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17 手撕渣女渣母(精彩)

117 手撕渣女渣母(精彩)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94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1
    陆七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  姚若雪胡乱的擦了把泪,打着哭嗝,“小七,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如果我爸爸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陆七轻抿一口咖啡,思虑之后她斟酌的问,“那你自己的意思呢,不会是想生下孩子吧?”  姚若雪垂着头没说话。  陆七呼出一口气,大概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丫头完全是被吓着了,孩子要不要她完全没有主意。  但这个决定陆七不能帮姚若雪做,毕竟她肚子里是一条生命。  姚若雪随便拿了本桌上的杂志,陆七看过去,是一本育儿经的杂志。  女性很容易母性泛滥,更何况姚若雪已经符合这个身份。  “若雪。”陆七喊她的名字,姚若雪抬起头来,经过泪水洗礼的双眸通红。  “小七,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我还没想好。”  陆七不愿看到她这样,这件事情她觉得有必要和姚若雪分析清楚,“若雪,你自己要做好心理准备,我接下来的话可能不中听,但却是事实。”  姚若雪贝齿咬着唇肉,放下手里的杂志,她仿佛麻木了般,一口接着一口喝着白开水。  “如果你想要生下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你将要面对的问题是,首先你得躲避生产,因为你的孩子没有爸爸,医院需要证明才会给你接生,就算你找关系顺利生下他,带孩子的人你需要提前找好,经济上你必须有这个能力养活他……”  姚若雪的指甲深深掐进肉里,痛苦的打断陆七,“别说了,我没有想生下他。”  “我不会生下他的小七。”她泪流不止,像是在逼着自己做决定,心如死灰,“这个周末,你陪我去做人流吧。”  陆七默默的看着她,忽然后悔了。  她是不是不应该把话说的这么绝?  可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她无法看到姚若雪承受这种莫大的压力,到时候毁掉的不止是她,还有那个没有出生的小生命。  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觉得,以姚若雪的处境打掉孩子是最好的选择。  “我前两天去过医院检查,医生说已经接近六周了,如果不要最好尽快做人流手术。”姚若雪话说到这儿,手掌情不自禁的落在平坦的小腹,“小七,你说的对,我没有能力养活这个孩子,更没有办法给他一个完整的家,若是生下来,带给他的也只有痛苦。”  可毕竟是她的骨血,一说到流产,就好像姚若雪浑身的血液都倒流了般,充斥着她身体的每一根神经。  陆七让服务员给姚若雪冲了一杯热牛奶,“喝这个吧,你的脸色太差。”  “小七,其实这些日子我妈已经打电话催我回去了,说是在家给我安排了相亲。”  陆七喝咖啡的动作微顿。  “这些年我在这里也累了,这座城市生活节奏太快,我并不喜欢。”  她说,嘴角勾起的弧度苦涩。  低头喝了一口热牛奶,姚若雪不禁赞叹道,“嗯,确实比白开水好喝。”  “那就多喝点,你现在胃口很敏感,喝白水更反胃。”  她刚才拿手机在网上查了下,孕妇的胃口不好,容易吐,最好是喝点牛奶,既营养口感也好。  “可是小七你知道吗,我喝不起。”姚若雪捧着还剩一半的牛奶低低说,“我怕我喝一点,我的父母和弟妹就得饿肚子。”  陆七,“……”  一句话,听得陆七的心都要碎了。  牛奶这个东西再普通不过,而这个姑娘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却连这种普通的东西都舍不得买。  真不是夸张,姚若雪家里有个身体不好的弟弟,据说是先天性心脏衰弱,时常发病。  