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27 没穿内裤的陆二小姐(虐渣)

127 没穿内裤的陆二小姐(虐渣)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2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2
    趁着陆自成和颜子默交谈,胡碧柔得空叫上自己的女儿,“舞儿。”  陆舞提着裙摆走过去,“妈,你怎么也不换个发型。”  说实话,胡碧柔今天的穿戴还行,但发型并不适合她。  这样单看确实比以前靓丽了许多,可和那些官太太比起来,还是显得俗气,也难怪颜母会嫌弃。  胡碧柔倒是没有觉得不妥,反而显得有那么一丝羞涩,她照实说,“你爸特别找人帮我弄的,他说好看。”  陆舞瞧着她略红的脸不禁恶寒了下。  一大把年纪了要不要在她面前卖弄这些?  “行行行,让他们男人谈工作,我们先进去吧。”  “好。”  哼。  这年头小三怎么了,还不是成了正室,她陆舞就是要让所有的人知道,她才是陆家的正牌千金小姐。  陆自成说了,她才是他的好女儿。  好在陆七那个小贱人没来,她可听说了,顾老爷和陆七有生意上的往来,很喜欢那个贱人。  母女俩一起进去,宴会大厅里聚集了各种名流贵族,斛光交错,很是热闹。  胡碧柔从来没参加过这种场合,进去后不免有些紧张,紧紧拽着女儿的手不肯松。  大厅中央,颜父颜母正和几个生意场上的人闲聊。  “颜董事长,您的夫人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颜母挽着颜父的手,笑着回应,“黄总,哪里哪里,您就会夸人。”  “我说的是实话啊,颜董事长有了你这个贤内助,无论是公司还是家庭都不用太操心。”  “呵呵,黄总太客气了。”  “……”  胡碧柔即使站在一米开外也能听到他们的谈笑声,她不自在的瞥了下嘴,学着其他人的样子也随便端了一杯酒在手里。  而陆舞,早在进来的时候就被一群千金小姐给拉了过去,现在正和她们聊得起劲。  胡碧柔喝了口手里的酒,再次转身看到颜母朝这边走了过来。  “亲家母。”胡碧柔端着酒迎上去,讨好的笑道,“亲家母,刚才没顾得上和你打招呼……”  “嗯。”颜母淡淡的应了一声,她手里端着香槟,鄙夷的朝胡碧柔看了眼,“我去那边了,你自己慢慢喝。”  胡碧柔尴尬的杵在原地,“……”  切!  什么人呐。  别忘了,我女儿可是你们家未过门的媳妇儿,有这么对娘家人的么?  晃悠了两下,胡碧柔觉得没意思,这里的每个人都不理她,仿佛她是一个另类般的存在。  眼看女儿游刃有余的和这里的人谈笑风生,胡碧柔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陆舞看到短信后从人群里出来,一眼就看到站在长形餐桌旁的胡碧柔正欢快的吃着蛋糕,那模样像是从来没有吃过似的。  陆舞沉着脸站在那儿,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突然特别后悔让胡碧柔来这种场合,一会儿被她的那些朋友看见了还不得笑掉大牙?  眼睛没有人注意到她这边,陆舞垂着头走过去将还在吃蛋糕的胡碧柔拉到一边。  “妈,你有这么饿么?”陆舞低声呵斥,拿出纸巾递给胡碧柔。  胡碧柔擦了下嘴角的奶油,讪讪道,“为了穿上这条裙子,我没有吃晚饭。”  她是孕妇,自然比一般人的胃口好。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别人怀孕前三个月吐得要命,她倒是相反,胃口好得骇人,尤其是这几天感觉怎么也吃不饱。  “再饿你也得忍着啊,没看到那么多人看着么,给我爸留点面子。”  胡碧柔忍不住小声嘀咕,“我怎么没给他面子了,蛋糕放在那里可不就是吃的么?”  “好好,你现在饱了吧?”陆舞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训斥,“不要再乱吃东西了。”  到底是小门小户里出来的,在陆舞心里,她的妈就是个土包子,没素质没教养,一天到晚只知道玩小心思,真正遇到大事一点也靠不住,也难怪颜母会觉得丢人。  