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12 夫妻的共同点,护短

112 夫妻的共同点,护短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926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0
    对上男人深邃的眸,陆七尴尬得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第一时间她抬起脸,抽出纸巾手忙脚乱的给他擦去脸上的水渍,“对不起,对不起。”  权奕珩丝毫不在意,盯着她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老婆,你刚才在干嘛?”  那眼神看的陆七一阵心虚。  她刚才,她刚才就是喂他水喝啊。  然而话到了嘴边却变得不利索了,“那个,我……”  陆七懊恼的跺脚,被男人盯得浑身不自在,她咬了咬牙,故作理直气壮的呵斥他,“权奕珩,你别这么看着我!”  然而她的投诉没有半点作用,男人只是眨了眨眼,那眼神反而越发肆无忌惮的看着她,恨不得从她身上砸出一个洞来。  陆七被他这眼神弄得给跪了。  “权奕珩!”她彻底恼了。  “老婆,这里只有我和你,你不让我看你,你让我看谁?”权奕珩委屈的控诉。  意思是他闷得慌。  你可以看天花板啊!  但陆七听到这话确实心软了,那种强烈的自责感又冲了出来。  好吧,你继续看,她继续羞涩可以吗?  既然被他发现了,陆七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免得会让他以为她是色心大起。  “那个你刚才口渴,我怕呛着你,所以用了这种方式。”  “我没有要那个你的意思,只是找不到其他的办法。”  她越往下说头埋得越低,小脸红扑扑的,那模样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嗯,这个办法不错,我喜欢。”  陆七,“……”  “我准许你以后这样喂我水喝。”  如果不是身体不方便,他这会儿定要狠狠的吻她。  他的女孩,实在太可爱。  陆七不自在的干笑两声,聪明的转移话题,“那个,你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  他真的好多了,昨天还觉得软绵绵的,一直想睡,今天精神好了不少。  这也全归功于他的小妻子。  果然,有老婆疼的男人就是不一样。  “那我给你去买早餐?”  她就想出去缓口气,如果继续待在这里,她会囧得疯掉的。  可这一次男人却丁点也不配合,“我不饿。”  “那我……”  “老婆,我还是好渴。”男人眼巴巴的望着她。  陆七,“……”  特么的,权奕珩你是故意的吗,她一杯水都喂完了还觉得渴,你是有多少年没喝过水了?  刚才是在他未清醒的情况下才那样做,现在他醒了,陆七哪里还有那么自在,死也不想用这种方式了。  其实她脸皮很薄的好么。  某人见她迟迟没有动静,可怜巴巴的呻吟,“老婆,我好渴怎么办?”  “老婆,你不管我了么?”  “老婆,就算要离婚,也得让我把伤养好吧。”  “老婆,好渴……”  “……”  男人的声音委屈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在陆七耳旁响起,仿佛在念紧箍咒一般,不仅让陆七心慌意乱,且让她内心的那份愧疚越发深刻了。  终于,陆七妥协了。  “我给你倒水就是了,你躺着别乱动。”她也确实被他给吓怕了,生怕会再有什么闪失。  “谢谢老婆。”  就在陆七把口里的水含在嘴里准备垂头喂权奕珩的时候——  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人撞开。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偷听的某人不小心撞开了门。  含在嘴里的水被陆七吓得成功咽了下去,两人齐齐朝门边看去,慕昀峰手里的早餐掉在了地上,他身后还站着同样窘迫的叶子晴。  “嗨,早上好嫂子。”叶子晴抽了抽嘴角,和陆七打招呼。  “咳咳,那个啥,我……你们可以继续无视我。”慕昀峰尴尬的咳嗽两声。  他还是赶快逃吧,权大少那杀伤力的眼神太可怕了有木有。  “你们俩什么时候来的?”看到他们,陆七很是震惊,更多的是难堪。  “刚才。”