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14 漂亮的反击(1)特殊嗜好

114 漂亮的反击(1)特殊嗜好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1014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0
    陆七瞬间石化了。  小护士也脸红的离开了病房。  真是的,人家夫妻的事儿她瞎凑合什么。  权奕珩受伤后,陆七想过很多种可能,也在心里发誓会亲自照料他到完全康复。  当时情况紧急,她压根没想到这些细节上的问题。  比如说,他身体不方便上洗手间,还有,可能还要面对洗澡的问题。  男人见她无措的杵在那儿,急急开口,“老婆,你再不帮我,大概我真的要憋坏了。”  “可是……”  陆七纠结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脸一红,眼神不由自主的往他身下瞟去。  这一看……陆七彻底风中凌乱了。  她实在下不去手好么!  她长这么大,除了和权奕珩在一起的几次意外,连真正的接吻都没有尝试过。  之前因为受伤,医生都有给权奕珩弄导尿管,今天都取了么?  “唔。”权奕珩难受的叹了一口气,那痛苦的模样像是真的憋不住了。  陆七不自然的咳了两声,“那个权奕珩,你还好吗,要不要我找医生来?”  没看到他憋成这样,能好么?  “我想上洗手间,你找医生干嘛?”  陆七,“……”  她当然知道,但这不是想找医生想办法么。  毕竟很多人做了手术不能下床,他们肯定有解决的办法吧。  权奕珩见她急得快哭了,也不忍心再为难她,将手机递过去,“好好好,你帮我打这个电话,他很快就会过来帮我。”  “哦。”陆七闷闷的应了声,乖乖照做。  电话拨通,那头很快响起一道男音,“喂,总……”  这个称呼还没喊出口,陆七便急切的出声,“你好,我是权奕珩的妻子,他现在有事需要你帮忙,方便马上过来一趟么?”  徐特助听着这一连串的解释,便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是总裁夫人!  “拜托一定要马上啊,我这里等不得。”陆七特意叮嘱。  “好,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陆七疑惑的望着权奕珩。  男人平淡的解释,“是慕昀峰给我找的一个小助理。”  陆七也没深想,只是感慨道,“你们老板对你可真好。”  她听权妈妈说过,权奕珩和慕昀峰是高中同学,两人除了上下级关系还有很深刻的友情,给他派了一个小助理,陆七倒是不奇怪。  不出十分钟,徐特助便火急火燎的赶到了。  陆七和他简单的打了招呼便出了病房。  她觉得有必要和医生商量一下这个问题,否则权奕珩真的憋坏了怎么办。  徐特助甚至来不及擦额头上的汗,小心翼翼的将权奕珩从床上扶起来,“总裁,您还好么?”  “嗯。”  他虽然骨折了,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医生说了,休养半个月就会没事。  而且他另外一条腿完全没有问题啊。  徐特助扶着权奕珩去了洗手间,男人单手撑着墙壁想要自己解决,可身体终究受伤了,动作有些僵硬为难。  徐特助看不过去,想上前帮忙,“权少,您没事吧,要不还是我来帮你?”  权奕珩横了他一眼,已经开始动手解裤子,“要我当场给你实验有事没事?”  徐特助,“……”  那也得您行啊。  老处男。  徐特助在心里嘀咕。  权奕珩像是能洞穿他的想法,冷冷道,“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一会掏出来吓死你。”  当然,爷是不会给你看的。  徐特助,“……”  “杵在这里干嘛,还真等着看爷的型号?!”  徐特助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哭笑不得。  权大少,我这还不是怕您摔了么?  到了晚上,黄娅茹来了一趟,给权奕珩和陆七带了晚餐。  陆七怕她身体吃不消,“妈,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做这些了,医院什么都有。”  “医院的那些哪里比的上自己在家做的。”黄娅茹把保温和里的汤端出来,笑意融融的看着权奕珩,“阿珩,把骨头汤喝了,喝了之后腿好的快,我炖了好久呢。”  权奕珩看了眼陆七,一脸为难,“谢谢妈,不过……我不能喝。”  “怎么不能喝呢,俗话说吃什么补什么,你骨折了,得喝骨头汤好得快。”  “妈,我真不能喝,小七是吧?”权奕珩神色不自然的落在陆七身上,“汤喝多了,我会,那个很不方便的。”  黄娅茹顿时明了。  陆七后知后觉,“是啊,会很不方便的,妈,这个还是您自个儿喝吧。”  “胡说什么,哪里会不方便,当前你的身体最重要,大不了晚上让陆七帮你。”黄娅茹就差把汤倒进权奕珩嘴里了,“喝吧,喝吧。”  陆七觉得她妈就是来捣乱的。  帮他?  这话说的轻松,她和权奕珩压根没发生那种关系好么,让她大晚上的怎么帮。  即便有徐特助,可人家晚上也要休息的吧,权奕珩想方便了,她总不至于大半夜的让徐特助过来帮忙。  陆七扶额,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可话说到这个份上,她又不好驳了黄娅茹的好意,“既然是妈辛辛苦苦熬的,你就多少喝点吧。”  权奕珩像是得到糖的孩子,“谢谢老婆。”  黄娅茹坐在一旁看着,不禁摇了摇头。  很明显,她这个女婿被小七吃的死死的。  当然作为长辈,看到女儿能被这样一个男人疼着会感到高兴。  不过,她同样也心疼权奕珩。  多好的一个男人啊,她家小七也不知道心疼点人家。  “阿珩,我们家小七从小被我惯坏了,有时候呢脾气不好,你别往心里去,汤啊,该喝的就喝,放心,半夜里她会照顾你的。”黄娅茹安慰权奕珩,可见对这位女婿不是一般的满意。  “妈!”  “多谢妈。”  两人同时开口,只不过一个是埋怨,一个是感激。  权奕珩朝气鼓鼓的小七看了眼,挑了下眉继续喝汤。  那表情分明在说,这可怨不得我,丈母娘的话他可不敢不听。  怕探望的时间长了耽误他们休息,黄娅茹没坐一会就走了。  陆七送她到电梯口。  “小七,阿珩是为你受的伤,你要对人家上心点。”  “妈,你这些话都听得我耳朵起茧子了,我们能不能聊点别的?”  没看到她眼角的黑眼圈么,她还要怎么上心,难不成24小时陪着哄着。  “你这孩子,从小就这么倔,好歹不分。”  她当然知道权奕珩好,也适合做老公。  可她不愿自己的未来就这么将就着。  目前为止,她就觉得权奕珩太好,其他的,在她和颜子默分手后就没想过。  没有哪一个女人会做到,在受过一段感情的伤害后去全心全意接受另外一段新感情。  在没确定自己的感情之前,她不想耽误了权奕珩。  ——  京都的夜生活逐渐拉开序幕。  叶子晴今天一下课就和几个同学直奔唇色酒吧。  一曲激情的舞过后,叶子晴由两个小鲜肉扶着到一旁的沙发里,另一边,几个同学喝得正尽兴。  叶子晴揉了揉微痛的太阳穴,就着五颜六色的光线,她环视一圈,目光落在某个角落里的男人身上。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扑到同学那一桌,拿起开好的酒瓶就往嘴里送,“来,我们继续喝。”  “今天谁不喝趴下谁是小狗!”  有一位女同学站出来劝她,“子晴,你今天已经喝了不少酒了。”  确切的说,他们已经来这儿好半天了,现在该回家了。  叶子晴瞥了女同学一眼,“没出息的东西,就想着回去呢,是谁说的不醉不归的?”  “是啊,这么早回去躺尸啊。”很快,有男同学站出来起哄。  “来,继续喝。”  经过叶子晴这么一闹,他们这一块的气氛更加高涨,一瓶酒很快下肚,叶子晴喝得满脸通红,人也不太清醒了。  “子晴,今晚……”一个染着黄毛的年轻男孩搭上叶子晴的肩,视线猥琐的落在女人胸前。  叶子晴将他放在肩上的手拿开,笑得阴冷,“你不是姐喜欢的类型,一边待着去啊。”  “切!”  “来,我们继续喝。”说着,她又开了一瓶酒就要往嘴里送。  手里突然一空,大脑眩晕的她撞进一个温暖的怀里。  人群中间,立刻有女生发出夸张的尖叫声,“哇,好帅啊。”  慕昀峰没给这群女生欣赏的机会,直接拉起叶子晴就往外拖。  到了酒吧门外,冷风让叶子晴混沌的大脑清醒了些许。  “一群小屁孩,干嘛呢。”  如果不是听到她的声音,慕昀峰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是那个活泼可爱的叶子晴。  瞧瞧,她都穿了些什么!  一个小丫头,竟然穿露脐装来这种地方,也不怕被人给潜了。  