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16 权奕珩,算你狠!

116 权奕珩,算你狠!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9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0
    在这个飞速发展的信息时代,还没到医院,叶子晴已经从网上刷出了京都的最新报道。  最醒目的标题便是‘小三借助怀孕上位,害惨亲生姐姐。’  ‘颜家和陆家正牌千金开撕’  ‘颜氏公司是现代版周扒皮’  “……”  总之,条条都是针对颜家和陆舞的热门话题。  叶子晴看得大快人心,“现在的记者,为了八卦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陆七随便扫了眼,对这些并不是特别感兴趣。  伤害已经造成,现在才还她清白无非就是锦上添花。  她不禁在想,若是一个柔弱的女子经历这些,等这些记者查明真相,说不定已经连尸体都没有了。  叶子晴最关心的是,“嫂子你说,这些记者就不怕得罪颜氏,来个封杀?”  “颜氏最近经济紧张,流失了好几个大客户,银行那边的贷款也在催着要,我这一千万,估计他们没这么容易拿出来。”陆七有板有眼的分析,一句话解决了叶子晴心里的困惑。  说的简单点就是,一不留神就会破产。  陆七也没想到自己在颜氏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也难怪他们会想方设法的希望她回去。  真是异想天开。  之前颜老爷子在的时候颜氏就不是很稳定,完全靠她和颜子默两个人的打拼才有今天的成绩,失去了她,颜子默如同失去了四肢。  那个男人太过于年轻,以为江山已经平定,便想踢她出局。  殊不知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最起码陆七手里的客户知道她没在颜氏公司后,已经不和颜氏做生意了。  她的人缘并没有那么差嘛。  呵。  听说一千万颜家拿不出来,叶子晴当即就炸毛了,“那可不行。”  陆七好笑的看着她。  叶子晴气呼呼的道,“嫂子,你可别犯傻的便宜那种人啊。”  陆七摊手,“你觉得我可能吗?”  即便要颜母坐牢,她也不会手软。  毕竟一开始他们就是这样威胁她的。  她走的时候已经说得很清楚,拿不出钱来,颜家必须有个人去坐牢。  ——  受了刺激的颜母在晕过去的第一时间被送到了附近的医院,颜子默和陆舞随后。  没一会儿颜母醒了,她心里记挂着官司的事,就连此刻躺在病床上也不安分。  颜父见妻子醒了走过去问,“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老颜……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会是这样的。”颜母情绪激动,语不成句,“陆七……她,她会有这样的本事。”  颜母依稀记得,陆七在他们家的一年,无论她说什么,那个女人从不敢反驳一句,是个听话的好媳妇。  果然外界传言的不假,她就是个狠毒的女人。  颜父生怕她情绪激动再昏过去,宽慰道,“你先养好身体,手上还打着点滴呢,这事我来想办法。”  “老颜,你说那个女人怎么就那么不要脸,明明跟不三不四的男人睡,还妄想从我们这里捞钱。”  “我们子默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女人。”  颜父头痛的揉了揉眉心,“好了,医生说你的情绪不宜激动。”  “不,老颜,这事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  颜母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对,我想起来了,那个贱人一定是找了张行长帮忙,否则银行的证据那那么容易弄到。”  更何况子默还亲自打点过,应该是万无一失才对啊。  “妈,您好些了没?”颜子默带着陆舞进来。  “颜伯母,您先别生气,养好身体要紧。”  看到她,颜母不但没有消停,反而情绪更加激动了,拉着陆舞的手哭诉,“舞儿,你不懂,你不会懂的……”  陆舞听后像是能感同身受,附和着开口,“我懂,我怎么会不懂呢,可是颜伯母,眼下你再怎么生气也没用,只有养好了身体才能继续想办法。”  