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22 怀孕,老婆不好对付

122 怀孕,老婆不好对付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4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1
    第二天一早,陆七给徐特助打了个电话,让他晚来半个小时接权奕珩。  陆七帮他换好衣服,男人端坐在轮椅上,眉目清明,嘴角勾起的笑意煞是迷人,“谢谢老婆。”  “徐助理这些天也辛苦了,以后早上我都会帮你。”  澡都帮他洗了,换衣服这种事自然不在话下。  权奕珩的这个高度正好和陆七的腰身平齐,他伸开双手圈住女人的细腻的腰,头伏在她平坦的小腹,“有老婆就是好。”  这种姿势让陆七大脑空白了几秒,他们是不是太过于亲密了?  视线赶紧从男人身上移开,陆七轻轻将他推开,“那个,早餐已经做好了,我推你过去。”  和寻常一样,两人面对面坐了下来,陆七习惯性的看了眼日历,问他,“今天该去医院做复查了,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中午过去。”  “我……”陪你去。  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被男人打断,“你在家吧,跑来跑去太累了。”  陆七点头,也没在这个事情上纠结,“我过几天可能要参加一个生日宴会。”  男人淡定的喝着粥,“嗯。”  “你答应了?”陆七显得很吃惊。  “为什么不答应?”权奕珩反问她。  “谢谢你,权奕珩。”  “和我不用这么客气。”  可能他这几天态度太严肃了,弄得这丫头紧张兮兮的。  不过倒也是件好事。  陆七笑了笑没说话,看的出来她心情很好。  毕竟她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和权奕珩是合法夫妻,这种抛头露脸的事她觉得有必要和他说一下。  大概是以前和颜子默在一起,她已经习惯了做什么,去哪里都向那个男人报备,一旦对某个人认真了陆七便会如此。  认真?  想到这个词的陆七差点被牛奶呛住。  而且自从权奕珩受伤后脾气有点古怪,连和他说话,陆七都得想想再说。  刚才和他商量这事也是变相性的告诉他,那天晚上她可能无法照顾他周全,到时候她会让权妈妈过来。  权奕珩想的是,不错,这丫头有进步,懂得有事和他商量了。  虽然这事吧并不是什么大事,对性格强硬的她来说已经算一个很好的开始了。  手机铃声从卧室传来,陆七起身去卧室接电话。  是黄娅茹,大概是让陆七今天有空回去一趟。  “有空有空,我一会去趟超市,妈,你有什么想吃的么?”  “……”  “好,那我们下午见。”  她拿着手机出来时,权奕珩也在接电话。  “什么?”男人声音透着一股骇人的冷意,让陆七感到陌生。  她从未见他这个样子,在她心里,这个男人一直都是温和,翩翩有礼的。  目光微瞥,看到陆七看向这边,权奕珩惊慌的眼神没来的及藏匿,对电话那头说道,“我现在有事,一会儿再说。”  陆七站在那儿看着他,不知为何,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权奕珩有什么事瞒着她。  “过来。”男人朝他招手。  陆七走过去下意识的问,“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好。”  权奕珩把手机扔在餐桌上,依然是平淡的语气,“没有,公司内部的事情。”  “那……”公司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当着她的面说,还要遮遮掩掩的。  “老婆,你今天熬的粥很好喝。”  谁都喜欢听赞美的话,尤其是自己的厨艺得到认可,被转移注意力的陆七也没深想,“权奕珩,等你腿伤好了想出去工作。”  “嗯,还想去华宇吗?”这个他是没有意见的。  