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13 坏没坏,权太太试下不就知道了?

113 坏没坏,权太太试下不就知道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8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0
    这话一出,众人的脸色均是一变。  陆舞,“……”  胡碧柔,“……”  这个小贱人,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特别是颜子默,本就冷峻的脸仿佛万年化不开的冰山,眼神犀利的恨不得在陆七身上砸出一个洞来。  这话明显就是在指桑骂槐。  说他禽兽不如。  果然,这丫头还在对他抛弃她的事耿耿于怀,倒也没那么糟糕。  不在乎又哪里来的恨!  呵。  这么想,颜子默心情倒是好了不少,他一向自信心爆棚,围在身边的美女如云,他相信,除了自己,陆七怕是这辈子也找不到比他更优秀的男人了。  也难怪这么气鼓鼓的。  “我饱了,你们慢慢吃,恕不奉陪。”陆七站起身,冷漠的丢下一句便离开了餐厅。  这态度全然不把在座的每一位放在眼里。  更震撼的是陆自成,曾经那个对他言听计从,以颜子默为中心的女人仿佛一去不复返了。  为何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似是没有料到陆七的变化会如此大,陆自成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却又没有办法,当即对颜子默道,“子默,你今天在公司也忙了一天,饿了吧,赶紧吃饭。”  “谢谢陆叔叔,我还好,不饿。”颜子默礼貌的回了句,对陆家的态度比跟陆七在一起时好了很多。  听到颜子默这样说,陆自成吊着的心渐渐松了下来。  “子默,来,尝尝这个。”陆舞热情的给颜子默夹菜。  “谢谢你舞儿。”颜子默嘴里和陆舞说着甜言蜜语,眼神却不自觉的瞟向那抹上楼去的身影。  几天不见,她好像又瘦了。  跟着那个穷光蛋的日子不好过吧。  呵。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场官司他就更有把握了。  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在纠结什么,给他低个头就那么难么,而且他私下里已经找过她很多次了,哪一次不是狼狈而逃。  “那我先去客厅了,你们吃好了过来。”陆七走了,陆自成也没了吃饭的心思。  “陆叔叔您自便。”  胡碧柔也跟着起身,笑着道,“我去厨房看看,给你们加几个菜。”  偌大的餐厅里只剩下这对小情侣,说话也方便了许多。  陆舞委屈的看向身边的男人,低语道,“子默,你说姐姐是不是还在怪我?不然,她为什么不肯收下我的礼物?”  “别多想,她心里不舒服也正常,谁让你老公这么帅,这么招人喜欢呢。”  “讨厌啊你。”陆舞娇嗔声,那爱怜的模样让颜子默对她的好感又深了几分。  这女人,当真是风情万种,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给他惊喜。  奈何她现在怀着孕,要不然他今晚定要好好的爱抚她一番。  “乖,她不要便不要,这是我送给你的。”男人凑过去,呼出的气息洒在女人耳旁,令陆舞当即红了耳根。  她许久不曾和颜子默亲热,这会儿哪里受得了他这样的撩拨,连气息都开始絮乱。  大概也是她这些日子伺候张行长伺候得快吐了,面对颜子默这样的优秀男人,陆舞是一点也把持不住。  两人快亲上的时候,陆舞目光一瞥,恰好看到陆七拿着水杯经过客厅,看那样子是想来厨房倒水喝。  垂眸娇笑一声,陆舞柔若无骨的手放在男人结实的胸膛,娇滴滴的开口,“子默,还是你对我最好,最理解我。”  男人的视线落在她未凸起的肚皮上,“当然,你可是我未来的孩子他妈。”  这话陆舞听得不乐意了,为何只是孩子他妈,难道不该是颜太太么?  不过这个冰山的男人能对她这样温柔,她也知足了。  看到了吗陆七,不是你的男人没有温柔细胞,而是他的这种温柔不屑对你!  准备去厨房倒水喝的陆七,将他们亲密的一幕看在眼里,她站在他们的不远处,对上的是陆舞得意的目光。  