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11 有老婆疼的男人像个宝(求首订)

111 有老婆疼的男人像个宝(求首订)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13980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0
    清晨的小区附近人不多,车也不好打。  黄娅茹不厌其烦的给女儿灌输某种思想,“小七,妈妈说的话你一定要听,这婚不能离,女孩子不比男孩子,一旦离婚,以后说三道四的多。”  当然,黄娅茹也是满意权奕珩这个女婿,所以才会苦口婆心的劝女儿。  “这样吧妈,我下午过去一趟,当面和你说。”陆七觉得这事在电话里根本就说不通。  “你这孩子……”  话说到这里,突然——  “小心!”  正在打电话的陆七,身子因为被身后的力量大力一推,差点没站稳摔倒,随后,她身后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刹车声。  电光火石之间,她和死神擦肩而过。  时间像是静止在了这一刻。  陆七拿着手机的手垂下,僵硬的转过身去,低下头的瞬间,地下躺着的人,那张脸差点让她停止了呼吸。  怀里绚丽的玫瑰掉落在地,一时间只听见陆七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权奕珩!”  她崩溃的喊他的名字,而那辆肇事车,早已不知去向。  陆七万念俱焚,双膝麻木的软在地上,她将昏迷的男人抱进怀里,颤抖着喊他的名字。  “权奕珩,权奕珩……”  “你醒醒啊权奕珩,权奕珩……”  可无论她怎么喊,怀里的男人依然没有丁点意识,宛如沉睡的王子一般。  周围的人也被这一幕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短短数秒钟,车祸酿成,大家伙仿佛惊魂未定,待反映过来后才拨打急救电话。  ……  医院,昏迷的权奕珩被一群医生推进手术室。  手术室外,医生阻止了陆七的脚步,“家属请留步。”  “医生……”陆七眼睁睁的看着被推进手术室的权奕珩,想要恳求医生。  “家属请配合,别妨碍我们手术。”  砰。  手术室门被关上,留下陆七一个人在空荡阴森的走廊里。  陆七靠着冰冷的墙壁,刚才的一幕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陆七抱着头,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下滑。  权奕珩,你怎么那么傻?  那辆车明明是针对她的啊。  陆七的心从来没有这么乱过,红肿的双眸呆泄的望着手术室的大门,期盼着,祈祷着。  明明早上还是好好的一个人,现在却生死不明?  她不能接受!  明明他早上还是说,有事一定要给他打电话。  可如今,他倒先出事了。  那辆肇事车明显就是冲着她来的啊。  她已经决定和权奕珩撇清关系了,为什么还会连累到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多时,权妈妈和叶子晴匆匆忙忙赶到了。  “小七,情况怎么样了?”权妈妈一来就拉着陆七的手问,那样子已经急得六神无主了。  “人在里面。”陆七声音发颤,只说了这几个字。  她不敢乱说话,此时也没办法和他们说太多。  因为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她抱住权奕珩的时候,只看到他额头上的擦伤。  可车祸事件,越是看不到外伤越是会让人心里没底。  叶子晴还算比较淡定,她安慰陆七,“嫂子,不要着急,我哥会没事的。”  “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陆七喃喃自语,那语气分明是在责怪自己。  权妈妈见她这幅样子,心疼得不行,“小七,别急啊,阿珩会没事的,他身体好的很,摔一跤没什么问题的。”  呃。  摔一跤?!  陆七抬起泪水连连的眸子看着权妈妈,心里百感交集。  本以为他们过来会责骂她一番,哪里想到,这两个人却安慰起她来,让她心里越发难受了。  陆七哽咽的挤出一句话,“妈,对不起。”  如果她能早一点做出决定,说不定权奕珩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说到底还是被她牵连了啊。  “说什么傻话呢,也亏得阿珩冲出去,不然你受伤了我怎么向你妈交代。”  这是权妈妈的真心话,刚才只顾担心儿子的伤势,到现在看到陆七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她倒是没那么紧张了。  “妈!”  此时此刻的陆七听了这番话,她说不出别的,这一声让她散在眼圈周围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决堤。  她其实是个心肠很软的人,压根经不起这样的温柔攻击。  “好了好了,你别哭,等下阿珩出来看到你这样,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是啊,嫂子,你就别伤心了,一会儿我哥出来看到你哭成这样,还不得骂我们啊。”叶子晴跟着安慰。  不得不说,陆七确实被他们安慰到了,抬起手擦了把脸上的泪。  虽然还是无法做到不担心,但陆七承认,经过权妈妈的这番劝导,她心里的那份沉重轻减了不少。  