一句话说到重点,颜母果然停止了哭诉。  颜父和颜子默相互看了眼,对陆舞的好感又上升了一层。  “儿子,这次不是你爸和妈失误,是没想到那个贱人这么狠毒,竟然连这种不要脸的事也做的出来。”  颜母恶狠狠的道,“下次千万别让我逮到,否则我一定会让她身败名裂。”  颜父顺着妻子的话往下说,“行行行,这次算我们失误,一千多万我们暂时还能周转。”  一千多万!  想到那一千多万要给陆七,颜母正颗心都在抽搐。  “老公,我心痛啊。”  一千多万,那可是他们赚的血汗钱,怎么能给那个贱人去养小白脸。  对了,  “不行老公,我们不能就这样认输了,这场官司还没完,我要继续起诉陆七。”  颜子默听得头疼,略有些无可奈何的开口,“妈,您先休息好么,这事等您明天回家了再说。”  颜母叹了口气,“好好好,我有你爸陪着就行了,舞儿怀孕了不能在医院多待,你送她回去好好休息。”  “那颜伯母我就先走了,明天去颜家看望您。”陆舞起身告辞。  颜母睨了眼她的小腹,欣慰的点点头,“好。”  出了病房,颜子默不放心的问脸色不佳的陆舞,“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一路上颜子默虽然为案子的事情生气,但他更顾及陆舞的感受。  那些个记者到底是谁派来的,纯粹是在黑他。  陆舞虚弱的摇了摇头,“我没事。”  “这样吧,反正现在我也不忙,陪你去妇产科做个检查。”  陆舞一听这话小脸瞬间惨白,“不不,不用的子默,我很好。”  她就是有点累,感觉下身又涌出一股热流。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走吧,这里的医生我都认识,不用排队,直接去了就给你检查。”  陆舞吓得要死,赶紧拉住男人,眸底闪过一丝不自然,“子默,我上次和伯母来过,这产检还没过多久呢。”  平时她做产检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热心,今天倒是学着关心起她来了。  陆舞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肚子里没了种,以后若是要做产检怎么办?  “那怕什么,正好我也看看咱儿子。”颜子默想到此倒是有点期待了。  “不是……那个,医生说了,检查多了也不好,最好一个月一次。”陆舞将男人的手放在小腹处,冲他嫣然一笑,撒娇的道,“我这一个月都还没到呢,万一伤着咱儿子怎么办?”  “是么?”说到儿子,颜子默一贯冷漠的脸浮现出些许柔和。  “当然,你以为那些仪器放在肚子上就好么。”陆舞卖力的让自己表现得活泼些,“我真的没事,孕妇本来就容易疲倦,今天应该是太累了。”  “行,只要你没事就好,我送你回去休息。”  他哪里是担心陆舞,而是顾虑她肚子里的儿子。  陆舞听他这么说终于松了口气,笑着点了点头。  太险了,如果不是她反映快就要露馅了。  不行,这事她还得花点心思办才行,不然到时候做孕检,她到哪里去弄一个孩子。  京都的另外一家医院,骨科病房。  权奕珩坐在轮椅上欣赏陈律师发来的现场视频,阳光正好,透过玻璃窗折射过来,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微漾,嘴角勾起的笑容宛如阳光般温和。  “我的权大少,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一段视频而已,都来来回回看好几回了。”慕昀峰实在难以忍受某人的虐狗行为,“怎么着,为了这段视频难不成您今晚还想去庆祝下?”  他都来了一个小时了,这货压根没和他说正事儿。  不知道他的时间也很宝贵么。  权奕珩背对着他说了句,“意料之中的事,没什么值得庆贺的。”  切!  “得了吧你,嘴巴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话落,权奕珩嘴角的笑容僵住,他收好手机睨了一眼身旁的慕昀峰。  他表现得有这么明显么?  那也只是因为他看到了视频里,他的小女人笑颜如花的容颜。  “你找的记者吧?”  能这么追着颜子默和陆舞不放,只有这个可能。  嗯,不要夸赞他太机智。  这货的手段从来瞒不过他。  权奕珩淡淡出声,“我只不过找了肯几个说实话的人。”  实话。  慕昀峰嘴角一抽。  不得不佩服权大少的高明之处,为以后的一切铺好了路。  陆七当初的冤屈可谓是平反了,现在圈子里的人大概都对颜家人有了新的认知。  