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26 脸重要还是儿子重要

126 脸重要还是儿子重要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5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2
    从医院回来,陆七收到一条银行发来的短信,提示收到一笔巨款。  紧接着颜子默也发来一条信息。  ‘五百万我已经转了,银行那边会分批汇入,注意查收。’  陆七呼出口气,拧着外卖上了楼。  回到家,权奕珩在打电话。  “我们这边会尽快出方案。”  “……”  “嗯。”  陆七悄声关上门,尽管动作很轻,还是惊扰到了打电话的男人。  男人回首,一张温润的脸撞入陆七眼里,哪怕这张脸已经看了很多次,但此刻他拿着电话,为了工作和客户交流的那股子自信还是深深迷住了他。  彼此眼神交换,心知肚明。  陆七的心微微震了下,他们之间已经配合得如此默契了吗?  她把买来的饭菜用餐盘装着,因为权奕珩的腿受伤了,她每顿都会给他弄骨头汤。  打完电话,权奕珩推着轮椅过来,陆七把汤端给他,“这里还有汤,热的呢。”  “谢谢老婆。”男人真诚的道谢,而后别有深意的说了句,“嗯,骨头汤。”  又是药膳骨头汤。  他的笨老婆压根不知道喝了这种汤会让男人气血增强。  这些日子和她睡在一起别提多难受了。  那感受就是,香喷喷的肉放在你眼前,只能看着不能吃,偶尔吃到一点还得吐出来。  陆七压根不知道男人的心思,以为他是喝腻了,催促道,“喝吧,我妈说喝点骨头汤好得快。”  “那夫人你希不希望我好?”男人用勺子搅拌碗里的药膳汤,笑得一本正经。  “当然了。”  恐怕她比谁都着急权奕珩的腿,每次看他那么帅气的一个人推着轮椅,即使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陆七心里也会自觉感到一丝愧疚。  权奕珩喝了一口汤,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只要你希望为夫尽快好就行了。”  陆七没深想他这话的意思,一个劲的给权奕珩夹菜,“回来的路上堵车,你等很久了吧,对不起。”  “没,刚刚好。”  他怎会不知,这个傻姑娘回来这么晚是去饭店排队了。  那家饭店生意火爆,菜品有特色,中午的时间去买还不一定能买到。  她如此为他,他才不会和颜子默一样,故意忽略她的这份情,傻到什么都不知道。  陆七两手捧着脸,“权奕珩,颜家那边把钱转给我了。”  “嗯。”  他一点也不惊讶,那模样倒像是在预料之中。  “我真没想到颜家还能拿出这笔钱来。”  “他们手里的周转资金确实紧张,以目前的状况来看,现钱也应该不多。”权奕珩温柔的看着她,“不过颜家的不动产不少,如果哪天真的把他们逼到绝境,有了这些东西倒也不至于让他们的生活穷困潦倒。”  对啊,她差点忘了这一出。  相较于权奕珩,她想的还是不够周到。  不过她本就不想立马玩死颜氏,也就由她去了。  不说她现在没这个本事,即便是有,也不想被别人说成心狠手辣,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颜老爷子深谋远虑,他死之前把所有财产转到颜子默和颜总的名下,大概也是怕有这么一天。”  通常老一辈的人临走之前都会为后代做好这些,可见颜老爷子对颜子默的看重。  说到颜老爷子,陆七放在桌上的手微微颤了颤,神色略沉。  “怎么了?”权奕珩盯着她。  陆七艰难的抿了下唇,“颜子默的爷爷其实对我很好。”  那个慈祥的老人家总喜欢拍着她的手说,小七,只有你才配的上我们家的子默,有爷爷在你放心,不会让子默欺负你的。  陆七恍然明白一件事,那时候颜父颜母表面对她也不错,大概是顾及颜老爷子的面子,而那个时候,颜氏的继承人有所争执,颜父为了把亲生弟弟,也就是颜子默的叔叔踢出局,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她帮颜家参与了最残酷的斗争,也帮他们赢得了想要的江山,可是他们呢?  