慕昀峰答得干脆,还没等陆七松口气,他故作惊讶的咋呼,“权太太,我可什么都没看到。”  陆七,“……”  叶子晴横了他一眼,“……”  权奕珩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看到嫂子难为情的样,叶子晴笑呵呵的转移话题,“哥,你好点了没有啊,妈一直不放心,一大早的就催我过来了。”  把偷窥的帽子扣在妈妈头上,她的这个哥哥敢怒也不敢言了。  “嗯。”权奕珩淡淡应了声,态度完全不像对陆七那般热忱。  其实吧他这个人性子很淡,很多时候对人对事都是一副漠不关己的样,哪怕是自己的妹妹也如此。  “小七,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带过来的,我和老板谈一下工作。”  陆七如获大赦,连连点头,“好,有事给我打电话。”  “那哥,我也先走了。”叶子晴也跟着凑热闹。  她才不要待在这儿听他哥和慕昀峰谈无聊的工作,还是陪着嫂子比较合适。  “嗯。”  临走前陆七像是忽然想到什么,斟酌下对慕昀峰开口,“慕少,昨天医生说权奕珩现在需要休息,如果不是很着急的工作,我想能不能……”  啧啧,这两人性格还真像,特么的也太护短了。  你以为你老公这么脆弱?  她的这番话倒是美了权奕珩。  他的小七,谁说就心里一点没有他呢。  “权太太放心,本人不是周扒皮,不会剥削你老公的。”  陆七窘迫的低下头,“……”  她是为了权奕珩的伤势考虑,躺着都不能动了还惦记什么工作啊。  “那我走了。”  权奕珩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好。”  病房的门被关上的瞬间,慕昀峰不满的吐槽,“唉,我说你们俩也顾及一下我这个单身狗的感受行不行。”  又不是生离死别的,干嘛搞出这幅德行。  “你可以选择脱离单身。”  咳咳,还是不要了。  他是个自由派,不喜欢被束缚的生活,结婚不适合他。  “权大少,英雄救美的滋味怎么样?”  “我刚才看到小七七的眼神,急的都快哭了,您是不是太过头了?”  权奕珩指了指用石膏包裹的小腿,意思是我分明受了很严重的伤好么,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他这段日子得好好养着。  而这副摸样,权家那边肯定是瞒不过去,他的想个办法把陆七给遮掩过去。  “您这点伤对您算不得什么吧,这里又没有外人,装什么。”  腿骨折了没错,但其他地方都是皮外伤,压根不碍事。  都是男儿身,谁没受过伤啊。  权奕珩懒得和他在这种事情上废话,直接问,“查清楚是谁了么?”  “暂时还不能确定主谋。”  权奕珩闻言拧眉,目光森然的射向慕昀峰。  那个样子分明是对他的处事速度不慢。  伤害小七的人他绝对不能留着!  虽然没有百分百把握,但权奕珩心里有数,是谁要害他的小七。  “稍安勿躁啦权大少,我只是说主谋没确定,并不代表没有线索。”  要不要这么急,要不要这么逼他!  不就是陆七的人身安全么,其实权奕珩自己不冲上去,小七也不会有事,因为这起事故权奕珩早在几十分钟就发现了,完全有办法避开。  “你觉得我还会再相信你?”  慕昀峰,“……”  权奕珩,不带你这样损人的。  明明是您得了便宜又卖乖,还怪起他来了。  要不是刘媛媛那枚蠢货,您有英雄救美的这个机会么?  有么,有么?  “权大少,您玩够了吧,什么时候和陆七摊牌啊。”慕昀峰好心提醒,甚至有点幸灾乐祸,“以我的经验看,她知道真相后大概不会原谅你。”  权奕珩倒是显得很镇定,“嗯,是该找个合适的时间把她带回家了。”  这句话慕昀峰明白,权奕珩是要准备把陆七带回权家。  不管爷爷做的是什么打算,首先他要在权家所有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心思,也免得那些人乱点鸳鸯谱。  “你和子晴……”  话锋突然一转,慕昀峰不自在的打断,“权大少,虽然我这个人呢,有时候没有节操,但是残害祖国花朵的事绝对不干。”  “她已经成年了,领结婚证没问题。”  “权大少,你这是乱用权利逼婚?”  “全在于你。”  他才没有心思管人家的闲事。  慕昀峰朝他抱拳,“多谢权大少开恩。”  陆七和叶子晴一起出来医院,小丫头心情很好,一直黏着她不放。  “嫂子,你对我哥可真好,我妈这下可以放心了。”  陆七抿着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不想连累权奕珩,可事实呢,她还是连累了他。  