似乎,她仿佛真的看到了手术室里的情况,权奕珩不会有任何危险。  权奕珩,拜托,千万不要出什么事。  慕昀峰来医院时并没有过来和陆七权妈妈碰面,而是私下里给叶子晴打了电话。  叶子晴见婆媳俩还在相互安慰,偷偷溜向了走廊的另一边。  “情况怎么样?”慕昀峰眯着眼睨向紧闭的手术室大门。  叶子晴瞪大眼,“医院这边你没打招呼么,还问我?”  “我又不是医生,我当然得问你了。”  但有一点慕昀峰倒是清楚,那家伙的伤势没那么严重,最起码死不了。  看看人家陆七,都快急疯了。  太黑心,太黑心了,竟然欺骗一个纯洁的小姑娘。  我的权大少,你是不是玩过头了。  叶子晴小声嘀咕,“这事千万别让权家那边知道了,否则嫂子会遭殃的。”  “放心吧,你慕哥哥办事什么时候有过问题。”慕昀峰拍着胸脯保证,露出一个骚包的笑,自信心爆棚。  今天的慕昀峰穿了一件极有挑战力的红色西装,给他原本就帅气的脸添了一丝邪气,看得叶子晴两眼直冒红心。  这种颜色可不是一般人能驾驭得了的。  她就是喜欢这样的男人,浮夸而不奇葩,成熟而不刻板。  总之,在叶子晴眼里,他的什么都是好的,妥妥的满足了她的少女心。  慕昀峰转过头来,收到叶子晴那布满爱意的眼神,嘴角抽搐得厉害,“别,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慕哥哥我的小心脏承受不了。”  “慕哥哥,人家是崇拜你。”叶子晴双手做捧心状。  明明是很做作的举动,可看在慕昀峰眼里倒是有那么几分真实,只因她那双眸太过于清澈纯净。  对,就是纯净。  虚荣心得到巨大满足的慕昀峰听到这番话,那骄傲的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呵,算你有眼光。”他伸手在叶子晴的额前轻轻弹了下,眼神勾人。  “慕哥哥,要不我嫁给你吧,这样就方便天天崇拜你了。”  慕昀峰闻言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  “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啊,爷暂时没考虑结婚,如果你想趁早嫁人呢,还是另择高就吧。”  “为什么呀,反正迟早都要结的,要不然我们凑合凑合试试?”  慕昀峰嘴角一抽,这能试么?  说话间,手术室的门开了,叶子晴也顾不上这边,赶紧溜了过去。  陆七第一个冲过去,逮着医生就问,“医生,情况怎么样?”  “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病人的外伤比较严重,目前还在处理中,你们不要着急。”  外伤?  那也就是说别的都没有问题?  陆七不敢大意,继续追问,“医生,我是他妻子,需要我做什么吗?”  “特别要注意的是,病人右小腿骨折,大概需要卧床静养一段时间,你好好照顾他,别让他乱动。”  医生着重强调了这一点,很明显,这种活也只适合妻子去做。  陆七压根没往深处想,她脑子里全是权奕珩的伤势,急急应道,“好好好,我一定会注意的。”  叶子晴和权妈妈听了医生的话均是松了一口气。  “我就说了我哥不会有事吧。”  和医生交流完,叶子晴扶着几经瘫软的陆七,“嫂子,要不你坐着休息会吧。”  “我不累,我站在这里等他出来。”她说这话时,目光直直盯着手术室大门,一刻也不敢放松。  虽然没生命危险,可毕竟权奕珩为她受了伤,因为她受了这份罪。  她又哪里能心安理得的坐在那里等。  权妈妈把叶子晴拉到一边,低声训斥,“别烦你嫂子。”  叶子晴见陆七那焦急的样,小声问,“妈,你说我嫂子是不是喜欢我哥啊。”  “你个傻丫头,这还用说嘛。”  “可是……”  “可是什么,管好自己的事情,别老是让我操心了。”  叶子晴小声嘀咕,“是人家看不上我,我再操心也没用啊。”  “你说什么?”  叶子晴吐了吐舌,“妈,既然哥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慕昀峰还在楼下等她汇报情况呢。  “行行行,你先走吧。”  这会儿权妈妈也没心思去管她。  同一时间。  肇事面包车在撞到权奕珩后沿着郊区的方向开,大约两个小时后,面包车在一处废墟处停下,从里面下来两男一女。  女人一件黑色的长款风衣,口罩和墨镜彻底遮住了她的容颜。  两个废物,竟然连这点事都做不好!  刘媛媛在心里狠狠咬牙,却又不敢真的去骂他们,否则一旦惹毛了这两个人告发她怎么办。  确定没人跟上来后,她对着身后的两个男人道,“这辆车你们不能再用了,很快就会被警方锁定。”  两个男人相互看了眼,其中一个开口,“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总不能在郊区等死吧。  在事发之前他们准备好了救急的车辆,但没能来得及。  这件事情刘媛媛安排得太仓促,中途接济他们的车辆到底靠不靠谱她并不清楚。  以至于现在,他们要在这个鬼地方停留。  刘媛媛哪里做过这样的事,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但是有一点刘媛媛清楚,陆七还没死,而她却又一次因为那个贱人陷入绝境。  那么——  “先走出这里再说。”刘媛媛隔着墨镜看了眼对面的山脉,越往前将离市区越远,也就意味着她会和之前的生活脱轨。  接下来的生活刘媛媛压根不敢想,也不屑想。  不过眼下为了保住命,也只能咬牙向前走,“我们要分头走,不然目标太大容易被发现。”  两个男人倒是赞成她说的话。  “刘小姐,那我们就到这儿分路了,我们的……”  刘媛媛知道他们的意思,从包里掏出一捆早已准备好的钞票,“这是你们的报酬。”  两个男人怀揣着钞票,脸上终于露出喜色,“那我们走了。”  “嗯。”刘媛媛淡淡应了声,眼见天色渐渐变暗,她的心也跟着沉下去。  她不能和这两个人一样继续往深山里走,必须回去京都,那里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只要摆脱了这两个男人,事情会相对变得简单一些。  两个男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刘媛媛的眼里,一股难言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她呆呆的站在原地,眼底一片茫然。  这次她花的代价太大,不仅没能撞死陆七,还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那可是父亲留给她救命的钱啊,今后要怎么办?  陆舞!  对,她只能找陆舞。  他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相信陆舞不会这么快就让她死!  ——  医院这边,权奕珩的伤口已经处理好,被护士送到了普通病房休养。  此时男人身上的麻醉还未退,双眸闭着,脸色苍白,看得陆七心尖儿发紧。  因为刚刚做过手术,所以医生格外的注意,隔一会儿就会过来询问权奕珩的情况。  等医生再过来的时候,权妈妈和陆七并排靠在墙边,两人没有说话,像是在静静等待着权奕珩苏醒。  看到他们,医生开口建议,“你们不用这么多人留在这儿,反而对空气不好。”  听了医生的话陆七当即决定,“妈,你身体也不好,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照顾。”  “等权奕珩醒来,我打电话给你。”  权妈妈点头,“也好,不过小七,你自己要注意身体。”  “嗯,我会的。”  说完,权妈妈看了病床上的儿子一眼,打开门离开了病房。  这里有小七照顾着,她也放心。  权奕珩也算脱离了危险,她现在最担心的是权家那边,希望这件事不要给小七带来麻烦。  这个儿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权妈妈把他看得比亲生儿子还重。  病房内,医生给权奕珩的伤势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陆小姐,你可以适当的和病人说说话,偶尔喊他几声,这样有利于他尽快清醒。”  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并不是好现象,按照他们的时间推算,病人应该清醒了。  陆七葱白的手指缠在一起,听了医生的话,那模样明显是在为昏睡中的权奕珩担心。  她也觉得权奕珩睡了好久呢。  她走过去,垂下头凑到还未清醒的男人耳边,轻轻喊他的名字,“权奕珩,权奕珩……”  病床上的男人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也急坏了陆七。  “陆小姐,你可以试着讲讲你们在一起的趣事,这样病人的心情也会得到感染,可以暂时忘记身体上的疼痛。”  “哦。”陆七木讷的应道,脑海里回旋着她和权奕珩的趣事。  他们之间有什么愉悦的事呢。  “我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叫我。”  “谢谢医生。”  “不客气。”  陆七拉了把椅子坐在男人旁边,开始回忆着这两天发生的事。  最让陆七心动的便是权奕珩送她玫瑰。  “权奕珩,你知道吗?其实你是第一个送我玫瑰花的人,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收到花,你说是不是很可笑?,我故意装出淡定的样子,那是因为怕你笑我。”  陆七永远也忘不了当时的心境,有多么震撼和澎湃。  有时候陆七觉得,她这二十几年都白活了,特别是和颜子默在一起的四年,她整天围着那个男人转,渐渐失去了自我。  分开了才发现,她离开了那个男人,外面的世界是精彩的。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因为我这个人比较一意孤行,所以……连读大学的时候都没有男生追我,他们都说我是母老虎,男生们个个对我避而远之。”  呵。  说到这儿,陆七嘴角勾出一抹轻嘲。  读大学的时候她还有另一个外号,‘冰山美女’,所以造就了她孤僻的性子。  直到遇到颜子默,那个男人主动接近她,把她放到最高的位置,让她空虚了二十年的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也逐渐迷失在他的陷阱里。  “其实权奕珩,我跟你说,我没有那么凶,也没有那么冷漠,那都是伪装和习惯。”  哪个女人不想被自己的男人疼着爱着,故作坚强是因为她没遇到一个疼她的人。  遇到颜子默之后,那个人一心想要在事业上取得成就,她义不容辞的帮助他,却没想到落下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下场。  想到这些,陆七不免悲伤起来。  她的成长一点也不快乐,人家都说青春是美好的,而她的青春是她的噩梦,陆七没有丝毫的留恋。