉。  但很快她就反映过来,敢情还变成了她的不是?  啊啊啊,不要脸的男人,就喜欢误导她。  “介意吗?”权奕珩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根烟来。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陆七蹙眉,下意识的问。  “刚才。”  陆七,“……”  好像又是她的错,这话就仿佛在说,是你让我学会了抽烟。  呃。  陆七头痛欲裂,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交谈下去。  在她的印象里从没看到过权奕珩抽烟。  这个男人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相貌性格都是难得的优秀。  除了家世。  当然,她从不嫌弃,反而有那么一丝羡慕。  如果她能出生在普通家庭,和权奕珩是不是就可以……  “颜家那边的官司你完全不用担心,我给你找了最好的律师。”几口烟入喉,男人轻微的咳嗽了声,听得陆七心神一紧。  明显他就是个不常抽烟的人。  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她务必是要狠下心的,“权奕珩,我说了不用。”  回答在他的预料之中。  权奕珩掐灭了手里的烟,走过去坐在她身边,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气息,声音低沉,“小七,让我最后为你做点什么吧。”  陆七的心仿佛被一双手牢牢勒住,疼得缓不过气来。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像是要生离死别一样。  “权奕珩,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关照,我很感激。”陆七知道在他没让她走的情况下,说这些其实就是忘恩负义。  可有些话她必须说。  “将来的路是要自己走的,权奕珩,谁也帮不了我。”  权奕珩抿着唇没说话,温和的双眸浮现出一抹冷意。  他的女孩真的长大了,这是此时权奕珩发出的最真实的感慨。  成长无人代替。  但还有一件事,也无人代替,那就是让她爱上他。  显然,他们还没有到这一步。  所以他需要以退为进么?  权奕珩起身,他一句话没说去了另一边抽烟。  一分钟,两分钟,大约过了五分钟有余,男人单手站在落地窗前丝毫未动。  “权奕珩……”陆七终而难以忍受这种压抑,打破沉默。  男人掐灭手里的烟,转过身来看她,“小七,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  陆七看着这样的权奕珩,忽而感觉到了心疼。  “算了,先欠着,等我需要了再说。”  陆七,“……”  她怎么有种掉进某个坑里的感觉。  “那,你这是答应了?”她不确定的问。  “我有选择吗?”权奕珩目光深深的落在她脸上,那模样让人生出一丝不忍。  陆七,“……”  此时的陆七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把权奕珩利用完了就抛弃的那种。  她之所以这样选择,最主要的还是不想连累了他。  权奕珩,你能懂吗?  陆七本想问他们能什么时候去办手续,但看到这样的权奕珩,那句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算了,也不急于这一时。  ——  按照相约的时间,陆舞刚天黑就全副武装的过来酒店,而张行长已经恭候多时。  哪怕已经做了充足的防范,在开门之前陆舞还是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了下,她的手才刚抬起,房间的门突然开了,而后整个人被一道大力拽了进去。  甚至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口罩就被眼前的丑的和畜生没区别的男人撕扯掉,紧接着,那张充满恶臭的嘴迫不及待的堵住了她的唇。  “唔。”她的手被男人粗鲁的禁锢在墙壁上,娇软的身躯没有半点反抗力。  “小宝贝儿,想死我了。”张行长在她身上一阵猛亲,随后拿起早已准备好的东西丢给她,“快吃,吃了老子让你爽个够。”  陆舞看到他手里的东西小脸微僵。  这个死变态,又想给她嗑药。  下一秒,陆舞主动攀上男人的脖子,娇媚的哄着,“别呀张行长,每次都用这个,要不咱们今天来点新鲜的?比如说喝酒怎么样?”  听说在这种药有很大的副作用,她还在坐月子,吃多了不孕不育怎么办?  谁知,这个男人压根不买账,立马就变了脸,吼道,“少他妈给老子废话,你是想让所有人看看你的骚劲儿,还是吃,自己选!”  陆舞被他吼得心肝儿都在胆颤。  “行行行,您别生气,我吃就是了,不就是提个意见嘛。”  说完,她直接将准备好的两粒药丸吞下肚。  很快药力上涌,两人激情的缠在一起,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男女交缠在一起的欢爱声。  翌日清早。  陆舞在电话铃声中醒来。  她迷迷糊糊的抓过手机,睁开眼的刹那,惊得整个人几乎从床上跳起来。  颜子默!  他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做什么?  在没想好理由之前,陆舞不敢贸然接电话,好在那个张行长已经走了,她可以想办法应对。  掀开被子下床,猛然间,下身涌过一阵温热,与此同时,床单上的那抹血红被陆舞清晰的看在眼里。  她被那个禽兽折腾的血流成河了?!  ------题外话------  推荐铭希的新文,书名《娇妻有毒:老公,你放轻松点》  简介:  精神病院。  “你就跟大姨妈一样,每个月总会来的这么准时。”她灰暗的眸子看着眼前的男人,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男人不介意她言语中的讽刺,“说明只有我关心你。”  女人冷笑,“谢谢你的关心,小姨父。”  。  流氓不是男人的专利。  第一次亲他的时候,她说:“嘴唇绷的太紧,不够柔软,不够放松,不爽。”  第一次睡他的时候,她说:“身体空虚了,就需要有东西来填充。就像背脊痒,自己抓总是觉得不够,要借别人的手来抓痒才行。不过,你的力度不够,所以没有解痒。”  直到有一天,男人说:“不是我不够放松,是我太放松,怕你招架不住!”  事实证明,她真的招架不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