她的能力他清楚,也压根不用他操心,只是现在情况特殊,加上陆家和颜家从中作梗才会让她工作这件事变得举步艰难。  “不了,我觉得那种公司虽然发展空间大,但上升空间慢,原谅我没了当初的雄心壮志。”她摊手,俏皮一笑,眉眼如画,看呆了对面的他。  最主要的还是小公司规矩没那么多,权奕珩的腿伤陆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彻底复原,万一有个事情,她也好照顾着。  “你高兴就好,不用太拼命。”  权奕珩掏出一张银行卡,“这是我的工资卡,拿着吧。”  陆七看着缩了缩脖子,“我……”  “昨天晚上的道歉我接受。”  意思是,你自己都知道错了,这会儿能不收?  意识到他变了脸,陆七只好将卡拿了过来,“好,我替你保管。”  “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喜欢你花钱。”  陆七,“……”  这男人的语气好壕啊。  现在的陆七还以为权奕珩在说大话,直到他身份揭秘的那一天,她才想起查这张卡的数额,瞬间就把她给吓懵了。  那时候的陆七懊悔不已,如果当时她去查询,或者就能知道权奕珩的身份了,也不会这么栽倒那头狼手里。  当然这都是后话。  医院。  权奕珩由徐特助推过来的时候权家大部分都到了,手术室外站满了人,个个都在安慰老爷子。  “老爷子,您别急,不是有医生在么。”  “是啊,老爷子您要自个儿保重身体,要不然玉蓉醒了,看到您这样也不安心啊。”  “哎。”老爷子被人群围在中央,他叹息,“玉蓉这孩子怎么就想不通呢。”  “老爷子……”  “爷爷。”  说话声被前来的男人打断,围在老爷子身旁的人听到这个声音,好像约好了般,主动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阿珩。”  “爷爷,情况怎么样了?”  老爷子情绪很不稳定,“医生还没有出来,我不知道。”  “您别急,这儿是京都最好的医院,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刚才了解了下大概情况,就是肺部呛了一点水,没有您想的那么严重。”  “捞上来只剩下一口气了,你说还能不严重?”  “爷爷!”  老爷子被他这一喊,倒也安分了。  站在一旁的权家人眼见这一幕,神色各异。  权奕珩问老爷子身边的管家,“小姐是在哪儿找到的?”  “在湖里,捞上来的时候只剩半口气了。”  权奕珩脸色沉了沉,这么多人在这儿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老爷子朝众人道,“你们都回去吧,留我和阿珩在这儿就行了。”  老爷子发了话,众人不敢不从。  “那行老爷子,您自己多保重,别太心急了。”  “老爷子,我们走了,有消息就打电话告诉我们一声。”  “……”  “好,都回去吧。”老爷子朝他们挥手,面色不佳。  一群人从医院出来,几个妯娌凑在一起愤愤不平。  “你说,这老爷子到底想的什么呀,自己的亲孙女也没见他这么关心过。”三婶忍不住抱怨,“权玉蓉只是一个外人,也不知道用什么迷惑了老爷子。”  二婶倒是显得没那么激动,“她是老爷子指定的儿媳妇人选,权家未来的女主人,这身份可比权家的孙女尊贵多了。”  “切。”  三婶满脸不屑,“到底也是一个外人,我就不爱听这话。”  沉默的四婶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只是催促道,“走吧,咱们到时候就只管着看戏,到底谁是这继承人还说不定呢。”  “也是,呵呵。”  原本喧闹的医院走廊因为众人的离开而逐渐安静下来。  老爷子目光呆泄的坐在冰凉的长椅上,权奕珩让徐特助去车里拿了件大衣。  “爷爷,您身体才刚刚好,别又病了。”权奕珩亲手将手里的大衣给老爷子披上。  “阿珩。”  老爷子痛苦的看向眼前的男人,“玉蓉这次可真是下狠心了。”  “爷爷,要不您回去休息吧,医院人多,对您身体不好。”权奕珩好生劝着,“我就在这儿守着,看玉蓉什么时候脱离危险。”  