陆七嘴角勾起一抹轻嘲的笑,那眼神犹如在看一个白痴。  不知为何,陆舞看到这样的眼神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该死的陆七,凭什么用这种眼神看她。  等陆舞抬眸狠狠瞪过去的时候,陆七的身影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刚才的一切好似她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入夜的京都和白天的温度相差很大,陆七将带来的大衣穿在身上,拿着空杯子回到曾经的卧室,里面的一切焕然一新,再也找不到当初的影子。  她走后,陆舞顺利的住进了这间主卧室,现在却找不到一丝痕迹,可见陆自成为这事花了不少心思。  那个女人费尽心机的抢走她的一切,她又干嘛要坐以待毙的蠢到去便宜她?  一切只不过才刚刚开始。  拉开玻璃门,陆七走去阳台,寒冷的风猛的灌入领间,冷的她直打哆嗦。  “小七。”  这时候卧室的门被陆自成推开。  陆七转身,冷冷的看着他。  “小七,房间的布置还满意吗,如果不满意我让他们再换。”  陆七双手环胸,淡淡吐出两个字,“可以。”  她要的何止是一间房这么简单,陆家的一切可都是她没日没夜加班拼来的,陆自成,你有什么资格坐享其成?  陆自成站在她旁边,这个位置一眼望去,能清楚的看到景观灯下的一草一木,院子里的景物美不胜收。  也难怪两个女儿都喜欢这间房。  “小七,你跟爸爸说说,是不是最近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  “没有,我挺好的。”  “那上次和你说的离婚,有打算了么?准备什么时候办。”  他的女儿这么优秀,怎么能和一个毫无背景的穷小子车上关系,如果可以的话,陆自成倒是希望她能一直和张行长保持着这种关系,反正外界也不知道。  等到了一定的年龄,张行长玩儿腻了,他便再找个人把陆七给嫁了。  总之,他找的人再不济,身家背景也好过那个穷小子。  听了陆自成的这话,陆七的心掠过一抹疼痛,想到权奕珩为了自己还受伤躺在医院,而她却要在这个时候提出离婚。  但是能怎么办,这件事越是往后拖,权奕珩的处境将会更加危险。  “小七?”陆自成喊她。  陆七抿了下唇,艰难的开口,“等过段时间吧,我会办的。”  “那就好。”  胸口莫名的传来一种极强的压迫感,陆七不愿在这里待下去,“很晚了,我还有事,今天就不在这里睡了。”  “那我让司机送你。”  “不用了,我叫了车过来。”  陆自成急急跟上去,“小七,爸爸等着你住进来。”  那样子生怕女儿这一走了就不回来了。  陆七没有回头,抓起包包就走。  宽敞的客厅内,因为有颜子默的存在,气氛显得比较热闹。  陆七站在楼梯口,余光朝客厅那边看过去,顿了下,而后直接无视他们离开。  颜子默早早就瞥见了那抹匆匆离去的身影,于是起身告辞,“陆阿姨,时间也不早了,我这就回去了。”  陆舞挽着男人的胳膊,恋恋不舍,“子默,我送你出去吧。”  颜子默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不用了,你怀着孕,晚上别瞎乱跑知道么!”  陆舞乖乖的点头,目送颜子默离开。  等男人彻底离开他们的视线范围,陆舞猛的变了脸,“小贱人,又勾引子默。”  “你不去看看?”胡碧柔小声提醒她。  “看什么看啊,我都放话出去能给他们家生个儿子,他难道还能不要?”  她有把握,即便颜子默追上陆七,他们之间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颜子默这个人她太了解,过于自负,对陆七只不过是不甘心而已。  更何况,颜家人都知道她怀了个儿子,颜子默就算不顾及她,也得顾及肚子里面的儿子吧。  呵。  她才懒得去操那份心。  不多时,陆自成脸色阴沉的从楼上下来。  胡碧柔今天晚上受够了窝囊气,逮着他就咋呼,“陆自成,今天这事你可得好好说说陆七,子默是她能得罪的人么,她干嘛那么……”  “给我闭嘴!”  陆自成厉喝。  胡碧柔和陆舞皆是吓的一怔,不明白陆自成为何发这么大的火。  “之前我就警告过你们,陆七回来别去招惹她,你们是怎么做的?”  “我哪里招惹她了,是她自己……”胡碧柔一脸委屈,把求救的眼神投给女儿。  她不明白,陆自成为何翻脸这样快,颜家对陆家而言应该更重要啊,为何陆自成更在乎陆七那边。  陆自成确实顾忌颜家那边没错,但是两害取其轻,还是陆七这边重要,毕竟银行的贷款,即便是颜家也没有那个本事随便拿到。  在张行长面前,一个区区颜家算什么。  陆舞收到胡碧柔的眼神,适时的开口,“妈,你今天也累了,先回房休息吧。”  意思是这里她来搞定就行。  等胡碧柔回了房间,陆舞故作亲密的缠上陆自成,娇声道,“爸,您别和我妈一般见识,她就是怕我……”  “舞儿,以后别惹你姐。”  今天的陆自成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并不吃这一套。  他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陆七这次回来像是变了一个人,想要完全掌控她,可能没那么容易。  “我哪里有惹她嘛,我是好心给姐姐送东西。”陆舞委屈的控诉。“那东西可是子默在拍卖会上拍到的,价格不菲。”  听了她这话,陆自成叹了口气,语气也柔和了许多,“爸爸知道你好心,但舞儿你也知道,你姐现在还在气头上,你还是别惹她的好。”  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两个女儿分开,可是颜家那边所定的婚期还有两个月,他真是头都大了。  陆舞狠狠咬牙,面上却乖巧和善,“好,只要是爸爸说的,舞儿一定会乖乖遵从。”  “呵呵。”  他这个女儿没别的,就是嘴甜,也难怪颜子默会被她勾了去。  ——  刚从陆家出来,陆七就被一辆炫目的玛莎拉蒂挡住了去路。  “小七!”颜子墨从车窗探出头来,“这里不好打车,我送你。”  陆七直接无视,绕过那辆豪华的车往前走。  颜子默干脆下车,追上去,“小七,我有事要和你说。”  陆七仿佛没听到一般继续往前走,甚至加快了脚步,如同躲着毒蛇猛兽般的躲着颜子默。  “小七,你不听我的话你会后悔的。”  一旦这个官司她输了,将会承受牢狱之灾。  这是颜子默不愿看到的。  陆七听了这话驻足,终于转眼看向追上来的男人,眸子里迸射出令他陌生的狠戾。  是的,狠戾。  那眼神仿若修罗般可怕。  颜子默怔了怔才急切的开口,“小七,我已经给我爸妈求情了,只要你愿意回公司,我让他们立马撤销诉讼。”  “不然,你会坐牢的。”  说到这儿,颜子默情绪开始激动起来。  毕竟他的目的只是让陆七回去公司,坐牢这个处罚太过于沉重。  果然,这事不是颜子默的主意。  橘色的路灯把两人的身影拉得老长,陆七只是眯眼看着他,迟迟没有说话。  “小七。”颜子默烦躁的点了一根烟抽上,耐心的提醒,“你只要答应……”  陆七冷冷打断,“那咱们就走着瞧,谁坐牢还不一定呢。”  “小七!”颜子默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穿着普通,曾经盘起的头发自然的散落下来,脸上未施粉黛,却光彩照人,特别是由内散发的那抹自信,他从未在别的女人身上看到过。  颜子默不由得愣了。  陆七扬起下巴,在男人痴醉的眼神中冷声呵斥,“回去告诉你那个妈,到时候最好别哭着喊着说冤枉,那么多人面前,小心丢了你们颜家的脸面。”  “小七,你!”  大概没料到陆七会有这番犀利的言辞,颜子默竟然一时语塞了。  她的语气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那般笃定。  如果不是颜子默了解她此时的境地,恐怕都要相信她是真的有办法打赢这场官司。  “还有,麻烦颜总不要半夜三更的跟着我,否则我为了我人身安全考虑,很有可能会报警,相信颜总也不想上明天的头条,来个倒追前女友的绯闻。”  一字一句都带着生冷的嘲讽。  颜子默,“……”  这番话确实让颜子默停止了对她的追逐,男人呆泄的站在原地,目光森然。  陆七,我一定会让你来求我的!  身后没再响起男人追逐的脚步声,陆七紧绷的心缓缓松懈下来,脚步快得恨不得飞起来直接越过这条路。  终于摆脱了渣男的魔爪,陆七不由松了口气。  其实刚才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手都是颤抖的。  