想到这些,陆七还是免不了心酸。  权奕珩将她微凉的手握在掌心,“小七,这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  “你也没有辜负颜老爷子对你的期望,相信他在泉下也能明白。”  “嗯。”  “是颜子默自己不争气,若是颜老爷子相信自己的孙子,大概也不会给他留这么多东西。”  听了这句话的陆七,沉下去的心仿佛得到救赎,笑着点头,“嗯。”  权奕珩这个男人,总是能在合适的时候缓和她的情绪,这一点让陆七十分感动与敬佩。  不同于那些苍白的安慰言语,能一句戳中她的要害,就好像是对症下药。  “对了权奕珩,你认识……”  陆七的话说到这儿,又觉得不妥,“算了。”  “还跟我客气?”  “是这样的,姚若雪的弟弟有心脏病,昨晚发病来京都救治,她妈妈急的不行。”陆七尽量把情况说得简单点,“你有没有认识心脏专科的医生?”  “我帮你问问。”  “好。”  男人抽出纸巾擦了下嘴,忽然凑过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我帮你办了这么多事,你今晚是不是该给我按摩了?”  陆七尴尬的咬了咬唇,“今晚我要参加生日宴,会,会很晚回来。”  “嗯,不急,老婆,我们来日方长。”  他相信来日方长,也相信天长地久,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不可操之过急。  陆七不想和这个表里不一的流氓继续这个话题,他那眼神分明是想把她给吃了。  拉开座椅站起身,陆七端着剩菜往厨房里走,“我去收拾一下,你去忙吧。”  望着她仓皇逃离的身影,男人失笑,在她身后提醒,“老婆,礼服和首饰在卧室,你现在可以试穿一下,一会儿好决定穿哪件。”  “哦。”  陆七很快收拾完,转身便去了卧室,顺便把门给反锁了。  白色的大床上放着三个精致的包装盒,陆七走过去,拆开其中的一个。  里面是一件淡黄色的露背小碎花裙,给人一种很清雅的舒服感,配着几样简单的首饰,是她喜欢的类型。  陆七迫不及待的拿起裙子在身前比划,满意的勾起嘴角。  不多时,她穿着礼服打开卧室的门,那一刻,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下意识的朝这边看过来,原本平静的眸底闪过一抹惊艳。  是的,惊艳。  比起上次在婚纱店相遇,她穿着大红色旗袍的美艳,这件简单而又清雅的礼服更适合楚楚动人的。  礼服的裙摆刚到膝盖,露出她修长的小腿,收腰的设计更加完美的展现出她完美的体型,无论是哪个部位都那么的恰到好处。  劲脖上的水晶项链衬着洁白的肌肤,权奕珩伸出舌尖添了下唇,目光加深。  目光一寸寸往上,权奕珩只觉得有一把火直接窜到了他胸口,让他有点情不自禁了。  这还没造型就这么美,一会儿去了宴会还了得。  当然,也有最不让咱权少满意的地方,那就是这件礼服露得太多,整个雪白的背差不多露出了一半。  “这件怎么样啊?”陆七两手拽着裙摆忐忑的问,全然没有注意到被男人隐藏下去的熊熊浴火。  无法想象,如此一个美人儿,这个时候还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问你,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而权奕珩他却还能镇定的吐出两个字,“一般。”  呃。  陆七噘起红润的小嘴。  权奕珩,不带你这么打击人的,她就觉得很好啊。  女为悦己者容,一般来说,女孩子的穿戴,无论自我感觉有多良好,一旦被一个男人否定,那么她的自信心也会大打折扣,更会怀疑自己的眼光。  尽管陆七觉得这件礼服非常衬自己的气质,可权奕珩说一般,她不免有点失落。  真的一般么?  权奕珩推着轮椅过来,手掌覆在她的腰间细细摩挲着,他柔声哄着,“还有两件,再去换换看。”  “好。”陆七转头进了卧室,同样的把门反锁。  权奕珩推着轮椅去了阳台,迅速给徐特助拨了电话出去,“马上给我挑两件有袖子的礼服过来。”  