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18 你是不是喜欢我(小七撩权少)

118 你是不是喜欢我(小七撩权少)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5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1
    整个上午的时间,商场经理都忙着招呼陆七和姚若雪。  只要她们感兴趣的商品都会详细的介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瞿经理热情的招待下,陆七和姚若雪很快购物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手里拧着满满两大袋战利品。  “瞿经理,今天谢谢你啊,您有事先去忙吧,我们已经买得差不多了。”陆七笑着道谢。  瞿经理把早已准备好的卡递过去,“陆小姐,这是我们商场的黄金会员卡,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商品都能享受优先和八折的优惠,您收着。”  黄金会员?!  要知道,这种卡可不是随便的人就能有的,在陆七的认知里,整个京都好像就十张,内部人员三张,即便是权家的人也不一定有。  说的俗一点,这张卡就是豪门圈子里的身份象征。  其实以陆七现在的经济条件,她是不合适来这家商场里来买东西的,一句话形容这里,东西贵,货好,绝不担心次品,是豪门圈里人人都喜欢来的购物商场。  因为是买给重要的人,所以陆七今天才会选择这里,也算是买个放心。  这个经理是不是太客气了点儿?  陆七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这怎么好意思呢。”  “应该说是陆小姐帮了我一个大忙,让我了解到自己工作上的失误,以后一定好好改进。”  瞿经理态度诚恳,“陆小姐收下吧,今天的事确实得谢谢你,您配得上这张卡,我希望陆小姐可以给我们商场多提提意见。”  瞿经理话里的意思明显,大概是看中了她的才华。  刚才在购物的时候,陆七也确实给他提出了一些建议。  商场的营运她多少懂点,当年她读大学也是学的这个专业,只是后来为了颜子默,不得不去公司打拼。  “陆小姐,我给您这张卡又不是让您买东西不给钱,就是给个折扣,咱们也可以做个朋友,以后您有什么好的建议,欢迎随时过来和我提。”  他说了这么多,陆七也不好再拒绝,恭敬不如从命,“那好吧,谢谢瞿经理。”  “不客气。”  把她们送下电梯,瞿经理接到老婆的电话,他抱歉的对陆七道,“不好意思陆小姐,我接个电话。”  “您忙吧,我们自己打车。”  瞿经理也顾不上,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那头女人尖锐的声音传递过来,刺人耳膜,“听说你包养了一只小狐狸精?”  瞿经理眼见陆七她们逐渐走远,急得不行,“捣什么乱,我在工作呢。”  女人冷哼声,“工作什么,我可都看到了,你刚才在伺候两个女人,她们什么来路,需要你这个经理亲自作陪,你今天不把话给我说清楚……”  瞿经理厉声打断,“我告诉你,今天这事是上面的人交代下来的,让我务必好好招待她们,如果你敢乱来或者把这事张扬出去,以后我们就回家种田吧。”  “还有,你这个经理夫人的位置也拱手让人。”  那头的女人大概是被男人的气势给唬住了,吓得不敢在吭声。  “你稍微动点脑子就知道,你老公我是不是那样的人,你上了别人的当,指不定这会儿想我这个位置的人在幸灾乐祸呢!”  挂了电话,瞿经理匆匆忙忙追出去,陆七和姚若雪却不见了踪影。  他擦了把额前的汗水,一口气始终缓不过来。  我的乖乖,他们总裁什么时候结婚了,而这位总裁夫人怎么之前也没听说过。  上面千叮咛万嘱咐不能泄露了消息,他又怎么敢去瞎打听。  好在终于把这尊大佛给送走了。  两人从商场出来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姚若雪夸赞,“小七,你太厉害了。”  “我们今天可赚死了。”姚若雪抱着手里买到的东西,高兴得合不拢嘴。  “其实我以前不大这样的,总觉得无功不受禄,但现在我明白,不要的折扣白不要,瞿经理希望我守口如瓶今天的事,所以才会给我好处。”  这是商场上的规矩,只不过这个好处确实挺让她意外的。  “瞿经理是块做生意的料,不拘小节,也没有看轻每一位顾客。”陆七解释,“他是有求于我们,所以是我们该受的。”  “怎么样,现在不至于不好意思收下我的东西吧。”  “谢谢你小七。”  今天能花这么少的价钱买到这些好东西,姚若雪同样意外,“不过这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别说这些了,你呀,现在最主要的是养好身体。”  坐在商务车里的陆舞看得清清楚楚,陆七手里提着的那些东西,少说也有上百万。  这个该死的贱人,竟然拿着颜家给的钱挥霍!  哼,她偏不让颜家付这笔钱,看她下个月怎么还信用卡。  颜母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切,也在这个时候她接到瞿经理老婆的电话,笑着道,“喂,瞿太太。”  “我告诉你,别妄想挑拨我和我老公的关系,你个老女人就是嫉妒。”  颜母,“……”  砰!  电话被挂断,因为瞿太太的情绪愤怒,这话也被陆舞听了去。  那个女人是不是疯了,竟然敢说她是老女人!  她每年在这个商场消费的钱能让她老公拿不少提成,竟然还敢骂她?!  颜母脸上有些挂不住,“什么人呐,一两句就被男人给唬住了。”  陆舞小心的开口,“她不信瞿经理包养小三?”  “哼,什么不信啊,这种女人没能力养活自己,大概是不想离婚,即使抓到了小三也不敢怎么样。”  颜母气哼哼的骂道,“没用的东西。”  真是便宜陆七那个小婊砸了,原配是个没用的纸老虎。  “妈,咱们先回去吧,今天的事我们需要查查清楚。”陆舞一句话说到点子上,“绝不能让今天的事情曝光出去。”  今天在商场,他们已经够丢人的了,实在不宜久留在此。  心里却鄙视颜母。  颜父还不一样在外面有女人,你舍得离婚么,舍得颜家丰厚的家产么!  颜母一脸笃定,就跟看亲眼看到似的,“这还用查么,这个小贱人能有钱这么挥霍,肯定是被人给包养了。”  “不过我有些搞不懂了,她那个穷光蛋老公也愿意她这样么,怎么就一点骨气都没有呢。”  陆舞倒是不奇怪,帮着分析,“估计她老公是个吃软饭的,自身条件都好,就是家世差了一点,妈,您说是不是这么个情况。”  “说的也是,那个男人在陆七面前大概也说不上什么话。”  颜母按了按微痛的太阳穴,“算了,我们走吧,这头疼得厉害。”  她刚才被陆七按在墙上,浑身骨头都像散架了般,没想到那个贱人下这么狠的手,真是疼死她了。  “嗯。”陆舞点头,并且体贴的帮她按摩。  死老巫婆,自己没用还怪在她的头上,有本事怎么不打陆七那个贱人的脸啊。  害得她也跟着出丑,真是丢死人了。  眼看陆七和姚若雪上了出租车,徐特助这才给权奕珩打电话汇报情况。  “权大少您放心,都已经办好了,夫人买了不少东西,看样子还挺高兴的。”  “嗯。”  权奕珩轻应了声,语气还算愉悦。  小七难得有这个心情去购物,却被人破坏了美好,他帮她重拾购物的热情理所应当。  只要她高兴就好。  “她都买了些什么。”  以后他也好摸准她的喜好,时不时的送一些。  “夫人选的东西大多是老人和小姑娘的,除了这些好像没有其他什么。”  权奕珩下意识的问,“有男人的么?”  “好像没有。”  男人闻言沉默着,徐特助紧张的等待着他的命令。  然而,两分钟后电话被挂断了。  徐特助懵在原地,“……”  权奕珩推着轮椅到落地窗前,他拉开厚重的窗帘,一抹暖阳折射过来,他眯起凉薄的眸子。  这个小没良心的,就不知道给他也买一样东西么,光讨好婆婆和小姑子算怎么回事,都不知道花的是你老公我的钱!  嗯,表示权大少吃醋了!  陆七把姚若雪送到租房,陪她把东西整理好,她则打车去了权妈妈哪里。  来之前她给权妈妈打了电话,所以一过去权妈妈已经做好了晚饭等她。  看到陆七,叶子晴扑过去抱住她,“嫂子,你来了!”  “嗯。”陆七把手里的几个包装盒递给她,“这是给你买的,去试试,看喜不喜欢。”  “哇,这么多啊。”叶子晴双眸放光,“谢谢嫂子,我先去试了啊。”  权妈妈恰好端着汤从厨房出来,笑着道,“这丫头真是,小七,你不能这么惯着她。”  “没事,该买的还是要买。”  叶子晴嘚瑟的叹息,“有嫂子的孩子想才是个宝啊。”  “还孩子呢,都快嫁人了也不知害臊。”  说到嫁人,叶子晴小脸一拉,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权妈妈忍不住嘀咕,“这孩子,怎么就发火了。”  她也没说什么啊,不想读书,女孩子就得早点嫁人。  陆七将剩下的几个包装盒塞给权妈妈,顺便转移她的注意力,“妈,冬天马上就到了,这是我给您买的衣服,您试一下,不合适我拿去换。”  “你这孩子,我一个老太太你说你……花这些钱做什么。”虽然是责怪的语气,但嘴角的笑意却十分深刻,明显就是高兴。  陆七帮她拆了其中一个包装,将衣服拿出来在权妈妈身前比划,“妈,您也去试试吧。”  权妈妈收好衣服,“合适合适,你买的肯定合适,饿了吧,我们先吃饭。”  “嫂子,你看,你眼光好好哦。”叶子晴换了一套装备出来,白色的短款羽绒服,下身是修身短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清新的气质,很适合她这个年龄。  学生妹。  陆七看到此刻的叶子晴就想到了这个词。  特别是她的头发,之前明明是短发,今个儿怎么变长了?  陆七也分不清到底她的长头发是真的,还是短头发是真的。  还别说,叶子晴穿上这一套人都显得高挑了,比以前她买的那些吊儿郎当的衣服强多了,简直完全变了一个样。  “还是你嫂子眼光好,这穿上去果然像个女人了。”权妈妈眼前一亮,夸赞道。  叶子晴笑呵呵的上前来,坐在陆七身边,“妈,您说什么呢,我好歹也是个妩媚风情的美女好么,你让爱慕我的男生听到了该怎么想啊。”  “切,就你那样,能有谁喜欢你。”  “别小瞧人,迟早我给你带回来一个满意的女婿。”  “呵呵。”陆七笑。  她每次来这儿,只需静静听着他们说话,陆七的心情就会特别好。  吃饭的时候,陆七像是无意间提起,“妈,那个权奕珩出差了你知道么?”  权妈妈闻言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对面的女儿,“哦,是的,我听他说了,有个很重要的项目他必须亲自去谈。”  “小七,你别担心他,一个大男人的,不过就是受了点伤,这点苦都吃不了的话,将来哪里能给你幸福。”  陆七抿着唇,不得不说权妈妈的一句话确实安慰到她了。  她们总是在她情绪低落的时候安慰她,令陆七感动。  “妈,他是为我受的伤,照顾他是我应该做的。”陆七绝对不是说漂亮话,也是担心权奕珩的伤势。  她说这些是想试探一下,权奕珩有没有打电话回来给家里人。  可结果好像令她失望了。  “嫂子,您吃这个。”叶子晴很热情的给她夹菜。  陆七朝旁边的女孩儿点头,埋头吃了一口。  权妈妈却没了胃口,陆七的语气虽然平常不过,她却能深深的感受到这孩子情绪低落。  她看得出来,这姑娘心里是有阿珩的。  只是上段感情把她伤怕了,一时半会怕是不会那么干脆承认。  “嫂子,既然哥不在,你今晚就留在这儿吧。”  陆七想想也是,一个人待在那个清冷的公寓里,还不如有人陪着说说话,笑着应道,“好。”  “小七,你多吃点,这段时间照顾阿珩也辛苦了。”权妈妈给她盛了一碗汤,“放心,这个汤和之前的汤不一样,是安神的,喝了之后保管你今晚睡得香。”  陆七,“……”  呃。  她尴尬死了好么,权妈妈,你要不要把话说的这么透啊。  即使喝了那种补汤,她和权奕珩也没发生点儿什么。  陆七不禁在想,如果现在把她和权奕珩的情况说出来,这两人会不会被雷得吐血,或者怀疑权奕珩有病。  “嫂子,你和我哥最近怎么样,你们在一起这么久,有没有动静?”叶子晴说这话的时候盯着她的小腹,意思明显。  陆七吃了一惊,“啊?”  “就是肚子有没有动静,我都迫不及待想做姑姑了。”  