眼看女儿要走,胡碧柔一把拉住她,愤愤不平,“舞儿,我说你婆婆什么态度啊,前两天不是还对我……”  “妈,今天这里这么多人,我不是让你少说话的么。”陆舞也觉得脸上挂不住,刚才她们进来宴会厅竟然连招待的人都没有,而顾家的人只顾和其他宾客寒暄,一张脸很快的拉了下来,“好了,您自个儿先玩着,有我爸照顾着您,我去那边了。”  “不要再给我发信息,我得空了就会来找你的。”  说完,她便挂着妖媚的笑容,搔首弄姿的走进人群中,搜寻颜子默的身影。  “哎。”胡碧柔站在原地叹息。  这可是她亲闺女,有这么对她的么?  她觉得今晚的自己很美了,真有那么差劲啊。  颜子默怕陆舞待久了累,他关心儿子,特意走过来问她,“累不累,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她,这种场合明着是生日宴会,实则是一场庞大的交流大会。  “我还好,没事,你去忙你的吧。”陆舞体贴的道。  颜子默手指敲着酒杯,“听说你妈怀孕了?”  “嗯。”  “这可真好玩儿,你爸这是要……”  陆舞顿时就不高兴了,她妈怀孕明明是好事,颜家人知道这个消息后不但不祝福,反而嘲笑。  “那是我妈有本事,一般人还没有那个福气呢。”  颜子默冷笑了声,“行,我去那边,你无聊的话可以去陪陪我妈。”  “舞儿,我妈的交集圈子广,你和那些夫人打理好关系,将来对我的事业也有帮助。”  “嗯,我会的。”  ……  今晚的主角是顾老爷子,生日宴会开始,老人家由顾家的两个孙子搀扶着出来。  众人纷纷上前道贺。  顾老爷子今晚穿了一件大红色唐装,看起来精神抖数,面对众人的祝福,他笑着统一回复,“谢谢各位,能在忙碌之中参加本人的生日宴会,给了顾某一丝薄面,顾某很高兴,接下来的时间希望大家不要拘束,能玩得尽兴。”  顾老爷子说完这些便去了休息室,顾家的身份摆在那儿,能单独有资格和顾老爷子说上话的人并不多,不少人只能远远观望。  陆自成眼见有几个人跟着顾老爷子去了休息室,他倒是显得淡定,还在这边和一群不如他的人闲聊。  听说陆自成马上要做父亲,好些人凑上前来祝贺。  “陆总,这是真的吗?”  “还是陆总厉害,你看看,宝刀未老啊。”  “恭喜恭喜啊。”  “谢谢,谢谢,谢谢各位。”陆自成饮下杯里的酒,一一道谢。  陆自成喜欢这种感觉,被人围在中央,个个对他阿谀奉承。  公司最近的收益直线上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想和他搭上关系的人不计其数,更何况他和顾家的这层关系,很多人都高攀不上。  说来也算他幸运,几年前无意间救了顾老爷子一命,从此便和顾家攀上了关系。  明面上顾家很是照顾他的生意,但人总不能靠着一棵大树,就拿公司的经济危机来说吧,他总不能让顾家借钱给他吧。  所以,很多时候,陆自成还是得拿出最有实力的东西去挽救公司,那便是他用心栽培的陆七。  胡碧柔混在人群中,她喝了好几杯酒,这会儿人也开始不清醒。  她摇摇晃晃的穿过人群找到了陆自成。  “自成,我有点不舒服。”  被人群围在中间的陆自成听了吓得不轻,赶紧放下手里的酒,撇开众人,“哪里不舒服,肚子么?”  “走,我送你去医院。”  胡碧柔捂着肚子摇头,“没事,就是有点胀气。”  她嘴里说着没事,脸色已经几近惨白。  其他人一看,也吓得不轻,“陆总,还是先送尊夫人去医院吧,孩子是大事。”  尊夫人?!  胡碧柔听到这个称呼,阴郁的心情好了大半。  更何况她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想找个存在感而已。  “不用去医院,自成,我去那边休息会就行了。”  陆自成不敢大意,扶着胡碧柔去了另外一边休息,顺便让服务员到来了一杯水。  胡碧柔喝了几口,陆自成紧张的问,“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这里人多,你怀孕了不能太累。”  “没事的自成。”胡碧柔哪里肯放过这个露脸的机会,刚才那一声‘尊夫人’也让她尝到了甜头。  这么多年,她一直被人说成是‘小三’,走到这一步容易吗。  即使再不适应也得熬过今晚。  陆舞说得没错,这是她们母女承认身份的机会。  “可是你……”  “出来走走也好,每天待在家里会憋出病来的,再说,我们的儿子也不会答应啊。”  这个时候的陆自成,自然是胡碧柔说什么就是什么。  