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29 迟来的洞房花烛夜

129 迟来的洞房花烛夜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5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2
    京都的夜里很冷,女人两只雪白的碧藕露在外面,权奕珩脱下黑色大衣,“你穿的这么少,小心感冒。”  男人的脸映在路灯下,因为他坐在轮椅上,说不出有多么惊艳,却令她深深的着迷。  这样一张脸,是个女人也会迫不及待的扑上来吧。  陆七微眯着眼看他,饱满的红唇动了动,最终没问出一个字来。  她把男人的外套披在身上,低声问,“权奕珩,你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儿了。”权奕珩摸了摸鼻尖并没有解释刚才的事。  陆七想问,话出口却变成了,“那,你是来……”办事的么?  权奕珩接过她想问出口的话,“我是来办事的,慕昀峰打电话来说,他不方便出面,别人去办又不放心,只能让叶子晴带我过来。”  “你来了干嘛不进去?”  不是办事来的吗,她为什么会觉得他是来泡妞的。  “我唯一一张入场券给了你,叶子晴可以用慕昀峰女朋友的身份刷脸,我这个样子也不方便,只能让子晴给我带个话,看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我进去。”男人说的有模有样,甚至还带了一丝委屈。  呃。  陆七走到男人身后,推着轮椅往酒店入口走,“没关系,我和顾家的人很熟,我现在推你进去吧。”  她没有问他到底来办什么事,而是和这个男人一样,在遇到困难后帮他想办法。  只是刚才的那一幕看在陆七眼里还是很不舒服,和权奕珩之间的话也少了。  两人默默的往前走,快到宴会厅时,权奕珩突然抓住她的手,“你在这里等我吧,我要去办一点公事。”  “你的腿……”陆七担心的看向他的腿。  “叶子晴在里面,她会照顾我。”  陆七松开了手,仔细想想也是,她都已经和顾家人告别了,如果现在推着权奕珩进去,恐怕会让顾老爷子不高兴,万一一生气,为难权奕珩怎么办。  站在冷风中,陆七看到他独自推着轮椅进去,眼前浮现的是那个女人刺眼的笑颜。  越想,陆七心里越是不平衡,总觉得自己不能这么白白承受了。  在男人快要消失在逆光时,陆七冲动的叫住他,“权奕珩。”  轮椅上的男人回过头,神色温柔,“嗯?”  “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女人我认识。”她上前了几步,让他听得更清楚些。  “哦。”男人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什么反应。  陆七等了好半天也没等到他的下半句,懊恼的跺了跺脚。  该死的,你都不知道解释一下么,没看到我很生气啊。  权奕珩嘴角的笑意很浓。  女人穿着他的黑色大衣,几乎把她娇小的身躯完全包裹,除了长长的裙摆外露,她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全缩在了大衣里。  没了往日的强硬,这幅模样给她增添了几分小女人的味道。  特别是她质问他的时候,刚才她就那么冲出来,宛如一只炸毛的小猫儿,那模样,当真是可爱极了。  权奕珩也知道,这丫头在草丛里躲了许久,生生憋不住了吧。  “她是程家的小女儿,还没有婚配,今天来参加顾爷爷的生日宴会大概就是来找男朋友的。”  陆七把话说的很明白,语气也有点激动,为的就是要提醒权奕珩,这种女人要少接触,否则误会了可就麻烦了。  “哦?”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嘴角带了那么一丝坏笑。  “你不信吗,我说的可是真的。”陆七平复了一下心情,再次解释。  本来她也不确定,后来仔细的想想,那个女人她的确有影响,她们虽同样身在豪门,可平日里并你没有什么交集,也就是所谓的进水不犯河水。  那个女人大概也不太认识她。  “我在那边等你等得很无聊,恰好她找我搭讪,我想着有个人陪着聊天时间过的快,应该没什么。”权奕珩摊手,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天哪,有你这么解释的么?  