挂断电话后权奕珩又觉得不妥,怕陆七听到,他给徐特助发了信息过去。  ‘不能露背,不能露胸,不能露大腿。’  看了这句话的徐特助嘴角抽了抽,立马明白了权大少的意思。  果然,恋爱中的男人都是小气的!  其实徐特助特别想回一句,总裁,夫人是去参加宴会,您是准备让她穿成一头熊么?  礼服而已,大家都这么穿,哪件不是露背露胸露大腿的?也只有那样才能衬托出他们家总裁夫人的风华绝代啊。  等陆七换完第二件出来,男人给出的评价还是,“一般。”  陆七木讷的再去换第三件,是一件比较高端的礼服,裙摆很长,能更好的衬托出她修长的身材,仿佛是王室里走出来的尊贵女人。  当然,这件礼服的缺点还是太露了。  权奕珩故作惋惜的低叹,“这些人,眼光真是一般,这种礼服也敢拿过来!”  这话分明就是在说,小七,你不适合这件礼服。  被连续打击了三次的陆七,终而没了耐心,狠狠的瞪着男人,“权奕珩,你故意的吧,我就觉得这件很好,算了,我懒得试,就这件吧。”  她提着裙摆窝在沙发里,小嘴嘟得老高,应该是生气了。  她也是个普通的女人好么,如果连续被一个男人三次说不好看,会是什么心情。  陆七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她真的有那么差么?  不是她自恋,这三件礼服她穿出来,每件都有特色,到底哪里不好了?  权奕珩,你他妈的到底什么眼光啊。  男人黑眸闪了闪,推着轮椅过去,轻笑了声,“老婆,你去参加生日宴会,当然要穿得漂亮一点,为夫的要求可能过高了些,但我希望你能找到最满意的。”  末了,他拉起她的手,“这几件礼服确实一般,不配您高贵的气质。”  权奕珩,你嘴巴又抹蜜了是吧。  但不得不说,权奕珩的几句奉承话确实让陆七听了舒心。  人嘛,尤其是女人,都喜欢听男人的称赞。  更何况还是一个她已经开始在乎的男人。  “老婆别急,还有三件礼服马上送来了,你先坐着休息会儿。”  陆七听了蹙起眉,“还有三件?”  “嗯,因为款式不一样,所以迟到了,你等一下。”  “哦。”  她总不能白费了权奕珩的一番苦心,反正也就试一下,她也不吃亏。  果然不出一个小时,三件礼服送到了。  同样是包装精致的礼盒,陆七抱着去了卧室。  出来时,权奕珩称赞,“嗯,这款不错。”  好么?  陆七垂眸看了眼身上的礼服,这件礼服最大的特点就是领口,是中式的立领设计,头发必须要盘起来才能穿出气质。虽然也不错,可在和之前那件淡黄色的相比明显逊色了一点。  如果要陆七来选,她一定会选之前的第一件。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什么眼光。  而且她是去参加生日宴会,会不会穿的有点太……  思绪刚刚停留在这儿,轮椅上的男人却一把抱住她的腰身,“老婆,你真美。”  “相信我,今晚你绝对是最美的,嗯?”他扬起那张温润的脸看她,那双眸子仿佛会说话,陆七就这么相信了。  回过神来的陆七突然想到,“权奕珩,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礼服的?”  六件礼服加上首饰,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吧。  “你老公人脉广,这么点事难不倒我。”  言外之意就是,都是人送的。  陆七想想也是,他跟在慕昀峰那样的大人物身边,免不了有人奉承巴结,虽然是拿着薪水的命,但做的事也不差。  几件礼服应该难不倒他。  而且权奕珩之前也说了,这些礼服并不是什么大牌,除了外观上光鲜亮丽,价格并没有她平时穿的那些珍贵。  但对于现在的陆七来说,权奕珩的这份心思比什么都珍贵。  其实陆七一向不太追求什么大牌,衣服嘛,讲究的是合身,好看就行。  挑好了礼服,陆七接到叶子晴打来的电话。  “喂。”  “嫂子,我有点事想请教你,你能过来一趟么,我现在在珠宝首饰一条街。”  陆七看了眼时间,下午一点,她能腾出的时间不多,“好,不过我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够了。”  