权妈妈跟着插了一句,“小七啊,妈年纪大了,也想抱孙子。”  陆七,“……”  她是不是不该答应留下来啊。  权奕珩,救命!  她和权奕珩都没到那种地步,怎么生孩子啊。  “妈,生孩子这事儿吧也靠缘分,这段时间权奕珩比较忙。”陆七垂头喝着碗里的汤,突然想起权奕珩受伤,正好是个借口,“等他身体好些吧,我,我们会努力的。”  “好好好,你多补补,那么瘦,到时候生孩子可辛苦了。”  “咳咳。”陆七险些呛住,“谢谢妈。”  完蛋了,如果她和权奕珩继续这么下去,必须要面对一个问题,就是两边的家长都在催促他们生孩子。  如果再生不出来,估计要带她到医院检查身体了。  呃。  陆七痛苦的在心里哀嚎。  夜晚,躺在权奕珩的床上,陆七见时间还早,鼓起勇气给他打了电话。  那头的男人很快接起,但没说话。  两人的呼吸声透过电话传递给对方,隔着电话,陆七像是能感受到他灼热的气息,耳根子发热,“权奕珩,你,你怎么样,腿没事吧?”  他出差已经两天了,这还是两人第一次通电话。  “嗯,没事。”  “你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还算顺利。”  “那什么时候回来?”  原本机械回答的男人顿了下,反问,“你想我了吗?”  陆七,“……”  就算想,她也说不出口啊。  权奕珩,哪里有你这样的?  她可是下足了勇气给他打的这通电话,这男人又想调戏她么。  “我今天来你家了,你妈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  “嗯。”  陆七突然就没话接了。  她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嘟着小嘴,无措极了。  她不说,他也僵持着不说,两人就这样谁也不挂断,像是在较劲。  气氛很是诡异。  陆七清澈的眸子转了转,良久干笑两声开口,“权奕珩,我现在可是睡在你的床上哦。”  明明在陆七耳里很正常的一句话,却听得那头的男人热血沸腾。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眸色沉了沉,只觉得口干舌燥。  权太太,你知不知道隔着电话撩的效果更好。  我睡在你的床上。  呵。  小东西,你这是在考验我的耐心么。  终而男人控制不住的问,“到底有没有想我?”  那语气不像平时那般温和,沙哑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急切,藏匿许久的情感这一刻仿佛洪水般来袭,再也绷不住。  陆七轻咳两声,“你房间里的书挺好看的。”  他却说,“没人想我,那我就迟点回来。”  陆七,“……”  哼,权奕珩,你爱回不回!  电话就这样断了。  事实是,某人已经经不起她的撩拨了,必须去洗手间解决突然窜起来的火。  陆七双手放在后脑勺,她留了一盏床头灯,旁边是一本散文诗歌。  她随便翻了两下,美好的诗句里,她读着,眼前却浮现出权奕珩温润如斯的脸。  回忆一幕幕涌来,陆七怔了怔心神。  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从她被颜子默抛弃后到婚纱店里相遇,也就三个月的时间。  而如同陌路的他,却能在她每次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做她最坚强的后盾。  甚至不顾自己的人身安全,危急时刻将她推出去。  陆七从不相信这个社会上会有烂好人。  就这样纠结一个多小时后,她编辑了一句话给权奕珩,又犹豫了半个小时才发送出去。  ‘权奕珩,你,是不是喜欢我?’  发完,她的心脏控制不住的狂跳起来,暗暗想着权奕珩会说些什么。  是,或者不是。  是或者不是。  她脑海里只剩下这两个抉择。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十分钟,那头没有回应。  陆七抱着枕头压着自己的脸,心绪难平。  难道是睡了?  