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23 小七身上的秘密

123 小七身上的秘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0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1
    和叶子晴吃完饭,陆七去了趟超市,给黄娅茹买了不少东西。  可到了小区却看到了陆自成的车。  她担心陆自成会欺负黄娅茹,飞快的跑上去敲门。  “妈,妈。”  黄娅茹打开门,看到她笑了下,顺便帮她接过手里的东西,“小七来了。”  陆自成没想到会撞到陆七,想说的话也没说出口。  “你来做什么?”陆七看到坐在沙发里的男人,语气不善。  陆自成站起身,“我来看看你妈。”  “陆自成,你让我做的我已经做了,如果你再过来骚扰我妈,陆自成,我什么都不会帮你做的。”  其实她什么都没有做,但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陆自成对她的态度改变了,陆七一直很疑惑,想着陆自成是不是又想玩什么把戏,不过倒也给了她回陆家查明真相的机会。  上次她差点被撞,这事陆七一直记挂着,可并没有在那对母女身上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小七,我今天洗了被子,晾在小区的东侧,你下去帮我收进来。”  “妈!”陆七跺脚,不肯走。  “小七,我和你爸有正事要说。”  黄娅茹低声道,“你放心,他现在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那好吧,我就在下面,你有事叫我。”  “嗯。”  陆七是真的被吓怕了,她永远也忘不了,母亲倒下的那一刻,她一个人有多艰难。  其实陆自成也刚到,两人才说了几句客套的话。  黄娅茹给他倒了一杯水,“陆总裁日理万机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个小地方。”  “娅茹,这些年我们的关系还算好吧,为了女儿,我们……”  黄娅茹冷声道,“陆自成,你有话就直说。”  “阿柔怀孕了,我得给她一个名分。”陆自成一脸为难,“娅茹,你也知道我这些年不容易,如果这一胎是儿子,我可算是熬出来了。”  因为没有儿子,他所以才一个人苦苦支撑着公司,连个帮手也没有。  陆自成时常在想,他这番拼命为公司,到头来连个继承人都没有是为了什么。  好在,胡碧柔怀孕了,他这把年纪,说惊喜都是难以形容他的心情的。  黄娅茹眸色转冷,“陆自成,你不是人,有违当初的约定。”  “我那不是没办法么?”  “那你现在来找我什么意思?”黄娅茹口气强硬,“想离婚是么?我没有不答应,陆家财产分我一半,算是你的违约金。”  “娅茹,我们非得这样吗,陆七是我养大的,我这个人也不是太坏吧。”  呵。  黄娅茹冷笑。  “那么多年,我为你守了那么多年的秘密,也委屈了阿柔那么多年啊。”说到这儿,陆自成一脸愁容。  黄娅茹鄙夷的朝他看了眼,“那你也得到了今天该得的,知足吧。”  “知足?”陆自成嘴角露出轻嘲,“你让我怎么知足,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儿子。”  “娅茹,你签字吧,放心,你的秘密我不会对外面说的。”他信誓旦旦的保证,从公文包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  黄娅茹扫了眼他手里拿的离婚协议,“我刚才说了,没有不离婚,但前提是你必须把陆家的家产分我一半,否则这个字我不会签的。”  “娅茹!”陆自成烦躁的喊了声,却不敢提高音量。  本来之前黄娅茹是要离婚的,可他那会儿公司不景气,想着能不能再通过黄娅茹这条线求得帮助。  现在公司已经稳定,他完全不需要黄娅茹。  如果那时候离婚,现在也不会有那么麻烦。  他忌惮黄娅茹娘家的势力多年,可在这股势力在四年前崩了,黄家人除了黄娅茹全数逃到了国外,如今是负债累累。  偏偏那时候陆七和颜子默搭上了关系,要不是因为这一点,他早就把这对母女赶出陆家了。  