权奕珩不满的嘀咕,“这丫头,一天到晚闲的。”  陆七安抚他,“好了,我就出去一会,生日宴会之前我会回来,顺便给你带晚饭?”  “嗯。”  听听这语气明显是有点不高兴的。  当然不高兴了,好不容易有时间和她独处,而且还这么愉快,权奕珩想掐死叶子晴的心都有。  那丫头就知道在关键时候出乱子。  京都珠宝一条街。  这里的珠宝除了三家,其他的基本是次品。  一家是沈氏名下的名品贵族,一家是慕家名下的宣月阁,一家是权家名下的七味轩。  而贵族圈里的女人们,大多也喜欢去那三家,一来里面的东西不用担心是假的,二来也是更重要的一点,贴着他们店里的标记,能更加凸显自己身份的尊贵。  但陆七并不知道这三家店的老板身份。  在经过七味轩的时候,陆七故意驻足看了眼。  好奇怪的名字。  七味轩?  陆七总觉得他们老板脑子进水了,这明明就是饭馆的名字。  不过看里面的装修,倒是挺吸引人的。  “嫂子你不知道,这三家店的老板都是互利的,无论你去哪家店买珠宝都一样。”  陆七听后忍不住称赞,“好家伙,把这里的生意垄断了。”  那就说明这三家店老板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当今社会,在利益面前,情意又算个什么。  却不知,只有团结了才能生财。  叶子晴膜拜的看向陆七,“对了,就是这个意思。”  她嫂子真聪明,一点就透。  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聪明的嫂子咋就没发现权奕珩的身份呢。  她怀疑过么?  “还别说,人挺多的。”  陆七从来不逛这种地方,虽然生在京都,但她从小到大的东西都是陆家准备好的,偶尔逛街也只会去大商场,所以很多事情不知道也不奇怪。  今天和叶子晴出来,她倒是觉得新鲜。  叶子晴看了眼人流爆满的宣月阁,瞥瞥嘴,“人当然多,一般那些贵妇都喜欢上这儿来装逼。”  装逼?  陆七,“……”  叶子晴扯了扯陆七的手臂,“嫂子,你说一会儿我们能用最低价买到好东西么?”  “一会再看吧,你想买什么?”  “我不知道,不过我并不想去那三家买,太贵了。”  “呵呵,那我们去别的地方先看看?”  叶子晴赞成的点头,“正有此意。”  “那走吧。”  两人走了一段路,叶子晴抬手点了点周身的几家店铺,“嫂子,这几家店的货是传说中的次品,你觉得呢?”  “我不懂珠宝。”  “要不咱们去看看?”  谁知道是不是那些人瞎传啊,便宜的就是次品,一群没脑子的女人。  不懂珠宝非要弄得跟自己多懂似的。  还是她嫂子好,不懂就不懂,哪像那些名门千金,就知道攀比。  陆七低声应道,“嗯。”  两人刚要进去一家店,陆七无意间从玻璃门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转头,眯眼。  那不是颜母吗,她也喜欢逛这种地方?  “嫂子,看什么呢?”叶子晴见她愣神,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也吃了一惊。  陆七不好跟叶子晴解释,“子晴,你先进去,嫂子碰到了一个熟人,一会儿过来。”  “哦。”  叶子晴听后倒是没有缠着她,在陆七转身的瞬间,她走进珠宝店给权奕珩打电话。  “哥,我看到颜子默的妈妈了。”  “在哪儿?”  “在珠宝一条街啊。”  “嗯。”  男人反响平平,叶子晴急坏了,压根不知道她哥这一声‘嗯’是什么意思,崩溃的喊,“哥!”  “你还怀疑你哥的能力?”  叶子晴哪里敢啊,陪着笑,“我不是担心嫂子吃亏嘛,哪敢怀疑你。”  “她不会的。”  因为现在的颜母就像是被折断翅膀的惊弓之鸟,如果她够聪明,暂时就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这一次,陆七给颜家的打击不小。  除了官司这一块,颜家的名誉大大受损,从而影响了公司的生意。  陆七垂着头走过去,她顺便在小贩手里买了一顶帽子,很好的遮住了她的那张脸。  不多时,颜母从对面的那家店里出来,老板客气的相送。  “夫人,您慢走。”  