不过,慕昀峰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看上去瘦瘦的,其实还挺有料的。  咳咳。  意识到自己想什么的时候,慕昀峰尴尬的别开了脸。  叶子晴耸耸肩不以为然,“同学聚会啊。”  慕昀峰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聚会穿成这样,合适么?”  谁知这丫头不领情,把外套回塞到他手上,“怎么不合适了,你管得着么你。”  说完,她转身往酒吧里走。  慕昀峰懵了,拉住她,“哎,你,信不信我给你哥打电话。”  小丫头反了天了!  “呵呵。”叶子晴轻笑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你打啊,看我哥现在能不能管我。”  慕昀峰咂咂嘴,拿着手机的手僵了。  这丫头的画风怎么突然变了。  哪一次见面不是慕哥哥慕哥哥的叫,恨不得把这一辈子的称呼都给叫了,今儿是怎么了,喝高了?  “你怎么了?”  叶子晴单手撑着额头,“我怎么了你在乎么?”  慕昀峰,“……”  现在的小女孩他真是不明白了啊。  出来玩儿竟然来这么牛逼的地方,还是一帮小屁孩。  没看到那群雄心动物都虎视眈眈的么。  慕昀峰狭长的眸眯了下,耐心的开口劝她,“子晴,你现在还是学生,这么出来混实在不合适。”  “学生怎么了,学生还有带娃上课的呢。”  慕昀峰,“……”  这丫头和权奕珩一个德行,气死人补偿命。  叶子晴懒得和他废话,扭头进了酒吧,而后穿过形形色色的人群,回到刚才的位置。  看到她,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围上来,七嘴八舌的向她打听,“子晴,刚才谁啊,你男朋友么?”  叶子晴犹豫了下,目光一扫,精准无误的落在某个方向,那边,慕昀峰还在跟一个男人谈事。  每天就知道瞎忙活,赚那么多钱女人也不找一个,以后抱着钱滚床单啊。  “子晴是不是啊。”女孩们见叶子晴不说话,急着追问。  “不是。”  其中一个女孩闻言兴奋得差点叫起来,“真的啊,那我是不是可以追他?”  叶子晴白了她一眼,手指戳了戳她的头,“大姐,就你这样的,以为他眼瞎啊。”  女孩瞥瞥嘴,不服气。  “子晴,你看我,看我行么?”  叶子晴很不给面子的驳回去,“他不喜欢平胸,整了再说吧。”  “子晴……”  “子晴,那我呢。”  叶子晴已经没了兴致,将外套搭在肩上,单手插进裤袋里,潇洒的往外走,“走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漫漫长夜,真是无趣极了。  本在舞池里玩得正嗨的几个男同学见叶子晴要走,纷纷追上来,“哎哎,子晴,你去哪儿。”  “有事儿,不玩了。”  “别走啊,不是说了今晚不醉不归么。”其中一个男生拦住她,抬手就要朝她的脸摸去。  叶子晴巧妙的躲开,眼神冰冷,“把你爪子拿开。”  “哟,还矫情啊,穿这么性感可不就给人看的。”  男生不但没生气,语气反而越发轻佻了,“话说,爷都喜欢你好久了,多少给点面子不是。”  跟过来的几个男生忍不住偷笑,“哈哈!就是啊,都来这种地方了,还装啥啊。”  这几个平时都算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大概今天喝高了,某些平时不敢说的话也用不同的方式说了出来。  但叶子晴听不得这样流氓的话,一拳直接打在那个男同学的眼睛上。  揍完人,叶子晴直接开溜。  “妈的,你个……臭……”  男生辱骂的话还未从嘴里全数吐出,胸口蓦然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直直往后栽去,以至于倒下去的时候由于手臂的支撑,磕到地上的玻璃渣子,手臂上顿时涌出一阵鲜红的液体。  “啊……”酒吧里,尖叫声四起,因为这场事故混乱不已。  而其他几个男生,也纷纷被慕昀峰快速控制住,纷纷对他求饶,“大侠饶命。”  “大侠饶命,不关我们的事啊。”  慕昀峰丢开他们,从皮夹里掏出一叠钞票丢在受伤的男生旁边,冷冷吐出三个字,“医药费。”  几个男生面面相觑,吓得双腿直哆嗦。  这个人的身手太诡异,他们连看都没看清楚就被撂下了。  慕昀峰处理完这个,对剩余的几个男生厉斥,“小小年纪不学好,还不快滚。”  