见她一脸不快,叶子晴皱起了眉,“嫂子,你是不是有心事啊,还是在担心我哥?”  陆七朝她牵强的挤出一个笑容,“没有,我们走吧。”  “我哥吧,你别看他人长的帅,其实老实得很,不太会和女孩子相处,如果有什么地方惹你生气了,嫂子,你要多担待啊,别和他一般见识。”  哼,你哥是个撩妹高手,哪里老实了?  陆七在心里暗暗不平的嘀咕。  “子晴,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叶子晴惊讶的看着她,“啊,我知道什么啊,嫂子,难道你和我哥有什么秘密吗?”  呃。  “没有,我就随便问问。”  可能是她想太多了。  但为什么所有人都在为权奕珩说好话,一副她离了他,可能会后悔终生的样子。  她其实也很优秀的好么,只是识人不清遇到了一个渣男而已。  叶子晴因为学校有课,在公交车站两人便分开了,陆七刚上公交车便接到陆自成的电话。  “小七,你什么时候回来,东西多不多,需要爸爸去接你吗?”  陆七找了个位置坐下,“过两天吧,我现在有事。”  “那……”  “陆自成,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回去。”  这个节骨眼上,她不希望权奕珩再出丁点差错。  最好是权妈妈和叶子晴都能离她远远的,就怕陆自成把主意打到他们身上。  而医院这边,等权奕珩的伤势逐渐好转之后,她会和他商量。  “我知道,但是小七,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要不你抽个空回来一趟再去办事,看看你的卧室还有没有哪里需要改进的?”  呵。  陆七听着陆自成这话不禁想笑。  也亏得他说的出口,当初把她和妈妈从陆家赶出来的时候,这个男人可谓是趾高气昂,连看都不看她们母女一眼,更不顾她们的死活啊。  一个房间而已,又有什么可计较的。  “好,我一会再看。”  既然做足了准备演戏,那么她必须尽快跨出第一步。  “那行,爸爸等着你,有什么事一定要给爸爸打电话。”  “嗯。”陆七厌烦的应了一声,将电话挂断。  陆自成,等着吧,从今以后你在乎什么我便让你失去什么!  从陆自成把她意欲卖给别的男人开始,她对他的父女情意便彻底断送了。  陆自成打给陆七的的这通电话被躲在角落里的胡碧柔全数听了去,她低声在原地呸了一声,沉着脸上了楼。  陆舞昨天被张行长折腾的不轻,连早饭都没下来吃。  胡碧柔进来的时她还迷迷糊糊睡着,看到她脸色不好,陆舞皱眉问,“一大清早的,你怎么了?”  “还不是你爸。”  陆舞嗤笑声,“你还敢生我爸的气,长本事了啊。”  “陆七那个贱人昨天没回来,你爸今天就坐不住了,打电话说了一大堆好话不说,你猜那个贱人怎么着,还矫情的向你爸提条件,好像是我们求她回来一样。”  胡碧柔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她发誓,如果陆七在这儿,她肯定控制不住狠狠甩那个贱人一巴掌。  相较于她,陆舞倒是显得异常淡定,只是说了句,“贱人就是矫情。”  陆自成以为这次公司解除经济危机是陆七的功劳,免不了在那个贱人面前低声下气,对她好一些。  她相信总有一天陆自成会同样求着自己。  “舞儿,我们得想想办法,可别让那个贱人在这个家待下去。”  陆舞笃定的道,“她待不下去的。”  “你想到主意了?”  陆舞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没说话,那眼神分明是没把陆七放在眼里。  如今以她的身份地位还用想主意吗,只要她想,分分钟都能捏死陆七。  她背后有张行长那张王牌,明面上又是颜家的准媳妇儿,陆家的千金小姐,这身份,在京都恐怕都没有几个女人能和相提并论了,还会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陆七?  她现在不方便出手,也想慢慢玩死那个贱人,只有看到陆七难受,她才乐得自在!  “舞儿,你倒是说句话啊。”  胡碧柔急的不行。  本想打定主意给陆自成怀个孩子扭转局面,可那个男人连续几天都不碰她,还扬言要把黄娅茹那个病秧子接回来,都火烧眉毛了,她能不急么?  陆太太的宝座她都没有感受过,难道就要被收回去么。  不,她再也不要被人骂作小三了!  “你呀,怎么比我还承不住气了?”陆舞掀开被子下床,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衣服,“陆七最大的弱点是颜子默,如今她爱的男人轻而易举的成了我老公,你说,谁能忍受得了?”  