她怎么越听越不舒服呢。  果然是没有谈过恋爱么,连老婆生气都看不到,更别说怎么去哄了。  陆七噘着嘴,大概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她的情绪有多激动,“权奕珩,我看到你对她笑了。”  男人挑了下眉,“我也经常看到你对别的男人笑。”  “有么?”  “嗯。”权奕珩很笃定,那样子就好像已经掌握的证据。  陆七耸耸肩,“我不记得了。”  “要我举例么?”  陆七,“……”  权大少这一招真毒啊,明明是自己做了亏心事,非把责任往小七身上揽。  不过看到她又气又急的样子,权奕珩倒是很满意,可见这个小女人心里是有他的,可因为上一段感情的受伤一直在纠结。  “你在这儿等我吧。”男人掏出车钥匙交到她手里,“我办完事咱们一起回家,如果冷,你去车里等我。”  陆七只能点头,“好。”  她觉得,不管和这个男人谈论到哪方面的问题,她都是输。  眼看着他推着轮椅进去,陆七不禁在想,她最近到底对着哪个男人笑了?  煎熬的等待中,没一会儿,慕昀峰神不知鬼不觉的钻出来,看到陆七,男人故作惊讶的喊了声,“哟,嫂子。”  陆七扯了扯唇角,“慕大少。”  男人指尖勾着车钥匙,单手插兜,五官轮廓精致,是个十足的美男子,也难怪叶子晴会迷恋他。  “怎么站在外面啊,一起进去啊。”  陆七摇头,“我就不进去了,不太方便。”  “怎么不方便了,里面美女那么多,不怕你家阿珩被人抢走啊。”  阿珩?  陆七在心里默念这两个字,话到嘴边又觉得太亲密了,还是放弃,“你去吧,我去车里等就好。”  她站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遇到了顾家人还难以解释,倒不如去车里。  可一想到权奕珩刚才和那个女人卿卿我我的情景,陆七又不放心,万一又有女人缠上权奕珩怎么办?  对了,叶子晴。  她在酒店,应该能照顾好权奕珩把。  陆七上了车给叶子晴打电话,然而响了半天也没人接。  本来就不平静的心又沉了下去。  与此同时,陆家。  陆舞被颜子默送回来后一直忐忑不安。  “妈,怎么办,颜子默他不要我了,不要我了……”  陆舞已经换了一身正常的衣服,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憔悴,大概是为刚才的事操碎了心。  回来的路上,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那个男人脾气一上来,说出什么伤人的话来。  当然,她什么都可以忍,唯独忍不了唾手可得的幸福就这样溜走了。  颜子默想不要她,门儿都没有。  胡碧柔听得心疼,她鲜少看到陆舞这样,不停的给她擦眼泪,安慰着,“别哭,别哭,你看你,还怀着孕呢,能哭么?”  说这话时她还不忘看了眼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的陆自成。  难道他就不心疼舞儿么?  若是不心疼,该心疼她肚子里的儿子吧,舞儿伤心,她也会跟着操心,到时候动了胎气可不是大事么。  “可是他都不要我了,我还要这个孩子干什么!”陆舞一边哭一边用手捶着肚子,看得陆自成触目心惊。  好在胡碧柔第一时间制止了她,“傻丫头,这男人到气头上什么话都说的出来,你不要当真,我保证,等过两天子默一定会亲自登门拜访,而且今天这件事并不是你的错啊。”  “不,妈,这次不一样……我让他丢了脸,连带着颜家的颜面一块儿丢了,他肯定不会要我了。”  陆自成烦躁的呵斥,“不许哭了。”  “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这颜家那边还没说退婚呢,怎么就自乱阵脚了?”  陆舞一听这话,心里舒坦了些。  陆自成这番话虽然表面听起来不中听,可句句透着对她的关系和期待。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陆自成这么对她说话,抬起一张泪水盈盈的脸看他,“爸,爸……今天的事真的不能怪我啊。”  陆自成生怕她动了胎气,耐着性子安抚,“爸爸知道,你今天受委屈了,我没想到小七的心思会这么恶毒。”  当然,作为一个父亲是没法说内裤这件事。  “你自己也有错,要不是太掉以轻心,怎么会被她抓住把柄?”  “爸,你也觉得她不对是不是?