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全然没有注意到病床上的男人眉头皱了皱,似是能感受到她的情绪一般。  “权奕珩……”  “老婆,你好吵。”  安静的病房里,男人突然的低喃显得异常突兀。  陆七,“……”  呃。  竟然嫌弃她了。  陆七顿了几秒才反映过来,激动的站起身,“权奕珩,你醒了啊,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唔。”男人抿了下唇,一脸痛苦的看着她。  那模样仿佛说一句话都是疼的。  “你别动,别动,要什么我帮你就好了。”陆七紧张得要命,生怕他会碰到伤口,“你右小腿骨折了,不能随便乱动知道么?”  “骨折?”权奕珩重复这两字,似是不敢相信。  “那个权奕珩,没事的,骨折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陆七差点忽略了他的情绪,耐心和他说明,“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身体其他方面也很好。”  虽然她确实被吓坏了,而且也知道骨折这事不算小事,但面对伤者,她肯定要将话说的轻松些。  权奕珩特别听话,她说不要动,他便躺着真的一动不动。  更何况他小腿骨折也没办法乱动。  此时两人的距离很近,权奕珩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呼出的气息,急促而香甜。  他盯着她半晌,咂咂嘴道,“可是老婆,好疼。”  陆七手忙脚乱的问,“哪里疼?”  “嗯哼。”男人难受的闷哼了声,欲言又止。  “哪里疼啊。”陆七急急问,作势就要去叫医生,“你躺着别动,我去喊医生过来看看。”  “老婆。”权奕珩叫住她。  “嗯?”  “没事,就是一点小伤,不用麻烦医生的。”  男人说的轻松,“身体受了伤,疼痛是必然的,你老公我受的了。”  陆七不确定的看着他。  受得了你还叫?  不是吓唬人嘛。  这一天,几乎快把她吓得魂都没了。  现在能看到权奕珩这么和她说话,陆七也算彻底松了口气。  总算是没有生命危险的,这个结果对她来说好太多。  “老婆,我就是好疼,你陪我聊聊天好么?”  “好,你想聊什么?”  这个时候,即便是权奕珩要天上的星星,陆七也会想办法给他弄下来。  “我是不是吓坏你了?”  “没有。”陆七摇头,帮男人拉了拉被子,生怕会冻坏了他。  即便是,她也不能承认。  可她的眼神却出卖了心境。  “你老公没那么容易倒下,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别自己吓自己,知道么。”  听着这句话,陆七觉得异常心酸。  他因为她受伤,竟然还反过来安慰她。  陆七艰难的抿了下唇,想说什么,浅色的唇瓣蠕动两下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  权奕珩为她做的,并不是一句‘谢谢’就能解决。  “唔。”男人轻哼了声。  陆七神经紧绷,“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碰着了?”  “难受。”  确实是难受。  本来生龙活虎的一个人,酷爱运动,这会儿让他躺在床上不动,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  “真的不需要叫医生吗?”见他如此难受,陆七不免担心。  “老婆,你跟我说说话就好。”  呃。  又是这句话,陆七表示很怀疑,他到底要不要紧啊。  而权奕珩想的却是,难得还能和她在一起,他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  再说了,这点小伤对他确实算不了什么,也就能吓唬住小七。  “你不是在家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  其实陆七想问,为什么明明知道有危险还要第一时间冲出去推开她?  这份恩情,她要怎么还,又该如何还。  “我有预感你有事,事实证明我的感觉很准。”他回答得很平淡,保护她在他眼里像是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是应该做的。  陆七听着他状似玩笑的话,鼻尖发酸,“以后别这样了,我会担心。”  她知道,权奕珩这是在安慰自己。  而对于权奕珩,陆七能说出这番话已经很难得,也给了他莫大的宽慰。  她说,她会担心。  清澈的眸子里流露出的真挚暖了他的心。  “老婆,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  一句话戳到陆七的泪点。  陆七抿了抿唇,再听下去她怕自己控制不住的哭出来。  权奕珩,你非要如此善解人意么?  明明不好的那个人是她。  所以她扯开了话题,“你要吃什么吗,要不我帮你去买点?”  “好。”  陆七起身叮嘱他,“我会很快回来。”  “嗯,我等你。”  其实权奕珩一点胃口也没有,加上身上受了伤,很多东西不能吃。  但看到她别扭的脸,他只能暂时松口。  给她一点时间缓冲或许会好一点。  他现在最庆幸是,她还能在自己身边。  早上看到她拉着行李箱离开,却又无能为力,那种感觉他不想再感受第二次。  ——  傍晚时间是吃饭的高峰期,陆舞按照约来到餐厅。  好在颜子默一早就订好了位置,不会因为餐厅吃饭的人多而烦恼。  服务员见到陆舞,客气的迎上去,“陆小姐,您来了,颜少已经恭候多时了。”  