她又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晚上十点,对于受伤的权奕珩来说,大概真的是睡了。  陆七咬了下唇,烦躁的丢开枕头,猛的从床上坐起身来,却不知自己要干些什么,书,她压根看不进去了。  对待男人,她从来没有这么不镇定过。  她是不是傻啊,干嘛要没事找事的去问他。’  万一他觉得自己自作多情怎么办,陆七,你自我感觉未免也太良好了吧。  迟迟等不到消息的陆七,想到她青春期的那些年,身边没有一个男孩子追求,不免有些自卑。  叮。  短信提示音响起,陆七狂躁的心咯噔一下,那一声心惊肉跳,她并没有立刻点查看信息,而是平复了心情才点开手机。  ‘你觉得只是喜欢这么简单?’  陆七抱着手机,脑子轰然炸开。  她想过权奕珩有喜欢这层意思,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比喜欢更深一层的是爱!  权奕珩爱她?  她可以这么想么。  陆七胡乱的编辑一行字,发出去之前又觉得不妥,按了删除又开始重新编辑。  就这样反反复复,却始终没有一句是自己满意的。  倒是迟迟没等到那头回复的权奕珩又发来一条短信。  ‘小七,好好想想我们之间的关系。’  是他临走前和陆七说的,现在又拿出来说,她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  她和权奕珩意外相见,意外结婚,意外走到今天。  但这些日子那个男人一直都很照顾她,最让陆七震撼的是,在生死关头,权奕珩推开了她。  若是之前的理由可以忽略掉的话,可这件事,陆七怎么都无法说服过去。  权奕珩对她有感情了,他们之间不仅仅是协议结婚那么简单。  一夜无眠。  翌日早晨,陆七顶着两个黑眼圈给慕昀峰打电话。  此时慕昀峰还在床上,他不禁在心里哀嚎。  我的妈耶,权大少你也不管管你老婆,这么早给一个男人打电话。  昨晚泡吧太晚,他这会儿实在困得厉害。  所以声音也是迷迷糊糊的。  陆七问什么,他就敷衍的‘嗯’了一声。  直到陆七说,“那麻烦慕少把他出差的地址给我。”  躺尸的慕昀峰一听这话立马清醒了,咳了两声,“那个,他应该过两天就能回来了。”  “过两天,慕少,权奕珩的腿还在休养,时间太长我怕……”  “权太太,你这么关心他,当时就该跟着去啊,路费我可以给你报销,算是我给员工的体恤吧。”  看看他多机智,这么容易就把责任推给陆七了。  “我现在去不行么?”陆七反问。  其实她就想问问权奕珩出差的地方,没想过自己过去。  经过昨晚的事情以后,她怕两人这一相见会更尴尬。  有了地址,她也可以拜托朋友帮忙照顾一下权奕珩。  “当然……可以,不过呢,现在工作到了关键阶段,带家属还是有点不合适的。”慕昀峰胡诌。  “我就希望他没事,慕大少,你能多找两个人照顾他么?”  这个时候的陆七全然没有考虑到曾经自己也是个工作狂,对于这种情况,老板顶多是找一个人照顾着,那就很不错了。  可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她的心境完全不一样。  “权太太放心,我会的,他每天都有跟我汇报工作,昨晚还视频会议呢,看上去挺好的。”  “呃。”陆七突然觉得自己过分了,“抱歉慕大少,我就是,就是不放心。”  “理解理解,你们新婚夫妻嘛,分开两天想对方也正常。”  陆七,“……”  她刚才是这个意思么?  “慕少,那我就不打扰您了,再见。”  “嗯,再见。”  终于打发掉陆七,慕昀峰倒下去准备埋头继续睡,身上徒然一凉,他侧过脸就看到自家太后一脸严肃的站在那儿。  “哎呦,我说妈,您一大早的不陪我爸,站在这儿干嘛啊。”慕昀峰扯过被子盖在身上,欲哭无泪。  美好的早晨啊,就这么被人给破坏了。  “喊什么呀喊,你这都日晒三竿了还不起来,是不是想公司破产啊。”  “我说太后,您说话能别这么实在么?”  “昨晚又去哪里鬼混了,衬衣上一身的香水味,难闻死了。”慕夫人往对面的沙发上一坐,直接发令,“今晚我让子晴来我们家吃饭,你早点给我回来。”  慕昀峰摸了摸鼻尖,“那个,启禀太后,朕今天要出差。”  “少给我来这套,你今天不回,明天也要回,明天不回,后天也会回,总之你不可能天天出差。”  “厉害了,我的太后,真是什么都逃不过您法眼。”  不就是吃顿饭么,叶子晴那丫头又不是毒蛇猛兽,顶多就是多叫他几声哥哥。  反正都是几个熟人,他躲什么呀。  “我可告诉你,等子晴来了,你们就直接把日子给定下来,以后,别去那种地方给我鬼混。”  慕昀峰听后如死鱼般的躺在床上,敢情太后一大早是来逼婚的。  “太后,还有一事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慕昀峰单手撑着头,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太后。  慕夫人双手环胸,气质冷艳,“说吧。”  “我昨天在酒吧好像看到我爸了。”  慕夫人,“……”  “你会不会看错了?”语气明显过激。  “绝对没看错,我有照片,太后,您要看么?”  说着,慕昀峰便装模作样的去摸手机,慕夫人却等不到他找到手机,直接冲出了房门。  慕昀峰拍了拍胸口,长长呼出一口气。  他想睡个安稳的觉咋就这么难呢。  对不起了啊爸,我真是您亲儿子!  他现在得赶紧溜去公司,不然让太后知道真相就麻烦了。  这天上午,权奕珩被徐特助推着去了兴茂集团,正好有个项目和他们公司合作。  两人谈完工作,慕昀峰把陆七早上打电话的事全数告诉了权奕珩。  他忍不住抱怨,“我说大哥,你把问题抛给我,我咋办?”  出差?  亏他想的出来!  那陆七还以为他是个吸血鬼呢。  “你可以直接让她来找我。”权奕珩语气淡淡,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意思是说,你完全可以把问题抛给我。  慕昀峰,“……”  他为了朋友两肋插刀,到头来敢情还是他的错?  权奕珩喝了口茶,“沈公子回来了,中午一起去聚聚?”  这个消息大概是慕昀峰今天听到的最好消息,他的同伙终于回来了,抹了把泪,“嗷,那货终于舍得回来了,今天一定要好好宰他一顿。”  某酒店最大的包间。  权奕珩一早就订好了,所以今天这家酒店不对外开放,所有服务员就伺候他们三个人吃饭。  权奕珩和慕昀峰过来的时候,沈辰皓已经到了一会儿了,在打电话。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纯手工西装,修长的身材,声音更是悦耳动听,“我知道了,晚上我一定准时到好不好?”  “……”  “嗯,我还有事,先挂了。”话说完,男人转过身来的瞬间,那张脸再次惊艳到了慕昀峰。  慕昀峰走过去抱住他,夸赞,“啧啧啧,这去了一年,果然不一样啊,又变美了。”  对,就是美,尤其是那双桃花眼,仿佛会放电一般,微微上挑就会迷倒千万女生,每次和这货待在一起,慕昀峰就有压力感。  “够了啊。”沈辰皓黑了脸。  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说他美。  确实,他是很美,可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还是有点无法接受。  权奕珩推着轮椅过来,“菜上齐了没有?”  沈辰皓目光落在他打着石膏的腿上,“怎么,结婚了功夫太深?”  “可以这么说。”慕昀峰点头认同。  见权奕珩没发表意见,沈辰皓差点惊掉下巴。  他这是承认这桩婚事了?!  沈辰皓很好奇,到底是哪家的妹子,这么有魅力,搞定了金刚不坏之身的权大少。  “哟呵,真的承认了。”沈辰皓吹了声口哨,故作东张西望,“怎么没看见嫂子啊。”  慕昀峰将他按在椅子上坐下,“嫂子长得太漂亮,这货怕打击到你,驳了你京城第一美男的封号,故意没带来。”  权奕珩全当没听到,一副淡淡的表情,只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个多月前就回来了。”  慕昀峰一听咋呼道,“好小子,回来一个多月也不联系我们,太没良心了,我不管,今晚不许你喝酒,罚你送权大少回家。”  “你的不许无效。”  哪有聚会不喝酒的?  