那为什么颜子默还要怪我,明明他说了会去找陆七讨个说法,可一回来就变了,把责任全部推到了我身上。”  陆自成头痛的揉了揉眉心,再次强调,“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们,不要去招惹她,你们就是不听。”  “自成,你别说了,舞儿心里不也是很难受么?”  女儿哭成了这个样子,又在宴会上出了丑闻,胡碧柔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陆自成叹气,“现在事情更麻烦了,顾老爷子看上了你姐姐做孙媳妇,你们以后见着她绕着道走。”  “什么?!”母女俩同时惊讶的出声。  那个贱人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特别是胡碧柔,怎么都不相信陆七会有这样的本事,战战兢兢的开口,“自成,不会吧,陆七明明被颜家退婚了呀,顾家怎么可能要这样的儿媳妇。”  “顾老爷子亲自说的还有错?”  胡碧柔和陆七面面相视,心里打起了鼓。  “那是顾家的哪个儿子啊。”胡碧柔咬牙问。  那个贱人为什么运气这么好,竟然被顾老爷子给看上了,左右不过一个淫荡的弃妇罢了,也只有顾老爷子把她当个宝。  “据说是最小的一个,顾老爷子最疼爱那个孙子。”  胡碧柔和陆舞,“……”  这下事情严重了,一旦那个贱人嫁到顾家,她和陆舞还有日子过么?  顾家是什么人,在京都除了权慕沈三家,剩下的就是顾家了,如果说前面的三家是权利的象征,那么顾家就是财力的象征。  哭够了,陆舞借口不舒服,“爸妈,我先去睡了。”  “好,别再哭了,对孩子不好。”陆自成点头,还吩咐了佣人给她炖了安神汤,“舞儿,你好好睡一觉,明天的事爸爸都会帮你解决。”  有了陆自成这句话,陆舞这才挤出一丝笑来,“谢谢爸。”  胡碧柔不放心女儿,“自成,我还是上去去看看她吧。”  陆自成拉起她的手问,“你呢,今晚累坏了吧,要不要找个医生来看看。”  他心里只有儿子,生怕胡碧柔为了这件事弄得心情不愉快,到时候伤着了他儿子可怎么办。  “瞧你,我这不是好好的么?”胡碧柔笑,想到陆七很有可能会嫁到顾家,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哎。”  陆自成见她这样,神色紧绷,“怎么了?”  “你说陆七以后真的和顾家攀上关系,我和舞儿在京都会不会死的很难看。”  “瞎说。”陆自成手掌落在她的小腹,眼角的皱纹加深,“我让她嫁到顾家那也是为了我们的儿子好,只要通过她攀上顾家,以后我在生意上还有什么难题是不能解决的?你别操这个心了。”  “可是那个女人今天的手段你也看到了,万一她再对舞儿和我使绊子怎么办,我们的儿子不会保不住吧?”  陆自成一听,猛然变了脸,“住嘴!有我在,儿子怎么可能出问题呢。”  吼完,他又觉得自己的情绪太过于激动,柔声道,“放心吧,陆七有把柄在我手上,她不敢乱来的。”  “把柄,什么把柄啊?”胡碧柔眼眸一转,好奇的问。  “这个自有我的办法,你就别操心了,去看看女儿吧,别让她动了胎气。”  陆自成再怎么宠着她也会注意分寸,事关陆家的荣辱,胡碧柔藏不住话,万一冲动,拿着这个把柄去对付陆七,他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胡碧柔瞥瞥嘴,起身上了楼。  不说就不说,她就不信不能抓住那个小贱人的把柄。  今天陆七让她的宝贝女儿出了丑,总有一天,她也会让那个贱人在所有人面前丢脸。  陆舞回到卧室的第一时间就给颜子默打电话,可连续拨出了好几个电话那头都无人接听。  她又转而发了一条信息给他。  ‘子默,我肚子不舒服,你能送我去一下医院么?’  颜子默正在回颜家的路上,陆舞打来的好几个电话,他故意不接,甚至还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陆家那么多人,他就不相信,陆舞真的有什么事,那个女人一向矫揉做作惯了,这个节骨眼上大概也是急了。  丢了那么大的脸,颜子默想想就生气。  若不是因为顾忌她肚子里的孩子,颜子默打死也不会要她。  ‘子默,我真的很不舒服,咱们的儿子不会有什么事吧。’  又是一条信息弹跳出来,颜子默微微瞟了眼,懒得理会,直接把电话关了机。  陆舞再次打过去的时候,她气的差点把手机砸在地上。  好你个颜子默,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顾了么?  