但他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是个很负责任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和黄娅茹走到今天。  “陆自成,你心里一定在想这些年有多委屈吧。”黄娅茹像是能洞穿他的想法,“你觉得是我霸占了陆太太的位置,让你的小蜜背负了这么多年的小三骂名。”  黄娅茹喝了口水,她目光平静,“我告诉你陆自成,这都是你应得的,要不是你的贪婪,也不会有今天这么多事。”  当然黄娅茹也感谢他当年的贪婪,要不然她也找不到这么一个合作者。  就是因为感恩,所以她纵容陆自成的一切,在背后用娘家的势力帮了他不少忙,甚至照顾他养在外面的女儿。  但是他们这些人有知道感恩么?  “应得?”陆自成眯眼,“黄娅茹,我这些年对陆七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听了这话,黄娅茹只觉得好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你有把她当做女儿疼么?”  “我怎么不疼她了,从小到大,她比陆舞用的东西都好。”  “那是你怕事情捅出去,我告诉你陆自成,我再也不是当年的黄娅茹了,想离婚,刚才的条件我已经说得很清楚。”  小婊砸怀孕了,她必须为陆七争点什么,毕竟这些年,陆家的业绩陆七功不可没,凭什么全给那对母女。  她和陆自成有言在先,将来陆家的一半资产必须归陆七所有。  当时她也没深想,怎么就不知道签订一份协议呢。  陆自成深知再谈下去只会让事情发展严重,他软了语气,将离婚协议放在桌上,“你好好想想吧,上面的条件也不错,我先走了。”  陆家一半的家产?  做梦吧,他忍辱负重这些年,可不是就为了这些东西,又怎么可能轻易让给别人。  下了楼,陆自成和手里抱着被单的陆七撞了个正着,他收敛了下情绪,“小七,晚上回陆家吃饭吧,爸爸有事和你说。”  “好。”  陆七很干脆的答应。  看陆自成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她妈妈应该没有吃亏。  去就去,反正她也打算回陆家,要不是因为权奕珩,她已经住在那里了。  脸色阴沉的回到家,胡碧柔和陆舞已经从外地回来了。  陆舞盘着腿坐在沙发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水果,陆自成问她,“你妈呢?”  “厨房准备晚餐呢。”  陆自成一听吓得不轻,赶紧放下公文包去了厨房。  “这个,还有这个一定要切薄一点。”  “这个不要了,已经买了好多天,不新鲜了。”  “还有……”  胡碧柔的话才刚说到这里,陆自成便来了,将她从两个佣人中间拉出来,“哎呦,你这是干什么。”  “我准备晚饭呢。”胡碧柔显神情自然,不像有什么事。  陆自成拉着她往外走,“这些事交给佣人做就好了,你瞎搀和什么。”  胡碧柔娇嗔一声,“哪里那么娇贵了,又不是不能做。”  但她却是极为享受男人的这种紧张,就好像她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舍不得她做这做那的,尽管胡碧柔知道陆自成只是为了孩子,可能有这份关心已经很难得。  早知道陆自成如此在乎,她就该早点使点手段怀孕的。  现在年纪大了,她真担心这个孩子会有什么问题。  连医生都说生产的时候要特别注意,胡碧柔每次想到都会忍不住害怕。  “我儿子就是娇贵。”陆自成拍着她的手,“以后想吃什么告诉我,想做什么也得和我说,不许乱跑操心了。”  胡碧柔下意识的出声,“万一是个女儿怎么办?”  “怎么可能是女儿,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陆自成冷声呵斥,盯着她的肚子不放,手掌情不自禁的覆上去,眼角的皱纹加深,“一定是个儿子。”  老天爷不会对他不公平的,头上已经有一个女儿,怎么还可能是女儿呢。  两人牵着手从厨房里出来,备受冷落的陆舞看到这一幕翻了个白眼。  一大把年纪了要不要这么恶心,还在她一个小辈面前秀恩爱。  她不满的小声嘀咕,“儿子儿子,想儿子想疯了吧。”  是个女儿怎么了,要不是女儿,我看你公司怎么办!  陆舞用纸巾擦了下嘴,突然开口,“爸,我妈现在怀孕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她结婚啊。”  “这孩子……”胡碧柔故意不好意思的往男人怀里靠了靠。  陆舞咂咂嘴,“妈,你都委屈这么多年了,这次若是生下儿子,怎么着也算圆了爸爸一个梦,是吧,爸,您不会亏待您儿子的。”  陆自成神色僵了僵,随即道,“这个是自然,不用你操心,爸爸知道去办。”  这话已经算挑明的告诉胡碧柔,他会尽快和黄娅茹离婚。  陆自成爱子如命,肯定不会让儿子生下来背负私生子的骂名。  “自成,你说黄娅茹……”胡碧柔故作善解人意的开口。  陆自成安抚她,“都说了不让你操心,你怎么就开始操心了,万一你心情不好,伤着我儿子怎么办?”  陆七一进门见到的便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景象,她站在那里半晌,仿佛一个多余的外人。  即便她对这一切已经产生了免疫力,可真的看到,又觉得刺眼。  谁不想有个温暖的家庭,毕竟陆自成也是宠了她那么多年,从小给她最好的教育。  这些陆七没忘,原本她对陆自成还有一丝情意,却被这个男人的禽兽的行为剥夺的丁点不剩。  还是陆舞眼尖的看到她,“哟,姐姐回来了。”  胡碧柔更是得意的瞄向陆七,手不自觉的覆在小腹上。  陆七眼角轻轻扫过母女二人,胡碧柔的动作让她不自觉的蹙起眉。  陆自成起身,“小七来了。”  “爸爸今天要宣布一个好消息,你胡姨怀孕了!”  陆七心里咯噔下,随即笑道,“恭喜啊。”  “谢谢。”陆舞回过去,“姐姐以后多了一个弟弟,也算多了一个帮手。”  弟弟?  这么肯定是男孩啊。  陆自成把她拉到一旁,“小七,以后啊就当给爸爸一个面子,别和她一般见识,等她生了孩子就好了。”  陆七大度的道,“行,只要她不找我麻烦。”  “你放心,她不敢。”  胡碧柔怀孕了?还真行。  不过她得小心点了,免得出了点事情害到她头上,惹了一身骚。  这顿晚饭,陆七俨然成了透明人。  陆自成对胡碧柔的呵护与紧张,那是她从未见到过的。  这个自私的男人竟然会有这么一面。  她不禁想到了黄娅茹,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不管怎么想的,陆七相信没有哪一个女人能容忍丈夫和另外的女人生孩子吧。  她在陆家这些年,父母在外是模范夫妻,但陆七清楚,他们夫妻也只不过是相敬如宾。  陆自成下午的时候去找黄娅茹,陆七已经能猜准是为了什么事。  “来,多吃这个,补钙。”  “还有这个,补血。”  胡碧柔碗里已经满满一堆,她看了眼对面的陆七,扭捏的道,“自成,够了够了。”  “多吃点,儿子才能长得快。”  陆七看着心里堵得慌,她起身拉开座椅,“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陆自成仿佛没听到的一般,依然忙碌的为身边的人夹菜。  胡碧柔看到陆七拉长的脸,心里不是一般的爽。  她就说嘛,想要扭转现在的局面,只有怀孕这一条出路。  无论生下来的是儿子还是女儿,重要的是她现在怀孕了,这十个月有的是时间逼陆自成娶她。  陆七走到房间给黄娅茹打电话,“妈,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呢,我刚才已经知道了。”  “小七,妈没事。”  陆七是心疼她,“妈,你总是这样。”  “小七,你别因为这件事和你爸爸起冲突知道么,他现在的势力,你得罪不起。”黄娅茹最担心的是这一点。  “我知道的,妈,你不用担心我。”  事实上陆七并不希望黄娅茹再回到这个家,她现在有能力给黄娅茹找个安静的环境养病,虽然条件和陆家没法比,但心情肯定会比在陆家住的舒畅。  打完电话没多久,陆七准备关上房门离开了,出来时,看到陆舞正冷笑的看着她。  陆七并不打算理她,可陆舞却不让她如意。  挡在她身前,陆舞双手环胸,试图趾高气昂的她,穿上十厘米的高跟鞋依然没有陆七高,气势更不用说,她咬了咬牙,笑得森然,“怎么,听到我妈怀孕傻了,心里不是滋味了吧。”  “陆七就算你费尽心机又怎样,这个家以后迟早都是我妈肚子里那个的,你啊,只不过是在为他人做嫁衣。”  “是么?”陆七挑眉,语气淡淡,“我看是某些人紧张吧。”  她看得出来,陆舞并不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  “你胡说什么!”陆舞声音尖锐,死死的瞪着她。  “呵。”