陆舞拨了拨耳垂边的头发,趾高气昂的开口,“带我过去吧。”  “好,这边请。”  推开包房的门,里面的男人背对着在打电话,陆舞不敢打扰,和服务员做了一个手势悄声走了进去。  “杨总,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相信您要的,只有我们颜氏能给。”  “……”  打电话的男人转身,看到门口的女人,眼底闪过一抹惊艳,随后对着电话那头道,“杨总,那么我们就这样说好了,改天,我一定亲自作陪。”  陆舞今天穿了件长款玫瑰色大衣,妖娆而艳丽,里面配着一件白色高领蕾丝衫,下身是黑色的丝袜搭配修身短裙,玫瑰色的大衣脱下,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  “子默。”陆舞踩着缓慢的步子朝男人走过来,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风情万种令男人痴醉。  颜子默长臂一伸把她搂进怀里,大手落在女人纤细的腰身,她身上特有的香气飘过来,醉了他的心。  他们许久未见,本以为这个女人怀孕会变得和那些女人一般无二,哪里想到越发出落得漂亮了。  特别是皮肤,在灯光的存托下泛着粉红的光,看得男人喉间发紧。  陆舞五官本就生的精致,加上今晚特意精心装扮过,走进来时,餐厅的男人个个被她迷得晕头转向,也难怪颜子默会对她另眼相看。  要知道,他已经很久没和女人亲热过了。  惊艳过后,颜子默又免不了担心,他亲自扶着陆舞坐下,“你怀孕了,以后还是尽量别穿成这样,这里人多,小心伤了孩子。”  “嗯,我会注意的,刚才进来我让服务员陪着我呢。”说这话时陆舞特意将手放在小腹上,爱抚的摸着肚皮,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  那样子看上去完全符合慈母的形象。  颜子默像是受到了她的感染,同样的伸出手去放在她的肚皮上,不过却没有感受到什么不同。  “现在才一个多月,感受不到什么的。”陆舞说得有模有样,“医生说我们的孩子健康的很,生出来肯定是个大胖小子。”  颜子默冷漠的俊颜难得露出了笑意,“辛苦你了舞儿,吃吧,这些菜都是对孕妇好的。”  “谢谢。”  她就说嘛,没有男人不喜欢漂亮的女人,而她的这张脸便是最好的武器。  当初的颜子默能被她迷惑,现在同样可以。  至于陆七,呵。  男人嘛,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偶尔发疯想起前任做点冲动的事也能理解。  她才不要那么傻把这么好的男人拱手让人,聪明的女人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必去斤斤计较。  “来,多吃点。”颜子默难得体贴的亲自给陆舞布菜。  本来他对这桩婚姻还有所犹豫,认为自己对陆舞已经没了往日的那份激情,今日也不知为何,他竟然能在她身上重新找回昔日的那种感觉。  其实陆舞除了在工作上不如陆七,也是个不错的女人,至少在外表上她完胜,带出去也能给他挣不少面子。  饭吃到一半,两人开始商量婚礼的细节。  “对于我们的婚礼,你有什么要求?”颜子默问她。  要求嘛,她恐怕说几个小时也说不完。  陆舞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开口,“子默,我在想,婚礼我们要不要多请些人?”  “多请些人?”颜子默皱起眉,当即冷下脸来,“陆舞,别忘了,我这和二婚差不多。”  “怎么是二婚了,你都没有和姐姐办婚礼。”  结婚是人生中的第一件大事,她陆舞怎么可能连一个像样的婚礼都没有。  她一定要证明给那些曾经瞧不起自己的人看,即使是陆家外面养的女儿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能嫁她们想嫁的男人。  她要嫉妒死那群曾经嘲笑过自己的女人!  “可那件事闹得满城风雨,比没办婚礼还轰动。”颜子默想到曾经在婚礼上抛弃陆七,不免心生烦躁。  对于婚礼,颜子默其实有点介怀的,更确切的说是留下了阴影,因为这件事,也给他公司带来了不小的损失。  他想追回陆七除了不甘心,更多的是想让她回来替他继续打理公司。  颜子默不得不承认,陆七确实在公司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光是订单少了很多,自从她离开后,管理方面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陆舞眼圈泛红,仿佛受了莫大的伤害,“但你也不能委屈了我和孩子啊,婚礼如果草草了事,以后咱们儿子出生,指不定被人嘲笑呢。”  颜子默听得头疼,又怕气着她动了胎气,只能先哄着,“这事我回去和妈商量一下。”  对她,他已经不像前一阵子那般冷漠,耐心倒是好了不少。  大概是因为前阵子颜母说她肚子里怀的是个男孩。  颜家人丁单薄,到了颜子默这一代就他一个儿子,一家人都盼着呢,也包括他。  “子默,谢谢你能理解我。”陆舞噘起的嘴这才漾开一抹笑,“咱们儿子出生后,一定会很孝顺你的。”  颜子默听着这话很是舒心,这是个懂事的女人,适合做妻子。  只因他也赞同她的想法,以后儿子出生,他不想落了别人话柄。  “赶紧吃吧,菜都凉了。”  “嗯。”  刚要动筷,陆舞的手机响了下,是一条短信。  她点开一看,精致的小脸蓦然僵住。  ‘小骚货,我刚才看到你了,给你五分钟时间过来206包房,我等你。’  “怎么了?”颜子默见她神色不对,凑过去要看。  