胡碧柔把门反锁进来,陆舞激动的掐着她的肩,“妈,怎么办,怎么办。那个贱人要嫁到顾家去了。”  “颜子默也不理我,妈,我这次死定了。”  陆舞懊恼的抓着头发,宛若一个疯子。  “别怕别怕,你爸爸不是说了么,明天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会帮你摆平的。”胡碧柔怕女儿攻击到自己的肚子,离远了些,“你呀,现在最主要的是别让颜家看出端倪来,还怀着孕呢。”  “可我这都三个多月了,等到四个月的时候,肚子就会凸出来,我怎么弄啊。”  “这个好办,只要你找到合适的孩子,怀孕的九个月绝对能瞒过颜家人。”  找到个孩子?  陆舞平静下来,别有深意的眸光扫过胡碧柔还未凸起的肚子。  她得赶紧想个办法说服胡碧柔,把肚子里的孩子给她。  其实陆舞觉得,这对他们都好,陆家之前一直靠着颜家生存,陆自成的儿子即便跟着她去了颜家,以颜母爱子如命的性子,一定把这个孩子当做心肝宝贝的疼,以后颜家的一切也会是这个孩子的,有什么想不通的。  不过,想要得到陆自成的肯定,她必须要花点心思在这上面。  胃里突然一阵翻滚,陆舞下意识的捂住嘴,“唔。”  “你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从前两天开始,心里一直不舒服,大概快结婚了,我紧张。”陆舞也没往深处想,毕竟今晚发生了这样的事,她身体不舒服也正常,“妈,你说颜家不会取消婚礼吧?”  “不会的,你爸的话你还不信么?”  胡碧柔以前可以不相信陆自成,但现在,她是一万个相信,为了儿子着想,他也不可能在女儿的事情上袖手旁观。  “你还是早点休息吧,身体要紧。”  “妈,如果颜子默来了,你就说医生来家里看过,我身体不适,动了胎气。”  胡碧柔点头,“我知道,你放心吧。”  陆舞这才放下心来,可等胡碧柔一走,强烈的恶心感再次袭来,她几近控制不住,跑到浴室吐了个天翻地覆。  怎么回事啊,她今晚好像没吃什么东西啊。  这种感觉太过于熟悉,在前三个月她有过,那时候她被发现怀孕。  想到这儿,陆舞的脑子轰然炸开。  天哪,她不会是怀孕了吧?  她下意识的看向肚子,手掌覆上去,脸色惨白。  如果真的怀孕,那么她的这个孩子是——张行长那个老色鬼的?!  陆舞趴在马桶旁,整个人仿佛傻了般。  为什么上次去医院没有检查出来?  不行,她不能先自乱了阵脚,明天得买个试纸试试,等结果出来再做打算。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陆七坐在车里,清清楚楚看到顾家人一一从酒店出来,生日宴会彻底结束。  她时不时的看手机,此时是深夜十一点半,权奕珩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  而她打叶子晴的电话不下数次,始终没有人接听。  陆七将男人的黑色大衣放在车里,推开门下车,她提着裙摆往酒店走去。  大厅里,服务生已经开始清理生日会场。  陆七垂着头往里走,她不知道权奕珩在哪里办事,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并不是来参加生日宴会的,难道是在房间里会见客户?  陆七转而去了客房部,跑到前台询问了一番。  “不好意思小姐,这是客户的隐私,我们不能随便暴露。”  陆七没办法,她只能给权奕珩打电话。  同样的,打过去没有人接。  酒店这么大,她若是挨个去找,万一权奕珩回来找不到她怎么办?  也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里跑出来一个人。  “嫂子,出事了?”  是慕昀峰。  陆七收起手机,紧张的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权奕珩的腿伤复发了,他在哪里?”  慕昀峰面露难色,“不是,比这个更严重。”  听到这话的陆七急得不行,“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啊,不是有叶子晴照顾他的吗?”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进了电梯。  “不不,嫂子你别着急。”  “事情是这样的,我刚才和权奕珩一起谈了一出生意,我只是去上了个洗手间,回来就发现……”慕昀峰抓了抓脑袋,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难以处理的事情。  “发现什么啊,慕少你能不能把话一次性说完啊。”  “他被一个女人那个啥了。”  陆七,“……”  “不过嫂子你放心,我,我回来的快,并没有让那个女人得逞。”慕昀峰也不知道该如何对陆七具体说这件事,“总之嫂子,你过去看就知道了。”  慕昀峰疯疯癫癫的言语听得陆七整颗心都乱了。  什么一个女人想把他那个啥。  如果陆七还听不出这里面的意思,她就枉为女人了。  只是仔细一想,权奕珩不是腿受了伤么,怎么可能会……  陆七不敢往下想,整颗心都揪了起来,“慕少,你能把知道的情况全部告诉我么?”  “嫂子,这事我没有亲眼所见。”  慕昀峰满脸的愧疚,“其实这事也怪我,这桩生意一直是阿珩负责,别人来我也不放心,对方是A市的老大,可这次派来的人是老大的女儿,一直对阿珩有意思。”  陆七默默听着这些话,心脏逐渐紧收,脖子仿佛被人掐住了一般,喘不过气来。  是她小看了权奕珩,那么一个优秀的男人,不光有女人喜欢,应该还不少吧。  “那他们……”陆七发觉此刻的自己,就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没有,没有,嫂子你放心,他们绝对没有做什么。”慕昀峰见她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赶紧否认。“只不过,阿珩现在有点难受,能帮他的也只有你了。”  说话间,电梯门开了,守在走廊外的叶子晴看到她扑了过来。  “嫂子,你可算是来了,我哥他,他快要不行了了。”  不行了?!  “是扛不住了。”慕昀峰帮她纠正,“嫂子,你别听这丫头胡说,她着急,你进去看看阿珩吧,我们不太方便,就在这儿等你。”  陆七来不及和叶子晴有过多的言语,直接冲进了房间。  推开门,陆七闻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她皱着眉缓步走进去,蓦然间踩到一个东西。  她垂下头,看到的是一件女性外套。  他们是在这间房谈生意?  陆七说不清什么滋味,只觉得那件外套异常的刺眼,狠狠的用脚踩了两下。  脑海里不自觉点浮现出那个女人对权奕珩的暧昧,如同她刚才亲眼目睹的一幕,让她的理智几经崩溃。  陆七发誓,如果那个女人在这里,她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了她。  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的不要脸,也不管男人有没有家庭,只要觉得对眼就要强行占有么?  往里走,陆七隐约听到男人痛苦的低吟声。  “权奕珩!”她试着叫了一声,继续往前。  最里间的卧室,就着灯光看过去,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他神色痛苦,通红的俊颜布满汗水。  陆七看到这样的权奕珩,扑过去问,“权奕珩,你怎么了?”  “小,小七。”男人看到她,眸光微动,粗重的气息散在她面前,“你,你不要过来,走吧。”  陆七手掌贴着他的额头,很烫。  “权奕珩,你是不是生病了?”  躺着的某人听了这话,嘴角一抽。  “嗯,病了。”  “权奕珩,你等等,我去去就来。”  她真的要走,他又舍不得,死死拽着她的手不肯送,几经哀求的道,“不要……不要走,小七,小七!”  “权奕珩,我马上就来,你先躺着。”  她必须要弄清楚权奕珩到底是怎么了,不然她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迅速跑出来,慕昀峰和叶子晴安静的在走廊里等,看到她,叶子晴问,“怎么了嫂子,我哥是不是……”  “他到底怎么了?”陆七看向慕昀峰,眼神犀利。  这女人的气场简直比他还要庞大,果然是一对命定的夫妻,无论是性格还是气势都差不多。  慕昀峰添了下唇,“他,他误吃了春药。”  早在她进去的时候陆七就猜到了,那不是普通的发烧,浑身滚烫。  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个大人也不可能烧的这么快。  