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130 权奕珩,你是吃了药才这么猛吧?

130 权奕珩,你是吃了药才这么猛吧?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1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42
    “权奕珩,你这个骗子,你的腿根本没事!”  想到这一层的陆七很生气,开了床头的灯,转过头去,却看到男人性感的人鱼线。  她本能的闭上眼,脑海里却呈现出他们刚才悱恻缠绵的一幕,脸色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还好权奕珩没有多少意识,否则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  熟睡的男人被她这么一吼差不多也醒了,他两手圈住她的身体,薄唇凑过去在她耳旁轻轻咬着,“老婆,你体力真好。”  陆七,“……”  “做了五次都不累,要不我们现在再来一次?”  陆七的心脏控制不住的狂跳起来,他的声音沙哑中透着一丝令人沉醉的诱惑,让她再次想起他们刚才的种种,她在他身下绽放的样子。  晃神的功夫,男人已经翻身而上,如饿狼般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火热的唇瓣贴着她的,没有深吻,只是感受着她的那片柔软。  她的唇是那种血色的红,是今晚被他狠狠爱过的结果。  “权奕珩,我,我很累。”她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想到这个男人在床上的勇猛,她其实是有点怕的。  陆七从来没有想过,平时对她温柔的男人,也会有这么狂野的一面。  在她心里,权奕珩是那种很绅士的男人,特别是对自己,仿佛倾尽了所有温柔,可今天晚上过后,陆七却是重新刷新了他的一切。  还是因为男人永远都是衣冠禽兽的样子?  “累,那就乖乖睡觉。”他揉了一把她的小脸,翻身从女人身上下来,双手依然维持刚才的动作,死死抱着她的腰身,头贴着她的背,仿佛只有这样权奕珩才能安心入眠。  呼。  陆七不禁松了一口气,很庆幸权奕珩能放过自己,要知道,为了解权奕珩身上的药性,她可是咬着牙坚持的,最后一次,她彻底累昏了过去。  药性?  陆七猛然间想到什么,脱口而出,甚至带了一丝幸灾乐祸,“权奕珩,你是吃药才这么厉害吧?”  男人闻言眯了眯眼,这一次,他不再调侃她,而是用实际行动证明,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  什么叫吃了药才这么厉害?!  权奕珩两手撑在两侧,笑得阴森,“老婆,看样子你是真的睡不着,还是你一直在质疑我的能力?”  陆七意识到男人要做什么的时候吓得双腿发软,她现在真的提不起一丝力气,如果再来一次,她真的很怕自己小命不保。  “嗯?”他轻轻捏了一下她烧红的小脸,又像是带了一丝薄怒。  反正,今晚的他和陆七所认识的权奕珩截然不同。  陆七眼眸转了转,“权奕珩,我错了,我不敢了,你……”  “晚了!”  柔软的唇瓣被男人封住,不同于前几次的吻,这一次来的猛烈,她感受到的只有疼。  陆七欲哭无泪,她干嘛脑抽的说这些啊。  她想要说点好话劝男人,权奕珩却一眼看穿她的心思,伏在她耳边,“老婆,说错了话要付出代价!”  陆七,“……”  而这个代价,只能用这种方式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七还以为自己快要淹没在男人疯涨的情欲里,终而,权奕珩停歇了。  陆七,也再一次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  “睡吧,再不睡,我就一直这样做下去。”