话落,几个男生跑得比兔子还快,而那个被撂倒的男生被揍得爬不起来,也没人敢去管这事。  酒吧的经理一听是有人和慕少过不去,吓得魂都丢了。  小祖宗,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  等酒吧的经理赶过来,慕昀峰已经处理完一切,全场只剩下一群花痴女人的陶醉声。  “哇,好帅啊。”  “连打架都这么帅,啊,我要疯了。”  “……”  而慕昀峰像是个局外人一样,理了理身上昂贵的西装,神色自若的走出了酒吧,仿佛刚才的那场武力是一场错觉。  到底是一起来的同学,躲在一旁偷看的女学生等看热闹的人散去,将受伤的男生扶着出了酒吧。  “我说你惹她干什么啊,据说他有个厉害的哥哥,惹不得。”  男生捂着受伤的手臂,“哼,就你们这群傻逼听她吹嘘,有个厉害的哥哥能住那样的破地方啊!”  众人,“……”  说不定就是请的一个混混。  “你别胡说,没看到刚才那个男人么,肯定不是普通人。”  男生不以为意,“那不是她哥,又不是男朋友,能是谁?”  “你怎么知道不是她哥啊。”这是一群女生的疑虑。  “如果是哥或者是男朋友,能纵容她到这儿胡闹?”  众人点点头,倒是觉得他说的有理。  叶子晴目睹了慕昀峰帮她揍人的全过程,这丫头呢,没心没肺,竟然招呼都不打直接就走了。  将手里的外套套在身上,叶子晴瞬间由风情万种的漂亮女郎变成了乖乖女。  一辆黑色的宾利车缓缓前进,在叶子晴身旁停下,男人隔着车身喊她,“去哪儿啊。”  “不要你管。”  “哟,吃炸药了?不想请我吃顿宵夜感谢我?”  刚才若不是他,那几个男生能轻易放过她?  叶子晴驻足,笑眯眯的看着他,“吃了我的宵夜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怎样,慕少,怕不怕?”  那语气狂傲得让他想抽她。  这丫头不学好啊。  慕昀峰手指敲着方向盘,盯着她半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丫头,他感觉怎么是个坑呢。  在女孩子面前,慕昀峰哪能说不敢的,他下车帮叶子晴打开了副驾驶的门,朝她挑眉一笑,“你慕哥哥我什么时候怕过?上来!”  叶子晴却贼贼一笑,朝男人挥手,“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拜。”  慕昀峰愣在原地,“……”  这丫头,敢情在存心玩弄他?  第二天一大早,慕昀峰第一时间去了医院。  陆七正好有事要出去,把空间留给了他们谈公事。  等陆七一走,慕昀峰便开始告状,“你管管你妹妹行不行,她昨天竟然去酒吧那种地方鬼混。”  权奕珩连看也没看他,自顾自翻阅手里的报纸,“她是成年人了,你不也去酒吧鬼混,我有什么资格去约束她?”  慕昀峰咂咂嘴,“……”  好吧,算他多嘴。  可这事吧,他真的看不过去啊。  权奕珩,你难道忍心你妹妹堕落下去么。  好吧,你现在也没能力管。  “有线索了么?”权奕珩把报纸丢在一边,神色严肃。  慕昀峰无奈的摊手,“没有证据证明是陆舞,但我觉得这事应该和她脱不了关系。”  这件事吧,他和权奕珩都是一个想法,认为刘媛媛那种级别的女人想不出来这种恶毒的办法。  别看刘媛媛平时在圈子里趾高气昂的,其实遇到事情怂得很,压根就是脑残货。  “那女人倒是不傻。”权奕珩点头认同,接着问,“刘媛媛呢。”  “在山里呢,估计是被吓怕了,不敢出来。”  “嗯。”  有时候一刀解决了敌人,远远没有慢慢折磨来的痛快。  他和慕昀峰都是这种恶趣味的人,不喜欢立马把对方弄死。  那个女人,看样子上次的教训还不够。  刘家都已经快家破人亡了,竟然还不知悔改,摊上这样的女儿,刘家算是彻底完了。  和权奕珩聊完,慕昀峰给叶子晴打电话。  “是我。”  那头,女孩的声音有点不耐烦,“我知道是你,存了你的号。”  慕昀峰经过护士台,迎来几个护士的尖叫,“哇,好帅啊。”  慕昀峰一向骚包惯了,隔着空气投给几个护士一记飞吻。  “哇。”  男人的这个动作让几个护士更加疯狂了,搅乱了一地芳心的他却平静的进了电梯。  叶子晴在电话那头听得清清楚楚,想直接挂断电话,却又听见男人问,“怎么,哥哥都不叫了。”  “你本来就不是我哥,我高兴就叫。”  慕昀峰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小丫头看不出来,嘴挺厉害的。  “子晴!”  是嫂子的声音。  叶子晴转头就看到了朝这边走来的陆七,对着那头道,“我有事,先挂了。”  嘟嘟嘟。  哟呵,小丫头来脾气了啊。  他刚才过来医院的时候,明明看到她也来了,但不知为何迟迟没有上来。  难道是故意在躲着他?  慕昀峰摸了摸鼻尖,想不通小丫头到底是怎么了。  这边,陆七从医院出来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叶子晴。  “子晴,站在这儿干嘛,怎么不上去呢。”  叶子晴噘着嘴,“嫂子,我心情不好。”  “怎么了?”陆七紧张的问,“有什么事跟嫂子说说。”  或许连陆七自己也没意识到,她现在和这一家人的关系有多么和谐。  这丫头平时大大咧咧的,陆七还没有见过她这幅模样呢。  “嫂子,我不想上学了。”  “说什么傻话呢。”  叶子晴摆起小脸,一副要大难临头的样子,“我马上就要毕业了,不想读研,可我妈非要我继续学。”  陆七不禁松了口气,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人各有志,叶子晴这样的大概对读书不太感冒。  姑嫂俩并肩走去公交站台,陆七问她,“不上学,那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秘书。”  “秘书?”陆七拧眉。  实在想不通这丫头为什么想做秘书。  秘书分很多种好么,而且不一定需要多高的文凭,最重要的是自身的气质出众。  叶子晴看上去不像是能做这份工作的人,她大大咧咧惯了,恐怕难以胜任啊。  “嗯,秘书。”叶子晴肯定的道。  最好是能勾引男人的那种。  而她就想勾引一个男人。  说她是小丫头的那个男人,让他还看不起自己。  “嫂子,听说你以前在大公司做过事,肯定知道怎么做秘书,教教我好么?”  陆七,“……”  这个……她能拒绝么。  叶子晴一副可怜兮兮的眼神,头也往陆七肩头蹭,“嫂子,求你了。”  陆七哪里受到了她这样的软磨硬泡,当即答应下来,“好,只要你想学,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嫂子万岁,就知道你最疼我了。”叶子晴不顾大街上来往人群的诧异目光,给了陆七一个大么么。  陆七被她这个举动弄得不由愣住。  曾经,她是最注重形象的,在这种公开的场合不会允许身边的人这般放肆,可现在,她看着叶子晴竟觉得整颗心都软了下来。  她这个小姑子,实在太招人喜欢。  看到她脸上灿烂的笑容,陆七不禁羡慕起这个女孩。  这样的年纪,能有人宠着她,放纵着她,实在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而她在叶子晴的这个年纪早就进了陆家公司,开始卖命的给陆家赚钱了。  陆七却不知道,在她羡慕叶子晴的同时,自己身边也有这样一个人,默默守护者她,可以让她有放纵的资本。  ——  权奕珩身上的擦伤恢复的很快,到住院第四天的时候已经不用每天换药了,骨折的腿虽然还不能东,但人却可以下床活动。  为了能让他有个良好的心态,陆七特意弄了一张轮椅,晚饭的时候她会推着权奕珩去医院的后院透透气。  而明天,是她和颜家撕破脸的日子,陆七心里说不出的紧张,所以今天陪着权奕珩的时候,她有点心不在焉了。  虽然陈律师嘴上说没多大的问题,可陆七没见证事实,终究没底气。  天色渐暗,散步的人不多,倒也清静。  “明天需要我陪你吗?”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打破沉默,她的担忧似乎能感同身受。  陆七推着他往前,“不用了,你好好在医院养着。”  如果可以她确实希望能有人陪着,但又怕权奕珩受到牵连。  权奕珩也没勉强,手掌覆在她微凉的手背上,“那好,你自己注意点,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有陈律师和徐特助在,他还是可以放心的。  “嗯。”  尽管他只说了一句话,却让陆七觉得是一种莫大的鼓励,让她认为自己不是孤军奋战,仿佛他就是她的依靠。  不想再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陆七问他,“今天有没有感觉好些?”  “挺好的,过几天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对不起,我,我……”  这几天都是徐特助过来帮忙给他方便,都几天了,她却还没有下得去手。  权奕珩知道她在纠结什么,无谓的笑笑,“没关系,我可以给你适应的时间。”  陆七,“……”  正要谢谢他的理解,男人却又道,“不过回去后,我可能要洗澡换衣服,这些你有问题么?”  洗澡换衣服!  果然,她还是逃不掉。  “我可以给你找个保姆。”  权奕珩无奈的笑了声,“让我妈知道了,她估计会乱想我们的关系。”  陆七抿着唇,小脸拉着,有点不知所措。  权奕珩拍了拍她冰凉的手背,“好了,我有点累,我们上去吧。”  这姑娘明明就冷的不行,却因为怕他在病房里闷得慌,非要推他出来。  她不心疼自个儿,他心疼。  “好。”  其实陆七真的有点冷,都开始哆嗦了。  听权奕珩这么说,自然是爽快的答应了。  回到病房,陆七把权奕珩扶到床上,体贴的给他盖好被子准备走了。  男人却一把拉住她,“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陆七抓了抓头发,“哦,我马上就睡了。”  她哪里睡得着,只能等权奕珩睡下之后再看看书打发时间。  权奕珩小心的朝旁边的位置挪了下,而后拍了拍腾出来的空位,“上来睡。”  陆七,“……”  “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睡眠必须要充足。”  陆七闻言看向那张她睡了五天的躺椅,这会儿腰还疼着呢。  但让她和现在的权奕珩挤一张床,除了介意之外,她更担心会挤着权奕珩。  “你说我一个大男人,能心安理得的放任一个女人睡在椅子上五天,那也太不绅士了。”  陆七还是没表态。  万一她半夜睡着了不安分,出事了怎么办。  “你睡在那里我肯定会不安心,如果你想我早点好出院,就上来。”  丢下这句话,权奕珩一副你自己体会的表情,便不再理她。  为了权奕珩的身体着想,陆七没有办法,只能在男人的旁边躺下。  这几天她确实挺累的,虽然睡不着,哪怕是躺着也是好的。  好在病房的床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窄,正好能容纳两个人。  怕挤着他,陆七特意睡到了最边上,她人瘦,占的地方并不多,应该不会让他太难受。  突然,腰上一热,陆七整个人往男人怀里撞去。  她吓得赶紧抱住了男人,又怕碰到他的伤,不敢抱得太紧。  正纠结着,却听见他略微无奈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再往那边,就该掉下去了。”  “我又不是毒蛇猛兽,你躲着我干嘛。”  陆七,“……”  她就是……  权奕珩,我是个正常的女人好么。  陆七不得不承认,每次和他有身体上的接触,她就会有点失控的感觉。  所以,在清醒的情况下,她无法做到镇定的躺在他怀里。  男人像是能看穿她的心思,“别动,一会儿碰到我伤口会很疼的。”  陆七僵硬着身体抱着他,果然乖乖不动了。  “老婆,睡得着么?”  陆七摇头,“权奕珩,我心里没底,颜家在京都的地位想必你也知道。”  他一手环抱着她,一手抚摸着她柔顺的发丝,“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老天爷不会太过眷念一个人。”  不知为何,听了他这番话,陆七忐忑的心竟慢慢平复下来,“谢谢你权奕珩。”  “跟我不用这么客气。”  “……”  两人聊了一些案件的问题,或许这些天她真的累了,什么时候睡着的压根没注意。  权奕珩垂眸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嘴角勾起的笑意暖了冰冷的夜。  翌日。  陆七和陈律师一伙人提前半个小时就来到了法院。  颜家的人还没有过来,她和陈律师一伙人站在外面等,望着法院的徽章,陆七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这个案子失败,她拿不出钱来很有可能会坐牢。  “嫂子!”  身后传来叶子晴的声音。  陆七猛的一惊,扭头的同时欣喜的问,“子晴,你怎么来了?”  叶子晴亲密的挽着她的手臂,“陪你啊。”  跟过来的徐特助礼貌和陆七打招呼,“陆小姐。”  “你好,徐助理。”  这丫头是和徐助理一起来的?