她压根没有一点把握打赢这场官司,竟然还理直气壮的对颜子默说出这番话。  或许人被逼急了都会如此吧。  嗯,她干嘛涨别人气焰灭自己威风啊。  不管能不能赢,至少在气势上不能让对方给比了下去。  现在最令陆七头痛的是这个地方不好打车,估计回到医院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  她已经出来三个小时,也不知道权奕珩怎么样了。  到底放心不下来,陆七打了权妈妈的手机。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怕打扰权奕珩休息,刻意将声音压得很低,“妈,是我,权奕珩怎么样,他还好么?”  “小七啊,阿珩一切都好,就是太想你。”  陆七,“……”  咳咳,这个她要怎么接下一句啊。  权妈妈是个直肠子,从不会顾忌着谁说话。  陆七突然觉得,这个电话她是不是打错了对象了呀。  “小七,你有事就先忙吧,让这小子多想一会,没关系。”  这话一出,陆七似乎看到了权奕珩那忧伤的眼神,就像早上他找她讨水喝的样子,可纠结死她了。  陆七尴尬的抓了抓头发,“那个妈,如果你累了就睡会,今天我找护士弄了一张躺椅,我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能回来。”  还好权妈妈没有当着她的面说这些话,否则她都要羞死了。  “好好好,没事的小七。”  挂断电话,陆七赶紧用软件打车,已经很晚了,她怕权妈妈身体吃不消,得赶快回去替她。  病房里,权奕珩歪着头盯着权妈妈。  “这下放心了?”权妈妈收了线问儿子。  权奕珩摇头,“她去了那个家,我哪里能放心。”  自从她离开,他就开始数着时间,却又不敢贸然的打电话去打扰她。  这女人还算有良心,知道晚回来给他打个电话。  嗯,不错。  “听小七的声音没哪里不正常,她不是小孩子,妈妈相信她能处理好。”  权奕珩不是不相信她,而是怕她受委屈。  现在的陆自成肯定是把陆七当做神一样供着,可还有两个女人不是省油的灯。  她不在他眼皮底下,权奕珩是一点也不放心。  “你呀,也别想那么多,小七这孩子没那么脆弱,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妈想跟你说说子晴的事。”  权奕珩知道她想说什么,他从来不喜欢听唠叨,但是对这个妈却是异常的敬重,愿意洗耳恭听。  “慕太太前几天找我聊过了,她很同意这门婚事,阿珩你也知道,我和你妹妹是……”  权奕珩似乎不忍听下去,柔声打断她,“妈,你不要担心这些,关键是子晴和慕昀峰怎么想。”  “妈也是这个意思。”  权妈妈心里没底,“可那个慕太太,也真是搞笑,好像非我们家子晴不可。”  “慕太太为人不错,这点阿珩可以像您保证。”权奕珩顿了下,斟酌的开口,“我帮您试探过慕昀峰,他现在好像还没有结婚的意思。”  他说的已经很明白,就看叶子晴自己怎么去决定了。  人生大事,谁也没有权利为谁做主,他能做的也只能在适当的时候提点他们。  叶子晴正是青春期,估计是小女孩心思,迷恋慕昀峰那样的男人也属正常,他如果直接去说,肯定会让她受不了,且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来。  倒不如放手,让她自己去抉择。  年轻的时候受点伤痛没什么,关键是,每个人都需要在这种环境中成长。  “那这就不好办了,慕昀峰对子晴没有这个意思,我怕子晴嫁过去日子也不好过。”  “这事吧,得她自己走出来。”  “阿珩,妈就这么一个女儿,你一定要帮帮她。”  可怜天下父母心,一旦说起儿女的问题,权妈妈也会有不淡定的时候。  那丫头别看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心眼小着呢。  权妈妈就是担心,她会接受不了。  而这番话,权奕珩和权妈妈万万没想到被刚下课的叶子晴听了个清清楚楚。  她失神的站在病房门口,浑身的力气仿若被抽干,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木讷的走出医院。  原来,慕昀峰对她真的没有那种心思。  她全当他不想结婚,没想到只是一个不想娶她的借口。  ——  陆七回到医院的时候,权奕珩已经睡着了,权妈妈则坐在一旁小休,连外衣都没批一件。  陆七看到这幅场景不禁有些心酸。  要不是因为她,权妈妈和权奕珩都不会受这种苦。  轻声走过去,陆七的手掌落在权妈妈肩头,“妈,你回去吧,这里我来守着。”  权妈妈看到她笑开,随后她又看了眼熟睡的儿子,低声叮嘱陆七,“小七,夜里凉别感冒了,我从家里带来了被子,医院的被子太多人睡过。”  “谢谢妈,我送您下去。”  离开前,陆七特意瞄了眼沉睡的男人,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一丝弧度。  和权家人相处总会让她感到温馨,哪怕这会儿是在人人不愿来的医院,陆七也不觉得有多沉重。  两人进了电梯,权妈妈看了她一眼,迟疑的说,“小七,妈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陆七多聪明,顿时就意识到权妈妈会说什么,抢在她之前开口,“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事也怪我。”  “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多注意,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了。”  陆七并不想权妈妈介入这件事之中,已经连累了一个权奕珩,其他的人,她绝不能让其发生意外。  叮,电梯门打开,两人一起出了医院。  权妈妈还想说什么,“不是啊,小七……”  “这样吧妈,等权奕珩的伤势好了,我们再谈这件事。”陆七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她将权妈妈扶上车,“今天太晚了,您赶紧回去休息。”  已经坐在车里的权妈妈只好将想说的话咽回去,叮嘱她,“好,那你自己注意点。”  “妈,您就放心吧。”  看着那辆出租车逐渐消失在医院,陆七长长舒出一口气。  这一晚,她实在太累了。  想着她确实需要一个合适的时间和权妈妈谈谈自己和权奕珩之间的事。  回到病房,陆七开了一盏墙壁灯,她凑过去,仔细端详男人沉睡的容颜。  她今天回来晚了,权奕珩受了伤身体弱,大概挨不住困了吧。  暗色的光线落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好看的眉拧着,立马就让陆七紧张起来。  难道是工作上有什么不顺心的事?还是身体不舒服?  无论是哪一点都让陆七提心吊胆。  陆七抬起手,轻轻帮男人拧起的眉抚平。  嗯,还是这样看起来舒服。  两人的距离很近,男人吐出的温暖气息扑到女人颈间,令陆七心尖儿一颤。  她出神的望着他沉睡的脸,安静的病房里,大胆的欣赏起男人优质的那张脸。  权奕珩,你长得这么帅怎么会找不到女朋友呢。  陆七想起他曾经说过有喜欢的人,不禁沉了沉脸。  听那语气,像是很认真的感情。  唔!  权奕珩,到底是哪个没眼力的家伙看不上你?  当然,她更好奇权奕珩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子,漂亮吗,能干吗,温柔吗,还是千金大小姐,小萝莉,又或者只是个普通女人……  陆七愤愤的咬着唇,注视着权奕珩的那张脸,脑子里一片混乱。  也就在这时,沉睡的男人徒然睁开眼。  “你老公是不是很好看?”  男人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很是突兀。  陆七的脑子轰然炸开,羞涩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天哪,她偷看他被抓了个现行。  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猥琐了,竟然去偷看一个男人。  不过,陆七反映还算比较快,立马就反驳过去,“我,我是看你有没有发烧。”  权奕珩扬起唇,轻笑道,“发烧会在身上?”  “权奕珩,你没睡着!”发现事实的陆七立马就炸毛了。  “老婆,你承认偷看我了。”  陆七,“……”  “老婆,你说你一直盯着我,我怎么睡?嗯?”