颜家早在对陆七下手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自掘坟墓了,可悲的是,他们还一致以为是陆七的错。  可笑死了。  慕昀峰实在不明白,这种脑残家族是怎么在名门圈里生存这么多年的。  可怜了颜老爷子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了,把家产交到了一个败家子儿的手里。  权奕珩像是一眼就能洞穿他的心思,深邃的眸底涌动着一丝浅浅的喜悦之色,“颜子默不是脑残,他在商场上的手腕不能轻视,他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太过于自负。”  他开心的只不过是,他的小七在这件事情能和颜子默对峙,不留一点情面,可见她真的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了。  慕昀峰,“……”  嗷,权大少我们真是心心相印啊。  当然,这话他是万万不敢说出来滴。  嘴角抽了抽,慕昀峰恢复一本正经,手掌拍在权奕珩的肩上,“行了,我先撤了,一会儿权太太回来,省的被你俩闪瞎狗眼!”  权奕珩心情不错,直接赏了他两个字,“滚吧。”  慕昀峰走了没一会儿,叶子晴和陆七便回来了。  “哥,我今天学校还有课,先走了啊。”  叶子晴偷瞄了眼权奕珩,而后低声在陆七耳旁道,“嫂子,拿了钱别忘了请我吃饭。”  当然啦,如果能给她一点零花钱就更好了。  陆七干脆的应声,“好,等你哥出院了,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谢谢嫂子。”叶子晴眯眼,而后跑出了病房。  刚走到电梯口,她便收到哥哥发来的短信。  ‘今天表现不错,这个月零花钱加倍。’  叶子晴看了不顾身处在医院,高兴的尖叫出声。  嗷!以后她要抱嫂子大腿。  果然,她那个闷骚哥哥有了女人就转性了,终于知道做学生的她不容易了。  早知道这样,她就该把早点把陆七找到送到哥哥面前,省得她一天到晚磨破嘴皮子也没用。  病房里,陆七搬来一把椅子,和权奕珩并排坐在窗台前晒太阳。  她神色慵懒,可见这件事情过去后真的让她歇了一口气。  “没想到那个律师那么厉害,这么几天就掌握了证据。”陆七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权奕珩,你不知道,我当时都紧张死了,开庭前陆舞找过我,说什么颜家那边给我一个机会,只要我答应回颜氏上班,他们就撤诉不计较那一千万。”  权奕珩安静的坐在轮椅上,黑色的瞳仁里始终都染着一丝温暖的笑意,不厌其烦的听她唠叨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他的女孩,终于肯把情绪分享给他了。  “你说,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说到这儿,陆七还是有些后怕的,“我这次去,其实抱了很坏的打算的,但如果真的输了,我不会妥协。”  权奕珩自然的拉起她的手,“我说了,这个官司一定会赢。”  因为黑暗的那一面永远有他为她遮着,她的世界才会那么纯净。  男人的目光深情而温软,比冬日里的阳光还让人舒畅,让她忍不住想去贪念。  陆七不自在的抽回手,咳嗽两声,“谢谢你权奕珩,今天一切都很顺利。”  手心蓦然一空,权奕珩的心微微闪过一丝失落,“我说过没什么问题的,是你自己太紧张了。”  陆七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权奕珩,那几张手稿你什么时候写的?”  “你没看见的时候。”  陆七,“……”  这不是废话呢么。  “其实也没费多少工夫,好几天不工作,我怕自己废了,全当锻炼吧。”  他说的轻松,陆七却知道对他一个受伤的人来说,写那几页资料有多么不容易。  她虽然感动,但却太过于理智。  很多话也不方便说。  “对了,还有一件事。”陆七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以颜家现在的状况,目前可能无法一次性付清这笔钱,我在想,如果他们家承诺分几次付清,你说我该怎么办?”  权奕珩双眸沉了沉,略微提点了下,“看你自己的意思,是想要钱呢,还是想让他们家的人去坐牢。”  这个问题确实有点棘手。  权奕珩有主意,他相信陆七心里也有主意,只不过差了一个帮她做决定的人。  