老爷子垂着头没说话,那副样子仿佛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老爷子心思沉重,只怕这件事发生后会逼着他做出某些决定。  “爷爷。”权奕珩放低语气喊他。  “阿珩,爷爷知道你想说什么。”老爷子抬起头,眼圈微红,“如果玉蓉有什么事,你说,我以后去了那边怎么向她父母交代?”  权奕珩抿着唇,一言不发。  “阿珩,你要答应爷爷,等玉蓉醒了就和她结婚。”  男人闻言,眸光骤然冷下去。  “爷爷。”  但是面对老爷子,权奕珩还是控制了情绪,“这事我不能答应您。”  老爷子眯眼,“为什么,你准备一辈子不结婚?”  “爷爷我老实告诉您,其实……”  “阿珩,爷爷一早就有意把玉蓉许配给你,那时候你也没有拒绝,这事在玉蓉心里认定了,这些年也改变不了。”  言外之意就是,你把人家的芳心搅乱了就得负责。  权奕珩头痛的揉了揉眉心,“等她醒了再说吧。”  他觉得,首先得做权玉蓉的思想工作,老爷子性格有点固执,他单方面去说,肯定会起反作用。  也就在这时,陆七打电话过来,权奕珩推着轮椅去了一旁接听。  “权奕珩,你现在在哪儿呢?”  电话那头女人气喘吁吁,权奕珩掐着时间算,应该是在做家务活,“你有资料忘在家了,要不我给你送来?”  “没事,那个资料我今天暂时不用。”  “可你昨天不是还说……”  明明昨天还说这份资料今天开会要用的啊。  “实在有必要的话,我让徐特助过来取。”权奕珩的声音一贯的温和,“在家好好休息,这阵子照顾我也辛苦了。”  陆七拿着资料站在卧室,听着男人电话那头的动静,有点吵。  而那种喧哗不像是在公司。  权奕珩挂断电话转身,看到老爷子一脸阴沉的望着他。  “爷爷。”  “阿珩,你是不是有事瞒着爷爷?”  权奕珩闻言,脸色冷了下来,“爷爷,您曾经答应过我,不会干涉我的私生活。”  “可关系到权家的事,我就可以插手。”  这个时候,权奕珩不想和老爷子起冲突,软声道,“爷爷,有些事还是等玉蓉醒来再说吧,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我想我们都是成年人,会解决的。”  “我先去问一下医生,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你!”  老爷子气的满脸通红,却又没处发作,他捶着胸口,“真是气死我了。”  “老爷子,您也别和大少较劲,他从小就是这么个性子,又到国外那么多年,无拘无束惯了。”老管家出言安慰,“你看,大少也是有主见的人,才回国没多久,公司的月利润就涨了百分之三,您呐,还需要操心么。”  老爷子朝他摆手,“我不需要这些表面上的东西,你不懂。”  “老爷子,您现在坐下休息吧,玉蓉小姐出了这样的事,您可千万别再倒下去了。”  “对了,上次让他们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老爷子一直没忘记这事,可几天过去了,那些人也不知道给他汇报点小道消息。  “老爷子,您就别再这上面费心思了,大少爷是什么人,能让谁去查他啊。”  “一群废物!”  老管家战战兢兢的擦了把汗,也不敢再多话。  老爷子在气头上,人也固执,有些事情呢,必须得自个儿想明白,他们说再多也没有用。  权奕珩由徐特助推着下了电梯,两人没做过多的停留,直接去了公司。  在车上,徐特助接了一通电话。  事后他给权奕珩汇报,“权少,陆自成已经开始行动了。”  男人轻嘲的勾了勾嘴角,“自不量力。”  “您……”  “先回公司吧。”  他家小妻子还是挺有主见的,知道陆自成不会这么安分,便想着用离婚来保护他。  嗯,他喜欢她的这种维护,只不过方式有点不妥当。  ——  叶子晴已经有好几天没见到慕昀峰了,她若是不找他,那个男人永远也不会想起她。  她终而明白,她在那个男人心里是丁点位置都没有。  以至于为了这件事,叶子晴这几天一直病怏怏的,这可不像她往日的性格。  和权妈妈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叶子晴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她瞥了眼,直接忽略。  “怎么了,不接电话?”权妈妈盛了碗粥放在女儿面前,“谁呀。”  叶子晴并未隐瞒,“慕太太。”  权妈妈训斥她,“那你也得接电话啊。”  叶子晴皮笑肉不笑,“接了就得承认是她儿媳妇。”  终于,电话停歇了。  权妈妈笑道,“怎么,转性了,死心了?”  女儿的心思她明白,对那个慕昀峰是死心塌地。  当然了,她也喜欢慕昀峰,那孩子虽然性格张扬,但人不坏。如果叶子晴跟了他,权妈妈倒是放心。  最起码慕昀峰不会欺负女儿,这一点她倒是放心。  可惜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感情的事不能勉强。  叶子晴瞥瞥嘴,“别说的这么严重好么,全世界的男人多的是,我叶子晴才不是那种一棵树上吊死的人呢。”  “说的比唱的好听。”  她吃不下去,拿了两个包子往外走,“走了啊。”  “你去哪儿,早饭还没吃完呢。”  叶子晴扬了扬手里的包子,张口咬了一口,模糊不清的道,“找我嫂子去。”  兴茂集团。  慕昀峰刚从别家公司回来,他约了个美女,准备一起共进午餐。  权大少结婚了,沈辰皓一夜情了,就剩他一个孤家寡人。  太不公平了,什么时候他非得尝尝做男人的滋味。  不多时,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从对面的形象设计店出来,她踩着细细的高跟鞋,大波浪卷发披在身后,一股子妩媚的风情很好的展现出来。  看到慕昀峰,她娇艳的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挽起男人的手娇滴滴的开口,“慕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慕昀峰眼底没有半丝波澜,这样的美女早已对他产生了免疫力,没有半丝的新鲜感,他勾起手里的车钥匙,朝她打了个响指,“出发。”  女人凑在他耳边说了句,“慕总,您今天真帅。”  “你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动听,小爷哪天不帅么?”  女人闻言,脸色僵了僵,很快反映过来,“呵呵,我说的是您今天呐特别的帅。”  “上车。”  “我们中午去哪里吃饭?”  “美女说了算。”  “……”  两人谁也没意识到,不远处绿化带,躲在大石块后的叶子晴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哼,狐狸精。  就会勾搭男人,不就是胸大比她大了点儿嘛,她其实也有胸的好么。  叶子晴不服气的在自己胸前捏了两下,发育完全了呀。  谁说她是小丫头的?  喜欢这样的女人是吧,我也会!  叶子晴拦了一辆出租车跟着,给陆七打了个电话过去,“嫂子,你上次说教我怎样做一个优秀的秘书,我现在就要学。”  接到电话的陆七闷在家里看书,正愁没事做,“现在啊,行,我在家,你过来吧。”  前方的红色跑车驶入在一家特色酒店停下,叶子晴认得这个地方,权奕珩带她来过几次。  这里的位子难定,除非是会员。  幸好她上次哭着喊着找权奕珩要了一张。  该死的,竟然带那个女人来这么好的地方吃饭!  叶子晴盯着进去的一男一女,“不行啊嫂子,我这儿有点不方便,你过来找我吧,我把地址发给你。”  陆七动作很快,从公寓到这家酒店才半个小时,可叶子晴就急得不行了。  等到她们二人进去,慕昀峰和那个女人已经开始用餐,看样子吃得差不多了。  餐厅里是会员制,所以无论是不是吃饭的高峰期,人都不会很多。  叶子晴懊悔不已,早知道她就该一个人先行动的。  陆七自然也看到了慕昀峰和那个女人,只是他们俩这样偷偷摸摸的真的好么。  “子晴,你想干嘛?”陆七低声问她,实在不习惯这样偷偷摸摸的。  叶子晴正色道,“嫂子,你一会儿无论看到我做什么都不要惊讶哦。”  “你现在这儿等我,我去去就来。”  “哎。”  陆七还没来得及叫住她,叶子晴溜得贼快,已经不见踪影。  也不知道这丫头拉着她来干嘛。  难道是醋性大发,要把慕大少怎么着?  