他们家的条件可想而知。  可这些情况,姚若雪从未对陆七说过。  她一直都认为,生活再苦也没关系,继续往前总会看到曙光。  然而,生活也会时不时的和你开些玩笑,而她的这个玩笑未免也太大了。  就连流产手术的钱,她都需要等这个月底发了工资再去做。  还不是无痛的那种,因为太贵。  “小七,你应该知道,我每天早上天还不亮就得起来去菜场买菜,然后做早餐,包括中午饭也做好带到公司去,为的就是节约中午的那顿饭钱。”  “公司的饭太贵,要从工资里扣生活费的。”  如果她从家里带饭过去,一个月至少能节约三四百块钱。  一年就是三四千,足够两个兄妹的学费了。  这些陆七当然知道,但是她没想到姚若雪的生活会拮据到这个样子。  当时问她,还说什么自己做的吃得放心。  “若雪。”陆七抓住姚若雪的手,此时此刻没有经历过这些的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从来没有想过,生活对于某些人而言会这么艰难。  “小七,你没过过我这种生活是不会懂的,你永远不知道我们那个地方有多落后,或许我的一顿午餐可以让家人解决一天的温饱问题,我从来舍不得乱用一分钱。”  说到这儿,她吸了吸鼻子,轻嘲的笑了声,“其实也没什么,这些年来我已经习惯了。”  “我现在能自己赚钱,比我在老家的时候好多了。”  她说的轻松,看的出来是个很容易知足的女孩。  “我确实挺累,可是我回去了又能怎么办,我们那个地方的人思想太传统,如果知道我不是女儿身,即便是嫁出去,夫家也会悔婚的,到时候我的父母会因为我而遭受村民的唾骂。”  “你的意思是……”  她的意思陆七大概明白,是不想回到她的家乡,更不想把自己随随便便嫁给一个男人。  在这座城市虽然累,但她可以有自己的空间。  “小七,我真的没办法了,在这里我没有朋友,只能把这些告诉你。”  她无非就是想找个宣泄口,把心里的痛苦说出来,好像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这样吧,今晚我去你那里睡,我们一起想办法。”  这种事情不宜马上做决定,陆七需要听听姚若雪被人糟蹋的过程。  如果可以的话,她最好还是找出那个男人。  姚若雪用怀疑的眼神看她,“可是……你方便吗?”  毕竟陆七已经结婚了,她拆散人家夫妻不好吧。  “权奕珩出差去了,没事。”说这话时,陆七眸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失落。  “谢谢你小七。”  “说什么呢,还对我客气。”  两人先去了一趟超市,陆七买了不少食物和水果,坚持不让姚若雪掏钱。  “你跟我不用这么客气,上次手机的钱还是你出的呢。”  想到这茬,陆七更加愧疚了。姚若雪的生活那么困难,竟然还给她买手机。  姚若雪听了这话,心里一阵难受,欲言又止,“小七,其实手机是……”  陆七刷了卡,笑着打断她,“我知道,你别说了啊。”  姚若雪抿了抿唇,一脸纠结。  回去姚若雪的公寓,陆七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则去了厨房忙碌。  这期间,姚若雪跑到洗手间连续吐了三次,以至于到最后毫无力气,趴在马桶跟前无法起身。  陆七把她扶到沙发上休息,“若雪,这个样子不行啊,明天还是请假吧。”  “不,不能。”姚若雪虚弱的摇头,“我不能请假。”  更确切的说是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你先休息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说。”陆七给她拿了一条毛毯盖在身上,继续回到厨房做晚饭。  刚把切好的菜下锅,叶子晴的电话便来了。  “子晴啊,我在一个朋友家呢,你在哪儿?”  “啊,你去了朋友那里啊,我刚刚来你这儿呢。”叶子晴失望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陆七拉开玻璃门,沙发上姚若雪正在浅眠,这个时候她实在走不开,正想和叶子晴说声抱歉,就听那丫头善解人意的开口,“那行,我自己去玩儿了,嫂子,我明天再来找你。”  她也是担心陆七,不然嫂子不会突然给她打电话的。  “好,回去的时候小心点。”