男人的声线很软,像是刚刚清醒过来,带着一丝沙哑的性感,明明是有点责怪她的语气,听在人耳里却带了一丝蛊惑的意味。  漫漫长夜里,原本就不大的空间两人气息交缠。  暧昧丛生。  陆七的心被他扰得乱了分寸,微微红的脸在柔和的光线下异常好看。  她赌气似的给他下马威,将椅子拉到了另一边,“我不管你了。”  那模样分明和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权奕珩不禁想起他们小时候,每次她输了也是这样,有点赖皮的。  男人挑了下眉,“行,你不管我,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咳咳。”陆七呛声,清澈的眼眸转了转,想说点什么安慰这家伙,可又拉不下脸来。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  “唔。”病床上的男人轻哼了声,似乎难受的很。  陆七的神经立马就紧绷起来,刚才的不快也跑到了九霄云外,走过去急急问,“权奕珩,你没事吧。”  权奕珩闭着眼没应,倒是那难受的呻吟声越发大了,“唔。”  陆七懊恼的咬唇,“对不起,我刚才就是说的气话,你别往心里去。”  她哪里能真的不管他,只是他这人吧有时候嘴巴真毒,非要那么实话实说戳中她的囧事么。  这话一落,痛苦呻吟的男人顿时就恢复了本性,“我也说的气话,有这么漂亮的老婆,我哪舍得自生自灭。”  陆七,“……”  特么的,她就不该管。  这男人嘴巴抹蜜了么,这么甜。  “权奕珩,你又骗我。”虽然是控诉,但语气已经没刚才那般生气。  只要权奕珩没事,比什么都好。  “没,刚才是真疼。”  陆七又紧张了,“哪里疼了?”  “心疼。”男人眯眼轻笑,分明是不怀好意,“你帮我揉揉可好?”  陆七,“……”  为什么她有种要崩溃的节奏。  这个权奕珩,哪里是沉默寡言的老实人了?  ……  这一晚陆七还睡得比较安宁,权奕珩的伤势稳定,晚上也没再发烧。  也可能是这两天比较累,陆七一觉醒来已经天亮了,而病床上的男人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陆七不自然的咳嗽两声,掀开被子从躺椅上起来,“权奕珩,你怎么不叫我啊,什么时候醒的?”  男人眼神宠溺,不动声色的开口,“刚才。”  他已经维持这样的动作好几个小时了,如果她再不醒,他的眼睛估计得抽筋。  陆七故作轻松的收拾被褥,“饿了吗,我给你去买早点?”  “一会妈会带来,不用了。”  “那……”  她突然觉得词穷了,除了问这些,做这些不知道要和说什么。  “昨晚去陆家还顺利吗?”终于话题回归到重点。  陆七点头,佯装轻松的笑了笑,“挺好的,他们没为难我。”  即便有,她也不会告诉权奕珩,免得他担心。  但有一件事是她的心病,那就是离婚。  可面对这样的权奕珩,她要怎么说出口呢。  陆七不是想离婚,而是不想再连累他们。  陆自成已经给了她提醒,如果不尽快解决,她怕结果会越来越糟糕。  思来想去,陆七觉得有必要问问权奕珩的想法。  就像他说的,无论什么结果,两个人面对总比一个人好些。  在她心里,大概已经慢慢接受了权奕珩这么一个人吧。  陆七想着,等权奕珩的伤好些再讨论这个问题。  整个上午陆七都在看有关法律的书籍,权妈妈中午给他们炖了补汤,看着两人喝下后就回去了。  而这边,陆七也约了人。  “下午我要去和律师交流一下案件的问题,叶子晴会过来照顾你。”  权奕珩睡着没应。  陆七半天没听到男人的答复,走过去狐疑的问,“你怎么了?”  男人反问她,“我可以不高兴么?”  陆七,“……”  大概是因为受伤,每天只能这样躺着,权奕珩心情说不出的郁闷,但在陆七面前,他从来不会表现出半分消极的情绪。  看到这样的权奕珩,陆七的心想不软都不行,那语气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向大人保证,“我保证就出去一小会,很快回来。”  听了她如孩子气般的保证,权奕珩心尖儿颤了下,只觉得这他的女孩实在可爱的紧。  “和你开玩笑的,老婆你去忙吧。”  他虽然很想和她每时每刻的待在一起,但也不能耽误了大事。  有些问题,她自己需要成长。  而他也只能在合适的时候拉她一把,无法代替她走过的每一个脚印。  