没一会儿叶子晴便回来了,随后,陆七便看到那个女人喝了一口果汁,面部表情扭曲,叶子晴却嗤笑出声。  陆七当即明白是这丫头在使坏,“你真是……”  “我刚刚在她的果汁里放了辣椒粉,那颜色看不出来。”叶子晴在陆七耳旁解释,故作严肃的警告,“嫂子,不许你说出去,否则我不理你了。”  呃。  陆七笑。  这丫头孩子气真足。  不过她很佩服叶子晴的这份勇气,为了爱的人而努力。  那个女人,陆七第一眼看去就不是很喜欢,也不明白慕昀峰到底什么品位,竟然喜欢这种女人。  最后,她们便看到那女人起身去了洗手间。  叶子晴赶紧拉着陆七也去了洗手间,还没进门就听到那个女人在抱怨。  “什么破酒店,西瓜汁竟然是这种味道,慕昀峰,你在糊弄老娘么?”  “你听听嫂子,她竟然不识好歹的敢骂慕哥哥。”  “你想怎么样?”陆七问。  “看我的,你站在这儿给我把风。”  陆七,“……”  叶子晴也是个很护短的人,她将陆七护到身后,瞄了眼洗手间内,女人正在洗手,她冲进去就将那女人放在旁边的手机抢了过来。  不等那个女人做出反映,叶子晴将洗手间的门快速反锁,而后又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个正在维修的牌子放在女洗手间门口。  陆七怔怔的看着这一切,前前后后只不过十秒钟的功夫不到,里面很快传出女人的哭喊声,“来人啊,开门啊。”  “来人。”  “来人啊。”  “噗嗤,哈哈。”叶子晴把抢来的手机放在洗手间门口,“小婊砸,再敢勾引我慕哥哥,小心老娘扒光你的衣服。”  陆七戳了下她的脑袋,“你呀你。”  “嫂子,戏看完了,我们走吧。”  “去哪儿?”  “免费午餐,吃不吃?”  “免费?”陆七狐疑的出声,被叶子晴拉到餐厅。  背对着他们的慕昀峰还坐在那里等,时不时的看一下时间,那女人还没有出来,应该是有点急了。  叶子晴拉着陆七过去,特意清了清嗓子大喊,“嫂子,今天我就带你尝尝什么叫做美味。”  “这里的菜啊,可不是随便能吃到的哦。”  这么大声自然引来其他人的关注,也包括慕昀峰。  “子晴?”慕昀峰站起身来。  陆七和他打招呼,“慕大少,好巧。”  “是啊,好巧。”男人单手插兜,看到叶子晴眼底闪过一抹不自然的慌乱。  尽管被他掩饰的很好,却还是被善于观察的陆七发觉了。  “你怎么在这儿?”叶子晴问慕昀峰。  慕昀峰耸耸肩,“吃饭啊。”  “一个人?”  “嗯,一个人。”慕昀峰装模作样的看了下时间,“我已经吃好了,还有事先走。”  离开之前他特意叮嘱,“你们这顿我请。”  “谢谢啦。”叶子晴朝他挥手。  “不客气。”  陆七诈然明白过来,这就是所谓的免费午餐,看着眼前的小丫头逼真的演出,陆七不禁觉得,她不去做演员真的太可惜了。  叶子晴的情商挺高的,和她比,陆七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有点迟钝。  “刚才的事……”陆七刚开口,话就被叶子晴抢了过去,“嫂子你记住,男人都是要面子的,有时候呢即使清楚某些事情也不要戳穿,对两人都不好。”  “你就不怕你做的这些被他知道?”  “他心里肯定发虚,我也算给他敲个警钟。”  毕竟还没有结婚,他们之间是她在一厢情愿,所以,她没有那个权力。  但叶子晴并不后悔这么做,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了,无论是不是好东西,她都不许那些庸脂俗粉碰她的慕哥哥。  无论结果怎样,至少她这辈子不会后悔。  “他很怕你么?”  叶子晴摇头,“不是,他怕他妈。”  陆七似乎明白了,慕昀峰在看到叶子晴时候的脸色,大概是怕那个女人突然出来被叶子晴撞破,然后跑到慕夫人那里去告状。  “你刚才怎么把那些东西放进她杯子里的?”  叶子晴脸色僵了僵,她总不能说,她给酒店的经理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是权奕珩的妹妹,然后借着她家哥哥的权势就横行霸道吧。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恕不外传。”