他抱着浑身瘫软的女人,温柔中带着某种警告,“明天要是下不了床可别怪我。”  陆七咬着唇,不想理他。  其实她也没有力气去和他争执什么。  “老婆,刚才我没吃药,感觉怎么样?”  “权奕珩!”她嘶哑着声音吼出来,喉间撕扯般的疼,仿若被刀片割过一般。  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那是他们缠绵时,她发出了情不自禁的声音,而造成她这样的罪魁祸首还能有谁。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无耻,耍流氓还表现得如此高大上,她简直要疯了啊。  “嘘,我只不过是在证明我的能力。”权奕珩食指轻点这女人的唇,嘴角的笑意满足,他特意伸出舌尖,添了一下唇,动作说不出的性感诱惑,“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怀疑男人这方面的能力,尤其是我。”  陆七瞪大眼,“……”  她没有力气骂他,瞪一下总可以吧。  “怎么样,累了么,要不要睡,还是我们继续聊聊人生,嗯?”  反观权奕珩,体力依然那么旺盛,好像今晚他什么都没做似的。  他明明吃了那种药啊,即便药效退了也该会有一种疲软的感觉吧,为什么权奕珩没有?  陆七噘着殷红的唇,她赌气似的关了床头灯,背对着他滑进被窝里。  本想离权奕珩远一点,可他抱着她死死的不松手,陆七越是往边上靠,只会越发带着他贴近自己。  陆七想发飙,但一想到他刚才的特殊惩罚,只能把这口气咽下去。  到底什么人啊,就知道威胁她。  瞧着她倔强的样,权奕珩宠溺的笑了笑,探下手拍了一下她的小屁股,“老婆,你真是一点也不乖。”  陆七被他这个动作惊得不轻,那种感觉,愤怒过后有种难掩的酥麻,只因他的这个动作太过于暧昧,也被他再次折服了。  权奕珩,你他妈到底还让不让我睡觉啊。  “你不知道我晚上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想起来都有一点后怕。”他说,像是自言自语,但是权奕珩知道她在听。  说起这个,陆七便想到进门来时踩到的女士外套,还好不是更邪恶的东西,否则她真的会冲出去把那个女人暴揍一顿。  所以她心里其实有点不是滋味的,总会忍不住的去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加上权奕珩被下了药,无论什么样的女人贴上去都会控制不住吧。  “老婆,还好你来了。”  这句话的意思让陆七想到,如果她不来,是不是他就要找别的女人解决。  陆七的心微微泛着疼,涌起一丝后怕。  如果权奕珩真的和别人发生关系,哪怕在他不情愿的情况下,大概她也做不到释怀,他们可能真的完了,连有实无名的夫妻都做不下去了吧。  更何况,一旦沾惹上那种女人,相信权奕珩会被缠得很紧,到时候她又有什么理由还霸占着权奕珩呢。  想想,确实太过于惊险。  “老婆……”  “权奕珩,我不想听。”不知怎的,她的情绪突然就炸了。  “嗯,你不听没关系,我说不说也是我的自由。”  陆七,“……”  “那个女人是A市苏家的小女儿,因为这桩生意都是我负责,和她接触过几次。”  和她接触过也没看出来那个女人居心叵测么,权奕珩,你是猪啊。  陆七几乎下意识的问,“权奕珩,你们接吻了吗?”  问完她就后悔了,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干嘛表现得这么激动。  可他却偏偏卡在这儿,没了下文。  陆七的脑子都快成浆糊了,她朝男人摆手,“权奕珩,打住,我要睡了。”  而男人就真的乖乖听话的不再提,陆七却纠结的要命。  他没有任何的解释,那就是默认了?  权奕珩,你骗我一下会死啊,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一点也不会哄老婆!  到底体力不支,没一会儿陆七便彻底睡了过去。  