胡碧柔也很享受这个男人的宠爱,只要她说不舒服,他立马紧张得跟什么似的。  她刚才也只是有点无聊,肚子嘛,吃多了撑的。  “真的没事么?”陆自成还是很不放心。  他盼了儿子盼了这么多年,是老天爷给他的恩赐,生怕稍有不慎老天爷会把这份幸福给断送掉。  自从得知胡碧柔怀孕,他这神经就一天都没有松懈过。  “没事没事,医生都说了,咱们的儿子强壮的很。”  “呵呵。”  听到她说儿子,陆自成不禁笑开。  或许这一刻等了太久,陆自成太过于珍惜眼前来之不易的幸福,他手掌覆上胡碧柔还未凸起的小腹,振振有词的保证,“阿柔你放心,等咱们的儿子出生,我就把陆家所有的财产过继到他的名下。”  “他是陆家名正言顺的小少爷,我的宝贝,在这京都谁也不敢欺负他。”  胡碧柔抬起脸看他,不敢置信的问,“自成,真的吗,你真的愿意把所有财产过继到咱们儿子名下?”  毕竟陆自成还有一个正室所生的女儿,他现在对她说这一番话,胡碧柔怀疑也不奇怪。  “当然,咱们的儿子可是我心肝儿宝贝。”  “自成谢谢你,我没想到咱们儿子不仅不会背负小三的骂名,还能得到你的疼爱,我真是太高兴了。”话说到这里,胡碧柔激动的掉下泪水。  她是真高兴啊。  “胡说什么呢,咱们儿子怎么可能是小三。”这是陆自成的真心话,视子如命的他这会儿早已被这份喜悦冲昏了头,“阿柔你放心,在我们儿子出生之前,我一定给你一个名分。”  “今天带你过来也算是到处露露脸,以后在这个圈子里,大家也会认定,你才是陆家的夫人。”  胡碧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人往男人怀里靠去,“自成,我就知道这辈子不会看错人。”  哪怕胡碧柔知道,这个男人眼里只有利益,说这番话也只不过是为了她肚子里未出生的孩子,但此刻她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当然,她也有一丝后怕,万一肚子里是个女儿呢?  陆自成会怎么样?!  隔着一堵墙的陆舞听到父母的谈话,手里的酒杯几经捏碎。  这个可恶的女人,说好的会为她争取陆家的财产呢,怎么转脸就变了。  她就知道,一旦让这两货有了儿子,她就成了一个十足的外人。  哼,陆自成,你想要儿子,做梦去吧!  陆舞回到人群中央,她放眼望去,看到一个肥胖的身影,心尖儿一抖,赶紧端着一杯酒去了另一边。  她早该想到,在这种场合会碰到张行长。  那货最喜欢虐待她,说不定一会儿心血来潮又缠上她。  为了不让张行长找自己的麻烦,陆舞聪明的跟着颜子默混在人群中。  “怎么了,不是让你陪着我妈的么?”  陆舞不动声色的翻了一个白眼。  特么的,就知道你妈你妈,颜子默,你是没断奶还是怎么的。  那种妈你还当个宝!  陆舞挽着男人的手臂,娇声娇气的道,“我们都好几天没见了,人家不是想和你多待一会儿嘛。”  颜子默哪里有功夫照顾她,这种场合每个人都在给自己铺桥搭路,更何况,他们颜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个时候不出手更待何时?  “我这儿忙着呢,你去我妈那儿,等我得空去找你,嗯?”  陆舞正想说什么,却听到面前的男人客气的喊了声,“张行长。”  紧接着,陆舞身后便传来令她崩溃的声音,“颜总,好久不见。”  颜子默把陆舞拉到身后,手里的酒杯和对面的男人碰了下,“张行长是大忙人,哪里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能随便一见的。”  张行长爽朗的笑了声,“颜总说的哪里话,最近银行的事多,实在没空和大家聚,这样,改天抽个时间我做东,到时候一定请颜总和大家聚聚。”  “有张行长您这句话啊,小辈可就歇气了。”  “哈哈。”  两人聊完双方又碰了一下杯。  张行长像是突然看到男人身后的陆舞,问颜子默,“这位是……”  “我未婚妻。”  而后又对陆舞介绍,“舞儿,这是张行长,丰瑞银行的一把手,在京都很多人都需要咱们张行长罩着。”  “张行长,幸会。”陆舞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笑着和张行长打招呼。  张行长色眯眯的盯着她半晌,舌尖还添了下唇,夸赞道,“颜总真是好福气,能找到如此美人做未婚妻。”  