小丫头故作神秘的一笑,模样煞是可爱。  陆七喝了口冰水,“子晴,我想问你件事。”  “嫂子你说。”  “你哥以前有没有交过女朋友?”  叶子晴眼眸转了下,“……”  “不许骗我。”  “嫂子,我压根就没想过骗你,你对我这么好,我当然如实相告。”  叶子晴哼哼两声,“我哥这人和女孩子相处有点木讷,别说找女朋友,就连和人相亲这种事都没有做过。”  “可我怎么听说他以前有个喜欢的女人,据说还爱得挺深。”  “冤枉啊嫂子,你可千万别听外面的那些狐狸精说,她们那是觊觎我哥,故意在外面瞎说的。”叶子晴胡诌。  本来嘛,她也没见过他哥哥交过女朋友,除了一个权玉蓉,真是个祸害。  “是你哥自己告诉我的。”  叶子晴一手拍在脸上,“……”  我说哥你是不是傻啊,在嫂子面前说这些干嘛。  现在好了吧,她打了脸。  将手从脸上拿开,叶子晴干笑两声,“嫂子,这事我还真不知道,要不改天我帮你问问。”  “不用了,我就随便聊聊。”  呼。  叶子晴拍了拍胸口,那里跳的厉害。  如果她嫂子不高兴了,那么她下个月的零花钱……  哥,您这老婆其实真不好对付,聪明着呢。  陆七心里并不舒服,他想起很多天前权奕珩对她说的话,不像是在骗人。  而且他那个年龄,如果说没谈过恋爱,大概也没人会相信。  人一旦开始在乎便会好奇的去挖掘他的过去,尤其是权奕珩之前还亲口对她说过。  他说,其实我有喜欢的人。  ——  中午的颜氏乌烟瘴气,颜子默从昨天到现在滴米未进,一直在忙着开会。  董事长办公室,颜父也累得不行。  所有的报告均显示,什么都在亏空,那么他们公司到底哪一个项目是赚钱的?  在这样下去,他们都得完蛋。  颜子默瘫在沙发里,人瘦了一大圈,“爸,我觉得这里面有问题,绝不是几个项目那么简单,有人在背后黑我们。”  “自从你和陆舞公布关系,公司的状况就一蹶不振。”颜父拍了拍他的肩,同样着急,“儿子,你们的关系对公司的的影响力很大。”  说到这事颜子默确实很后悔,他其实可以提前和陆七提出分手,也不至于落到一个禽兽不如的下场,现在有好几个客户都怀疑他的人品,以至于遭到解约,而这些项目都是陆七负责的,那些人当然会向着她。  颜子默从没想到那个女人还真有这样的本事。  “陆七那边后天就是还钱的期限,如果还不出来,妈就得去坐牢。”  最让颜子默生气的还是这件事。  一千万,对于他们现在来说确实拿不出来。  难不成让他去求陆七?  颜父为这事也心力交瘁,银行那边在催着还款,他们自然不好再去找银行办这事。  这些内部问题,他们也不敢对外界说实话,一旦暴露出去,银行那边只会更加逼迫他们偿还贷款。  “事到如今,爸也跟你说句话实话,你爷爷走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让你一定不要放弃陆七,他说,只要陆七才能保住咱们家的公司。”  “现在看来,是报应。”  “报应?”颜子默冷冷念着这两个字,冷眸一眯,他烦躁的扯了扯颈间的领带,“我不信什么报应,更不相信一个公司靠的是一个女人。”  颜父的情绪并没有他那么激动,他已经过了年轻气盛的年纪,即便公司到了这一步他心急如焚,可那心浮气躁的性子早已被时间磨练出来了。  “爸,您也别太着急了,这事我来想办法。”  话说完,颜子默便抓着车钥匙出了公司。  颜氏是在爷爷手里创办起来的,当年的艰辛他听爷爷说过,到了他们这一辈,公司也出现过经济危机,而解决这场危机的正是他和陆七。  所以爷爷才会把公司放心的交给他。  想到这些,颜子默只觉得头昏脑涨,他现在就想找个地方好好静一静,约上一个人说说话。  “舞儿,在哪儿呢?”  这个时候除了陆舞,颜子默也不知道该找谁。  毕竟他们即将成为夫妻,那个女人肚子里也有他的儿子,他们的荣辱是连在一起的。  “我在外地呢,忘了和你说,我今天和妈妈出来求签了,你有什么愿望么,我帮你求一个。”  愿望?  颜子默拿着手机的手顿了顿。  他的愿望可多了。  如果可以,他不想和陆七分手,就这么平静的过着,这会儿至少不用担心公司会不会倒闭。  哪怕到了现在颜子默还是不愿相信,陆七一点也不爱他了。  