这一觉陆七睡到上午十点,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太阳光透过酒店的窗帘渗透过来,她用手遮挡在眼前,鼻翼间吸入的是香喷喷的味道。  这里有厨房。  昨晚只顾着权奕珩,倒是忘了观察房间的格局。  这间房不同于总统套房的奢华,有种居家的温馨感,厨房和书房很好的隔开,比她和权奕珩现在的婚房都要好。  唔。  陆七皱眉,她躺在床上抬了下手臂,强烈的酸痛感袭来,疼得她呲牙。  权奕珩,你到底是有多猛。  陆七躺在床上不敢再乱动,胡乱的伸过手去想抓手机。  隔壁的位置空空如也,温度很凉。  权奕珩已经起床很久了。  她神经不由放松下来,总算能喘口气了。  瞳孔里突然映出男人放大的俊颜,陆七拉高被子,像是被吓着了。  权奕珩用纸巾擦了下手,帮她把头上的杯子拿开。  陆七缓缓睁开眼,看到男人身上的花色围裙愣了愣。  一个大男人系着花色围裙。  那画面想想都觉得辣眼睛,陆七却没有感到有丝毫的维和,反而觉得他像是冬日里的一抹暖阳,温暖着她被摧残的心。  在家的时候权奕珩也下过厨,但此刻气氛不一样,大白天的,他们在经历过昨晚的激情后,陆七和他面对面会觉得羞涩。  “老婆,饿了么?”  陆七浑身酸痛,她想起身,可动了半天也没能爬起来。  “本来已经做好了早餐,你没醒,怕牛排和蛋糕冷了不好吃,我倒掉了。”  一说吃的,陆七这会儿倒真的有点饿了。  能不饿么,昨晚就没怎么吃东西,又被这个禽兽折腾了一晚上,她早就累瘫了。  不过,她赌气的并不想理会这个男人。  陆七黑眸转了转,视线落在他曾经受伤的腿上,红艳的小嘴噘的老高。  他真的骗了她,明明他的腿就没事!  难道她连问的权利都没有吗,这个男人凭什么这么霸道。  咂咂嘴,陆七看着他,“权奕珩,我想问你一句实话,你的腿是不是没事?”  “有事。”他答得干脆。  “有事你昨晚还……”那么猛。  陆七的话说到这儿戛然而止,她想到昨晚的惩罚,不敢再提。  权奕珩挑眉,“昨晚怎样?”  “我们不是在一起那个了么?”  男人装傻,眼底的那抹温柔变成了陌生的邪肆,“哪样啊。”  陆七恨恨咬牙,生气的不说话。  “老婆,我们做的时候你可没顾及到我的腿不好,不让我做。”  言外之意就是,她也很乐意和他那做那种事。  啊!  陆七,“……”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她如果和他说道理那就是死路一条。  眼看她的情绪隐忍到了极限,权奕珩知道见好就收,否则惹怒了她,吃亏的是他自己。  权奕珩解了身上的花色围裙,他叹了口气,故作很痛苦的样子趴在床上。  果然,一见他这样,陆七就开始紧张起来,仰起头问,“权奕珩,你没事吧。”  “老婆,我头痛。”男人声音微弱,脸也苍白了几分,“早上起来吃了几粒药,到现在还没有好。”  陆七正要掀开被子下床,却因为身上的酸痛蓦然想到了什么。  “权奕珩,你还给我装!”她徒然就怒了,推了推靠在她身上的男人。  “老婆,真的痛,可能药效还没有完全褪去。”  陆七的心立马就软了,生怕他会有什么后遗症,赶紧拖着酸软的身躯跌跌撞撞的下床。  特么的权奕珩,你到底要了我多少次啊,为什么她这会儿感觉浑身像是要散架了一般,每走出一步就仿佛是在刀尖上,痛的她想哭。  去厨房倒了一杯热水,陆七送到男人跟前,“来,喝口水。”  “谢谢老婆。”权奕珩将她端来的大半杯水喝完,趁机解释,“其实老婆,我的腿本来就没有多大的问题了,坐在轮椅上是为了让它不要受伤,昨晚也是没办法,药效完全控制不住。”  呵。  控制不住。  权奕珩,你当姐是傻子啊,那么猛,她刚才在照了镜子,全身的肌肤就没有一处好的。  他的这个解释让陆七很生气,她重重将玻璃杯搁在床头柜上,“权奕珩,以后我再也不要管你了。”  明摆着,她又一次被耍了,这个男人好好的嘛。  “不是不是,老婆,我真的疼,刚才喝了一点水,好些了。”  