陆七轻笑,一脸淡然,“我就说说而已,你紧张什么?”  陆自成重男轻女的思想陆七一直就清楚,如果胡碧柔生下来的真是个儿子,那么陆家的一切和她还有陆舞都是没有关系的。  都快要嫁到颜家去了,怎么就这么在乎陆家的资产呢。  据陆七所知,陆自成这两年公司的状况并不怎么好,如果哪天让她接手,她还不乐意呢。  相较于陆七的那份镇定,陆舞的态度确实表现得很激烈,“陆七,我告诉你……”  闻言,陆七小脸微冷,厉声打断,“别再说让我滚出陆家的话,有本事做到再说。”  “你!”陆舞气得在原地狠狠跺脚,却又拿她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  爸爸说了,这个时候不能得罪。  可她也就想拿妈妈怀孕的事情刺激刺激陆七,然而效果并不怎么样。  怎么可能呢,那个小贱人听到她妈怀孕的消息竟然一点都不慌?  呵,装出来的吧!  傍晚的医院,VIP病房内。  权玉蓉已经醒来,她缓缓睁眼,看到轮椅上男人熟悉的脸,鼻尖微微一酸。  是权奕珩,是她的哥哥。  只是,她的阿珩哥哥怎么坐在轮椅上了?  “你醒了?”坐在轮椅上看资料的男人感受到那抹热切的视线,抬起头,“感觉怎么样?”  权玉蓉激动不已,她试图坐起身,奈何身体太虚弱,怎么都爬不起来。  “你别动,好好休息。”权奕珩放下手里的资料,推着轮椅过去。  权玉蓉眼底泪光闪闪,她手掌支撑着身子,仰着头看着男人,“阿珩哥哥,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权奕珩点头,语气冷淡,“既然你醒了,我让保姆来照顾你。”  权玉蓉一听这话,热切了不到几分钟的心顿时凉透,她急急出声问,“阿珩哥哥,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不小心弄的。”  “她,她是怎么照顾你的?”这话的音调很高,明显是对陆七的责怪。  虽然权玉蓉不知道哥哥的妻子是谁,但她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已经替代了自己。  话落,男人温和的脸猛的沉下,深邃的眸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直直朝权玉蓉看过来,“是我自己的问题,和她没有关系。”  “以后,不许这么说她。”  袒护之意如此明显,嫉妒得让权玉蓉发狂。  末了,权奕珩推着轮椅往外,“我去叫医生过来。”  “阿珩哥哥。”权玉蓉叫住他。  男人顿了顿,转过头来,“玉蓉,这种事情我不希望再看到第二次。”  权玉蓉心虚的垂下头,“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你明白。”权奕珩笃定的道,“爷爷年纪大了,受不起这样的刺激,如果你真的孝顺就该听他的话。”  “那你呢,有听他的话么?你不知道爷爷他,这些年有多担心你。”她反驳他,期待的看着男人。  权奕珩也确实想和她好好谈一谈,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只是说了句,“有些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费尽心机也没有用。”  “阿珩哥哥,我就那么让你讨厌么?”女孩听了这话再也控制不住,藏匿在眼里的泪水瞬间决堤。  而这一切对于男人没有丝毫的触动,甚至不忘在她身上补刀,“玉蓉,我希望你能说服爷爷,我们俩的事不可能。”  “以后我还能把你当妹妹。”  权奕珩从来都知道,没有结果的事情就不该给对方留下念想。  他也深知自己有错,所以爷爷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抛下公司的事情,一个下午都在医院守着。  而在他心里,也确实把权玉蓉当做妹妹。  但是他的这句话对权玉蓉就像是一个死刑的宣判。  告诉她,再也没有希望。  看,她等到了什么。  为什么从小到大围着她转的阿珩哥哥突然变了?  她不懂,真的不懂。  如果当初不是你给我希望,我又怎会陷得这样深,无法自拔。  权奕珩,你未免太冷血了吧。  “我去找医生,你先休息。”  