陆七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接电话,“今年的冬装上新了,过几天带你去买几套。”  “谢谢嫂子,我太爱你了!”叶子晴对着电话猛亲了一口。  陆七隔着电话似乎都能感受到女孩兴奋的心情,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  呵呵,到底是小孩子心性。  夜晚等姚若雪睡下,陆七独自站在阳台打电话。  “徐助理,我是陆七。”  徐特助接到陆七的电话很是诧异,“陆小姐啊,你好。”  “那个,你们还在忙工作么?”  徐特助停下敲键盘的动作,僵硬的道,“呃,是的,我在帮权先生整理资料,您有事吗?”  “我就是想问问,权奕珩他,他还好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嗯,今天大概有点累了,权先生忙完后就睡了。”  陆七的语气微微透着一丝失落,“哦,这样啊。”  “那麻烦徐助理了。”  “不客气。”  我的乖乖,真是吓死他了好么?  幸好他机智,不然总裁夫人要权大少接电话,他到哪里去找人。  我的权大少,你干嘛这个时候躲着夫人呢,他也没听说权家发生了什么事儿啊。  难道夫妻俩个闹别扭了?  挂断电话的陆七站在阳台吹冷风,迟迟没有睡意。  她就说嘛,权奕珩那个样子工作,身体肯定吃不消。  这一天的折腾肯定是累坏了。  可是权奕珩,你忙完了怎么都不给我打个电话呢。  都不知道她担心么!  她倒是想打,又怕耽误了他的工作。  还有早上离开的时候,陆七明显感觉那个男人对她的态度好像疏远了。  陆七看了眼时间,晚上十点半,她的这通电话打得实在不是时候,作息时间严谨的人差不多已经休息。  她仰头望着浩瀚的天空,没有星星的夜,陆七突然觉得特别漫长。  ——  早晨的陆家,陆自成吃过早饭后直接去了公司,整个别墅成了胡碧柔母女的天下。  陆舞自从回到隔壁的小房间,每天都睡不安稳,很早就醒了。  她经过陆七房间时,特意顿了顿,抬手想推开门进去,奈何打不开。  陆舞脸色猛的阴沉下来,对着紧闭的那扇门低声骂道,“小贱人,还学会防着我了!”  幼稚!  迟早这间房还会是她的,以为锁着就能守住了么?  哼!  下了楼,胡碧柔已经吩咐佣人做好了早餐,看到女儿招呼她过来,“快,这是刚烤的面包,你尝尝。”  “你爸走的快,都没有吃到这份美味呢。”  陆舞拉开椅子坐下,等佣人走后,她神秘的对胡碧柔道,“妈,我爸昨晚挺奇怪的,你发现了吗?”  胡碧柔喝了口牛奶,“我倒是没在意,他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你说他是不是一直都这样啊,现在陆七那么强势,现在在那个贱人面前碰了一鼻子灰,后知后觉发现我的好了?”  “怎么,他昨天夸你了?”  陆舞抬手拨了拨散落下来的刘海,“也不是,只说我才是他的好女儿。”  她在陆家快十几年,每天都忍受着别人异样的眼光,就连陆自成也对她冷冷淡淡,现在却突然说出这番话,陆舞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  陆自成是一个注重利益的人,为了在陆家有一席之地,陆舞早在两年前就开始设计颜子默了。  那个男人高冷,她也是花了不少心思才勾到的。  要不然,哪有她和胡碧柔的今天,恐怕这辈子都得待在外面,忍受着别人异样的眼光。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这不是好事么,说明你爸看重你。”胡碧柔也没往深处去想,悄声问她,“怎么样,你这几天好些了没,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一说到这个,陆舞露出惶恐的表情,“还是一样,下身时不时的会出血,妈,我真的没事吧。”  “我已经找人在外地预约了,别的地方我们没有熟人,也得低调,你忍两天啊。”  “嗯。”陆舞点头,好在这两天张行长都没有找她,不然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去医院之前,陆舞接到了一通神秘的电话,连电话号码都看不到。  “喂。”她战战兢兢的按了接听键,语气小心。  “陆舞,是我,刘媛媛。”  “有事吗?”陆舞语气并不好。  之前她给刘媛媛打过电话,侧面告诉了她陆七的一些境况。  可这个女人并没有去对付陆七,这些日子那个贱人反而更加嚣张了。  