但他得藏着掖着,毕竟这场官司关系到她前一段感情,若是他插手了,他怕小七心里会留下疙瘩。  就像感情,得她自己走出来,而他只负责拉她一把,关键还是她自己。  陆七沉默良久,喃喃道,“我想要钱。”  呵。  男人笑。  他的小七,到底还是心存善念的。  不过呢,也正常,毕竟没有人放着一千万不要,直接让对方去坐牢的。  这个惩罚对于颜家人应该是很惨重的。  两人聊了会,临近中午陆七再次接到陆自成打来的电话。  “喂。”  “小七,爸爸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今晚回来吃饭吧。”  商量?  他这叫商量么,是直接下命令好么?  陆七看了眼闭目养神的权奕珩,犹豫之后才点头,“行,我晚饭之前回去。”  “好好好。”  挂断电话,权奕珩睁开眼,似乎在等她的解释。  陆七耸耸肩,“看,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  权奕珩才没心思管这些,颜家已经到了那个份上,想要翻身似乎不太可能,除非愚蠢到不留一丝余地的去继续作死。  嗯,他的小女人还挺会装傻,装作看不懂他的眼神?  那么,他就直接问。  “什么时候回来?”  陆七想到上次他回来晚了,有点心虚的开口,“吃完饭就回来,你看会书吧,或者我给你下载电影?”  这样时间过得快,总不至于坐在这里干等,连她看得都心疼。  男人很无情的拒绝,“我不看那东西。”  “那我要妈来陪你好么?”陆七好生哄着。  可今日的权奕珩一点也不买账,“妈今天很忙,让她在家休息吧。”  “要不,我让子晴下课了来陪你一会儿?”  “烦。”这次,男人直接一个字作答。  那丫头喳喳哇哇的,和她说一会儿话权奕珩头就会疼。  陆七无助的抓了抓头发,“……”  她已经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就在她为这个绞尽脑汁的时候,男人突然启声,“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那眼神像是一个眼巴巴等着糖的孩子,让陆七软到了心坎里。  这个男人有时候其实挺幼稚的。  呵。  “好。”她干脆的答应,在心里发誓决不食言。  “那你一会儿就去吧,早去早回。”  晚了他不放心。  虽然会在暗中派人保护她,可也怕会发生什么意外,更何况他的腿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及时赶过去。  夜晚,陆家。  经过陆自成上次的警告,这顿饭吃得还算和谐。  吃完饭,陆七直接回了以前的房间。  她即使晚上不在这里睡也要让胡碧柔母女知道,这间房是她的,绝不是那些个小三可以觊觎的地方。  陆七从衣柜里拿了一件大衣披在身上,以前她最喜欢站在阳台上看星星,现在她更喜欢站在这里宣誓自己的主权。  “小七,今晚就住在这里吧?每天都有打扫的,很干净。”  陆自成出现的时候,陆七依然很平静的站在阳台前观望院子里熟悉的景物。  “不了,我还有事,等过些日子。”  她目前只能和陆自成这么说,也不能说不来,免得胡碧柔那对母女有机可乘。  “小七,有件事爸爸想和你商量一下。”陆自成语气委婉,憋了一个晚上终于找到机会,“你也知道,颜家和我们家一直都是合作伙伴,也是你妹妹未来的婆家,闹出这样的新闻实在有损两家的声誉,要不这样,你找个机会向那些记者澄清一下,说是一场误会,至于那一千万……”  “陆自成!”陆七冷冷打断他,唇角扬起的弧度讽刺。  陆自成不自在的咂咂嘴,面露难色,“小七,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们何必要斤斤计较,将来你妹妹嫁过去颜家,你也会受益的。”  “更何况,我们家的生意很多都和颜家脱不了关系。”  颜家一旦倒了,他陆家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陆七冷漠的回应,“那是您的事,与我无关。”  “小七!”  陆七听得烦不胜烦,厉声道,“陆自成,如果你想让我继续给你谋利,那么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唯命是从的她,陆自成,这次回来你休想再利用我!  碍于张行长,陆自成一口气憋在胸口,“好,好好,我不提,不提了。”  “要爸爸派车给你吗?”  