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女人一贯的手段,在权家看惯了这些把戏的他,怎会不知权玉蓉的心思,所以她的眼泪于他,压根起不到什么作用。  权奕珩推着轮椅出去,权绍峰提着晚餐后脚就进来了。  权玉蓉几乎来不及擦去眼角的泪水。  “二少,你怎么来了?”  刚才权奕珩的和玉蓉的对话他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要不然也没勇气进来给她送吃的。  权绍峰将手里的晚餐打开,亲手送到她跟前,“玉蓉,吃点吧,这是我刚买来的,都是你爱吃的菜。”  权玉蓉扭过头,“谢谢,我不吃。”  “玉蓉。”权绍峰无可奈何的喊了声,神色焦急。  看到心爱的女孩差点没命,他那会想跟着她去的心情都有,现在看到她毫无力气的躺在床上连饭也不肯吃,权绍峰除了心痛更多的还是担心。  权玉蓉没有看他,冷冷道,“二少,你走吧,一会儿被大夫人看到又该说我了。”  她在权家的身份尴尬,每次看到姜淑艳都得绕道走,特别是最近,姜淑艳看到她就会时不时的警告几句,让她不要勾引权二少。  如果权奕珩能早点娶了她,她也不用在权家受这种窝囊气了。  她哪里是想勾引权二少,明明她一心想嫁的人是权奕珩啊,为什么这些人把什么错都归结到她一个人的头上?  好歹她也是爷爷看重的人啊。  “没事,我妈不在。”权绍峰把饭收好,“那我先放在这儿,你一会想吃了就让保姆热一下。”  “玉蓉,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权玉蓉转过脸来,痛苦的哀求,“二少,算我求你了,我现在需要休息。”  权绍峰窘迫的抿了下唇,不甘心的问,“你就那么讨厌我?”  权玉蓉没有说话,她闭着眼躺着,意思明显。  “行行行,我走。”权绍峰艰难的吸了吸鼻子,心如刀绞。  痛心疾首的看了她一眼,最终轻轻的为她关上了门。  外面,权奕珩坐在轮椅上,似乎像是专程在等他。  “哥。”权绍峰不自在的叫了一声。  权奕珩推着轮椅上前,一手拍着他的臂膀,鼓励他,“玉蓉是个好女孩,喜欢就去追。”  权绍峰大喜,“真的么,哥。”  “嗯。”  “那你……”  “我心有所属。”  权绍峰眼角藏不住笑,“哥,我改天要见见嫂子。”  “好。”  权玉蓉和老爷子的性子差不多,一根筋,他也不知道权绍峰能不能走进她的心。  不过,这也算一个好的开始。  在权奕珩心里,权绍峰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没什么心思,比起权家其他人单纯多了,而这个弟弟对于他,并不讨厌。  虽然兄弟俩相处的时间不多,但私下感情却挺好,若不是姜淑艳从中作梗,或许他们的兄弟感情还能更上一层。  ——  陆七从陆家回到公寓,权奕珩背对着她坐在轮椅上,客厅里只开了一盏昏暗的墙壁灯,男人寂寥的背影看得陆七一阵心疼。  “回来了?”权奕珩听到动静转过头来。  “嗯。”陆七换好鞋走过来,问他,“你怎么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日的权奕珩看上去有点伤感。  权奕珩拉起她的手揉在掌心内,“没,在想事情。”  “那你吃饭了吗?”  “等你。”他说。  两个字令陆七微微愣了愣,“我不是说了今晚会去陆家么?”  “那我也得等你。”  陆七蹲下身来,头埋在男人的大腿上。  这下换做是权奕珩吃惊了,小丫头还是第一次对他这么亲密呢。  他抬起手触摸她柔顺的发丝,声音暗哑,“怎么了?”  “胡碧柔怀孕了。”  “所以陆自成想逼你妈离婚?”  陆七抬起脸,“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男人目光眷恋的看着她,嘴角勾起的笑容宠溺。  他喜欢她这样,遇到事情能对他摊开来讲。  “我倒是没什么,胡碧柔怀孕和我没有关系,就是我妈,我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这些年和我爸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  “作为儿女我觉得我很失败,连这些都不知道。”  陆七说到这儿,眸色暗下去,情绪也有点激动。  “小七,别责怪自己。”