陆舞赶紧将手机收好,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没,我去上个洗手间,你先吃着。”  真是见鬼了,吃个饭也能遇上那个老色鬼。  她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  出了包房,陆舞怕被这里的服务员发现,绕了一圈才到206包房。  四下看了眼没人,她才敢进去。  包房里没有开灯,陆舞一进去就被站在黑暗中的男人给拉了过去,而后人开始往后栽。  “啊。”她惊吓出声。  男人把她压在沙发里,似是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宝贝儿,早上才分开,现在就想了怎么办?”  陆舞的身体无法承受他的重力,累的气喘吁吁,“你别乱来,我和颜子默在这儿吃饭呢。”  “吃饭怕什么,咱们快活咱们的。”说话间,张行长已经开始动手解她的裙子。  陆舞吓得浑身颤抖,恳求道,“别,一会他该找我了,被发现我就死定了。”  被情欲冲昏头脑的男人哪里还顾得了别的,在她身上一阵乱摸,哄着,“宝贝儿,我保证很快,你先让我爽一把。”  “放心,把我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爷必定会让你在这京都混得风生水起。”  陆舞眼眸一转,暗暗思量着这个老色鬼的话,倒是觉着有几分道理。  张行长的身份就连颜家人都忌惮几分,她如果讨好了这个男人,将来说不定颜子默都有求她的时候。  反正她已经让这个男人上了,不如就放聪明些。  陆舞也知道这个变态的性子,如果不按照他的做,他便会没完没了,反而浪费时间。  想到此,她干脆自己解开裙子,“快点,我真的不能待太久。”  “乖,这不就对了嘛。”  张行长说到做到,果然十分钟就完事了。  两人开始迅速整理衣服,完了张行长还不忘夸赞她,“嗯,技术比那些小姐还好,宝贝儿,我爱上你了怎么办?”  话落,陆舞的脸猛的一沉。  妈的,臭男人,竟然拿她和那些小姐比。  本小姐可是千金之躯,当然不同了。  “要不然,我和家里的那个离婚,你嫁给我?”  陆舞一听这话差点没吐出来,整理衣服的手也开始变得不利索起来。  开什么玩笑,让她嫁给这么个老色鬼,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但她也懂的阿谀奉承,“张行长,您就别开我玩笑了,能陪在您身边已经是小女子我的荣幸,哪里还敢高攀张太太的位置。”  “呵,小东西,你倒是挺会哄人开心。”  满足后的张行长在她臀上捏了把,终于舍得放人,“行了,去吧。”  得到释放的陆舞终而松了口气,转身的瞬间,娇媚的小脸蓦然扭曲。  去他妈的个老色鬼,老娘让你免费干了这么多次竟然还不知足,还异想天开的娶老娘为妻?!  做梦吧!  回到包房,颜子默正准备给陆舞打电话,看到她来皱起的眉舒开。  “怎么这么久?”  陆舞神色无异,抱歉的解释,“刚刚碰到个朋友聊了会,一下忘了时间,对不起啊子默。”  颜子默也没往深处想,他看了眼时间,“吃好了吗?”  “嗯,饱了。”  “我送你回去。”  “好。”  一路上,陆舞沉默着没坑声。  下身的血她下午吃了药才止住,这会儿又被那个禽兽折腾,小腹处隐约传来的疼痛令她皱眉。  她不敢吱声,只能强忍着。  “你脸色不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男人突然看过来,发现了她的不适。  陆舞浑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没,没有。”  “我,我就是有点累,想睡了。”  颜子默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手,“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会。”  “子默,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我,我听人家说,女人生孩子……”说到这儿,陆舞用一双泛着泪的眸子看她,那模样成功的勾起了男人的保护欲。  颜子默还以为她是怕将来生产的疼痛,安慰道,“别胡说,放心,你和孩子都会平安的。”  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个儿子,那么他就认命这场婚姻,也会善待他们母子。  “谢谢你子默,这么照顾我。”  ——  晚上的医院说不出的冷清。  陆七给权奕珩买晚餐回来,男人又睡着了。  她不敢盲目的叫醒他,去问了下医生。  “只要醒来再睡没有关系,那证明他的麻醉已经醒了,没有问题,这个时候睡着反而能忘记身上的疼痛。”  陆七擦了把汗,道了谢出了医生的病房。  回去病房的路上恰好撞到了前来的黄娅茹。  “妈,你怎么来了?”  “阿珩受伤了,我能不来吗?”黄娅茹低声训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大的事也不和我说?”  当时陆七那边突然断了电话,还以为这丫头是嫌她啰嗦了,黄娅茹也就没在意。  哪里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事。  陆七生怕刺激到她,赶紧道,“没事,已经脱离危险了。”  “怎么没事啊,我都听你婆婆说了,小腿骨折,这下阿珩可有得罪受了。”  “嗯。”