她虽然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平时也听到人说过,生意场上最擅用的就是这种东西,很多女业务员不惜一切代价,为了让那些邪恶的男人们尝到欢愉的滋味,会在男欢女爱之前吃那种药。  听说,一旦吃了那个药必须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解决。  “他吃了多久了?”陆七问。  慕昀峰看了眼时间,“大概四十分钟的样子。”  陆七心如死灰的闭了下眼,送医院大概来不及了,即使来的及也不一定有用。  但她还是不死心,“要怎么样才能救他?”  “嫂子,这事还要问我啊,你不是他老婆么?”慕昀峰一脸茫然。  叶子晴将慕昀峰推开,“我先进去看看我哥。”  慕昀峰想叫住她,那丫头溜得快,早已不见踪影,他嘀咕,“这丫头,也不害臊。”  “没有别的办法么?”陆七头痛的揉了下眉心。  “有啊。”  陆七双眸一亮,“什么办法?”  “送他上西天。”  陆七狠狠瞪着他。  慕昀峰摊手,“怎么,还不让人说实话啊。”  砰。  房间的门被陆七大力关上,慕昀峰差点碰到鼻子,他后知后觉想起来叶子晴还在里面。  特么的,这丫头跑去当电灯泡啊。  不对啊,权奕珩和陆七不是夫妻么,遇到了这样的事应该最好解决了,怎么他觉得陆七还在犹豫。  猛然间他一拍脑门儿。  处男,处男啊!  妈的权奕珩,你连小爷也骗,太不地道了。  哈哈,结婚这么久,权大少和陆七只是一对名义上的夫妻吧。  想到此,慕昀峰差点激动的落下泪来,妈的,处男的这个标签终于不是属于他一个人了,他的马上打电话把这事告诉沈辰皓,得好好笑笑这货。  然而,转念一想有觉得不对劲。  看今天的这个形式,权奕珩马上要破处了啊。  慕昀峰欲哭无泪,再次为自己是处男而感到深深的忧伤。  权奕珩,你真他妈腹黑,为了让陆七上你的床,一定是故意的吧。  酒店的房间里,陆七和叶子晴一同守在男人床旁边。  “嫂子,哥的身体好烫,我们要不要送医院啊。”  陆七,“……”  她该怎么和这小丫头解释呢?  听到叶子晴话的某人,在心里把这个妹妹骂了不下十几边,这丫头就会在关键时刻出乱子。  如果送了医院,你哥这辈子就做和尚吧。  陆七给他倒了一杯水,“权奕珩,你还好吧,要不要喝点水?”  “不,我不喝水。”男人用手扒着身上的衣服,他艰难的摇头,“老婆,我好热。”  叶子晴听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她眨了眨眼,“嫂子,这种事情我不方便插手,我哥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  “我和慕昀峰住在隔壁,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你就叫我们。”  “好。”  目前来说也只有这个办法,叶子晴还小,陆七并不想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的肮脏手段。  呼。  给他们关上门的叶子晴重重呼出一口气。  哥,我容易吗我,一直不接嫂子电话,都快愧疚死了。  等在外面的慕昀峰将她拉到一边,“你告诉我实话,你嫂子和你哥是不是还没那个啥?”  “什么啊?”  “就是还没有……”慕昀峰一边说一边对着手指,意思明显。  只是面对这个小丫头,他想把话说得委婉些。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结婚。”  慕昀峰,“……”  到底是装纯洁呢,还是真不懂啊。  叶子晴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哎,本姑娘累了,先去睡了。”  “不看着你哥了,万一有什么问题怎么办?”  听说那种药上身,若是权奕珩用药过度,会虚脱的,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这个男人为了媳妇儿,真不是一般的拼命。  “我相信我嫂子,她舍不得我哥受苦。”  所以在权奕珩布这个局的时候,她很赞成。  就好像她,也舍不得慕昀峰受苦,可这个男人从来都看不见。  叶子晴背对着他苦涩的勾了勾嘴角,去了隔壁房间。  ——  叶子晴出去后,陆七从浴室找来了毛巾,帮权奕珩擦身。  可这样并不能减轻他身上的痛苦,浑身仿佛有千万条蚂蚁在怕,难受的他直抽搐。  