胡碧柔陷入深思。  “尤其是她这种没人要的女人,好不容易逮着颜子默那样的极品,你说,能轻易放手吗?”  陆舞的意思很明显,只要陆七回来,她和颜子默的日常都能虐死她,更别说其他的了。  而陆七现今的老公除了一副好皮囊,一个穷光蛋能给她什么!  呵,和她比,不是找死么。  “可她不是已经结婚了吗,还惦记颜子默?”  “那不过是假象,爱过了颜子默的女人,估计这辈子都难以爱上别人了。”  陆七的老公虽然长得不错,甚至比颜子默还出色几分,但家世太寒碜,始终成不了气候。  当时她也有一瞬间被那个男人给迷住的错觉,后来想想,左右不过是个穷光蛋,能有什么出息。  胡碧柔觉得这办法不妥,毕竟颜子默和陆七有过一段,就怕那个男人恋旧情,陆七稍微使点手段,到时候就麻烦了。  “舞儿,你就不怕颜子默和那个贱人旧情复燃?”  陆舞不屑的冷笑声,“我怕什么,陆七那样的,有几个男人会喜欢,更别说颜子默了。”  整天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特别是发型,四年来从来没换过,她要是个男人也要吐了好么,也难怪颜子默会嫌弃。  “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事你自己拿主意吧,妈老了,很多事都力不从心了。”  “对了妈,我想找家医院看看,最近身体不太舒服。”  胡碧柔一听,再仔细观察女儿的苍白的脸色,紧张的问,“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疼啊。”  陆舞悄声把自己的情况和胡碧柔说了,到最后身体害怕的颤抖起来,“妈,你说我怎么了,不会有事吧。”  “别慌别慌,你是月子没调养好,那个老不死的,竟然这么下流。”  “妈,我们现在埋怨也不是办法,得找个好点的医院看看,我以后还要生孩子呢。”  这才是陆舞最担心的,前两天她在上网查了下,她这种情况很容易伤及子宫,从而引起不孕不育。  “那就尽快去医院看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胡碧柔听她这么说也担心。  “不,我不去医院,妈,去了医院被人认出来我就完了。”  她只是想去,但没说非得去。  那些个小诊所的医生,她还是不相信的。  胡碧柔眼眸一转,低声道,“这样,我们去外地的大医院看,不会有人认识的。”  “那我们明天就去。”  陆舞一刻也等不得,因为她有感受到了下身涌出的那股温热,让她心如死灰。  该死的陆七,明明该承受这一切的是她!  同一时间,颜家。  眼看着开庭的时间越来越近,颜母愁的连早餐都吃不下。  夫妻二人坐在餐桌前,面对丰盛的早餐没有丁点胃口。  “你说说这个世道怎么回事,昨天我又去找了那个律师,跟他说出两倍的价钱,他竟然也不肯。”  颜父皱着眉,听着妻子的唠叨没吭声。  这件事确实蹊跷,按理说,他们付的酬劳也不低,这场官司赢的几率也是十拿九稳,可以说那个律师能白白得到这笔钱,怎么会不愿意呢?  “老颜,你说会不会是这样,那丫头和那个律师睡了……”  颜父也没了胃口,抽了张纸巾擦了下嘴,“你没有找别的律师吗?”  “找了几个,都推三阻四的,不愿意接。”  颜母想想就生气,不由拔高嗓音,“我跟你说啊老颜,这里面绝对有猫腻,那丫头不是个省油的灯,估计早就打好这个主意了。”  “爸妈,你们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突然插入的声音打断夫妇二人的谈话,颜子默一脸阴沉的出现在餐桌前,“陆七她真的和律师在一起了?”  “子默!”颜母大惊,想要安慰儿子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毕竟儿子和陆七有过那么一段,如今那个女人如此不堪,想必他心里也不好过。  谁知道会是个破烂货呢,亏得当初她还使劲的撮合他们二人。  这事吧,颜母心里其实挺懊悔的。  要不是她的坚持,儿子当初早跟那个陆七分手了,也不必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外界都怎么说来着,说他们颜家无情无义。  也不看看他们家摊上了什么样的女人。  颜子默哪里还能淡定,急急追问,“妈,我问你话,到底是不是?”  颜父见妻子被逼的无可奈何,怒喝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和父母说话的么?