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21 小七求饶,老公,我错了

121 小七求饶,老公,我错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26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1
    这个声音一出,姚若雪猛的一个激灵,仿佛从梦中醒来一般,赶紧低下头去。  刚才她听到那个女人叫他二少。  如果她猜的没错,应该就是沈二少。  沈辰皓抬手将女人的手拿开,两手插兜的走过去,他的视野里只有女孩一个乌黑黑的头,男人居高临下的问,“怎么回事?”  “我,我工作没做完。”姚若雪颤颤的答,视线盯着地面的她,一眼看到男人锃亮的皮鞋,她再看自己在地毯上买来的小白鞋,简直就是贫富差距。  “二少,没想到你们公司还有这么拼命的员工,真会令人刮目相看呢。”  身旁的美女搔首弄姿的朝他走过来,重新挽起男人的手,撒娇的开口,“走吧,我肚子早就饿了。”  “好,我们走。”  他没有做过多的停留,浓浓的香水味刺得姚若雪一阵恶心。  现在的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人么,那种味道她并不觉得好闻。  “沈二少,你说你怎么这么厉害呢,连员工都这么拼命。”女人不停的拍他的马屁,“不像我们公司,哎,那些员工啊,太被动了。”  男人却是道,“我比较喜欢在上班的时间完成工作的人,这样才显得他有这个能力胜任这份工作。”  “哈,也是,你这个见解我喜欢。”  “你订好餐厅了吗?”  “放心二少,跟您吃饭我还能……”  他们后面的对话姚若雪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她的脑海里只剩下沈辰浩刚才的那句话。  我比较喜欢在上班时间完成工作的人,这样才显得他有这个能力胜任这份工作。  姚若雪的脸火烧火烧的疼,抬起头来时,眸底染了一层雾气,已然看不清那两道已经远去的身影。  她被老板抓包了,还以为她是工作不努力的人,这次不会真的开除她吧?  嗡嗡嗡。  电话铃声打断了她混沌的思绪。  姚若雪擦了把泪,声音佯装正常的接起电话,“喂,妈。”  “小雪啊,你这个月是不是快发工资了,赶紧往家里多打点钱,你弟弟这个月犯病了,我们快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姚若雪一听急了,“妈,你们现在呢,生活费不会成问题吧?”  “你只要发工资的时候把钱按时打回来就行,我们还能撑几天。”  “好的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准时打钱回去的。”  挂断电话,姚若雪从抽屉里拿出钱包,里面仅有百来块的现金,加上她卡里的两千块钱,压根不够给家里打去生活费。  然而这个月,她需要做人工流产,在这之前必须把钱准备充足。  不多时,吃饭的员工回来了。  趴在办公桌台小休的姚若雪听到他们高调的议论,只觉得心烦气躁。  “哇,你们刚才看到了吗?”  “当然看到了,沈二少身边的那位我认识,是京都林家的大小姐。”  “是啊,是啊,我认识这位林小姐,在商场上也是一位角色,听说帮林氏拉了不少生意,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  “那她还真有点本事,人也长得漂亮,这样的女人才是最有魅力的,也难怪能约到二少。”  “听说这位大小姐眼光高的不得了,还是高材生,迟迟没嫁出去就是因为太挑剔。”  “哦!”众人一副懂了的模样。  “你别说,沈二少和她还挺般配。”  “咱们公司最近和林氏有合作项目,是上亿的大投资,恰好负责这个项目的是二少,两人在一起的机会啊肯定会很多。”  “到时候工作工作就谈到一块儿去了。”  “呵呵,我也这么觉得。”  经过他们这么一说,姚若雪倒是觉得确实如此。  她从来都相信门当户对,豪门圈子里的那些事儿她跟着陆七看也看会了。  最起码林小姐的身份和沈二少是很相当的。  “呀!”  