那就是权奕珩的意思,他是有多不放心她啊。  不过叶子晴能来,虽然不能帮她什么,陆七却觉得心境得到了莫大的宽慰,也不那么害怕了。  “嫂子,我跟你说啊,昨天……”  “姐姐!”  原本和叶子晴聊天的陆七听到这道娇媚的声音,秀眉蹙了下,脸色也冷了下来。  抬起头,果然见到陆舞摇曳生姿的朝她这边走来。  陆七怕叶子晴受到伤害,将她拉到身后。  “姐姐,你来这么早啊。”陆舞今天打扮得异常美艳,说话的时候特意压低了声音,倒是和那些名媛有几分相似了。  “阿嚏!”被陆七拉到身后的叶子晴嫌弃的用手捂住鼻子,“什么味儿啊,真难闻。”  陆舞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她今天喷的香水可是颜子默特意从国外带给她的礼物,这个不识货的小丫头片子竟然说难闻?!  而站在另一旁和陈律师讨论案件的徐特助听了这话,嘴角一抽。  不禁感叹,这丫头和权少绝壁是亲兄妹。  陆七原本冷着脸,听了叶子晴的话差点没憋住笑出声。  也就在这时,一辆拉风的玛莎拉蒂撞入他们的视野,从里面走出一个英俊冷漠的男人。  随后是一辆保时捷,从里面出来的是颜家夫妇和两个有名的律师。  那架势,光是看都会把人给吓着。  陆舞特意看了眼陆七,得意的开口,“子默来了,姐姐,我先走了哦,你放心,一会儿我会帮你说话的。”  叶子晴听了这话呸了一声,“去他妈的,谁让她说话了啊。”  “嫂子你放心,我一会儿一定让她说不了话。”  “呵。”  陆七笑,这会儿反而觉得轻松了,“你这丫头。”  陆舞和颜家人两位打了声招呼,而后挽着颜子默的手朝陆七走去,那模样分明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陆七,你看到了么?这就是你曾经爱的男人,今天他要把你告上法庭。  而我只需勾勾手指就能成为他的心头肉!  叶子晴从陆七身后钻出来,两手环胸,崇拜的目光落在颜子默身上,“这位就是颜总?”  陆舞一听这话立即皱起了眉,挽着颜子默的手紧了紧,挺着胸,恶狠狠的瞪着叶子晴。  她就说这小丫头来干嘛呢,原来是看上了颜子默。  真是做梦!  颜子默在圈子里,这种搭讪的手段见得多了,也就没在意。  可以说,他是十分享受这种追捧的。  但又故意装作一副冷漠的样子,好让女人们对他更加趋之若附。  “请问颜总,那您身边的这位是?”  “她是我未婚妻。”颜子默大方的承认,说这话时眼神不自觉的瞟向一旁的陆七。  倒是很期待她的反映。  然而,让他失望了,那个女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陆七站在一旁悠闲的喝着矿泉水,她不知道这丫头要做什么,也就任由她闹了。  “原来如此,呵。”叶子晴轻嘲的勾了下嘴角,视线落在陆舞微微敞开的领口上,胸前美好的风光只要一低头就可以欣赏,随后,她用平淡的口吻开口,“颜总看上去也是有品位的人,怎么会有特殊嗜好,喜欢一头奶牛呢。”  话落,陆七嘴里的水差点喷出来,“……”  在一旁和陈律师交流的徐特助听了这话看向这边,“……”  其他听到这句话的人,“……”  颜子默蓦然变了脸。  特别是陆舞,那表情可谓是瞬息万变。  反映过来后她暴怒,几乎忘了自己在某种场合,“臭丫头,你说谁是奶牛?!”  叶子晴慵懒的拨了下头发,无辜的看向陆七,“哦,我刚才有说谁么,只是感叹一下而已,这也犯法么。”  这还不算,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咋呼道,“呃,对了,这里就是法院,如果这位小姐觉得我犯法了,你一会儿直接让法官判我就好了。”  陆舞简直要疯了,“……”  这下陆舞的脸色可谓更难看了。  一张脸仿佛被人扇了两个耳光一样,火辣辣的。  ------题外话------  话说今天是520,清清也在这里向大家表白,我爱泥萌。好吧,尽管清清今天木有收到表白。  谢谢大家的票子,清清都收到了,谢谢各位小仙女。  怎么样,怎么样?亲们喜欢叶子晴么?她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孩,清清希望大家能喜欢她。  先小虐一下陆舞啦,下章就要和颜家撕逼了,亲爱的们明天的精彩表错过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