陆七一个字也不信,“权奕珩,你再叫我就把你直接扔到医院去。”  “老婆,我不叫了还不行么?”男人一脸无辜的望着她。  该死的,这样的眼神她又心软了。  懒得理他,陆七直接去了浴室洗漱换衣服。  等她整理好一切,权奕珩也做好了早餐,没有特别的丰盛,但能令她胃口大开。  两碗鸡肉粥,燕麦馒头,还有她喜欢的生煎,再配上风味小菜,其实对陆七来说就是美味。  “怎么样,合你的胃口么?”  陆七咬着馒头不说话,明显是对他无语了。  刚刚还说头痛的男人一下子做了这么多,陆七真的很怀疑,他到底哪句话真哪句话假。  “真生气了?”  权奕珩把面前的泡菜推过去,“别老是吃馒头,小心噎着,喝点粥吧。”  陆七还真有点噎着了,她喝了口水,气哼哼的开口,“权奕珩,你就是个混蛋。”  “不知道我每天有多担心,生怕碰到你的腿,将来留下后遗症什么的,可你倒好,这么骗我,真的有意思么?”  她一口气说完这些,言语里满是委屈,还有种被骗的悲愤感。  这事吧,确实是权奕珩太过分了。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他认同了还不行么?  其实他的腿也没有完全好,这会儿真的有点疼,可如果现在说有点疼,以她的性子肯定会说他无病呻吟,只能默默忍着。  “吃吧,昨晚累坏了该好好补补。”权奕珩又给她倒了一杯牛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权奕珩,你的腿……”  他却说,“难道你昨晚不舒服?”  陆七,“……”  该死的,你能不能不要再说了。  “还是不满意我的技术?老婆,要不我们再来切磋一下。”  陆七觉得这饭真是没法儿吃了,这个男人每句都不离昨晚的事。  她把手里的筷子拍在桌上,“我得回陆家一趟,你自己吃吧。”  “老婆。”  “权奕珩,你好好反省。”  权奕珩就那么看着她,然后房间里没了她的身影,也深知她这一次是真的气的不轻,如果他再继续纠缠只会适得其反。  那么就给她点时间吧,尽管他不愿意在两人成为真正夫妻后的第一天就分开。  陆七打开门,外面偷听的叶子晴和慕昀峰差点因为惯性摔倒。  叶子晴干笑两声,“嘿嘿,嫂子。”  “早啊。”陆七神色从容,她用衣服很好的遮挡了劲脖间的吻痕,笑着和叶子晴打招呼。  “这么早你要去哪里啊嫂子。”  “办事。”  办事?  新婚夫妻不是难舍难分么,怎么她瞧着嫂子不太高兴的样子,还是她哥昨天晚上太猛,弄疼了嫂子。  完蛋了,他哥也不知道悠着点,女孩子第一次很疼的好么。  这个傻蛋,活该三十岁了才找到媳妇儿。  慕昀峰则是眯眼瞟向里面,什么都看不到,昨晚到底有没有成啊。  陆七刚走进电梯就接到黄娅茹的电话。  “小七,阿珩今天不上班吧,我炖了点骨头汤,一会儿给他送来。”  “不用了妈,他好的很。”她咬牙切齿的道。  “你这孩子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心疼老公呢。”  “妈!”  陆七听了这话,憋在心里的火气猛的往上涨。  “你就告诉我阿珩在不在家。”  “不在。”  “我自己打电话问阿珩,你这孩子怎么不知足呢,错过了阿珩到哪里找这么好的男人。”  陆七单手撑着额头,“……”  貌似吃亏的人是她,做错事的人是权奕珩吧,为什么她感觉所有的人都在责怪自己?  “好了,你先忙着吧,我一会儿就过来。”  陆七还来不及阻止,黄娅茹已经挂断了电话。  房间门外,等陆七走后,叶子晴和慕昀峰先后进去里面。  权奕珩在和丈母娘通话,并不知道潜进来的两人。  “妈,您放心吧,我没事。”  “……”  “妈,您这么说就见外了,小七很好,对我也很关心。”  “那好,我们一会儿见。”  挂断电话转身,权奕珩脸色倏然一沉。  “你们怎么进来的?”  