陆七看了眼时间,“不用了,一会儿有车来接我。”  “好,那爸爸去忙了,我们电话联系。”  “嗯。”  陆自成心里有气,曾几何时他需要在女儿面前这么被动了,那姿态,就差给她下跪了。  呸!  关上门的瞬间,陆自成的脸猛的阴沉下来。  住在隔壁小卧室的陆舞听到动静悄声出来,看到陆自成,心急的凑上去问,“爸,怎么样,姐姐答应了吗?”  这是颜家交给她的任务,希望能通过陆自成说服陆七。  陆自成摇头,感慨道,“舞儿,你知道爸爸为什么一向偏向你么?”  陆舞惊愕的望着他。  有么?  如果陆自成偏向她,为何从小让她遭受欺凌?  虽然这样想,陆舞还是顺着陆自成问,“为什么?”  陆自成叹了口气,拍了拍陆舞的手背,“因为你才是爸爸的好女儿。”  陆舞,“……”  明明她感觉在陆自成心里,陆七才是他的好女儿啊。  陆舞也没深想,等陆自成走后,她转身去了胡碧柔的房间。  她得好好商量一下这事该怎么办,明天去颜家,这个事情没有办好,也不知道颜母那个老巫婆会不会给她脸色看。  豪门的儿媳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做,尤其是她这个还未过门的儿媳。  陆七一个人在房间待了会便出了陆家。  这次她可是掐着点回去的,也在晚饭后预定了一辆车。  此时出租车已经停在陆家门口,上车之前她给权奕珩打电话,“饿了么,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带给你。”  “我有想吃的你给我吗?”  陆七心情不错,“当然,你说。”  那头的男人想也不想的开口,“我想吃你。”  陆七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所以,你赶快把自己带回来吧。”  男人的声线带着嘶哑的性感,宛如一杯醇厚的美酒,明明是很流氓的话,却被他说得十分优雅。  脸上涌起一阵烧热感,陆七坐的位置是副驾驶,刚才的通话司机听得一清二楚,听到这番话,开车的师傅不禁打趣,“呵呵,现在的年轻人真够大胆的啊,小姐,你男朋友肯定很爱你。”  陆七,“……”  这和爱不爱有什么关系。  权奕珩,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啊。  陆七怕他再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干脆把电话挂断了,然后尴尬的催促开车的师傅,“大叔,开快点。”  “小姑娘着急了吧,没事,男人啊,就是过过嘴瘾,去晚了他舍不得怪你的。”  陆七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她觉得此时的自己说什么都是错。  到了医院,陆七气冲冲的推开病房的门。  “权奕珩……”  男人还维持她走之前的动作,窗前的黑暗把他的脸衬得异常沉闷,蓦然的,看到这样的他,陆七心里的怒火消了大半。  她也不是生气,而是觉得有必要和这个男人说一下,说话别不分场合,她会很尴尬的好么。  其实吧,她这人脸皮很薄。  他推着轮椅过来她面前,赞赏的开口,“今天回来挺准时的。”  “你知不知道刚才……”  男人打断她,“老婆,其实刚才的那句话我没说完,我是说,我想吃你做的菜。”  陆七,“……”  反映过来后,她追着问,“后面那句呢?”  还说什么让她赶紧回来!  “既然我想吃你做的菜,当然要你赶紧把自己带回来了。”  陆七嘴角一抽,“……”  好吧,权奕珩,算你狠!  “医生说我可以回家休养了,我们明天出院吧,嗯?”  再闷在这里,他没病都要被憋出病来了。  回去?  陆七心里疙瘩一下,想到他之前说的。  回去就意味着她要伺候他洗澡,上洗手间。  这些日子,都是徐助理帮忙,偶尔权奕珩夜里起来,她只把他扶到洗手间,并没有帮他什么。  而洗澡这个问题,就没那么容易躲过了。  “出院啊,真的可以了吗,医生是怎么说的啊。”陆七结巴的问他,“你的腿……”  权奕珩见她纠结,实在不忍,直接问,“小七,你想过我们之间的关系么?”  陆七大概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微微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没想过是么?”他的语气淡淡,却不难听出他的不高兴。  “我……”  此时的陆七站在男人面子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睡吧,明天我们出院回家了。”他并没有为难她,总在关键时候把话题打住。  “哦。”她木讷的应了一声,一颗心久久不能平静。  这一夜权奕珩没再像以往那样的搂着她,原本就不大的床上两人平躺着,呼吸匀称,却像是一对陌生人。  陆七突然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她知道权奕珩没睡,几次想打破沉默,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一旦开口,万一权奕珩再问起来,她又该如何回答。  她明白,权奕珩问的不是他们之间的婚姻,而是对他那个人的评价。  一切好像都在言不由衷的发生,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再是一场交易那么简单。  翌日清早,陆七刚睁眼徐助理就来了。  整理好自身后,陆七打开病房的门,徐特助礼貌的和她打招呼,“陆小姐早上好。”  “徐助理,你好早。”陆七呵呵的笑了两声,“你忙吧,我出去买个早餐。”  “好。”  等陆七转悠一圈回来,权奕珩已经穿戴整齐的在了轮椅上,而徐特助站在门外等他,这幅样子一看就知道权奕珩有话和她说。  “怎么了?”陆七走过去,把买好的早餐放到一旁。  “我急需出差一趟,你先回公寓吧。”  陆七大惊,“你的腿都这样了,还出差?!”  妈的慕昀峰,有没有一点人性啊,哪有这样剥夺劳动人民的?  还在睡梦中的慕昀峰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谁特么的做春梦梦到爷了?!  权奕珩不甚在意的开口,“腿这个样子算什么,很多人一样带病工作。”  “放心吧,我有徐特助照顾我。”  “可是……”陆七还是不赞成。  她怕万一路上出个什么意外怎么办?  见她蹙起了眉,权奕珩安慰道,“这个项目之前是我负责的,我必须亲自去监督。”  “那我,我可以……”可以去照顾你。  反正她现在也没伤疤。  但是后面的话在男人淡漠的眼神中,陆七又咽了回去。  为什么她感觉权奕珩好像生气了。  “徐助理。”权奕珩朝门外喊了一声。  徐特助听到后进来,对陆七保证,“陆小姐,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权先生的。”  陆七把他们送到电梯口,站在原地迟迟不肯回头,被徐特助推进电梯的权奕珩催促她,“回去吧,不会有事的。”  陆七艰难的抿了抿唇,颤抖的声音道,“那你自己小心点。”  “嗯。”  电梯门关上,隔绝了男人那张倾世容颜。  而陆七,一颗心彻底提了起来。  收拾东西回了她和权奕珩的新婚公寓,偌大的房间让她莫名的涌起一种难言的空虚。  盘腿坐在沙发里,陆七给叶子晴打了个电话。  “子晴。”  叶子晴那边很吵,“嫂子啊,有事吗?”  陆七被她那边的噪音刺得耳膜一震,赶紧把手机拿开了些,“我没事,就是打电话问问你。”  “我好着呢,不用担心啊,嫂子。”  叶子晴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又和身边的人说话,“这里太吵了,现在不方便和你说太多,嫂子,明天去找你好么?”  “好,你忙吧。”  电话挂断的那一刻,陆七的心再次沉了下去。  她是个很独立的女人,哪怕一个人的时候也鲜少有这种感觉。  她是不是该打电话问问慕昀峰,到底是什么样的项目非得要权奕珩去?  就在陆七犹豫不觉得时候,姚若雪的电话来了,约她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陆七这才想起来,之前姚若雪有约过她,但最近忙着颜家案子的事儿,给忘了。  她赶到的时候姚若雪已经等候多时。  “不好意思啊若雪,我这两天比较忙,路上又堵车。”陆七招来服务员,点了一杯咖啡,而后问对面的女人,“你等了很久吗?”  姚若雪捧着一杯白开水,“没有,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  闻言,陆七错愕的看向她。  从她认识姚若雪开始,就没见过这姑娘清闲过,今天能在这个时间约她喝咖啡,实在难能可贵。  她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姚若雪却先开了口,“权先生好些了吗,严不严重啊。”  