权奕珩见不得她这样,将她拥进怀里,“你妈肯定有自己的打算,陆自成这种小人,如果你妈留恋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这种把戏他在权家看的多了,丈夫有外遇要死要活,可是黄娅茹却没有,那就说明她对陆自成压根没什么感情,又或许把那份感情藏匿起来了。  “你累了吧?”陆七转移话题,“我给你洗澡,我们早点睡吧。”  我们?早点睡。  这听着的怎么就那么勾人呢。  权奕珩怀里蓦然一空,小丫头已经转身进了卧室,而他,却艰难的继续忍受体内被她点着的那把火。  他垂眸看了眼对着石膏的腿,突然觉得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深夜里,陆七睡下没多久接到姚若雪打来的电话,说是不舒服在医院。  陆七顿时没了睡意,揭开被子下床就开始找衣服。  身边的权奕珩被她惊醒,眯着眼问,“怎么回事?”  “姚若雪病了,我得去看看。”  权奕珩动了动,同样掀开被子,“我陪你去。”  陆七已经找到一套衣服,她拿在手里,见权奕珩试图起床,赶紧按住他,“别,你腿不方便,一会儿我要照顾她又要照顾你的,会忙死我的。”  “可这大半夜的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啊。”  “没事的,以前我在外面跑业务,经常这么晚在外面开车呢。”  她说的自然,可听在权奕珩的心里却痛了。  想想一个女孩子,若不是太爱那个男人,哪里会那般拼命。  颜子默!  权奕珩在心里狠狠咬着那个名字。  “没事的,我到了给你发信息,你在家好好休息。”  唔。  这话怎么像是他的口气。  他即便是断了腿也没有那么脆弱。  只是她说的,权奕珩却想乖乖听着。  去浴室换好衣服,陆七帮权奕珩盖好被子,“我走了,你睡吧。”  权奕珩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了下,“老婆,你早点回来。”  陆七嘴角抽了抽,“……”  这货的语气怎么像个孩子呢。  打车到了医院,陆七在急诊科找到姚若雪,她正坐在长椅上等自己,整个人看起来病怏怏的。  大概病情陆七已经在电话中了解,是因为姚若雪长期不注意饮食,引发的急性肠胃炎。  “吓死我了,你以后别那么傻了知道么?”陆七气喘吁吁的坐到姚若雪旁边,“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饿着自己。”  姚若雪低低叹气,“我其实也没胃口。”  “没胃口你也得吃点啊。”陆七看着她,“若雪你告诉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姚若雪深知事情瞒不下去,“我被公司开除了。”  “什么?”  “就是前天的事,没告诉你。”  “你这个傻丫头。”  陆七不知道说什么好,看到她这幅样子,她除了心疼还是心疼,“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姚若雪把在公司发生的事详细的和陆七说了一遍,当然,她并没有说沈二少的事。  事情还没弄清楚,姚若雪不敢轻易下定论。  “你犯的都是些小错误,不可能到开除这种地步,明显就是有人从中作梗。”以陆七多年的职场经验,给出的是这个结果。  “我也这样想,但我平时在公司都是勤勤恳恳做事,和人交集也少,我真的想不起来自己得罪了谁。”  除了那天沈二少突然说了那句话,她下午就被停职了,难道这是巧合?  “若雪。”陆七喊她,“别想那么多了,这其实也是好事,你不是过两天要做那个手术么,手术过后得休养啊,等身体养好了再操心工作的事吧。”  姚若雪当然也知道,可是,她们家等不了她把身体养好。  刚才检查花了她好几百,一会儿拿药也不知道会花多少钱,她已经负担不起。  不多时,办公室里的值班医生便嘱咐姚若雪去拿药,陆七按住她,“你坐在这儿好好休息,我去就行了。”  “好。”姚若雪点头,她身体确实不舒服。  若不是夜里疼得厉害,她肯定不会上医院来。  陆七拿了单子去楼下抓药,因为姚若雪是孕妇,医生给她开得药并不多。  姚若雪靠着墙壁闭着眼休息,走廊里突然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怎么样,还疼么?”  “好多了,谢谢你二少。”  “不客气。”  “以前我的酒量还是不错的,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喝了一点就胃疼。”  “女孩子家的还是少喝酒。”  “我也想啊,可这不是为了工作么。”  “嗯。”  “那我先进去做检查。”  “好。”  姚若雪睁眼便看到男人修长的身形立在检查室门外,还有那完美的侧颜,即使她第二次看到,还是被惊艳了一把。  二少。  可不就是沈二少么。  刚才进去的女人姚若雪虽然只看到一个背影,但她能认出来,那是林家大小姐。  半夜三更,一个大男人送女人来医院,还能说明什么。  想到自己的工作丢了因为这个男人,姚若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强行支起身子朝他走去过。  “你是沈二少?”  沈辰皓转过头,他对这个女人没有丁点印象,以为是想搭讪,直接绕过她就想走。  “二少。”  姚若雪叫住他,低低哀求,“我求求你,别开除我,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工作。”  沈辰皓,“……”  “二少,我知道上次是我不对,您就行行好,给我个机会。”姚若雪脸色白如纸张,忍着胃疼恳求。  沈辰皓这才正眼看她,不解的问,“你这是干什么?”  “我最近身体不舒服,有点工作上的小错误,可我这些年一直勤勤恳恳,我保证,我从来没有……”  而她的这番话却被男人无情的打断,“公司不是慈善机构。”  一个小员工被辞职,这种事轮得到他做决断么。  若不是想搭讪,沈辰皓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  现在的女孩子为了攀龙附凤,真是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  “我没说让你收留我,我只不过是让你做完考核在做决定。”姚若雪单手捂着胃,声音虚弱。  沈辰皓居高临下的望着比自己矮出一个头的她,冷冷的给出两个字,“抱歉。”  其实他也被姚若雪弄得一头雾水,只想尽快撇开这个女人。  听他这么说,姚若雪怒了,“请问你们有钱人都是如此么?”  沈辰皓,“……”  原来是一个仇富的?!  “我只不过中午待在办公室怎么了,公司有规定中午不能待在办公室么?我有不按时完成工作么?”  好吧,前几天确实有。  可姚若雪觉得,比起公司那些只会勾引上司的女人要强得多。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开除我?,还是因为我撞破了你和林小姐的好事。”人一急,她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沈辰皓绝美的脸微微扭曲了下,“说够了么?!”  他从小到大可没被女人训斥过,这个女人到底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似乎他有那么点印象了,那天中午和林允熏从公司离开,确实有看到一个女员工还在工作。  就是她么?  可这关他什么事,这女人脑子是不是有病?!  话落,姚若雪噤声了,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情绪有多激动。  也就在这时,林允熏已经做好检查出来,沈辰皓单手插兜的走过去,“结果还好么?”  林允熏笑得苍白,“老毛病了,还是胃的问题。”  “女孩子要懂得爱惜自己。”  “以后我会注意的。”  “走,我陪你去抓药。”  “好。”  看着两人一起离开,姚若雪站在原地捶胸顿足。  她这是在干什么呀,明明是来求人的,现在好了,她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明天还不如直接去公司把工资结算算了。  看来公司的传言是真的,沈二少和林家大小姐在一起了,不然这么晚了,一个大男人会送一个女人来医院么。  姚若雪从来不是八卦的人,但这次,她也不知道为何,她总会时不时的想起公司那群女人说的八卦。  ------题外话------  小仙女们,看出来小七身上啥秘密么,清清自认为写的很明显了…。马上端午了,天气越来越热,亲爱的们要注意身体哦…  最后感谢大家的票子…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