还在往嘴里塞馒头的叶子晴,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幽怨的喊了声,“哥……”  慕昀峰却懒得听,不客气的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悠哉悠哉的开始享受美味的早餐,“这么多,阿珩你一个人也吃不完,岂不是浪费,我们就当是传承中华民族的美德了。”  “都给我滚出去!”权奕珩怒喝,并不待见他们。  慕昀峰摸了摸下巴,“怎么了,吃枪药了。”  “我的权大少,你这也太落井下石了,如果不是我和子晴帮你,你能这么快吃到嫂子么?不就是一个早餐么,还是嫂子吃剩下的,为了你,我们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  “是啊,哥,我肚子早就饿了。”叶子晴说的可怜,吃东西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仿佛面前的食物会跑似的。  权奕珩抿着薄唇没说话,但那气势明显是不高兴的。  慕昀峰瞥了眼男人阴沉的脸,嘀咕,“难道是欲求不满?”  “啊?”叶子晴没听清楚,一脸茫然的望着他。  权奕珩漠然出声,“出去,你们的早餐在隔壁,酒店会送来。”  “你,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慕昀峰控诉。  酒店的早餐他们早就吃腻了好么,这种别致又有爱的早餐才是他们想要的。  可某人就是那么小气,不让他们再吃第二口,坚决赶人。  这是他给小七做的早餐,即便是吃不完他也不能让别人破坏,那是他对小七的心意。  在权奕珩准备关上门的瞬间,叶子晴出声,“哥,你是不是和嫂子吵架了啊?”  为什么她觉得不对劲?  “没有,你嫂子去陆家办点事。”  叶子晴还想继续往下问,慕昀峰却适时的捂住她的嘴往另一边拖。  砰。  房门被关上,权奕珩彻底隔绝了他们。  叶子晴扒开男人的手,“你干什么啊,我问问情况怎么了?”  “我说你是不是傻啊,没看到你哥情绪不对么,这还用问,他肯定和你嫂子闹不愉快了。”  叶子晴惊呼,“呀,难道是我们计划暴露了,嫂子发现了我在骗她。”  不要啊,一旦嫂子不理她,以后她准没有这种舒服日子过。  “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我们啊,最好不要插手。”  “那也得撮合他们啊。”  “我们先走吧,一会儿我再向徐特助打听打听,你这位闷骚的哥哥到底因为什么生气。”  两人一起进了电梯,叶子晴认真的问他,“慕昀峰,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男人闻言,脑海里浮现出不少美好的画面,“我啊,喜欢美丽善良大方,身材好,温柔娴静,总之没有缺点的女人。”  叶子晴真想一巴掌盖在他脸上,冷笑了声,“哼,活该你到现在还是单身。”  慕昀峰,“……”  特么的小爷有个目标也不行啊。  ……  把叶子晴送回家时间还早,慕昀峰不想这么快回去慕家,刚想给某人打电话,慕太后的电话便来了。  “妈啊,我刚刚送子晴回来,怎么了?”  慕夫人一听这话,语气温柔了许多,“你们上午就在约会啊,还是昨天晚上就在一起?”  “当然是昨晚就在一起。”  “真的啊,那你也不要这么早回来了,马上就到中午了,找个好点的餐厅吃饭,两人好好过一下周末,对了,吃完饭给子晴买点衣服啊首饰什么的,女孩子可不就喜欢这些吗?”慕夫人在电话那头兴致勃勃的嘱咐。  慕昀峰听得嘴角抽搐,“那个太后,这些您儿子知道。”  慕夫人叹气,“我这不是关心你嘛,都这么久了,子晴她妈也没个回应,你说,她妈是不是对你不满意啊。”  慕昀峰差点喷出一口鲜血,“……”  什么叫做对他不满意,他是没那个意思好么。  “妈,我会有分寸的,您别操心。”  “好好好,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玩得开心点。”  慕昀峰将车开出小区,他找不到去向,给某人打电话。  “阿皓,出来喝一杯?”  