刘媛媛把当时撞陆七的情况和自己的近况说了下,陆舞越听,脸色越发阴沉。  她不禁在心里怒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竟然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说到最后,刘媛媛放出狠话,“我告诉你陆舞,这件事和你也脱不了关系,一旦我坐牢肯定会拉上你。”  陆舞怕这通电话被佣人听到,轻手轻脚上了楼,关上房门后她才敢吼出声,“你胡说些什么呀,刘媛媛,你是不是疯了?”  她倒是没想到那个穷光蛋还挺痴情的,竟然就这么扑上去救陆七,连自己的命都不顾。  “对,我是疯了,疯了才会去相信你的话,如果不是你激励我,我怎么会做这种蠢事。”  刘媛媛恐怖的笑声从电话那端传来,“现在我成了通缉犯,陆舞,你说到时候那些警察审我,我要不要实话实说呢。”  “威胁我?”陆舞冷笑声,心里却害怕得不行,她想听听这个没脑子的女人想干嘛,“说吧,想让我怎么帮你。”  听了这话,刘媛媛瞬间软了语气,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陆舞,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摆平,否则我这一辈子就完了,我完了,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这样吧,你先去国外躲些日子,等风头过去了我会通知你回来。”  现在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  但被通缉了,出国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必须找找人。  “那我父母他们……”  刘媛媛完全六神无主了,她一个整天只知道花钱的草包千金,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  加上他们家现在是彻底落魄了,陆自成又如此看重陆七,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陆舞放柔了语气,“放心吧,有我呢。”  以前她以为刘媛媛能帮她除掉陆七,现在看来是个麻烦。  她必须尽快解决掉那个蠢女人,否则哪天她真的落网,自己也逃不掉。  和刘媛媛通完话之后,陆舞直接去了医院。  颜母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没有什么大问题,昨天在法院完全是一口气缓不过来。  颜父工作忙,陆舞过来之后体贴的道,“伯父,您去公司忙吧,一会我送伯母回家。”  “好。”  有陆舞照顾,颜父也放心,走时还关心的说了句,“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  “谢谢伯父,我会的。”  谁不喜欢嘴甜的女人啊,如今连沉默寡言的颜父都承认了她,她嫁到颜家的日子还会远么?  反正结婚的日子也定下来了,她现在只需要找个孩子,乖乖待产。  送颜母回家之前,陆舞给颜子默打去电话。  “子默。”  “什么事,我正在忙呢。”男人语气不耐。  “你妈喜欢什么啊,我接她出院回家,想哄哄她。”  颜子默闻言冷漠的脸露出一丝笑意,“女人嘛,无非就是喜欢珠宝啊,首饰,衣服什么的。”  算这个女人有心,知道他妈因为昨天的事心情不好。  “嗯,她心情不好,要不我带她出去逛逛。”  颜子默觉得可行,“好,不过你别累着,咱儿子吃不消。”  “知道了。”陆舞娇嗔一声,挂断了电话。  陆舞带着颜母来到新开的一家商场,听说这家商场是权家名下的,权家,那个在京都人人都趋之若附的家族,即便陆舞有天大的野心,可权家的人她连想都不敢想。  这家商场有些东西是限量版,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今天带颜母来,陆舞可是花了大血本,准备用个百来万讨好未来的婆婆。  两人一路上了电梯,颜母盯着她的肚子,“舞儿,是不是又快做产检了?”  “伯母,我这才两个月呢……”陆舞紧张不已,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如何推脱。  “舞儿啊,你都快和子默结婚了,怎么还伯母伯母的叫呢。”  陆舞听后故作矜持的道,“这不是还没结婚嘛。”  “你呀,也有不开窍的时候,再这样我可不高兴了啊。”  “好了妈。”陆舞娇滴滴的喊了一声。  “这才乖嘛。”颜母眉开眼笑,“我一会给医院打个电话,让定个时间,到时候我陪你去做产检。”  “妈,其实不用那么频繁做的。”  “那怎么行,我们家不缺这个钱,一定要做,我的宝贝孙子可比什么都重要。”  陆舞怕自己坚持下去反而引起怀疑,扯了扯嘴角,“那好,我听您的。”  颜母拍了拍她的手,“呵呵,最近冬款上市,我们去看看。”  “好。”  二楼的精品女装区,陆七带着姚若雪出来买衣服,她昨天看了一下姚若雪的衣柜,里面的衣服除了少,全都是好几年前的旧款。  已经冬天了,如果没有新的棉袄哪能抵制住严寒。  本想约叶子晴一起,可那丫头最近似乎比较忙,陆七只好自己做主,顺道给她买几件送去。  陆七挑了几件在姚若雪身前比划,“这件也不错,你试试。”  姚若雪犹豫不决,低声在陆七耳旁道,“这里的衣服太贵了,小七我……”  “去试吧,今天我买单。”陆七说着又从货架上挑了一件,“如果你实在不好意思收,等你以后赚钱了还给我。”  “我怕我这辈子都还不起。”  “若雪,你不该这么悲观,特别是孕妇,更要放松心情。”  陆七拍了拍她的肩,“行了,不管买不买,我们试试总可以吧。”  旁边的售货员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将陆七手里的一件新款羽绒服抢了过来,“不买试什么试,存心找茬啊。”  陆七把姚若雪拉到身后,冷声开口,“你这什么态度!”  “我态度怎么了,有你这样坑人的吗?”售货员鄙夷的朝陆七她们看了眼,“不知道我们店里的衣服多贵吗,买不起别来啊。”  “真是好笑,没钱还逛商场。”  售货员一边挂衣服一边阴阳怪气的喊,“弄脏了我们店里的衣服你们赔的起吗!”  这一喊,他们这边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也包括刚才的颜母和陆舞。  “伯母,你看。”  陆舞抬手指向人群聚集的那边,“是陆七。”  颜母慵懒的理了理盘好的头发,不屑冷哼,“没钱还来装大款买衣服,真是可笑。”  “走,我们也去看看热闹。”  陆七本想不甘示弱的回过去,身后的姚若雪拉住她,“小七,算了,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吧,这里的东西真的好贵。”  一听这话,售货员更加嚣张了,“呵,这年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有的人明明是穷光蛋一个,非要摆出有钱人的样子。”  “走吧,我们。”姚若雪生怕陆七和这些势利小人起冲突,拉着她的手死死的不肯松。  也就在这时,陆舞突然从人群中钻进来,善解人意的开口,“姐姐是没钱了么,没关系,妹妹送姐姐一件衣服还是没问题的。”  “请问,我姐姐刚才看重的是哪一件衣服啊?”  “原来是颜太太。”售货员眼尖,一眼就看到陆舞身后的颜母,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件,还有这件,这件……都是刚上的新品,有点贵。”  颜母得意的上前,故作夸张的拔高嗓音,“舞儿,你这是做什么,我们颜家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她就算是你姐姐也不能这么惯着啊。”  陆七冷眼看着这两个女人,不去演戏真的是可惜了。  “怎么,陆大小姐没钱了?”颜母像是刚刚注意到陆七,故意拉长语调,“哦……我差点忘了,陆大小姐和我们家子默分手后怕没男人要,迫不及待找了个……”穷光蛋嫁了。  这话还没说出口,陆七眸光森然的落在颜母身上,“颜夫人的心态真好,欠了一千多万的外债还有心情来购物,如果换做是我,欠了那么多钱,说不定已经急出病来了。”  这话一落,周围的人开始对颜母和陆舞指指点点。  昨天的新闻在京都传得沸沸扬扬,本来他们还不太相信,现在看来是真的。  颜母和陆舞的脸色蓦然僵住。  “不过我也不能驳了妹妹你的好意。”陆七气死人不偿命,“你们只要把欠我的钱还了,这衣服我肯定收下。”  有人买单,她顺便收下有什么不好。  喜欢装白莲花是吧,她今天就如了她们的意。  