陆舞被他看的浑身发毛,想直接开溜,可颜子默却抓着她的手不放。  可见这个张行长对于颜子默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他们这点小动作又怎逃得过张行长的法眼,男人装模作样的喝了口酒,而后,他凑过去在颜子默耳旁恶趣味的问,“怎样,颜总每天晚上是不是很爽,年轻人保持体力啊,这么好的未婚妻,如果男人那方面不行,如此美人可就糟蹋了。”  颜子默脸色僵了僵。  该死的女人,都说了别穿成这样,偏偏不听。  张行长是圈内有名的老色鬼,他这话的意思颜子默又怎会不明白。  大概是想让陆舞陪他玩玩。  颜子默就算再渣,也不会把自己的女人送到别的男人床上。  末了,他瞥了眼身边的陆舞,淡笑道,“张行长过奖了,左右不是一个女人,围在您身边的女人啊,那才叫一个极品呢。”  陆舞听到这话,脸色猛的一沉。  他妈的颜子默,竟然敢到外人面前这么说她,把我她当成什么了?  却不知,颜子默这样说实则是在保护她。  然而让颜子默没想到的是,身边的女人早已是张行长的囊中之物。  张行长抬手摸了下下巴,继续和颜子默碰杯,“呵呵,颜总说话动听,我喜欢。”  “来,干了。”  陆舞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发疯,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悄声离开。  终究还是逃不掉,那个老色鬼肯定是故意的。  呼。  真是吓死她了,张行长刚才说的那番话让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  宴会进行到一半,顾老爷子从休息室里出来,在几个儿女的陪同下给前来的宾客敬酒。  也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到顾家人身上的时候,宴会大厅的门突然被推开,所有的人齐刷刷的朝门口看过去。  一位身穿浅紫色礼服的女人慢条斯理的朝这边走来,她目光扫了眼宴会全场,终而落在顾老爷身上。  前来的女人说不上有多美,吸引人的是她身上的气质,还有那自信的微笑,让人看着十分舒服。  那抹高挑的身影渐渐逼近人群,很快就有人认出她来。  “这不是陆大小姐么?”  “对啊,也不知道她是以什么身份参加这个宴会的。”  “我听说啊,陆自成把她们母女赶了出去,现在连生活都成了问题。”  “哎,现在这世道不好说,不过这陆总可真够心狠手辣的。”  “对啊,我看啊,是那个小三不要脸,不仅让私生女儿抢了人家的未婚夫,还鸠占鹊巢,太可恶了。”  “这陆大小姐真是可怜。”  “不过我倒觉得陆大小姐挺有本事,都这个样子了,你看看她,还是那么镇定。”  “……”  陆舞和颜母正忙着和一群贵妇唠嗑,听到动静便看到了这一幕。  那个女人,是陆七!  不仅如此,她还是在顾家人的带领下前来的。  顾家这么给她脸么?  还有,不是说宴会要入场券么,而这个入场券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是不是酒店的人收了那个贱人的好处?  还有他们周身的那群男人,不仅没有嫌弃陆七那个贱人,反而还激起了他们的同情心。  “她怎么来了?”颜母看到陆七皆是脸色一边,“你不是说,那个贱人今晚不会过来的么?”  现在的颜母只要看到陆七,心里就堵得慌。  那场官司闹得京都人尽皆知,她不来还好,一来岂不是让众人都想起来这件事,到时候她会被人看笑话的。  “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来的,八成是找人要的入场券。”  “算了,算了,这里不是说这些话的地方。”  颜母平复了一下心绪,拉着陆舞过去,继续和一群女人八卦。  “颜夫人,我听说你们家最近遇到了一点麻烦是么?”一个贵妇突然问道。  颜母神色微僵,笑着解释,“你们啊,就喜欢听外界那些人瞎说,我们家好好的。”  “我看也是,那么大的公司怎么可能说倒就倒呢。”  “就是就是。”  “那过几天一起玩牌。”  颜母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将旁边的陆舞拉到她们面前,介绍,“这是我媳妇,怀孕两个多月了,我得照顾她,没时间玩牌。”  