颜母晃了眼周围,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这才回过头和老板搭讪,“行了,别送了,只要你这里的东西好,我保证会经常给你做生意。”  而后,陆七便看到颜母贴着那个老板说了几句话,她没听清。  买个珠宝而已,需要这么鬼鬼祟祟的么?  “嫂子!”叶子晴突然出现在她身后,打断陆七的思绪。  好在颜母已经不见踪影。  “我刚才看了一下,里面的东西还挺不错的,不能说是次品吧,其实就是东西不够大牌。”  也是,既然是珠宝一条街,东西就不可能是假的,只不过呢,那些做工和设计不是出自大牌之手,自然就比那三家店的东西便宜很多。  “嫂子,我就想不明白了,干嘛那些人拿着钱非要买大牌的东西,也就是个名气吧。”  陆七笑笑,“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奇怪。”  “我就不喜欢,一群用金钱攀附地位的恶俗人。”  “呵。”陆七指了指颜母去过的那家店,“那我们去这家店看看?”  “好啊。”叶子晴兴奋的拉着她跑进去。  两人进去,老板正要客气的招待她们,却听叶子晴嘀咕,“嫂子,你说贵族圈子里会不会有人为了装逼来这里买东西啊。”  老板一听这话可就不高兴了,这话原本听着没什么,实则是在讽刺他们店里的东西不够好,配不上那些名门千金小姐。  “哎,姑娘,我这里面的可都是好货,什么装逼啊。”话说到这儿,老板故作神秘的对她们道,“来我这儿买东西的,好多都是有身份的人呢。”  叶子晴特意看了眼摆放在柜台里的珠宝首饰,顺着老板的话称赞,“好好,好货,这货啊确实好,快闪瞎我的眼了都。”  陆七闻言差点嗤笑出声。  这丫头一点也不顾及人家的心情,说话总是这么直。  老板白了她一眼,“小姑娘,您还别不信,刚才就有个贵妇,从我这儿买了好几样呢。”  “哪个贵妇啊。”叶子晴来了兴致,一副无害的样子。  “就刚才。”老板说这话时显得特别小心,将声音压得老低,“嗨,我还骗你们不成,买两样回去试试就知道了,不会错的。”  陆七听着这话,大概也能明白老板说的是谁。  贵妇?  刚才?  除了颜母还能有谁,一般像她这种身份的女人,是不会出现在这种店里的。  陆七也瞬间明白叶子晴的用意,这丫头其实什么都知道,一直在帮她套话呢。  看样子颜家确实被她打击的不轻,竟然让颜母沦落到这里来买首饰。  呵。  “其实啊,首饰这东西就是要经常换,买那么贵的也就戴一两次,多不划算了你说是吧。”老板越说越带劲,大概是今天做了成了好几庄生意心情好,“小姑娘,这块玉就很适合你,要不要试试?”  “试试试,老板,您可真会做生意。”叶子晴说完,还特意朝陆七俏皮的眨了眨眼。  陆七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看上什么尽管开口,嫂子给你买。”  “谢谢嫂子。”  “小姑娘,你可真有福气,能有这么好的嫂子。”老板适时的接过话,看到陆七,忍不住夸赞。  “那是当然了,我嫂子是天下最好的女人。”  陆七,“……”  这丫头的嘴和权奕珩一样,甜得要命。  好吧,她确实挺受用的。  从珠宝店里出来,叶子晴摸着脖子上的玉爱不释手。  “真的喜欢啊?”陆七不确定的问她。  其实送小姑子东西该送点好的,不过刚才她看叶子晴那眼神,应该是喜欢的。  东西吧,不在乎贵,最重要的是合心意。  “喜欢啊。”叶子晴黑眸透亮,很招人喜欢,“嫂子你别说,里面的东西看上去还真不错呢。”  陆七倒是觉得,“不过懂行的人可以一眼分辨出好坏。”  也就是说,名不名贵他们是看不出来的。  陆七感叹,“一分价钱一分货,这话倒是没错。”  “我就是喜欢。”  “等你结婚,嫂子再给你送好点的。”  毕竟她还是一个学生,也没必要戴那么好的东西,反而对她的教育不好。  “嗯,好。”  ——  颜家。  颜母从珠宝一条街回来就开始梳妆打扮。  颜父回来的时候,看到妻子容光焕发的脸,不禁高兴的称赞,“夫人今天的风采不减当年啊。”  颜母听得心花怒放,拨了拨盘好的头发,故作羞涩的叹息,“哎,都老了,哪里还有什么风采。”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越老越有女人味嘛。”  “呵呵。”颜母亲自给他泡了一杯茶,颜父接过的时候看到她手指上的几枚戒指,璀璨的宝石刺得他双眸有些不适,“你这些东西不是已经变卖了么?”  颜母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我自有我的办法,平时你也给了我不少零花,这时候不拿出来什么时候拿出来啊。”  “委屈你了,跟着我受苦。”颜父惭愧的低叹一声。  “老公啊,我就希望你和儿子能挺过这一关。”颜母娇声凑过去,趁热打铁,“你要答应我,以后可不许和别的女人鬼混。”  “你那是瞎猜的,有了你,我怎么敢。”  颜父说的有模有样,仿佛真的是颜母在冤枉他。  颜母清楚他只是嘴上功夫,但听着心里还是舒服了很多。  这些年她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的就是儿子。  而颜父行为也没有多高调,很多时候都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去玩玩一夜情,晚上也不曾彻夜不归。  家庭和外遇,这个男人分得很清楚。  颜子默从公司回来时看到父母如此亲密,焦虑多天的心总算得到安慰,“爸妈,我去陆家接舞儿了,你们直接去酒店吧,我们在那里汇合。”  颜母不放心的叮嘱,“好,一定要照顾好舞儿,别让她穿高跟鞋知道么?”  “我知道的。”  陆七的事情总算告了一段落,剩下的五百万,他会想办法分期还。  最近有个项目已经开始慢慢有了收益,到时候别说是五百万,即便是五千万他也能拿出来。  陆七,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些,真以为我们家没了你就会活不下去么?  总有一天,他会成为这座城市的强者,让那个女人回来求他要她。  陆家。  此时离生日宴会开始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陆舞烦躁的把礼服统统试了一遍,可没有一件是让她满意的。  每次都是这种款式,她自己都看腻了好么。  今天可是顾家人举办的生日宴会,来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她一定要艳压群芳。  胡碧柔安抚她,“舞儿,你要记得你现在怀孕了,如果穿的太艳丽会被怀疑的。”  “我知道了妈!”  该死的怀孕,她到底还要为了这个理由忍多久啊。  最终,她挑了件浅蓝色的礼服,因为她怀孕了,颜子默送来的礼服都是一个特点,腰身的地方肥大,穿上去效果一般。  自从怀孕后,胡碧柔一直想找女儿谈谈,奈何没等到合适的机会。  这会儿趁两人都在挑选礼服,胡碧柔开口,“舞儿,你可别怪妈妈,我也是没办法。”  “你放心,陆家的一切不会只是你弟弟的,你也是妈妈的宝贝儿,妈哪能亏待了你。”  哼。  陆舞听着这话在心里冷哼了声。  说的比唱的好听,一旦那个小杂种出生,胡碧柔还会说出这番话么?  但这会儿她却懂事的拉起了胡碧柔的手,宽慰道,“妈,是我不对,我不该有那么大的情绪,也知道您也是为我好,想要在这个家站稳脚跟,我也想明白了,这是好事。”  当然是好事,她正好缺一个孩子呢。  “你真的这么想?”胡碧柔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这个女儿从小被自己给宠坏了,性格自私自利,她怀孕了,女儿不高兴到底也在情理之中。  到底是母女,关系哪能一直这么僵持着。  陆舞说得轻松,“当然了,你怀的可是我弟弟,相信他以后也不会亏了我去。”  “呵。”  听到她这么说,胡碧柔心里的大石块总算落了地。  “二小姐,颜少爷来了。”  门外响起佣人的声音。  “好,我马上下来。”陆舞隔着门板喊,随后她交代还在化妆的胡碧柔,“妈,我先走了,您和爸爸路上慢点啊。”  “好,快去吧。”  上了车,陆舞凑过去在男人脸上吻了下。  “子默,我们有好几天不见了,你说我这件礼服怎么样?”  颜子默早在陆舞上车前就沉了脸,冷声道,“怀孕了还穿这么露。”  