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28 小七吃醋了

128 小七吃醋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9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2
    宴会厅所有人朝陆舞看过去,自然也包括和酒店经理谈条件的颜子默。  因为颜母的事情,他必须要给颜家留点颜面,谎称颜母戴错了首饰,那是他们家佣人的。  无论这个说法正确与否,既然颜子默已经这样说了,谁也不可能去颜家查个究竟。  男人听到尖叫声回过头来,冰冷的视线往下,他这个位置能清晰的看到薄透的裙摆贴着女人性感的臀部。  可恶的是,这性感的一幕被所有人看了去。  颜子默的大脑空白了几秒,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可能连他都有断片儿的时候。  而作为当事人的陆舞,面对四面八方投来的奇异目光,想死的心都有。  待反映过来后,也就在颜子默准备将她拉过来的那一刻,陆舞仓皇的捂着下身跑了出去。  是的,她没有穿内裤。  都是因为张行长那个老色鬼,在做的时候直接撕坏了她的内裤。  当时她记挂着颜家的事,怕出来太久惹颜家人不高兴,只能出此下策。  而她今天穿的礼服比较长,完全能掩盖她的下半身,也没想过谁会那么无聊的掀起她的裙子。  从酒店的房间里出来后,陆舞其实没想过继续待在宴会上,打算和颜子默说一声,先回去了。  谁知道陆七那个贱人又在中途杀了回来,故意将水泼在她的裙子上,害她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脸。  只要想到刚才的一幕,陆舞气的暴走。  以后,她还有什么脸在这座城市待下去,恐怕大家一听到她的名字,就会想起她没穿内裤的这一出。  猛然间,陆舞像是想到了什么,心里涌起一丝恐慌。  如果说这一出陆七是故意的,她会不会看到了自己和张行长……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糊涂下去,一定要找人好好查查那个贱人,到底是谁在背后给她撑腰,能让她有这么大的胆子!  宴会厅里乱成了一团,毕竟刚才的场景太过于火爆,陆二小姐的下体曝光,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胡碧柔也跟着跑出去,追着喊,“舞儿,舞儿。”  “阿柔,你慢点跑,你这还怀着孩子呢。”  同样的,陆自成也跟着跑了出去。  这一幕前后也不过是两分钟。  “颜总,没想到你这个未婚妻口味这么重啊。”  说这话的是张行长,他别有深意的凑过去,声音不高不低,身旁的人都能听得清楚,他摸着下巴,“不过,我喜欢,她这种卖骚的方式实在新颖。”  “张行长若是喜欢可以去追嘛,估计陆二小姐也喜欢这种刺激的方式。”为了讨好张行长,人群中有人跟着起哄。  “是啊,张行长,要不我帮你出面?”  “哈哈。”  “……”  随之而来的是众人夸张的笑声。  听了这种议论的颜子默,完全无法用词形容他此时的情绪。  男人高大的身躯立在那儿,黑沉的双眸里暗藏着狂风暴雨,却无法发泄出来。  张行长,他们颜家求他的地方多的是。  他敢得罪么?  张行长故作为难的朝这群人摆手,“哎,君子不夺人所好,那可是颜总的未婚妻。”  他故意加重了‘未婚妻’三个字,那样子分明是让颜子默更加难看。  颜子默垂在身侧的两手紧握成拳,他目光犀利,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这种感觉就好像浑身浸泡在冰水中,忍受着所有人的攻击。  该死的女人,不是说了不让她穿成这样,非不听。  可他能有什么办法,毕竟他已经对外界宣称了过了不久就会和陆舞结婚,她还怀着自己的儿子呢。  就算是想撇清关系也无法现在将这番话说出口,否则他会落得个禽兽不如的下场。  有了陆七的事情,前车之鉴,颜子默答应过陆舞要娶她,就必须娶。  只是有一点颜子默很清楚,即便他娶了陆舞,以后也会成为一个笑话。  他的妻子曾经在生意宴会上没穿内裤的丑闻会影响到他一生。  这事,他必须好好琢磨琢磨。  “我还有点事,张行长,恕不奉陪。”  哪怕心里气的要死,颜子默走时还是给张行长告了别,给了那个老色鬼十足的颜面。  男儿忍一时之气并不可怕,他得想好退路。  陆七这边,也被不少人围在中间。  颜子默离开时特意朝她那边看了眼,两人视线交汇,隔着混沌的空气,彼此之间透着一股凌厉的杀气。  陆七嘴角勾起的浅浅的弧度让颜子默震神,那分明是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自居。  他看清了,她嘴角的那丝笑,是嘲讽。  是对他的嘲讽。  今天的这一切是这个女人一手策划的。  颜子默眯眼,紧握成拳的手倏然松开,而后又紧紧攥住,反反复复,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平复他此时的心境。  陆七,你真的长本事了。  最爱八卦的是女人,男人们看到这一幕,顶多就是欣赏女人的身体。  女人们则是各自发表自己的看法。  “真是笑死人了,连内裤都不穿就出来蹦跶。”  “你是没看到她前面,黑乎乎的,大概所有男人都看到了。”  “哎呀,恶心死了,一会儿该被人说我们不矜持了。”  “和陆二小姐比起来,我们已经很矜持了好么。”  “呵呵。”  “……”  陆七默默听着这些言论,漂亮的眉目微挑,为难的开口,“对不起各位,都是我的错,我没想到妹妹有独特的嗜好,刚才的一幕让你们见笑了。”  “陆大小姐不用太自责,我看你那个妹妹啊,大概很高兴这样呢。”  “就是,也不知道颜总到底怎么想的。”  “好好的正牌千金不要,偏偏喜欢小三生的女儿,说不定她妈也就是这样勾引陆总的。”  “哈哈,我看这事八九不离十。”  “是啊陆七,你自责个什么劲儿,过来,张姨告诉你一个秘密。”张夫人拉起陆七的手去了一边,也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可这件事太过于轰动,一时半会根本压不下去,就连顾家人得到这个消息都觉得丢脸。  顾老爷子让人去找了陆自成,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毕竟陆舞是他的女儿,总得有个说法吧。  这一次不用陆七太费心思,一杯水,加上陆舞本身不自重,就把小三母女打进了地狱。  当然逞了一时之快,陆七也清楚,接下来很有可能麻烦不断。  她不怕。  只因她想安分,这些人依然会找她的麻烦,真当她是软柿子么?  不就是装无辜么,她也会。  以前她不屑,可如果真要用这招,她比谁都能演。  其实陆七并不知道陆舞没有穿内裤,她拿水故意泼她,也是看陆舞那条裙子薄,想给她点教训,一旦裙子过了水,里面的内裤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同样的会出丑,只是不会有这么劲爆。  却没想到那个女人如此重口味,参加宴会竟然连内裤都不穿。  陆七不禁在想,大概颜子默就喜欢陆舞这一点。  应付完这一出陆七觉得疲惫,想要出去吐口气,刚走出宴会厅,人就被突然窜出来的男人拽到了一边。  “是不是你?”光线暗淡的视野里,男人黑眸阴鸷。  陆七扬着下巴,“你以为你有资格和我说话?”  颜子默大概看不得她这个样子,扬起手掌。  陆七微微眯眼,将他还未落下的巴掌制止,冷笑道,“怎么,颜总还想打人不成?”  最终,男人的手掌落下,似乎又无可奈何,掐住她的肩激动的开口,“小七,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呵。”  陆七嫌恶的撇开他的触碰,“颜子默,你未免把自己太当东西了,这是我和陆舞之间的恩怨,当初她拿热咖啡泼我,今天我只是用冷水泼了她一下,是她自己浪荡惯了,出来喜欢挂空挡,我有什么办法。”  末了,她捂唇轻笑,“对了,大概你也喜欢这样玩儿,你们的恶趣味关我什么事!”  颜子默听着,只觉得胸腔里的火气快要迸射而出,声音不由扬高到了几分,“她好歹也是你妹妹,你非要这么绝,逼得我们都没有退路么,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逼?”陆七低喃这个字,“颜子默,我现在不想打你,怕脏了我的手。”  “世界上最没有资格说出这番话的人是你,当初你在那么多人面前抛弃我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的处境有多难看。”  “不错,陆舞今天是出丑了,可我当初的心境和她一样的,仿佛被人脱光了站在众人面前,你可有想过我的难处?”  一字一句,语调快速,也彻底把她积压在心里的抑郁倾诉出来。  她当初受了委屈为什么选择不说?凭什么要让这些伤害她的人心安理得的以为她什么事都没有。  “小七……”  颜子默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他本能的回忆起几个月前的那场婚礼,薄唇动了动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  “不用来质问我,我今天所做的只不过把这一切还给你们这对狗男女。”陆七呵斥,可见她的心有多么的备份。  并不是她走不出前一段感情,而是这些人总自以为是的觉得自身才是最委屈的那一个,那么她呢,活该承受这些么?  原本前来质问的颜子默被她这番话弄得占了下风,秃废的站在那里,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安静的听她的训斥。  “还有你妈,千万不要让她再自作聪明,没钱还出来装逼,也不自己拿镜子照照,这里面谁把她当个东西了。”陆七顿了顿,悲愤的语气逐渐缓和下来,“我现在和你说这些,颜子默,那也只不过是因为颜爷爷。”  “既然你记得爷爷,为何不……”  陆七打断,“我没有欠你们家什么,答应颜爷爷的事我也做到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看在死去颜老爷子的面子上,她的话虽然不中听,可说的也是实话。  颜子默虽然渣,但人不傻,她相信分得清谁是谁非。  就像颜子默说的,颜氏的一切也是她的心血,生前的颜老爷子把她当做了亲生孙女一样的疼爱,每次想到他,陆七还是会手软。  当然,她并不是对颜家人手软,而是遇到颜氏的事,她做不到那么绝。  此时的陆舞,披着颜子默的外套坐在车里哭。  男人阴沉的关上车门,朝她厉声呵斥,“把眼泪擦掉。”  “子默,我……”陆舞打着哭嗝,“我,你听我解释,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那么穿的……”  对于这件事,陆舞想了好半天也没想到找个理由去圆谎,她现在的问题不是纠结在宴会上出丑,而是怎么把没穿内裤就出门的原因解释给这个男人。  颜子默用力的掐住她左半边脸,凑过去,咬牙切齿的问,“你告诉我,内裤到底是没穿,还是被人撕了?”  这样的场合,谁会出门不穿内裤。  那么就只有一个理由,她的内裤被别的男人给扯了。  陆舞吓得不轻,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不不不,子默,不是这样的,我其实……今天……上次去产检的时候,医生说,说我的胎位稳定,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做亲密的事了,本来……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你,你没见我今天一直都缠着你么,我,我就是这个意思啊,子默。”  说到最后,她早已泣不成声,哭的那叫一个委屈。  “子默,你……你不能冤枉我啊,我怀孕了……你怎么能这么怀疑我。”  听了这番话,男人蓦然松了手,似乎有所动容。  每次他们闹不愉快,只要听到陆舞提到怀孕的事,颜子默都会心软。  哪怕这次她捅的篓子足以让他掐死她。  “子默,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如果你觉得丢脸的话,我们……我们……”她哭的崩溃欲绝,一双美眸里全是委屈。  颜子默烦躁的扯了扯领带,“行了,先回去再说。”  “子默!”陆舞见他气的不轻,更怕他不相信自己,试图还想说两句为自己辩解,颜子默不耐烦的朝她吼,“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别说了!”  陆舞被吓得不敢吱声,只能靠在座椅上休息。  今晚,本想趁着这个机会能在生意场上多结交几个人,为自己的以后铺路,哪里想到,丢尽了面子。  