颜母气得脸色煞白,指着陆七骂,“小贱人,你胡说些什么?!”  “呵,我胡说?”陆七弯唇,轻嘲的笑了声,“这件事京都没几个不知道的,你们颜家欠我1123万人民币,法院判决在一个星期之内还清。”  这话说出来,周围的议论声更加大了,甚至不顾颜母的颜面,当面就指责起来。  “没见过欠钱还这么嚣张的,真是够了。”  “是啊,我还以为是媒体捕风捉影呢,原来真有这么回事。”  “……”  而服装店里的几名售货员听了陆七这话,也吓得不敢出声了。  面对众人的议论,颜母的脸可谓是瞬息万变,她指着陆七的鼻子骂,“你说我欠你钱就欠你钱啊,陆七我告诉你,这笔钱是你坑的,我会再次上诉。”  “行啊,如果你不怕坐牢的话尽管去,在法律面前,我看你还敢不敢这么理直气壮。”  陆七耸耸肩,像是感叹,“真是好笑,如今欠钱的人也这么嚣张了。”  姚若雪嗤笑一声,“小七,你没听说过么,如今欠钱的成英雄了。”  “哎,没心情,若雪,我们走吧。”  偏偏有人不罢休,非要作死。  陆舞站出来拦住她们,泪眼汪汪的看着陆七,“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好歹颜伯母也是差点成为你婆婆的人,你要恨就恨我,和颜伯母没有关系。”  白莲花又来了。  “我干嘛要恨你,你以为颜子默是块香饽饽么?”陆七漂亮的唇瓣扬起的弧度讽刺,“我喜欢的他的时候他就是个宝,一旦我不喜欢了,他连根草都不如。”  “你个贱女人。”颜母把儿子视作生命,说颜子默简直比说她还要难受,她完全忘了自己在什么场合,宛如泼妇一样的朝陆七大吼,“当初是谁死皮赖脸的要住进我们家的,缠着我们子默,要嫁给她的?”  光说还不解气,颜母扑过去抓住陆七的头发,就想把她往墙壁上撞,“你个贱人,这么忘恩负义,活该你这辈子没人要,只配嫁给那些穷人。”  到底是五十岁的人了,力气哪里敌得过陆七,她抓住陆七头发的瞬间,陆七也掐住了她的脖子,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而站在一旁的姚若雪迅速掏出了手机,把这个视频拍了下来。  很快,陆七转败为胜,将颜母按在强上动弹不得,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劝的。  “你个小贱人,敢打我,我要报警。”颜母朝那几个僵硬的售货员大声嚷嚷,“还不快去让你们的经理过来,报警,报警啊。”  陆七死死按住她,冰冷的声音一字一句传到颜母的耳里,“第一,你可以报警说我攻击你,但我也可以说我是正当防卫,还有,如果七天之内不还钱,我一定会让你坐牢,到时候你就去那里面鬼叫吧。”  而后,陆七松开她,和姚若雪穿过人群离开。  吓得目瞪口呆的陆舞这才反映过来,跑过去将颜母扶起来,“妈,你还好吧,妈……”  颜母横她一眼,“没用的东西,你刚刚在哪里?”  “我,我去叫人了呀妈。”陆舞支支吾吾。  “还不快扶我起来。”  颜母捂着起伏不定的胸口,“这个女人,真是气死我了,什么人呐。”  将颜母扶到一旁坐下,陆舞对围观的人群吼,“看什么看,一个疯子的话你们也信?”  戏看完了,人群渐渐散去,不过议论却无法阻止。  “我看不是什么疯子,刚才这个是陆大小姐,听说她和颜家闹翻了,前天两家打了官司。”  “是啊,我也看到新闻了,你说颜家怎么那么不要脸呢,剥削劳动人民啊。”  “算了,我们也别在这里说了,谁知道这里面怎么回事。”  “不过那个陆二小姐确实是小三生的女儿。”  “天啦撸,小三上位还敢这么嚣张。”  “人家怀孕了,现在是颜家的准儿媳,什么事做不出来。”  “不过要说这陆大小姐,真是可怜,明明长得不差,怎么就把颜总管住呢。”  “男人啊,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旦浴火被勾起,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啊。”  “呵呵,也对!”  陆舞听着这群人的议论,狠狠的在原地跺了跺脚,却又没办法跑过去撕烂这群人的嘴,那种感觉仿佛憋了一个屁,令她狂躁不已。  陆七和姚若雪下了电梯,两人准备换一家商场去购物,全然没有注意到在挑选金银首饰的几个千金大小姐。  “你看,那不是陆七嘛。”  “管她做什么,一个只知道赚钱的老女人,蠢货一枚,把未婚夫都给弄丢了。”  “呵呵。”  “你看到她身边的那个女人没有,穷酸的样,穿的都是些什么呀,还敢带来这种地方。”  