陆舞吓得不敢再乱说话,这个男人总是喜欢动不动给她甩脸子,当她是女朋友还是佣人啊。  但此时她依然陪着笑脸,“我,我那不是给你长脸么,而且这衣服也是你拿给我的啊。”  “脸重要还是儿子重要?”  可见他是非常愤怒的,“我给你拿了三件,你偏偏挑了这么一件,都知道你怀孕了,没人在乎你穿成什么样。”  “如果你不喜欢,我去换?”她委屈的嘟嚷。  “算了,时间来不及。”  好在她没有穿高跟鞋,否则今晚他都懒得带她去。  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常识,怀孕了要少化妆,可她呢,脸上都不知道抹了些什么。  陆舞讪讪开口,“子默,你别生气,我以后会注意的,可我今晚不想给你丢了面子。”  她软声细语的道歉缓和了男人愤怒的情绪,颜子默拍了拍她的手,“对不起,我最近心情不好,你别往心里去。”  毕竟她还怀着孕呢,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总是喜欢无缘无故的发脾气。  陆舞善解人意的道,“我知道我知道的,要怪就怪姐姐,一点情面都不给。”  颜子默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坐好,我们出发了。”  只是男人心里却纠结了,如此乖巧懂事的女人,他为什么还有别的想法?  天色完全黑透,离生日宴会还有半个小时,宾客陆续进入酒店。  酒店外,陆舞挽着颜子默的手姗姗而来,礼貌的和颜父颜母打招呼,“爸妈。”  “舞儿啊,妈这段时间太忙,没去看你,你不会怪妈吧?”颜母笑呵呵的拉起媳妇的手。  “怎会,我知道的。”  陆舞夸赞道,“妈,您今天挺漂亮的啊,还有这项链,太配您的气质了。”  “是么?”一句话夸得颜母心花怒放,她低声在儿媳妇耳旁低语,“我也觉得不错,是你颜父特意让人定做的,独一无二。”  “真的啊,妈,您真幸福。”陆舞故作一脸崇拜羡慕。  偏偏颜母就吃她这一套,“你呀,有了子默也会幸福的。”  “那也得谢谢妈,如果不是您,我也找不到子默这么个优秀的老公。”  “呵呵。”  这丫头就是会说话,哪像那个贱人陆七,整天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给谁看。  她的儿子,就是尊贵的。  不多时,陆自成带着胡碧柔过来,颜父和颜子默过去打招呼,可这一幕落在颜母眼里就没那么舒服了。  “你妈怎么来了?”她没好气的问身边的儿媳妇。  她觉得以胡碧柔的身份还不够资格出入这种场合。  看看她穿的什么,简直糟蹋了那身礼服。  其实相较于平时,今天的胡碧柔算是美的,可这一身看在颜母眼里还是觉得太过于俗气。  一会儿进去,难道她要在那群官太太面前承认,这个土包子是她的亲家母?  真是,陆自成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在家养着这种女人也就算了,还当真?!  带出来也不嫌丢人。  “我妈她……”陆舞顿时尴尬了,但更多的却是不舒服,面上还要对颜母陪着笑,“她就来见见世面,您别和她一般见识。”  “你爸也真是的,这种女人也带出来!”  陆舞脸色当即变得铁青,“……”  然而她却又什么都不能说,只能暗自忍下这口气。  妈的,死老太婆,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什么叫这种女人?  她妈可是有名有姓的好么,而且她马上就成为陆家唯一的夫人了。  说她妈可不就是变相性的说她么!  说完这句话,颜母走过去挽起颜父的手,把陆舞独自丢在酒店外,“老公,宴会马上要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好。”  看着颜父和颜母离开,陆舞站在原地狠狠咬牙,在他们身后‘呸’了一声。  ------题外话------  小仙女们,乃们想不想看颜母出丑咧,大概也猜到了会出什么样的丑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