说话间,一个女人突然失声尖叫,她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脚,结果一回头,便看到趴在桌子上不动声色的姚若雪,“你怎么趴在这儿啊。”  “你们回来了。”姚若雪故作迷糊的抬起头,那样子就好像刚睡醒。  被吓到的女人看到她一脸嫌弃,忍不住开口数落,“我说若雪,你能不能别穿的这么寒碜,好像我们公司虐待了你一样呢,你看看你,都穿的什么啊,一身的地摊货,你生活有那么拮据么,需不需要我借钱给你买衣服啊。”  姚若雪性子虽然柔弱,在公司她也事事不与她们计较,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衣服又没有破,怎么就不能穿了。”  众人,“……”  简直和她无法交流,也懒得去说。  对于这群女人来说姚若雪就是公司的一个怪物,她们也不屑和她去计较。  甚至有人开始当她的面嘲笑,低声议论,“你和她说这些干嘛,她脑子就一根筋,我听说最近部长在找她的茬,八成是想开了她。”  “真的么,她平时工作可比我们努力啊。”  “努力有什么用,在这个圈子里生存有时候得靠脑子。”  “呵,也是。”  “终于不再和她是同事了,丢人。”  姚若雪听着这些话,整个人都软了。  她真的要被开除了么?  心不在焉的工作一下午,果然,下班之前方部长找她去了办公室谈话。  方部长是个精明干练的女人,她直接了当的问,“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姚若雪摇头,“我,我就是有点感冒。”  “感冒会这么长时间?”方部长把一份资料甩给她,“看看吧,这是你前天做的文案,哪里的错,自己能找出来么?”  姚若雪吓得脸色煞白。  这些日子,她这种错误已经连续多次。  “你工作频繁出错,今天连这种小错误都犯,姚若雪,你到底要让我失望多少次?”方部长敲着桌子,言语犀利。  今天在董事会上的会议,因为这份报告中间出了一个小错误,害的她挨了批评,而这份文案就是姚若雪准备的。  姚若雪低着头,“对不起方部长,我会改正的。”  “你的保证对我已经产生了免疫力,这样吧,你暂时停了手上的工作,回去休息些日子。”  “不不。”姚若雪听后激动的站起身,那样子只差没给方部长跪下,“方部长,我……”  方部长却翻开另外的文件开始预览,语气不容改变,“这是公司的决定,你走吧。”  公司的决定?  姚若雪蓦然想起中午的碰到沈二少的那一幕,那些话再次从脑海里浮现出来。  是那个男人的意思么?  “方部长。”姚若雪试图说点什么。  公司的内线接过来,方部长不耐烦的朝她摆手,“我要接电话,你出去吧。”  姚若雪想说的话成功被咽了回去,她也知道,如果是上面的意思就没办法改变了。  她真的被开除了,虽然话说的好听是停工休息,可姚若雪知道,那只不过是安慰她的谎言。  一旦离开,她想再进公司就难了。  她大学毕业后就在这家公司努力拼搏,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其中的心酸可想而知。她平时工作也算积极,领导布置的工作没有一次不完成,只是这一次,她怀孕身体不适,而一个月前的那件事又让她心力交瘁,所以才导致她心有余而力不足。  姚若雪突然很恨自己,为什么要去参加那个聚会。  平时她和公司的那群女人也不是一路人,怎么就鬼迷了心窍。  浑浑噩噩的出了公司,姚若雪站在茫茫人海的大街上,她不知道要去哪儿,也不知道未来的路怎样,她翻开电话薄,里面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人。  她和小七真是一对好闺蜜,她因为穷所以朋友少,而小七,因为太冷傲让别人不敢靠近。  其实她们并没有别人想的那么可怕。  所以,这个时候除了陆七,她找不到别人。  哪怕有个人和她说说话也是好的。  两人约了一个普通餐厅吃饭,这个时间是餐厅人流量最多的时候,陆七打车过来的时候,姚若雪已经点了满满一桌子菜。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陆七在她对面坐下,眼见她一天比一天消瘦,很是担心,“要不我陪你去医院一趟,你这样下去可不行。”  