说实话,她是没有钱。  这些人说是玩牌,玩起来比谁都疯,有时候手气背,输赢好几百万甚至几千万。  她的身家已经让她承受不起这样的娱乐方式,只能用这个借口推辞。  但是她却比谁都要面子,即使再难也不会在这些贵妇面前丢脸。  大家伙的目光落在陆舞身上,“哟,我说颜太太,你这福气还真不错,找了这么个漂亮的儿媳妇。”  “是啊,真漂亮。”  “还是你最有福气。”  陆舞没想到这些贵妇会这般夸自己,娇羞的笑了笑。  颜母感觉十分有面子,极为高调的回道,“那是,也不看看我儿子是谁,一般的女人我怎么会看的上。”  切。  众人撇了撇嘴,通通将头扭到了一边。  “行了,我得去找我老公了,你们先聊着,我一会过来。”话点到为止,颜母怕自己再待下去会暴露颜家的真实情况,拉着陆舞往另一边走了。  她前脚一走,这群人便迫不及待的开始议论。  “什么东西啊。”  “她以为自己是谁,那些丑事我们不知道?”  “我们不说那是给她面子。”  “她那媳妇一看就不是个简单的女人,怀孕了还穿的那么艳丽,脸上白的,也不知道擦了些什么,也不怕伤着了孩子。”  “小三就是小三,你刚才没看到,陆总带的那个女人,土得跟什么似得。”  “哈哈,我也看到了,像是八百年没吃过蛋糕,我看她一个人站在哪里吃了好几块。”  “啧啧,我的天哪,也不知道陆总到底看上了那个女人什么。”  “嗨,为了儿子呗,听说那个女人怀孕了,陆总是被逼的。”  “……”  一圈下来,陆舞有些累了。  她和颜母站在方形餐桌前开始吃东西。  “舞儿啊,你今天可是看到了吧。”  颜母挑了一块西瓜,轻轻咬了一口,“别看你妈我一天到晚在家,这些个女人天天都需要应付,有时候和她们说话笑得脸都僵了。”  “妈,我感觉他们都好怕你,好羡慕你的样子。”陆舞一脸崇拜的看着颜母,“不过也是,那几个女人中,哪一个又比得上您呢。”  “呵呵,我也这么觉得。”颜母得意的道,说这话时还特意把陆舞拉到自己身边,指了指不远处的某个女人,“你看那个祝太太,皮肤黑,要不是碍于她娘家的势力,老祝才不会娶她呢。”  “我就说嘛,那么丑的一个女人,到底是谁瞎了眼。”  “呵呵。”  母女俩聊得正嗨,突然插入一道熟悉的女音,“真巧啊二位?”  陆七端着小餐盘站在她们旁边,礼貌的和她们打招呼,脸上的笑容无害。  颜母看到她,目光徒然冷了下来,讽刺的开口,“巧什么巧,你都能来这儿,是偷的入场券吧?”  陆七放下手里的餐盘,她双手环胸,完全不把颜母的话放在眼里。  “妈,您别生气,姐姐呀这些事情做的多了自然就熟练了,一张入场券算什么,就算是人,姐姐一样能信手拈来。”  陆七眯了眯眼,依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冷冷的看着这对唱大戏的婆媳。  倒是这边,几个女人眼见陆七掺和过去,都来了兴致。  “哎,你看,陆七来了,我们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当然去,走啊。”  就在彼此气氛僵持的时候,刚才和颜母唠嗑的极为贵妇走了过来,和陆七套近乎。  “陆七啊,刚来的么?”  陆七嘴角微勾,对着她们称呼,“陈姨,张姨,祝姨……”  “啧啧,还是陆七懂事,那么久没见,我们几个的名字都能叫出来哈。”  “就是就是,真不错,当初张姨就喜欢你这直爽的性子。”张夫人说完还不忘看了眼脸色阴沉的陆舞。  她这话无疑就是在打陆舞的脸,因为她之前同样的夸过陆舞漂亮,现在这么说,寓意就是,陆舞只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是许久没见了,你们都还好吧?”陆七很自然的问起他们。  这些女人陆七算不上喜欢,不过以前为了讨颜母欢心,她也讨好过她们。  “好好好,就是太久没见你,我们还挺想你的。”  “其实陆七啊,你也别和颜子默分手了就不理我们啊,我们都是你的阿姨,有空陪我们来喝喝茶,有机会啊,张姨肯定给你介绍个好的。”  “就是啊,世界上的男人又不止颜子默一个。”陈夫人接过话,“你看今天来宴会的,比颜子默强的人多了去了。”  颜母一听这话差点没气得背过去。  偏偏这位陈夫人还专程问了句,“你说是不是啊,颜夫人?”  “那又怎样,我们家子默就是讨女人喜欢,有些人呐就算是被我们家子默抛弃了,也死缠烂打,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现在的女人都这么不要脸么?”  颜母的刻薄的回击过去,轻蔑的眼神看向陆七。  陆七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故作装傻的道,“不知道颜夫人说的是谁,我们大家都很好奇,要不您说出来听听?”  众人一听这话几乎都傻眼了。  一点都不好玩,陆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傻了,颜夫人明显说的是她么。  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  颜母自然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直接了当的点名,那会有失她的身份,正想着该怎么说,陆七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凑近她,目光落在她脖子上的红玉珠串上,“哟,颜伯母,您今天可真漂亮,脖子上的红玉珠串肯定是花了不少钱吧?”  陆舞瞧着她那副羡慕的样子,顿时觉得倍儿有面子,左右不过是一个失宠了的女儿,嫁给了一个穷光蛋,这会儿但凡看到了一点好的东西便控制不住对钱财的欲望了。  “这串珠子啊,你们肯定不知道,是我爸特意给妈挑的,价值不菲呢。”陆舞还刻意叹息,“妈,你不知道我多羡慕您,有爸的宠爱,相信您是最幸福的女人了。”  画风突然转变成这样,几位想要看戏的贵妇悻悻然的准备离开,却没想到,这个时候,陆七的后背受到袭击,一个新来的服务员被人绊了脚,波及到了陆七,她整个人朝前栽去,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体失去控制,她死死的拽住了颜母脖子上的红玉珠串。  结果就是,那串珠子断了,撒了一地。  服务员托盘里的酒水也碎了一地,整个局面混乱不堪,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纷纷前来问候。  “妈,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颜母被推到在地,陆舞蹲下身扶着她起来,她嚷嚷着喊,“哎呦,真是,什么情况啊。”  而陆七,在混乱的时刻,她迅速捡了几颗掉落在地的珠子。  “颜夫人,您没事吧。”  “你们酒店是怎么办事的?”  “实在抱歉颜夫人,我们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哼,交代,什么交代,知不知道我这一身多少钱么,现在弄得到处都是,衣服也弄脏了,她赔得起么?”  “颜夫人……”  酒店经理赶来的时候,陆七只听见道歉声和颜母嚣张跋扈的声音。  她将捡来的珠子捏在手里,而后当着众人的面站起身,把手里的东西呈现在颜母眼前,带着歉意的道,“颜伯母,撞你的人是我,您别怪别人了,我来赔您就是。”  “你?”颜母冷笑了声,“行,我这一身加上脖子上的那串红玉珠总共是三百六十万,现金啊还是刷卡啊。”  见颜母这般为难陆七,周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我……”陆七一脸为难,那模样像是要掉出眼泪。  大概有人见不得陆七被欺负,一位稍有年纪的老人站出来,“恕我直言,陆小姐完全不用担心,你手上的珠子根本值不了多少钱。”  这话一出,不光是颜母和陆舞,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特别是那几个看好戏的贵妇,听到这儿不禁笑出了声,也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  陆七故意提高嗓音,一脸难色,“不会吧,这可是颜伯母的东西,她一向戴的东西都是上等货,我现在的身份还真怕赔不起,老人家,您就别安慰我了。”  “陆小姐,您要是不相信,可以请别的珠宝鉴定师来鉴定。”  珠宝鉴定师?  