你的家教都到哪里去了?”  “我就问你们是不是真的!”  陆七真的和律师睡了?  她怎么变成这样,不是和这个睡就和那个睡,难道是破罐子破摔?  颜父不屑的哼道,“是又怎么样,你和陆七已经不可能了,难道我们不为自己的公司考虑?”  他指的是把陆七告上法庭的事,这事吧颜子默还不知情,不过看样子,他现在是什么都知道了。  知道了也好,免得他们整天藏着掖着。  “你说说你,努力了这么久,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公司因为一个女人而一蹶不振么。”  颜子默头疼的按着眉心,“爸,你不相信我吗?”  “好了好了,你们爷俩吵什么。”颜母最看不得儿子受委屈,试图缓和气氛,“子默,快,坐下吃早餐,一会公司不是还要开会么?”  颜子默冷着脸没说话,拉开一把椅子安静的坐在颜母旁边。  见他态度不错,颜父也缓了口气,“不是爸不相信你,你爷爷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说小七才是最适合你的人,将来必定对你的事业有帮助。”  那时候他还不信,但现在看公司的目前的状况,那个女人还真不是省油的灯。  说到这儿颜父感叹道,“看样子老人说的话也不是没有几分道理,但是这种女人,我们颜家也容不得,子默,爸不怪你。”  “不过,小七这官司是一定要打的,她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甩手公司的那些项目一走了之,给我们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谁来赔?”  颜子默沉冷的眸眯了眯,显得深不可测。  颜母见儿子有所动容,开口道,“就是啊,子默,这种女人幸好你当初没要,没心没肺的,亏得我们家还养了她一年,她倒是住的安心,走的时候连句话都没有,什么人呐。”  “还是陆舞好,从小被压迫,大概也知道什么东西最珍贵。”  颜子默看了眼时间,八点钟有个重要的会议,他的走了。  “爸妈,我先去上班了,这件事等我回来后再商量。”  “好,路上小心。”颜母嘱咐。  他太累,需要好好想想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虽然他们手里有证据证明陆七违约,但这些年来,他们并没有付给陆七一分钱的酬劳。  不过这个他倒是不担心,陆七现在什么都没有,能请个好律师都是个问题,这么个案子又怎么会赢。  也好,既然他用他的方式不能让她回来,不妨就试试这个吧。  只要她能回来公司继续负责那些项目,他们倒是可以说服父母撤掉这场官司。  ——  从公寓回来医院的陆七带了几本关于法律的书籍,趁着权奕珩午睡的时间,她拉了把椅子坐在窗台,就着美好的阳光轻轻翻阅着手里的书籍。  她不懂法学,也算临时抱佛脚吧。  三天后,她就要和颜氏打这场官司,她总不能连皮毛都不懂,到时候咨询律师也不知从何问起。  她看得认真,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男人深情款款的眼神已经注意她许久。  陆七今天穿了件米白色的大衣,黑亮的秀发垂直下来,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美感,女人此刻正聚精会神的阅读,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也能让人移不开目光。  这样看似简单而又充满活力的女孩,让人看一眼心情也是舒畅的。  他喜欢她认真的样子,更喜欢她对生活的那种热忱,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不会退缩。  “小七。”男人情不自禁觉的喊她。  纵然声音很小,也被敏感的陆七给听见了。  她赶紧合上书本,起身走过来,“醒了啊,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男人嘴角勾着一抹醉人的笑意,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她手里的法学书本上,“律师呢我已经给你找好了,你不用担心,也不用自己去找什么证据。”  陆七愕然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子。  原来自己的心思他都知道。  虽然他此时躺着,依然难言他身上的那股出尘的气质。  “小七,银行就是证据。”权奕珩一语戳中要点。  “你告诉我,这些年你在颜家做事,他们有给过你工资吗?”  陆七拿着书本的手紧了紧,摇头。  她是不是太可悲了,竟然傻傻的为颜家奉献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吃力不讨好。  这些,她不愿意说给权奕珩听,就怕这个男人对她有看法。  是的,她在意他的看法。  尽管权奕珩知道真相,但那些细节她还是想隐藏起来。  权奕珩只是默默看着她,内心深处猛然被某种东西冲击了下,闷闷的疼。  他错过女孩的这些年,她并不好过。  他的小七,还是那么傻。  所以这事他一定得插手管,或许他的小七有办法和那群人斗,可终究太费精力。  末了,她突然开口问他,“权奕珩,你有律师朋友吗?”  权奕珩愣了愣,似是没想到她会主动找他开这个口。  嗯,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想着之前他帮助她,她总是别扭的拒绝,权奕珩也只能在暗地里做些手脚帮忙,这种感觉实在太好。  “有。”  “一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到时候你可以去向他咨询。”  “谢谢你啊权奕珩。”  其实她也只不过随便一问,如果有熟人的话不至于被坑,这场官司关系到她今后的生活,所以绝不能熟。  她相信权奕珩。  男人笑得灿烂极了,“小七,相信我,这个案子会完胜。”  “呃。”  她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陆自成如果知道了,说不定还会把她臭骂一顿。  毕竟陆舞和颜子默的婚事逼近,以后陆家和颜家可是亲戚关系,这样一来,这个案子恐怕会介入很多因素。  但不管怎样,这个官司她是打定了。  既然颜家人这么不要脸,她也得学着点,四年的时间她才不要白白浪费掉了。  她会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华宇那边你还去应聘吗?”权奕珩问她。  在陆七决定去华宇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开始帮她筹谋了。  当然,不是走特殊通道,只不过为了让她更好的展示自己的才华,他动用了那么一点职权而已。  因为同样的,他相信她的能力。  “先回陆家再说吧,我不知道陆自成到底在算计什么,陆家的公司又有哪些问题。”  “你想要他破产?”  被人戳中心事,陆七惊愕的望着他。  不明白,他为何把自己看的这么透。  “小七,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愿望想要实现,一个人恐怕有点难。”男人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背,仿佛她强大的后盾,“有了我,就容易多了,信吗?”  其实他可以分分钟玩死陆自成,但要顾忌的东西太多,只能慢慢陪着玩儿。  一句简单的话冲击了陆七空荡许久的心,她目光病床上的男人,鼻尖泛酸,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一刻的陆七突然觉得,这场官司赢不赢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她终于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  哪怕一败涂地,她相信也不会太惨淡。  而她却没有发现,权奕珩的这番话和此时的神情,仿佛在纵容一个孩子的无理取闹。  嗯,就是无理取闹,他的权太太有这个条件闹。  “权奕珩。”她喊他。  “嗯?”  “当时你为什么要推开我?”  男人眉宇间流露出的温柔令她移不开眼,只听他道,“不知道,本能吧。”  本能?  这两个词带给陆七太大的震撼。  他们非亲非故,如果说是本能,他们之间唯一存在的就是,感情。  尽管陆七不想承认这一点。  权奕珩喜欢她吧?  “小七,只要你没事就好。”男人唇角上扬,目光柔和的落在她身上。  陆七深吸口气,迟疑了下才开口,“权奕珩,那个,今晚我要回去陆家一趟。”  权奕珩明显有点怔愣了。  他都受伤了,她还要回去,还要离婚么?  可怜的权大少,一碰到陆七的事情就会变得很不淡定,连着智商呢也会跟着下降。  “那你……”  陆七抿了下唇,“我晚上会过来的,等下妈会照顾你一会。”  闻言,男人紧绷的唇这才漾开,“老婆,你快点回来。”  陆七抽了抽嘴角,“……”  他们什么时候这样难舍难分了,左右不过离开几个小时好么。  她今天回去陆家最主要的是想看看车祸事件和陆舞有没有关系,如果有,她绝不会轻易放过。  夜晚的陆家很是热闹,陆自成为了庆祝陆七回来,特意让厨房的阿姨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全都是陆七爱吃的。  “小七啊,这些日子你在外面受苦了,多吃点。”  刚开饭,陆自成便殷勤的给对面的陆七布菜。  陆七神色淡淡,理所当然的接受,甚至连声谢也不屑说。  这幅态度,让陆自成有种热脸贴了冷屁股的感觉,一时间十分尴尬。  坐在陆自成旁边的胡碧柔瞥瞥嘴,那眼神恨不得撕了陆七。  小贱人,这次倒是会装模作样了,连陆自成都不给面子!  呵。  以为翅膀硬了,殊不知是他们家舞儿的功劳。  老娘总有一天让你再次滚出这个家!  陆舞还算沉得住气,默默扒着碗里的饭粒,偶尔看看手机,心情看上去不错。  陆七正纳闷她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只听陆舞雀跃的尖叫一声,“子默,你来了啊。”  原来如此。  她在搬救兵么?  呵。  如意算盘打得够好的啊。  “哟,子默来了。”胡碧柔殷勤得不得了,亲自给去厨房拿了餐具,“赶紧的,吃饭。”  陆自成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面上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  他这个准姑爷性子冷,在他们家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天能来,可见他对陆舞的重视程度。  果然,他的两个女儿都争气啊。  颜子默一眼扫到陆自成对面沉默的陆七,目光闪了闪,随后坐在陆舞旁边,“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没事,你工作忙,人家理解的。”陆舞挽着男人的手臂,娇声道。  那声音听得陆七一阵恶寒。  她始终没抬头,仿佛一个局外人一样的坐在那儿,一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  颜子默从公文包里掏出几个精致的包装盒,推到陆舞面前,“今天在拍卖会上拍到了三样东西,你挑选两样喜欢的,留一样给我妈妈就行。”  陆舞受宠若惊,“谢谢子默,还是你最疼我。”  “自成,你看看他们小两口,这下你该放心了吧。”胡碧柔在一旁得意道,说这话时刻意看了眼沉默不语的陆七。  哼,小贱人,我看你还敢嚣张。  怎么,未婚夫被人抢了的滋味不好受吧!  也就他们家的陆舞能配上颜子默。  陆舞不客气的挑了两样,随后犹豫的将手里的一个包装盒推到陆七面前,“姐姐,这个送给你。”  话落,所有人都朝陆舞看过来。  “爸,妈,姐姐最近在外面受了不少苦,你看,她的穿着也太朴素了点,首饰也没有,这个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  她说的动情,如果这话听在不知情的人耳里,恐怕很感动呢。  却不知,陆舞这话的意思明里是好心送她东西,实则是在嘲笑她,拿她比较。  只因她选择了一个无权无势的权奕珩。  陆七垂头冷笑声,不理。  陆舞吃了个瘪不死心,柔弱的喊她,“姐姐?”  就包括陆自成也看不下去了,但也不敢太过于严厉,“小七,舞儿叫你呢。”  陆七还是装作没听见。  “小七!”  颜子默却忍受不了陆舞受这样的委屈,这个女人怎么还是老样子,那张脸像是别人欠了她几千万似的。  当然,最让颜子默无法容忍的是,他从进来到现在,陆七竟然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存在感了?!  陆七这才抬起脸,漂亮的双眸闪了闪,“你们是在叫我?”  众人,“……”  还不等他们反映过来,陆七已经拉开座椅起身,“不好意思,畜生说的话我听不懂。”  ------题外话------  感谢小仙女们的支持,清清很欣慰…群么么一个,爱泥萌…  话说,乃们有没有觉得小七很威武呢,想不想看到渣渣的脸色是怎样滴?呜嗷,那么精彩明天继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