特别是陆七的手指碰到他的肌肤,权奕珩便会主动的往她身上凑,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拯救自己灼热的身体。  “权奕珩,你感觉怎么样?”  “我不行了老婆,好像快要炸了。”  陆七拿着毛巾的手顿了顿,灯光下,男人的汗水顺着额头滴落下来,声音带着颤音,她也深知他忍到了极限。  如果再不救他,很有可能会丧命,而作为他的妻子,叶子晴和慕昀峰都把她当成了最好的解药。  “没事的……”他艰难的开口,“没事的……老婆,如果,如果你,太为难的话……出去等我吧。”  “我自己犯下的错……罪有应得。”  一字一句,断断续续,听得陆七每条神经都紧绷起来。  什么叫自己犯下的错?  他又没和那个女人真正发生什么。  权奕珩,你干嘛这么容易放弃自己啊,而且她并没有说不救他,只是在纠结,该怎么样开始。  毕竟她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碍于他的身体状况,还得她主动。  “老婆,你……出去。”男人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看着这样的他,陆七没了纠结的时间。于是在男人痛苦的低吟声中,她扔掉了手里的毛巾,关了房间里所有的灯,手指开始解身上的礼服。  “老婆……”  “你?”  权奕珩是真痛苦,他喝了那杯饮料,本以为自己能支撑住,可看到陆七以后,他才明白,他太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  “权奕珩,我没办法了,你忍忍好么?”  褪下礼服钻进他的被窝里,一阵热气袭来,像是一团火,燃烧着她的身体。  陆七不知道要怎么做,她侧过身只能先吻着他,很轻的吻着,因为怕触碰到他身上的伤口。  天哪,这个傻女人都这样了,要他怎么忍。  男人的身体里堆积了快三十年的火种终而在这一刻泵破而出,很快,他转被动为主动,捧起她的脸狠狠的吻了下去,再到唇,气息交缠,一室的旖旎。  “怕么?”  怕,她快要怕死了,都还没有开始,陆七的身体便已经颤抖的不成样子。  可是她不能说,怕权奕珩对自己有所顾虑,憋坏了他。  “怕的话就抓我的手,抱着我,想着我。”他说。  而她真的按他说的去做了,抓着他滚烫的手,想着他们一路的点点滴滴。  情到深处,他听到女人痛苦的喊声,权奕珩伏在她耳边柔声哄着,“小乖乖,忍一会儿,马上就好。”  大手穿过她早已湿透的发丝,吻着她微闭的双眸,情动不能自已。  他等这一刻等了太久,也谋划了太久,终于让他给等到了。  想着,他便埋下头,在她耳旁满足的叹息,“小七,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躺在身下的女人听到他耳旁温柔的呢喃,身体微微颤栗着,她睁开眼,暗色的光线下,她看不清他的脸,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吐出的气息,就好像一团火,像是要把她焚烧尽殆。  “权奕珩。”她同样的语气喊他,带着一丝情醉,如同乖巧的猫儿般,听得男人热血沸腾。  “嘘。”男人食指落在她唇边,生怕绷不住太过于猛烈。  毕竟她是第一次,权奕珩不想弄疼了她,给她心里留下阴影。  可陆七却有点承受不住了,她羞涩的开口,“我,我有点疼。”  事实上,她是快要疼死了,可为了让他尽快解除药性,她只能咬牙忍着。  真特么的疼啊,明明这么疼,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一天到晚想着男欢女爱?  这场迟来的欢愉一直折腾到下半夜,陆七被累昏了过去。  等她迷迷糊糊的醒来,突然惊觉一件事情,逮着身边的男人就吼,“权奕珩,你这个骗子,你的腿根本没事!”  ------题外话------  呜嗷,清清今天让小仙女们看到了想看的情节,素不素该把手里的票票给清清啦。  清清在这里再次公布一下群号:60605856  群里今天会发福利,免费四千字送给正版读者,泥萌懂滴。只要小仙女们是全本订阅,截图给清清就能领取福利哦(注:领取福利不能用元宝看书,也必须订阅倒V章节)  当然了,这个都看大家自愿,不冲突哈…么么哒。爱你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