陆七难过的垂下头,此时此刻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七,这件事我得说说你。”  陆七视线盯着地面没说话,手指头揪着,她都快自责的疯了。  “有话不能好好说嘛,非得去离婚。”黄娅茹苦口婆心的劝,“你看阿珩,哪一点不好了。”  他当然好,关键是他们……  陆七矛盾不已,压根无法解释自己和权奕珩的关系。  她也说不清这种感觉,或者她除了担心之外,还介意着某些东西。  “妈,你别添乱了行不行。”  这个时候,她哪里有心情考虑这个,只希望权奕珩能尽快康复。  陆七也不知道黄娅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看这架势,是不可能让她和权奕珩离婚的。  “我怎么添乱了,妈是过来人,看人不会错的。阿珩这个男人有担当,长得也是一表人才,虽然家世一般,但比外面那些只知道胡作非为的富二代强多了,若是你遇上这样的人,妈还不放心呢。”  “可是妈,我要回陆家了。”陆七强调,也算给了黄娅茹一个解释。  “回陆家怎么了,他照样是陆家的女婿。”  总之,黄娅茹就是不同意女儿离婚。  “陆自成不会答应的。”  当然这个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她是怕拖累权奕珩。  陆自成不是省油的灯,权奕珩那么简单的一个人,她不想污染了他,拉着他一起下地狱。  况且,他们本来就不是真正的夫妻,她干嘛要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  可是经过这件事之后,仿佛一切都变了。  生死关头,他奋不顾身的推开她的时候,陆七的心遭到的是从未有过的震撼。  从来没有人可以把她看得比生命还重。  权奕珩对她……  她不傻,自然知道。  黄娅茹待了一会便回去了,说是明天早上过来看权奕珩。  陆七把她送到电梯口,“不用了妈,医院离家挺远的,你还是在家好好休息,有事打电话就行。”  “我没事,你别老是把我当成病人一样,你一定要照顾好阿珩,知道么?”  现在的权奕珩,在她妈心里的位置比她还重,这个男人,到底给她妈灌了什么迷魂汤啊。  “我知道,你放心吧。”  即使黄娅茹不说,陆七也会照顾好权奕珩。  她还得弄清楚,到底是谁想要撞死她。  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胆大包天的谋划一场车祸。  半夜里,权奕珩发烧了。  烧得迷迷糊糊,浑身冒汗。  看惯了他平时云淡风轻的样子,此时俊颜通红,陆七措手不及。  她没照顾过男人,也不懂得该怎么照顾。  慌乱之下,陆七叫来了值班医生。  医生给权奕珩量了个体温,又给他简单的检查了一下伤口,“发烧是伤口引起的,很正常,你可以给他用物理降温。然后用热毛巾帮他把身体擦一下,如果再不行来找我。”  “好的,谢谢医生啊。”  “不客气。”  到护士那里领了酒精,陆七开始忙碌的给权奕珩擦身体。  这还是她第一次给一个男人做这些,尽管陆七已经说服自己这是逼不得已,解开男人衣服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权奕珩是一个爱好运动的男人,不仅拥有健硕完美的身材,还拥有一副好皮囊。  老天对他倒是挺厚道。  虽然和权奕珩认识这么久了,可陆七还没有如此仔细的看过他的身体,每次都是尴尬的一闪而过。  这会儿盯着看,她想不乱想都难。  男人的肌肤是那种很健康的小麦色,此时因为发烧,胸前溢出丝丝汗液,性感的一塌糊涂。  可恶,这个男人为什么连受伤了都这么帅?!  “唔。”躺在床上的男人应该是特别难受,皱眉的哼了声。  愣住的陆七回过神,赶紧用酒精给他擦拭身体,并且出言安慰,“权奕珩,你忍忍啊,一会儿就好了。”  半梦半醒间,男人仿佛能听到她的呢喃,如同回到了曾经,他们分开的时候。  权奕珩立刻就慌了,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痛苦的喊着她的名字,“小七,小七……”  不同于之前他叫她的名字,仿佛带着一股难言的迫切,像是要失去她一样。  “我在这儿呢。”陆七看到他这般难受,心里的自责更甚,“没事的啊权奕珩,就一个发烧,有医生在不会有问题的。”  都是她,如果不是因为她,权奕珩也不用受这份罪。  这样的动作反反复复,陆七不厌其烦的帮他擦拭着身体,到了后半夜,权奕珩身上的热度逐渐退下来。  大概觉得身体舒服了些许,沉睡的男人终于有了反映,干裂的唇艰难的蠕动两下,“水。”  虽然还没有彻底清醒,但是能有意识说明已经逐渐好转。  陆七离他近,自然能听清他说了什么。  “你等一下,我马上给你去倒。”  怕烫着他,陆七先是试了一下温度才将水端过去。  可是端过去之后她深深的忧伤了。  权奕珩受伤躺着没法动,这水要怎么喂到他嘴里。  “唔,咳咳。”男人闭着眼轻咳了两声,像是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再次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水。”  陆七把水放到床头柜上,垂下头在他耳旁道,“那个权奕珩,你可以起来吗?”  “唔。”男人伸出舌尖舔了舔干裂的唇瓣,看样子渴得不行。  怎么办?  陆七灵机一动,去了护士台要来了吸管,然后像哄着孩子似的将吸管对准男人的唇,“权奕珩,来,张嘴。”  权奕珩听了她的话,迷迷糊糊睁眼,看到他的女孩正用一根吸管哄着他喝水。  男人哭笑不得。  