姚若雪苍白的嘴角勾起一丝虚浮的笑意,“没事的,这是孕妇该有的反映,反正过两天就要做人流了。”  她说这话时,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绝望。  这便是命,生下来就注定了。  那个男人的一句话,就得让她颠沛流离。  陆七帮她倒了一杯牛奶,“若雪,你这个样子我很不放心,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一定帮你。”  “小七,我很好。”姚若雪低头喝了口碗里的汤,“这里的菜还不错,你尝尝吧,小七,我只能请你在这儿吃饭。”  就是环境不好,人太多,有点吵。  “若雪,你跟我还客气么?”看到她这样,陆七心里一揪一揪的疼,“若雪,你多吃点。”  陆七压根没有胃口,她在网上查了下今天的菜,那些是适合孕妇吃的,合适的时候会帮姚若雪布菜。  “我这个月马上发工资了,想找你出来庆祝,大概这些年太压抑,今天想放纵一下自己。”  以陆七现在的状况,姚若雪实在没办法找她开口借钱。  她的家是一个无底洞,姚若雪一直在强行的控制自己,一旦伸出手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所以她和陆七这么多年的朋友,两人很少涉及到金钱关系。  她也知道,只要自己开口,陆七一定肯,可她不能。  饭吃到一半,姚若雪神色自若的对陆七道,“这个周末,小七,你陪我去医院吧。”  陆七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良久才回了一声,“好。”  即便她们不能选择要这个孩子,可到底是一条生命,知道这件事后的陆七,每次想到要陪姚若雪去堕胎,她心里就有种强烈的罪恶感。  “大医院是不是很贵?”姚若雪突然问这么一句话,人却平静的吃着碗里的食物。  陆七当即明白她的顾忌,“放心吧,我有朋友是医生,到时候我跟她说说,不会让你……”  姚若雪抿了下唇,“小七,要不然我们去诊所吧,我听说那里的价钱要比大医院便宜一半不止。”  “绝对不行。”陆七一口拒绝,那语气仿佛自己就是姚若雪的家长。  姚若雪垂下头没说话。  她能告诉陆七自己丢了工作,这个月的工资只能勉强维持生计么。  一旦说了,无非也就多一个人着急。  “若雪,你是不是糊涂了,为了几千块钱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知不知道,那些诊所医疗设备有限,手术中很有可能会发生意外。”陆七听着生气,声音不由扬高了些许。  然而她的生气里,更多的是对这个女孩的心疼。  姚若雪默默听着不吭声。  她也不想,她也知道,可她真的没有那个能力去承担流产手术的钱。  “这事你不用担心,包括钱。”  “小七……”姚若雪看着她欲言又止。  她该说什么拒绝呢,又拿什么拒绝?  “如果你还拿我当朋友的话。”  陆七说完这话,语气软了下来,帮她夹了一些菜放进碗里,“快吃吧。”  可能刚才吃东西有点急,姚若雪的胃本就处于敏感期,这会儿早已绷不住,她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这一次的孕吐比以往来的猛,一到洗手间,姚若雪便把刚才吃的东西一点不剩的吐了出来。  胃里很空,难受的她想就此睡过去。  “呜哇,呜哇……”  隔间外传来孩子的哭声,姚若雪撑着马桶爬起来,推开门便看到一个穿得像小公主的女孩在伤心的哭,小女孩大约五岁的样子,扎着马尾,圆嘟嘟的小脸很是可爱。  她跑过去抓着孩子问,“怎么了小朋友?”  “你妈妈呢?”  “我……妈妈不见了。”小女孩打着哭嗝,一双灵动的眼染着泪花,几乎要把人的心都给哭碎了,“妈妈说来上洗手间,可是,可是我没有找到她,阿姨,她是不是不喜欢我,不要我了?”  “阿姨,这里是不是洗手间?”  姚若雪蹲下身,摸着小女孩的头,温柔的道,“不会的,不会的,你这么乖,你妈妈疼你都来不及呢。”  陆七不放心姚若雪,她前脚刚走,她没一会儿就来了,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怎么回事?”  