京都明天早报肯定会报道,他必须马上想办法阻止这件事情的扩散。  ……  颜家。  颜母被颜父带了回来,宴会上的事全权交给了颜子默处理,他们二人并不知道陆舞在宴会上的丑闻,这会儿还在纠结假珠宝的事。  “我一定要杀了那个贱人!”颜母一回到家就大声嚷嚷,可见她有多么气愤。  她从出生到现在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何曾出过这样的丑,在京都,哪个人不是对她毕恭毕敬,阿谀奉承。  颜父将手里的外套狠狠扔在地下,指着她怒声呵斥,“你还有脸说,你有没有脑子啊?!”  “我那不是为了这个家么,你凭什么斥责我。”颜母不甘心的回过去。  “为了这个家?”当得知真相的颜父差点气的吐血,他一世英名全毁在了这个蠢女人的手里。  他们公司最近确实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可外界知道的人并不多,这样一来,可不就是证实了那些流言。  还有谁敢和他们家做生意,把钱投进来?!  颜母小声嘀咕,“谁让你没钱给我买珠宝,我去参加宴会,戴这些东西都是为了给颜家挣面子。”  “挣面子?”颜父笑得阴森,一步一步靠近她,“那你现在觉得面子挣回来没有?!”  颜母被他吼得一怔,垂下头,“凶什么凶啊,我那不是好心么。”  颜父捂着起伏不定的胸口,“这两天你在家好好反省,哪里也不许去。”  “你……”颜母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再给我惹事,我就把你送到你娘家,让他们都看看你做的好事。”  颜父真的是气炸了。  他和颜母结婚以来还是第一次用这么重的口吻和她说话。  颜母见他要走,疯了般的拽住男人,“你去哪儿,是不是又要去找你的狐狸精?”  “我说的话你听不进去是不是,看看你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儿子都被你给带坏了。”  颜父越说越是激动,“你到底有没有脑子,那些女人说的话也信,他们那是在笑话你,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到处给我显摆炫耀。”  颜父丢下这些话,将颜母狠狠的推开,走出了颜家。  “你个混蛋,要去哪里……”  颜母瘫软在冰冷的地上豪放大哭。  她一直都知道颜父在外面养的有女人,但在她面前从不会肆无忌惮,这个男人是想彻底遗弃她么?  都是陆七那个贱人,要不是她,那些不识货的人压根不会发现珠宝是假的。  她一定不能放过那个贱人!  ——  顾家的生日宴会快要接近尾声,陆七将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顾老爷子出来时,她走上前将一个红色锦盒递过去。  “顾爷爷,这是我给您准备的生日礼物,一点心意,还望您不要嫌弃。”  而此时,陆自成已经和顾老爷子说了一会儿子话,看到陆七,他神色沉了沉。  “我就说嘛,我的生日陆丫头怎么会不来呢,自成告诉我的时候啊,我就不信。”顾老爷子把礼物交到佣人手里,笑着道,“陆丫头,你刚才太顽皮了,你爸啊,都跟我说了。”  宴会厅的喧闹惊动了作为主角的顾老爷子,他心里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要不是因为这个犯事的人是陆七,他大概会让人狠狠的训斥她一顿。  毕竟今天他是主人翁,话说的难听点,这么一闹,倒像是来砸场子的。  陆七不动声色的看了陆自成,娇声对顾老爷子道,“顾爷爷,刚才我真的是不小心,您知道的,我这个人什么时候粗心过啊。”  “哈哈。”顾老爷子笑,无论真与假,他就是喜欢这个丫头,当然袒护之意也明显。  “怎么样,该是时候放下那小子了吧?”  顾老爷子说的话陆七懂,大概的意思是,闹够了,心里舒坦了,而有些人也该放下了。  其实她早就放下了,虽然没有完全做到释然,但至少心里已经慢慢把颜子默踢出局。  有时候她不禁在想,她到底是在意自己的付出,还是爱颜子默太深。  或许都有吧,即使现在心情平复了许多,很多时候她仍然无法自控的想要捏死那对狗男女。  俗话说,没有爱又哪里来的恨。  