听到老者的自我介绍,围过来的人都对颜母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颜母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连说句完整的话都成了问题,“算了算了……我,我大人有大量,这……次就算了。”  陆七却拉住她,眼底藏匿的笑意刺痛了颜母的眼,“哎,颜伯母别走啊,你说这么多人看着呢,我们还是当面把这事解决了吧。”  “你……”  这个小贱人,根本就是故意的。  “天哪。”  “嗤哈哈。”  “哎呦喂,现在没钱的都这么牛了哈,还说什么老公买的,笑死我了。”  “戴个假首饰还出来炫耀,哎呦,我就从来没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  “……”  颜母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偏偏她又无法辩解。  那滋味就好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扒光了衣服站在这群女人面前,狠狠的扇她的耳光。  而且,如果她现在多说一句话只会把事情闹大。  因为她的珠宝本来就是假的。  陆舞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为了不做冤大头,在颜子默和颜父没赶过来之前,她悄然退开了身。  真他妈的醉了,竟然戴假珠宝出来炫耀。  颜子默,你妈是猪么?  陆舞见颜母一时半会脱不开身,她躲到一旁给颜子默打电话准备求救。  也不知道这父子俩干什么去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不见过来,是想让你妈被人笑死么?!  可电话还没拨出去,陆舞整个人就被身后的一道力量给控制了,手机也跟着掉落在地。  这种熟悉又恶心的味道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是张行长。  她就知道,只要遇上了这个变态,她逃不掉!  酒店的某间房内。  陆舞虽然只被张行长折腾几十分钟,人却已经累趴下,等那个男人离开,她开始迅速找被扔在地下的衣服。  ……  半个小时后,陆舞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情来到宴会厅,颜母已经不见踪影,一场笑话大概是被颜家的人化解了。  她今天穿的是白色的蕾丝礼服,除了腰身略粗,其他的地方很是性感。  陆舞两手揪着裙摆,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就在她看到颜子默的那一刻,突然间,下身一凉。  她的裙子被水打湿了。  “不好意思啊妹妹,我刚才没拿稳。”  是陆七。  她手里的玻璃杯是空的,明显这杯水是故意洒在了她身上。  陆七始终记得,那天从颜子默的办公室出来,这个女人故意拿热咖啡泼她。  今天她只是用了水,让陆舞出了一个丑算是轻的。  发生了这样的事,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都朝他们这边看来,陆舞只能忍下这口气,故作大度的开口,“姐姐,没关系,我知道你对我不满,但感情的事不能强求,子默他不爱你,我也没有办法。”  陆七同样的笑容回击过去,“妹妹这话错了,我哪里敢对你不满,如今我只不过是被爸爸抛弃的女儿,事事都要求着你们,你说,要不我回去帮你洗,只要妹妹不责怪我就好。”  “姐姐说的哪里话,我怎会责怪,不就是一件礼服么,脏了就脏了,哪里比得上我们姐妹情深。”  “啊!”  姐妹俩的客气话说到这儿,人群中,忽而有人尖叫,“你们看,那个女人没穿内裤!”  紧接着,又有人跟着起哄,“我操,真他妈带感!”  时间仿佛静止到了这一刻,听到尖叫的所有人全数朝他们这边看来。  而陆舞也在这一瞬间低下头,霎时,面如死灰。  ------题外话------  小仙女们,节日快乐哈。  怎么样,今天这章带不带感?颜母的事情不会完滴,个个都会受到处罚。  表示清清的月票还是个鸭蛋,好桑心,好悲催,呜嗷……有月票的宝贝们,投给勤快的清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