姚若雪看向她,“可能走丢了,我们把她送到餐厅的负责人手里吧,孩子的父母大概也急坏了。”  “嗯,走吧。”  姚若雪拿出纸巾帮小女孩擦了一把脸,“走,阿姨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小女孩点头,“谢谢阿姨,只要你帮我找到妈妈,我会狠狠的谢你的。”  陆七,“……”  姚若雪,“……”  狠狠谢她?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可爱么?  刚出洗手间,一个面露焦急的贵妇朝她们这边冲来,一把夺过姚若雪手里的孩子,激动的道,“小宝贝儿,你跑哪里去了,急死妈妈了都。”  贵妇把小女孩紧紧楼在怀里,泣不成声。  一看这形势陆七和姚若雪都松了一口气。  “妈妈,妈妈。”小女孩趴在贵妇怀里委屈的哭着,“小豆豆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怎么可能呢,你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啊。”贵妇心疼的把女孩抱了起来,这才将视线落在陆七和姚若雪身上。  “她刚才找不到您,可能着急了。”姚若雪解释,“我们准备把她送去餐厅经理那儿的,没想到您就来了。”  贵妇不友善的瞥了她一眼,脸上的防备一览无余,但还是说了声,“谢谢两位。”  也是,现在骗子多,这位妇人防着她和陆七也不奇怪。  姚若雪朝小女孩招手,“小朋友,阿姨走了,以后要听妈妈的话,不能乱跑了知道么?”  贵妇怀里的小女孩突然倾过身,抱住姚若雪的头,在她脸上轻轻吻了下,“阿姨,谢谢你哦。”  那一吻如蜻蜓般划过,小女孩灵动的双眼眨了眨,眸底的光泽仿若黑葡萄般透亮,扣人心弦。  直到他们消失不见,姚若雪还呆立在原地,刚才的一吻仿佛震慑到她灵魂的最深处,由衷发出感慨,“如果我有这么一个女儿,我肯定会把我的一切都给她。”  说完这话,不光是陆七,就连姚若雪自己也震撼了。  “小七。”姚若雪拉住她的手,欲言又止。  她当前就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拥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或者是一个帅气的儿子。  “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陆七牵着她走出去,“小雪,你不要太忧心了,不管明天怎样,先过好今天。”  她想说什么,陆七当然知道。  刚才的那一幕她也被触动了,更何况是怀孕的姚若雪,那是做母亲的天性。  陆七能理解她一时的冲动,可这份冲动的代价太大,她怕姚若雪将来承受不起。  她这么说,只不过是在给姚若雪一个考虑的机会。  毕竟决定权在姚若雪自己手里。  陆家。  陆自成今天回来的比较早,吃晚饭的时候,胡碧柔提起,“自成啊,明天我和舞儿去文城的南寺求签,大概要在那里住上一晚,后天才能回来。”  “嗯。”  陆自成不疑有他,点头答应。  这几天他也顾不上陆舞母女,公司的事就足够他忙活的了,今天是因为客户临时有事,他才能提早回来。  因为有了足够的资金,公司的运转也开始逐渐恢复,很多项目也在进行中,到时候可是一笔相当不错的收益。  只要想到这些,陆自成就抵制不住心里的那份激动,仿佛已经有一大笔钱摆在他面前。  当然,这些功劳都要归功那个女儿,陆七。  要不是丰瑞银行的那笔贷款,他的公司很有可能会陷入资金瘫痪,后果不堪设想。  见陆自成同意了,陆舞凑过去柔声道,“爸,您有什么心愿么,我和妈可以替您求。”  “你妈知道我想要什么。”陆自成笑着道,而后别有深意的看了眼身边的胡碧柔。  陆舞嘟了嘟嘴,埋头吃饭。  吃完饭,陆自成便去书房忙了,餐厅里只剩下陆舞和胡碧柔。  刚才陆自成的话让陆舞很不舒服,她也明白父亲的心愿是什么。  “妈,你说我爸也太偏心了,有了我这个女儿还不够,一把年纪了还想要儿子。”  要在真让陆自成老来得子,那她的恩宠岂不是全都没有了,已经有了一个陆七,再来一个小弟弟,她还要不要活了啊。  “男人啊,哪有不想儿子的,就你爸这样的也算是有点小名气,底下是两个女儿,他当然想要个儿子来继承了。”  陆舞不屑的切了声,“女儿就不是人啊,也不看看,要不是我拉着颜家人在背后帮他,他以为他的那个破公司能有今天么。”  越说陆舞越是生气。  “你呀就别再为这些有的没的烦恼了,明天去医院检查,你做好准备。”胡碧柔小声嘀咕,“也顺便跟子默说一声,帮他求一支签。”  说到颜子默,陆舞脸色闪过一抹愁容,“妈,你说颜家的公司是不是遇到问题了呀。”  “这些你不知道么,还问我。”  陆舞两手撑着下巴,烦躁得不行,“最近两天颜子默都不约我了,我想要个珠宝首饰什么的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大方的送给我,你说,他们家公司针对陷入绝境了,不会破产吧?”  法院判决他们家要还给陆七一千万,陆舞突然在想,颜家会不会连这一千万都拿不出来?  “那倒不会,颜家那么大的公司,怎么可能说破产就破产呢。”胡碧柔安慰她,“你也别多想,现在外界哪个不知道你是颜家的少夫人。”  意思是,你和颜子默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一旦他倒了,也没有人敢要她。  但陆舞不这么想,她一心记挂着自己的荣华富贵,“如果我刚嫁过去他们家就破产了,那我不是亏大了。”  胡碧柔倒也认同,只是这几件事不能太慌,“你说的没错,这件事我们得从长计议。”  “我听你爸爸说现在的颜家还比不上咱们陆家呢。”  听胡碧柔这么一说,陆舞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她好不容易把颜子默从陆七手里抢过来,难道是和他一起过苦日子的么?  人往高处走,以前她攀附颜家也不过是看上了颜子默那个男人的钱和势,一旦这些东西没了,她自然也不会傻到真的嫁给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  她可不是陆七!  ——  把姚若雪安全送到租房,陆七回到公寓后天刚刚黑。  开了灯,一室的冷清,权奕珩还没有回来。  她拿出手机,这才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一个小时前来自权奕珩。  ‘我不在公司,和慕少一起在城东谈项目,会晚点回来。’  陆七这才想起她早上说过的会去公司接权奕珩,估计男人是怕她白跑一趟吧。  重重吐出一口气,陆七也不知道权奕珩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有一点,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她都不应该去他的公司打扰他。  或许她该给他点时间消化昨晚的事情,一直追着,会不会把他逼得太紧了?  上网查看了一下她昨天投的简历,还没有得到回复。  陆七泡了一杯咖啡,准备看点资料等权奕珩回来,陆自成却在这个时候给她打来电话。  “小七,月底你有时间么?”  陆七冷冷的问,“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是这样的,顾伯父你还记得吧,他一直很喜欢你,月底是他六十岁大寿,爸爸希望你能参加。”  “这个……”陆七手指敲着桌沿,想着该怎么去拒绝。  陆自成却是道,“那天的生日宴会会有很多有头有脸的人到场,你一定要好好打扮自己。”  这是已经替她做决定了么?  陆七眯眼,迟迟没有答应下来。  她听陆自成这话大概也明白了些许,以前陆自成也经常带她去参加这种聚会,陆七以为陆自成是为了让她锻炼交集能力,后来才知道,陆自成的真正意思是希望她能在这种交集里找到一个金主,帮助他的生意。  就像当初他禽兽不如的把她推到张行长怀里,其心可诛。  而这种下三滥的事情,直到一年前她和颜子默订婚陆自成才有所收敛。  既然逃不掉,那么她只好答应。  有了张行长的前车之鉴,这一次她绝不会那么被动。  “好,那天我会准时到场的。”  “行,到时候爸爸亲自去接你,如果衣服上有什么困难,跟爸爸说。”陆自成意有所指。  陆七现在嫁了个穷光蛋老公,陆自成是怕她连买件礼服的钱都没有。  