姚若雪一直想去医院看望,但最近的事让她精疲力尽,更怕被人看出破绽。  “已经好多了,过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活动了。”  陆七探寻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我怎么看你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没有啊。”姚若雪故作轻松的笑了两声,把话题转移到陆七身上,“你和权奕珩的关系怎么样?”  陆七不打算隐瞒她,“若雪,我觉得自己很矛盾。”  说到这儿,陆七却又觉得无从谈起。  心里的感觉很奇怪,看到权奕珩被徐助理推出医院的那一刻,她除了自责和心疼,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感。  他说他要出差两天,也不知道两天的时间会不会给他带来身体上的伤害。  虽然身边有个徐助理,可男人总归没那么细心。  “小七,我觉得权先生人不错,你可以考虑下。”  陆七摇头,“若雪你知道我的情况,眼下怕是不能。”  “说说你吧,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姚若雪没说话,纠结着手里的东西该不该给陆七看。  “怎么了?”陆七皱起了眉。  姚若雪吸了吸鼻子,眼圈逐渐泛红,“小七,你帮帮我。”  陆七拧眉,“到底怎么了?”  姚若雪痛苦的咬唇,双手捧着小脸,“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啊。”  “若雪,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陆七的语气很急,人也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姚若雪捧着脸的双手缓缓放下,满脸泪痕,心如死灰的低喃,“小七,我怀孕了,但是……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陆七,“……”  震惊过后,陆七不确定的问,“什,什么意思?”  姚若雪惨白的唇张张合合,良久才发出声音,“那晚,我们公司聚会,本来我从来不参加这种活动,可那天不一样,新任的上司亲自邀请办公室所有人,我没有办法推脱。”  “那晚所有人都喝了很多酒,我鲜少参加那种场合,不胜酒力,早上醒来就……”  后面的事情她不想去回忆,没有人知道她当时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走出酒店的。  陆七静静的听着,看着眼前一脸痛苦的女人,一颗心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这分明就是一场狗血剧啊。  但这种狗血往往都发生在豪门,姚若雪身上什么都没有,不存在被人算计吧。  姚若雪喝了一口水,继续哽咽的道,“小七,你知道我家里情况不好,每个月都需要给家里寄一笔生活费,可是我现在怀孕了……每天工作力不从心,好几次出错,经理已经警告我很多次了,我怕再这样下去,我工作不保。”  傻姑娘,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想到的还是家人。  陆七不禁想起她和权奕珩闹离婚的那几天,她住在姚若雪家,这个女孩每天晚上都加班到很晚才回来。  真的是公司加班么?还是因为当天的工作没做完,上司要求她必须完成?  那个时候她应该就已经怀孕了吧。  “你先别哭,让我想想。”陆七握住她的手,低声安慰,“没事的,都可以解决,你别太担心。”  姚若雪的问题是,她找不到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但是找到了呢,那个男人会负责么?  虽然陆七骨子里很传统,可对于一夜情这样的事儿还是看得很开的。  男女双方自愿,不存在谁对谁负责。  更何况是酒后乱性。  ------题外话------  呜嗷,可爱的小仙女们,素不素清清不说,乃们就把票票捏在手里捂着,就是不投给清清?  某清说:有票的美人抓紧投票,没票的看文加暖床…快,天气热,清清这里凉快着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