爷还用得着这么幼稚的东西?!  但他的女孩如此卖力,看她急得满面通红的样子,权奕珩只能乖乖配合。  可能确实渴了,也可能……权奕珩双眸闪了闪,而后用力一吸,造成的后果是。  “咳咳……”  一口水被呛得不轻,引起剧烈的咳嗽,还牵动了伤口,疼得他直冒冷汗。  “你别动,别动。”  陆七手里的杯子因为紧张而掉落在地,发出破碎的声音。  她没空理会,不停的帮权奕珩顺气。  谁知她这个动作越发让男人难受了,是作为男人无法言语的痛。  他喜欢多年的女孩此时在干什么?  两手放在他胸前……  他能不激动么?  “咳咳……”  她的这个举动不仅没能帮权奕珩缓解咳嗽,反而越发严重了。  看到男人那因咳嗽而通红的脸,陆七懊恼不已,只能又去找医生。  权奕珩一眼看穿她的心思,拉住她,“咳……别去……”  “可是你这么难受……”  她急的快哭了好么。  权奕珩摇摇头,那意思是他能撑住。  陆七注意到男人朝她的手看了许久,后知后觉的她猛的收回手,小脸爆红。  天哪,她在干嘛!  果然,陆七收了手后,男人的咳嗽逐渐减缓,慢慢的顺了气。  “都怪我不好,权奕珩,你还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权奕珩朝她眨了下眼,“没有。”  “我没这样伺候过男人,你,你别介意。”  她再也不敢这样喂他喝水了。  男人闻言嘴角隐约勾了勾,心情大好。  她说,没这样伺候过男人。  那么也就是说,她和颜子默之间不仅谈的是一场精神恋爱,甚至连肢体上的接触都少。  折腾了一会儿权奕珩便又睡过去了,等他彻底沉睡,陆七给他量了一下体温,已经正常。  她紧绷的神经这才渐渐松懈下来,拉了把椅子在权奕珩身旁坐下,靠着床沿小休。  窗外有月光渗透进来,男人紧闭的眸缓缓睁开,他扭头,就着月光看向身旁的女人。  她大概是太累了,呼吸声有点大,吐出的气息也浓厚。  嗯,是他熟悉的味道。  男人抬手帮她顺了顺头发,盯着身边的小女人久久舍不得入睡。  他虽然心疼她这样,但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谁让他受伤太突然。  一切只能等明天过后再说。  第二天,陆七是被权奕珩痛苦的低吟声给惊醒的。  因为照顾他,陆七不敢睡得太死,这一夜醒来不少次。  “渴。”男人嘴里发出低喃。  昨晚那点水不仅没能解决他口渴的问题,反而差点呛死他,权奕珩哪里还敢让小女人喂他水喝。  也只有在迷迷糊糊的时候身体才能发出最诚实的反映。  他确实渴了。  陆七先是用手探了探他额头上体温,正常后才去给他倒水。  但是怎么喂……  她看着床头柜上散落的几根吸管,迟迟拿不定主意。  “咳咳。”男人痛苦的咳了两声,应该是太过于干渴的缘故。  他不能动,吸管也不行,唯一的办法只能她喝了之后来喂他。  陆七在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反正权奕珩没醒,事后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  关键时刻她只能特殊对待。  陆七深吸口气,灌了一大口水温水含在嘴里,而后闭上眼,鼓足勇气对准男人的唇吻下去。  男人干裂的唇逐渐得到滋润,那滋味像是一股香甜的甘泉缓缓流入他心间,鼻翼间满是女孩熟悉的气味。  他迷糊的神经顿时清醒,浅眯的眸眯出一条缝,看到的是女孩紧闭的双眸。  她在以这样的方式喂他水喝。  权奕珩微微愣了下,随即闭上了双眼,女孩柔软的唇瓣贴着他略凉的唇,那触感让他异常眷念,恨不得让时间就此停留在美好的一刻。  唔。  真是孺子可教也。  他终于不用受吸管的虐待了。  此时,两人谁也没注意到病房的门被人轻轻推开,慕昀峰和叶子晴带着早餐站在门边,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慕昀峰手快,很快又重新关上了门,捂着小心肝儿感叹道,“啧啧啧,一大清早的就撒狗粮,你哥也太不地道了。”  “这早餐他也不用吃了吧!”  “嫂子真尽心。”叶子晴羡慕的低喃,“慕哥哥你放心,以后你如果受伤了我也这样喂你水喝。”  慕昀峰嘴角抽的厉害。  这丫头会不会说话啊。  什么叫他受伤,小爷这么帅的人会受伤么。  慕昀峰实在很好奇,身边一直没有权大少的女人到底被陆七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这般死心塌地忠于感情了。  他将关上的门推开一条缝,里面,两人还在继续,看在外人眼里十分恩爱,再次闪瞎了他的眼。  呜嗷。  竟然还在继续。  我说权大少,你就不嫌腻么?他都看腻了好么。  他敢打赌,那伙绝对是故意的,只有单纯的陆七才上他的当!  被虐的不轻的慕昀峰悲伤的长啸,“果然,有老婆疼的男人像个宝啊。”  “慕哥哥,我愿意把你当成宝!”  慕昀峰听了这话差点喷出一口血。  这丫头太肉麻了有木有,怎么都不懂得矜持呢。  而此时病房里,陆七已经连续这样的动作五次,不厌其烦的给男人喂水喝。  到开始的犹豫和生疏,反反复复几次她已经熟能生巧,也没了一开始的顾虑。  直到杯子里面的水空了,也就是第六次的时候,她含了口水才刚对准男人的唇,却没想到会对上一双深邃的眸。  权奕珩醒了!  陆七立马就慌了,一个没憋住,嘴里的水直接喷了出来……  ------题外话------  亲爱的们,抢楼活动现在开始,订阅后就可以去踩楼了…希望大家踊跃参加。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