陆七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淡淡道,“没问题的,衣服我自己会解决。”  “好,你早点休息。”  同一时间,城东的某个酒店顶楼餐厅。  慕昀峰拿着几张宴会的入场卷,人慵懒的靠在栏杆上,“你们谁要去?”  “什么?”沈辰皓端了一杯酒单手插兜的走过来,同样的姿势看向对面坐在轮椅上的权奕珩。  “顾家的生日宴,听说这次办得很隆重,去吧,去吧。”慕昀峰像是在做宣传,抽出几张入场券发到二位手里。  “不去。”权奕珩轻抿口杯里的酒,看也不看他手里的入场券,冷冷拒绝。  “也是啊。”慕昀峰抽回手,语气带着酸意,“这种小宴会哪轮得到咱们权少去镇场呢。”  沈辰皓揽着慕昀峰的肩,“生日宴会美女如云,我们俩个去就可以了,你看看他,腿瘸了,想泡妞也不行了。”  “嗯。”慕昀峰点头,仿佛不经意间的说道,“你说的对极了,不过我好像听说陆自成也去。”  平淡的权奕珩目光暗了暗。  “陆总没有特意挑选舞伴,带的是……”慕昀峰故意顿了顿,“带的是大女儿出席。”  这话一出,手里的入场券顿时洗劫一空,全被权奕珩抢了去。  可这个男人还理所应当的说了句,“谢了。”  无耻!  慕昀峰调侃他,“呦呦呦,装不下去了吧我的权大少。”  他就知道,只要关于陆七的事权大少还能这么镇定,生日宴会帅哥如云,嫂子那么优秀,万一被帅哥抢走了权大少您就等着哭吧。  然而抢完入场券的某人依然神色自若的品着杯里的美酒,好像刚才的事情与他无关。  这货一向高大上惯了,慕昀峰也懒得再去调侃他。  话锋一转,重点落到了沈辰皓身上,“你最近和林家的那位走得挺近的,怎么,好事将近了?”  沈辰皓迷人的桃花眼一勾,“反正没有女朋友,人到了年龄也是要结婚的,先找一个这么处着吧。”  这话听着平淡,但是怎么就让人觉得伤感呢,有种这辈子白活的感觉。  “和你一夜情的谁啊。”慕昀峰八卦的凑过去低声问,一副他不说就不放过他的架势。  “少八卦了,赶紧去挑一个舞伴,免得过几天成为女性的众矢之的。”  “切,爷这么帅,打个电话就有大把的舞伴,还用愁?”  “我怎么听你家慕太后说,把你许配给权少他妹了?”  慕昀峰不自然的看向权奕珩,“他妹多着呢,谁知道是哪一个。”  “哟,听你这意思是想左拥右抱啊。”  “国家允许的话,我倒是真的很乐意。”  “……”  “送我回去。”沉默的权奕珩突然发话。  慕昀峰将手腕凑到他面前,“权大爷,你说你要不要这么扫兴啊,这才几点,你就回去。”  “嫂子有一晚上的时间让你抱,你急个什么劲儿,就你这腿想干什么也不行啊!”  话说完,他怎么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抬眸对上某人杀人般的眼神,耸耸肩道,“好吧,我送你走。”  而后他又朝沈辰皓做了一个手势,“等我回来,咱们接着喝。”  沈辰皓朝他举杯,算是答应了。  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九点,还不算太晚。  “回来了?”陆七盘腿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看到男人推着轮椅过来,赶紧穿好鞋过去帮忙,“吃饭了么?”  男人扫到餐桌上未动的几样小菜,“没。”  他这一说话,淡淡的酒意散发出来,陆七嘟嚷,“都喝酒了没吃饭?”  “嗯,和客户喝了点,没有吃饱。”  “那我们一起吃,刚才在处理资料,我还没吃呢。”  她自以为谎言说的自然,却不知权奕珩一眼就能看透。  这个傻姑娘,明明是在等他,这份情意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是,陆七确实在等权奕珩。  他说在谈事情,她不好打电话过去叨扰,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项目,什么形式的在谈。  万一他忙完回来没吃饭怎么办?  所以她就掐着时间做好饭,等着他,想着,他如果吃了,她就自己吃,哪怕她已经在外面和姚若雪用过晚餐,也不想忽略了权奕珩的胃。  如果没吃,正好,她就陪着他可以一起。  