沈辰皓盯着满桌子山珍海味,“你说我们每次吃饭要不要这么高调,干嘛都不让别人吃?”  每次过来都包场,会不会太壕无人性了?  权奕珩觉得理所当然,只说了句,“嗯,太吵。”  “就那货规矩多。”慕昀峰在沈辰皓耳旁吐槽,“吃个饭也摆谱,我真特么没过一天好日子。”  “来,恭喜权大少,新婚快乐。”沈辰皓最先举杯,“我们仨终于有一个人把自个儿给交代出去了,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什么,我们三人搞基,口味重的流言了,实在可喜可贺。”  “权大少,你终于脱单了,实在让兄弟我高兴啊。”沈辰皓夸张的哀嚎。  “谢谢。”权奕珩喝下酒,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脱单。  嗯,这个祝福他喜欢。  “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说说回来一个月为什么不联系我们?”慕昀峰最关心这层。  按理说,这小子回来,即便不和他们联系,他们也该听到一点风声啊,怎么一个月后才出关?  “一言难尽。”沈辰皓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你们也知道我家的情况,乌烟瘴气。”  “一个月以前我被算计了,还好脱身得快,要不然这辈子就完了,沈家的一切都没我的份。”  “怎么回事啊,说的这么玄乎。”慕昀峰一脸八卦。  事情似乎很严重。  “确切的说是,我这二十七年的童子身被人给糟蹋了。”沈辰皓说的简单,“就是一夜情,你们别想多了。”  慕昀峰,“……”  权奕珩,“……”  “天哪,是哪个女人这么厉害,搞定了咱们京城第一美男啊。”慕昀峰实在难掩激动的心情,追着问,“是谁,哪个女人,我得看看她长什么样,有没有你美!”  “去去去,公子我心情不好,今晚不醉不归。”沈辰皓把酒杯满上,继续吆喝二位作陪,“来,为我由男生变成男人而干杯。”  至于过程,沈辰皓自然不想多谈那天晚上的经历。  “男生,你恶不恶心啊,压根就是个老处男。”慕昀峰咂咂嘴,损过去。  他们这一群人个个游走在三十岁的边缘,不婚主义,让家里的老一辈操碎了心。  现在好了,不仅权大少结婚了,连沈辰皓都尝到了做男人的滋味,把自己给交代出去了。  慕昀峰的心情是说不出郁闷,他仿佛就是一个另类存在着。  嗷,他今晚是不是也要去找个女人一夜情,尝尝那滋味?!  他的花名在外,外面的女人个个都以为他是玩了就甩的男人,可只有他们清楚,他压根还是个老处男。  权奕珩却将杯里的酒推给慕昀峰,喝了一口水。  沈辰皓不干了,“你什么意思,我刚回来你喝水,太不够意思了啊。”  “我受伤了,他代我喝。”权奕珩说的理所当然。  好吧,确实挺有理的,可刚才他敬酒为什么权奕珩喝了?  慕昀峰捶胸,“喂,凭什么是我啊。”  “别废话,快喝。”沈辰皓催促。  没了权奕珩作陪,他总不能一个人喝闷酒吧。  慕昀峰闷闷道,“你们,你们欺负我一个处男。”  结婚的结婚,一夜情的一夜情,他还要不要活了!  本以为沈辰皓回来会让他心里好受些,毕竟他这段时间快被权奕珩和陆七秀的恩爱闪瞎了眼。  看样子,他又失策了!  处男?!  权奕珩听了这话差点一口水呛住。  他绝对不能在这俩货面前说自己也是处男,要不然在这俩货面前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  结婚了怎么可能还是处男呢。  嗯,不过他相信自己很快就不是了。  和他们吃饭喝酒,权奕珩时不时的看下手机,从昨晚到今天,陆七没有给他回话。  那丫头,还在纠结么?  他倒是觉得,昨晚对于他和陆七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她总算能证实自己对她的感情了。  ------题外话------  小仙女们,昨天答对问题的清清已经发放奖励了哦,注意查收…  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