律师事务所,陆七找到了负责自己官司的沈律师。  “陆小姐,其实您给我打个电话就行的。”  陆七客气的道,“还是当面谈比较好,这个案子我心里没底,取证的事也不知道该去找谁。”  “这个您放心,只要出钱,会有人办的。”沈律师说的直截了当,一点也不把她当外人。  出钱?  关键是她并没有多少钱。  纠结中,只听见陈律师再次开口,“当然了,钱也不是问题,我和权奕珩是多年的朋友,这点小忙还是没问题的。”  闻言,陆七错愕的看着他。  原来权奕珩把一切都给她打点好了。  但他这朋友也太够义气了吧。  陆七哪里好意思让人家出钱帮忙,她委婉的道,“陈律师放心,费用问题我会……”  “权太太。”陈律师改了称呼,“三年前我欠了权奕珩一份情,很荣幸今天能有幸为他效劳。”  意思是说,她该感谢的人不是他,而是权奕珩。  陆七哑然。  感觉自己又掉到了某个坑里,她欠权奕珩的,好像不仅仅是钱这么简单。  “权太太,有什么问题我会第一时间和您联系的。”  既然是熟人,陆七也就没那么拐弯抹角,直接把心里的疑虑问出来,“我想问陈律师,您对这个官司有几分把握?”  陈律师推了鼻梁上的眼睛,沉着而稳定的开口,“陈某不敢保证别的,只能说尽量不会让陆小姐失望。”  “谢谢啊。”陆七道了谢起身准备走了。  陈律师吩咐自己的助理,“小刘,送权太太出去。”  小刘闻言,跑到前面麻利的给陆七带路,“权太太您这边请。”  陆七,“……”  此时的陆七突然发觉,权太太这个称呼似乎很威风的样子。  权奕珩,他……混得不错嘛。  出了律师事务所,陆七站在马路上打车,同时接到好友姚若雪的电话。  “若雪啊,我现在没时间,要不你来找我。”  陆七一边打车一边和姚若雪解释这两天发生的事。  姚若雪听后表示理解,“小七,你先忙,我们改天再约吧。”  其实她是有事和陆七商量,现在看来得等等了。  “你还好吧。”听她的语气好像不太对劲。  姚若雪故作轻松的笑了声,“挺好的,就是想和你唠叨唠叨。”  “这样吧,我明天上午过去找你,我们约在医院附近?”  这样也方便她照顾权奕珩。  “行。”  匆匆忙忙回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五点。  她又出去了三个多小时。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但面对权奕珩的时候,她怎么就心虚了呢。  从电梯里出来,护士台的小护士一看到她便凑了过去,那样子急的不行。  “陆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陆七脑子轰然炸开,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怎么了,是权奕珩出什么事了吗?”  护士憋红了脸,吞吞吐吐。  陆七等不到护士解释,直接冲去病房。  “权奕珩,权奕珩!”  砰,病房的门被陆七大力推开,然而等待她的却是一室的静,相较于她的行为,躺在病床上小休的权奕珩倒是吓了一跳。  呃。  什么情况。  陆七头痛的扶额,她又不淡定了。  这时候,护士也跟着进来,陆七问她,“怎么回事?”  说的那么吓人,她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呢。  护士的表情和刚才一样,小脸憋得通红,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是权先生,他,他尿急……”  陆七,“……”  “陆小姐,我们没办法帮忙,权先生已经憋了两个小时了。”  “天哪,两个小时,那岂不是憋坏了?!”  陆七一听立马就急了,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躺在床上的某男一听,嘴角抽搐得厉害,“权太太,坏没坏,你等下试试不就知道了?”  陆七,“……”  护士,“……”  ------题外话------  呜嗷,权大少好坏有木有,很会撩小七哇…。  话说,小仙女们,看在权少这么努力的份上,清清能求个月票,求个安慰,求个抚摸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