正在试戴珠宝的林允熏挑起眉,高冷的开口,“物以类聚,她陆七,如今的品味是和咱们比不得了。”  “呵呵。”  “对,那像林小姐您呐,马上就要成为沈家的少奶奶了,那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啊。”  林允熏故作谦虚的道,“胡说什么呀,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是我爸最近在和沈家谈生意,估计是合作上了。”  “那还不是八九不离十的事。”众人奉承。  “哎呀,我们是来看珠宝的,又不是来谈男人的,快,这个不错,你们试试。”林允熏羞涩的转移话题,可她越是这样,众人越是觉得她这事成了。  林允熏不禁在心里冷哼,哼,那个权奕珩看不上她也没关系,不是还有沈家么。  虽然不及权家,但在京都的地位也是数一数二的,说不定掌控还容易些。  出了商场,陆七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她不确定的眨了下眼,等她在看过去的时候,那人又不见了。  奇怪。  “小七,怎么了?”姚若雪见她不走了,问她。  “没,我看错了。”  大概是她太担心权奕珩了,竟然以为刚才的人是徐特助。  事实证明陆七真的没有看错,徐特助过来视察工作,好巧不巧的看到了她和颜家撕逼的那一幕,正在和权奕珩汇报。  这些人呐,真是狗眼看人低,竟然连总裁夫人也敢看轻。  陆七让姚若雪坐在长椅上休息,“若雪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拦车。”  姚若雪确实挺累,也没客气,“好。”  “请问是陆小姐吗?”  身后,一道礼貌的男音响起。  陆七转身,“你是……”  男人歉意的笑道,“我是商场的经理,刚才的事不好意思。”  陆七摇头,同样的笑回过去,“没关系,我没什么损失。”  “不,陆小姐,我的道歉针对的是刚才对您不敬的员工,实在对不起。”  陆七愣了下,朝他摆手,“呃……没什么的,但我还是希望贵商场以后在招人的时候能够严格把关,这种员工会严重影响商场的生意。”  “是是是,陆小姐说的是,为了表示对陆小姐的歉意,我们商场今天的东西可以给您打个五折,您要不……”  陆七立马拒绝,“不用,真的不用。”  经过了这么一出,陆七也没有购物的心情了。  再者,无功不受禄。  “陆小姐不愿意就是不肯原谅我们的过错,给个面子吧。”  经理言语诚恳,也深知陆七不会白白受人恩惠,便道,“我其实有事想求陆小姐。”  “您说。”  “还请陆小姐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陆七看了眼姚若雪,只好答应下来,“没问题。”  “那就请陆小姐跟我来,我亲自给您介绍产品。”  “谢谢啊,有劳了。”  陆七和姚若雪只好跟在经理身后重新回到商场。  反正她也要买东西,而这家商场的东西也确实能入她的眼,何乐而不为呢。  另一边电梯,扶着颜母出去的陆舞看到这一幕,彻底懵了。  “妈,那不是商场的经理么,他怎么和陆七在一起?”  颜母闻言顺着陆舞指的地方看去,“还真是,这个瞿经理脑子被驴踢了啊。”  “妈,会不会是陆七跑去告状了?”  “告什么状啊,我看,八成是她勾引了瞿经理。”  “对,一定是这样。”陆舞跟着附和,眼底闪过一抹恶毒。  颜母眯眼,“不行,我得把这事告诉瞿太太,我看那个小贱人还敢嚣张!”  ------题外话------  看了这章,不知道亲爱的们有木有发现什么嘞,虽然清清木有正面描写,可是和小雪一夜情的人已经提醒了哦。大家猜猜吧,猜对有潇湘币奖励。  是哪家的帅哥?猜到姓氏就行哦。  推荐悬疑婚恋好文《此婚有毒》文/朕要雨露均沾  奉上小剧场:  “娶我,我们互相伤害。”语调平缓的两个字从施安冷的嘴里吐出来的时候,阳光恰好漫进屋里来,洒在那靠坐在真皮沙发上的男人身上。  寂静了许久,那人平静的站起身,垂眸理了理衬衣的袖扣,薄唇冷启,“好巧,我也正有此意。”  于是乎,一直被逼婚的施安冷,端着被那个冷漠寡淡的男人婚后残虐的心态,终于结婚了。  可为毛故事的发展与她预计的不一样?  说好的互相伤害呢?  难道就是关上门,每晚在她身上做做俯卧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