是的,她恨,可是这份恨不同于抱怨,她只是觉得,那对狗男女不配拥有现在的一切。  陆七抿了抿唇没说话,尴尬的杵在那里。  她总觉得顾老爷子这话不寻常,她怕答得不好惹老人家不开心。  “嗯,看样子你心里还是没有过去这个坎哦。”顾老爷子拉起她的手,“你这孩子到现在还孤身一人,顾爷爷挺心疼你的,这样吧,我有个孙子今年正好28了,早年一直养在国外,现在到了结婚的年龄,要不你们相处一段时间看看?”  陆自成一听这话,眸光徒然一亮。  全然没想到顾老爷子会把自己的孙子配给陆七!  早在几年前,陆自成便有想法和顾家的人结亲,他明里暗里也表示过,可顾老爷子当时推脱了,说是他的几个孙子都心有所属。  陆自成倒是搞不懂了,这个老头到底想的些什么。  说句不好听的话,陆七在京都的名声并不怎么样,被颜家退了婚,光是这一条就让豪门的不少富家公子退避三舍,更别说她那强硬的性子,有谁敢娶?  要不然,在陆七被颜家退婚的时候,陆自成早就该把她安排给其他人了。  她却不争气,转身就找了个穷光蛋结婚。  为了不浪费多年的心血,他只能找到像张行长那样的人要她,也算没有辜负他的悉心栽培。  她名声这么臭,顾老爷子不介意么?  听了这话的陆七也被吓住了,当即拒绝,“顾伯伯,感谢您抬举,我已经心有所属,恐怕要辜负您的一番好意了。”  “这……”明显,顾老爷子听了陆七的一番话有点不高兴了,转脸看向陆自成。  不是说了这丫头还是单身么,怎么变成了心有所属?  “小女这是害羞了,顾老爷子,您别往心里去。”陆自成战战兢兢的解释,“顾老爷子您放心,我来做她的思想工作,保证不耽搁和顾少爷的约会。”  陆七还想说点什么,陆自成却朝她瞪眼,那眼神分明是在警告她。  “顾爷爷……”陆七装作没看见似的想开口解释。  可顾老爷子却把陆自成的话听成了真,一拍脑门儿,“对对对,你看我这脑子,人年纪大了,总跟不上节奏,这丫头啊肯定是害羞了。”  陆七,“……”  她是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好么,什么时候害羞了。  “这样吧,我那个孙子已经回来了,要不今晚让他们俩人见见?”顾老爷子心急得很,完全不给陆七适应的时间,连个对策都想不到。  陆自成喜不自胜,“感谢顾老爷子的抬爱,我们啊,就看两孩子的缘分。”  顾老爷子笑着道,“缘分啊,都是人为创造的。”  “顾爷爷,我……”  陆七一开口,顾老爷子便打断,甚至表现出略微生气的感觉,“陆丫头,就这么决定了,如果你今晚没准备好,那就明天吧,不然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顾爷爷,其实……”她想解释自己已婚的身份,却再次被顾老爷子制止,“好了,爷爷也累了,你看这么多宾客在场,如果你再拒绝,我会没面子了。”  今天是顾老爷子的生日,她若是再说下去,恐怕只会让场面难看。  “自成,你平时工作忙,今天又陪我说了这么会话肯定累了,先带陆丫头回去吧。”  陆自成点头,“好的老爷子,您多保重身体,我得空就来看您。”  “嗯。”  “陆丫头,再见。”  顾老爷子说完便由顾家的佣人扶着去了酒店的房间休息,宴会大厅聚集的人慢慢减少,生日宴会已经接近尾声。  该死的陆自成,又把她给卖了。  若是她不来,大概这个男人会更过分。  陆七就知道,陆自成为了自己的利益会毫不犹豫将她往前推,也不管前方是什么路。  她现在是已婚身份,怎么能和别的男人去约会呢。  之所以不曝光权奕珩,是怕这些人知道后找他的麻烦。  却不知,刚才的一幕被权奕珩看了个清楚。  男人坐在轮椅上,他所在的位置很隐蔽,几乎没有人能发现他。  眼看陆七和陆自成一前一后的离开宴会厅,身后的叶子晴急了,她摸不准自家哥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急急提醒,“哥,那个人要给嫂子介绍对象。”  权奕珩单手拖着下巴,眸光凉薄。  “哥,你到底听没听到啊。”  “嫂子没有拒绝。”  终而,他无法忍受身后女人的叽歪,怒斥,“闭嘴!”  叶子晴微微怔了怔,可还是免不了为自家哥哥操心,“哥,我都要急死了,有什么想法你告诉我啊,放心,我绝对挺你。”  虽然吧她哥这个人确实对她很严厉,有时候叶子晴也很怕权奕珩,但一到关键时刻,她还是会和权奕珩统一战线。  而且她喜欢陆七这个嫂子,可不想就这样被别的男人抢走了。  “推我出去。”  “哥,你都不想点办法么,还是你根本不爱嫂子啊?”  自己的老婆都要被人抢了,态度依然不温不火,叶子晴很怀疑自家哥哥对嫂子的感情。  不是说,很爱嫂子的么?为什么她有点看不懂了。  权奕珩懒得搭理她,只是吩咐,“你帮我找个女人来。”  叶子晴,“……”  父女俩一前一后出了宴会厅,陆七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她也该回去了。  只是这一回去,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权奕珩交差。  “小七!”  身后,陆自成追出来。  想到刚才的事陆七就一肚子火,但这会儿她没心情和陆自成吵架。  他一向如此,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她的幸福,陆七早已经麻木。  “舞儿的事是你故意的吧?”陆自成问,眼神冷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出丑了对你,对我们陆家都没有好处。”  发生了这样的事,陆自成最担心的是颜家那边的态度,相信颜子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好不容易陆舞怀孕,两个人把婚事确定下来,如果因为今天的丑闻而让他们的婚事泡汤,他会气的杀了陆七的!  他不是开玩笑。  这个女儿是他作为男人的耻辱!  要不是因为她对自己有用,陆自成早就捏死她了。  “怎么,心疼了?”陆七没好气的回了句,“我告诉你陆自成,这都是你的女人和你的宝贝女儿咎由自取。”  “是她自己穿成那样想勾引男人,还要怪我?”  “你!”陆自成气得满面通红。  “陆自成,以后我的事你不许管,如果你有心的话,还是赶快去看看你那宝贝女儿,说不定她现在要上吊了。”  “小七,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舞儿好歹也是你妹妹,是你自己抓不住颜子默的心,为何一直要把责任怪到她头上。”  又是这句话。  她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他们逼的么,这些人真是可笑,到现在还要来质问她。  在他们眼里她就那么好欺负吗,还是习惯了她不会反击,只会为了颜子默傻傻的拼命工作?  不,她觉得自己这样挺好。  不过陆自成的这句话更多的是让陆七生出了一丝质疑。  这个男人从来只在乎陆家的声望和利益,今天陆舞在宴会上出了丑,以他的性子不光会责难她,更会怪罪陆舞吧,怎么反而让她听出了一丝对陆舞的心疼。  以前的陆自成可不是这个样子的,陆舞十几年前被送到陆家,这个男人连多看她一眼都不肯,更别说额外的关心了。  难道仅仅因为陆舞和颜家攀上了关系么?  这个理由似乎说不过去,她也没心思细想那么多。  “行,这件事我会处理。”陆自成也不想继续在这上面浪费时间,眼下最重要的是,“你赶快和那个男人离婚,放心,顾家不会嫌弃你,刚才顾老爷子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要懂得感恩,还有这么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愿意要你,这是你修来的福气。”  陆七听着觉得好笑极了,她提醒陆自成,“别忘了,就算我离了婚也会有黑史,抹不掉的。”  “我有办法说服顾老爷,让你进顾家的门。”陆自成笃定道。  “陆自成,我不稀罕,我的人生不需要你控制。”  陆七不想和他废话,转身想走。  “你要是敢不听,我就折磨那个男人。”陆自成警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也成功让陆七驻足,“在兴茂集团做事怎么了,左右不过是个小助理,这种男人只是个打工的命。”  “小七,你跟着他一辈子都不会幸福,倒不如趁年轻早点做决定。”  “爸爸都是为了你好。”  呵,又是为了她好。  这个男人说话简直不腰疼。  可她现在的状况根本就没有能力和陆自成抗衡,万一权奕珩再受到伤害要怎么办。  “我只给你五天的时间,赶紧和那个男人断绝往来,如果他要赔偿,你让他来和我谈。”  意思就是说,他们陆家不会给权奕珩一分钱。  陆七觉得她的思想和陆自成不在条线上,他们压根没办法继续交谈,所幸算了。  她今天也累,还是先回去再说。  提着裙摆走出酒店,陆七碰到了前来的叶子晴。  “子晴,你怎么在这儿?”  “我,我来玩儿啊。”叶子晴耸耸肩,脸上的笑容无害。  叶子晴出现在这儿倒是不奇怪,这丫头贪玩,找慕昀峰要一张入场券还不是第一句话的事,只不过,她现在进去会不会太晚了,宴会马上要结束了。  不等陆七回神,叶子晴又道,“对了,我哥也来了,他在西侧门口等你哦。”  “你哥来了啊。”陆七吃惊的同时不免担心,“他的腿不方便,怎么不在家休息呢。”  “嫂子,我先进去了,你去找我哥吧,他大概也有事情要办。”  “哦。”  陆七在心里不停的祈祷,可千万别让权奕珩碰到陆自成。  如果那两个人碰到,指不定陆自成说出什么伤害的话来,她怕权奕珩听了会不舒服。  想到这儿,陆七提着裙摆欢快的朝西侧跑去。  然而当她看到轮椅上的男人时,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也彻底愣在了原地。  因为对面不止权奕珩一人,还有一个美艳的女人,从陆七的这个角度看,他们相谈甚欢。  那个女人对他笑得风情万种,而他却没有拒绝和她握手。  他们应该是刚才认识的吧。  那个女人陆七在生日宴会上看到过,但并不熟悉,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对权奕珩有意思。  也是,权奕珩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会没有女人喜欢呢,是她太天真了吧。  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浑身所有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般,就那么傻傻的看着他们笑着,聊着,配合很默契的样子,像是一对亲密的情侣。  陆七提着裙摆的手渐渐落下,缓缓蹲下身,一颗心空落落的不是滋味。  她纠结了,想着要不要直接冲过去。  可若是他们谈论的只是工作,她会不会很尴尬呢?  在原地等了十分钟有余,眼看他们还没有分开的意思,反而是那个女人的笑声越来越大,传到陆七的耳里刺激着她的神经。  陆七情不自禁的猫着身子走过去,在离他们一米远的地方蹲下身,隔着花草听着他们的言论。  “真的是这样吗?”  女人的声音很细软,透着令人舒心的愉悦。  陆七不禁开始自卑起来,她的嗓门大,每次生气就会控制不住的怒吼。  也难怪男人都不喜欢她。  她垂下头,却听见权奕珩说,“呵呵,当然是这样,和你聊天真开心。”  “我也是,和你聊天很愉快。”女人说完这话四处张望了下,好心的提议,“你的朋友还没有来,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李小姐,我相信我的朋友很快就来了。”  朋友?  朋友是指他么?  权奕珩,难道你都没有告诉她,你已经结婚了么?  陆七彻底怒了,她从草丛里钻出来,故意咳了两声,细软的喊,“老公。”  而后,在那个女人震惊的眼神中,她提着裙摆走过去,“不好意思啊老公,我刚才有事耽搁了,让你一个人在这儿这么久。”  女人后知后觉,问权奕珩,“你,你结婚了?”  “嗯!”男人眼底染笑,温柔的看向明明生着气,却硬生生憋着的陆七,点头认同,“结婚了。”  女人气的要死,她好不容易看到一个顺眼的男人,却已经结婚。  还能怎么办,她总不能做别人的小三吧。  只能咬牙离开!  ------题外话------  小仙女们,你们期待的小七和权少的肉肉要来了,清清会给正版读者发放福利。  先公布一下群号,亲们今天可以进去,60605856  相信亲爱的们也明白,福利是要正版的全订读者才能领,相信大家都懂的吧,包括倒V章节的订阅,明天更新后,交《蜜婚》全订图来找清清哦。  有问题的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清清会解答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