两人面对面坐下,陆七为了缓和气氛,提道,“今天我和若雪吃饭,碰到了一个孩子,太萌太可爱了。”  “你想生?”对面的男人朝她看了眼,平淡的来了这么一句。  陆七,“……”  她怎么有种接不下去的感觉。  我的天哪,权奕珩你就不能配合一下么,说孩子很可爱什么的,接下去话啊。  末了,她不自然的笑了笑,“我就是感叹一下。”  “以后这种事情还是留着自己感叹,否则我会误会。”  陆七傻了,“……”  误会什么啊。  她一脸懵逼的看着男人,表情有点小委屈。  “我会误会你想和我生孩子。”  呃。  陆七一口饭哽在喉间,有种想咬断舌头的冲动,她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男人语气严肃,“但小七,我确实想要个孩子。”  陆七轻咳一声,突然意识到,“权奕珩,你还在生气啊。”  “你在乎我生气么?”  陆七呵呵的笑了两声,“当然在乎啦,你身上还有伤,这么气对身体多不好?”  “我身体好不好你又没有试过,怎么就这么笃定的说我身体不好?”  “我……你,你不是受伤了么。”陆七觉得和他说话真的要死很多脑细胞。  “我受伤的是皮肤和腿,不是男人的根本。”  陆七,“……”  臭流氓,谁跟你说这个了。  陆七觉得,她现在和权奕珩吃饭都能扯到那上面去,真是不要脸。  这日子简直就没法过了!  因为尴尬,陆七低着头只顾着扒碗里的饭粒,差点被噎到,权奕珩看不下去,给她倒了一杯水,“慢点吃。”  “我饿了。”  “以后不用等我了,太晚。”  他还是心疼他的姑娘,也深知刚才调戏得太过,让她难为情了。  可有些事情他不逼一把,这傻丫头永远也意识不到某种感情。  收拾完毕已经晚上十点,陆七怕权奕珩累,主动提出先给他洗澡。  有些事情一旦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没那么难了,虽然还是会比较尴尬,但今天的洗澡还算顺利。  等陆七忙完自身已经到了十一点,她躺进去的时候,身旁的男人没有任何动静,两人的相处就仿佛一对同床异梦的夫妻。  她睡这边,权奕珩睡在那边,进水不犯河水。  这种感觉比权奕珩抱着她还不爽。  “权奕珩。”黑暗中,陆七轻声喊他。  没想到男人来了句,“我睡着了。”  陆七抽了抽嘴角。  “睡着了还能讲话啊。”她主动贴近他,“你怎么那么小气,我昨天明明什么都没说。”  权奕珩闭着眼,“我觉得我俩最近什么都别说,哪天你非得把我给气死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  错在哪儿?  她做错了么。  虽然吧,陆七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可她不想两人的关系太僵,所以决定先服软。  “别不承认,总之,我昨天非常的生气。”权奕珩强调,语调冷冰冰的,那样子确实比较生气。  陆七凑近了一点,反正天黑看不见,她倒也没有觉得难为情,“那我道歉好么。”  “不够诚恳。”  “我错了。”  “不够温柔。”  陆七咬牙,“权奕珩,对不起。”  “不够聪明。”  陆七,“……”  特么的权奕珩,你耍我呢。  “那你告诉我,想怎样才能接受我的道歉?”陆七像是和他杠上了,一定要让权奕珩原谅她才肯罢休。  权奕珩单手撑着头,虽然看不清她的脸,却能深刻的感受到这女人的情绪十分狂躁。  他起了逗弄她的心思,“老婆,你这道歉没道到点子上。”  “嗯?”陆七听上了真。  “应该是说,老公我错了。”  断片儿的陆七跟着他说了句,“老公,我错了。”  声音柔柔软软的,听得权奕珩心尖儿微颤。  他这是逗她呢,还是逗自己?  明知道现在不能和她那个啥,却非得逼她让自己引火上身。  抬手,他摸了摸女孩的头,“乖,老公原谅你了。”  后知后觉的陆七反映过来,“……”  权奕珩,你的脸呢。  ------题外话------  小七说:权少,你的脸呢。  清清说:小仙女,你们的票子呢。  哈哈,亲爱的们看文愉快,表示清清还是啰嗦一句,有票的投票,木有的,看文加暖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