那个女人真的会那么狠心的把他们家逼到绝境么,他始终忘不了当初的陆七怎么讨好他,怎么讨好他妈的,一切历历在目,仿佛如昨。  文城的某家医院。  陆舞和胡碧柔一早就到了,因为是在外地,他们必须按照规矩来。  做了一系列检查,需要到下午才拿到结果。  两人找了附近的一家餐厅吃饭。  陆舞见胡碧柔脸色苍白,吃饭也心事重重,担心的问,“妈,你怎么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两天老是没胃口,人也累,有时候小肚子还抽筋。”  “你也看看啊,现成的医生。”  “也好。”  看妇科她也不想让陆自成知道,倒不如顺便在这边看了。  “妈,你加把劲吧,和爸爸赶紧结婚,到时候我也好名正言顺的嫁去颜家啊。”陆舞说到这个就生气,“我到现在外出,人家都是对我指指点点,说什么小三上位,连着女儿也是小三。”  “妈,如果我们再不翻身,这辈子就是小三了。”  “你个丫头,妈已经很努力了。”胡碧柔比她还着急,“你不知道,最近这段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  她这些日子为了抓住陆自成的心,每天都有变着法子勾引那个男人,奈何他就是不上钩,也不知道是年纪大了还是怎么的,总之,他们在一起亲热的次数屈指可数。  照这样下去,她想求一儿半女可就难了。  加上现在陆七搬回陆家,她和陆舞若是再不想点办法,很有可能会被碾出去。  等到下午,陆舞将检查结果送到医生那儿,胡碧柔也顺便去做了个检查。  陆舞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妇科炎症,医生嘱咐她两个月不能同房,开了些药。  而胡碧柔,当拿到结果的那一刻彻底傻眼了。  “你怀孕了。”医生看到结果,直截了当。  “什么,真的吗?”  陆舞听到医生的话仿佛被雷劈了一般,“……”  怀孕?  这么大年纪也能怀孕。  我去,他爸到底有多厉害啊。  “医生,你不会弄错吧。”陆舞凑过去,始终不相信这是真的。  “不会错的。”医生把B超单子拿给她看,“宫内早孕,已经六周了。”  “孩子要么?”她又问胡碧柔。  “要,当然要。”胡碧柔拿着那张单子左看右看,完全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医生见她年纪偏大,叮嘱道,“那你要注意一下身体,不要太劳累,年纪大了生孩子有点辛苦。”  “好好好,医生,我都听你的。”  陆舞似乎听不下去,沉着脸走出了医生办公室。  母女俩走出医院,胡碧柔掩不住喜色,拿出手机就要给陆自成打电话。  “舞儿,这事得赶紧告诉你爸。”  陆舞白了她一眼,“有这么高兴么。”  “你说什么呢,如果是个儿子,我们在陆家就不用愁了。”  胡碧柔已经能想象,陆自成接到电话后会是什么表情。  他想要个儿子,没想到她还能如他的愿。  老天爷对她可真不薄。  黄娅茹,这次你不离婚也得离了!  陆舞心里乱的很,“我到不这么觉得,谁也不知道你这肚子里是男是女,万一要是个女儿,她还是个祸害呢。”  “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无论是男是女他也是你兄妹,以后你得多照顾他。”  多照顾?  呵。  陆舞阴冷的笑了声,她视线扫过母亲平坦的肚子,美眸闪过一丝恶毒。  她的孩子没了,胡碧柔却怀孕了。  传出去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么。  到时候报纸上的新闻肯定会写,小三母女同怀孕,嫁入豪门。  特么的,难道这辈子她就甩不掉小三这个头衔么?  怎么说她也是颜家公众承认的儿媳,那些记者怎么连颜家人的面子也不给。  孩子?  等等,她不就是缺个孩子么,而胡碧柔肚子里正好有了这小杂种,那不是连老天都在眷顾她?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群么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