那头的男人溢出欠扁的一句话,“没空,小爷和女朋友在吃饭。”  女朋友?  “谁,那个林小姐?”  啧啧,有情况啊,已经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么,最近沈辰皓和林家的那位不是走的一般的近。  沈辰皓没否认,慕昀峰却是道,“在哪儿呢?”  “怎么,想让我收留你?”  “少他妈废话,把地址发我手机上。”  半个小时后,慕昀峰把座驾开到了华悦酒店。  由服务员领着进去,慕昀峰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便听到女人轻柔的笑声。  “二少,您真是太幽默了,和您一起共用午餐很愉快。”  “和美女共用午餐也是我的荣幸。”  慕昀峰做了一个恶心的动作,大声嚷嚷,“秀恩爱死的快!”  沈辰皓回过去,“我宁愿死得快也不要孤身一人。”  慕昀峰白了他一眼,径直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林允熏起身,礼貌的朝慕昀峰伸出手,“慕少,你好。”  慕昀峰朝她看了眼,并没有伸出手,笑得诡异,“我早上杀了一只鸡,不好意思啊林小姐,我怕弄脏了你的手。”  林允熏全然没有想到慕昀峰会这么说,明摆着是不稀罕和她握手,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很快转变过来,“哦,没关系。”  “太浪费了,两个人吃这么多,你吃的完么你。”慕昀峰盯着满桌子的美食,控诉道。  这话说的林允熏一阵尴尬,慕昀峰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意思很明显,说她是一个不懂得节俭的人。  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从不注重这些,林允熏觉得,这个慕昀峰对自己有敌意。  “干嘛呢,吃就吃,哪里来那么多废话。”沈辰皓直接将一块红烧肉塞到他嘴里,慕昀峰这才闭了嘴。  林允熏眼见自己没有插嘴的机会,她聪明起身告辞,“二少,既然你的朋友来了,我也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去公司,我们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慕昀峰捕捉到她话里的重点,今天不是周日么,他们还要加班加点?还是故意搞这么一出培养感情?  沈辰皓点头,“好。”  包房的门关上,林允熏的脸瞬间冷下去。  她听说这个慕昀峰和权奕珩是很好的朋友,会不会把她曾经差点嫁到权家的事告诉沈辰皓,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这些日子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不行,她必须想个办法,即使不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也得让沈辰皓不对她有误会。  慕昀峰大概是真饿了,一碗饭很快见底,他问对面一口没吃的男人,“这个林小姐,你真的要娶?”  “嗯,有这个想法,怎么了?”沈辰皓手指敲着桌沿,桃花眼上挑的弧度很淡。  慕昀峰快速擦了下嘴,“哎呀我的妈呀,脑子进水了吧你,几个月前她差点婚配给阿珩。”  那么也就是阿珩的前女友。  慕昀峰瞧着他一副深思的样子,解释,“前女友算不上,阿珩压根没看上她。”  意思就是说,阿珩不要的女人你收着,走出去有面子么?  沈辰皓倒是表现的很淡,“这并不影响,她和阿珩的事对外界说了吗?”  “那倒是没有。”  “这不就是了嘛。”  慕昀峰觉得不可思议,“你不像认命的人啊,怎么回事?”  沈辰皓摊手,“自从上个月发生那件事,我就认命了,与其让他们算计我给我找乱七八糟的女人,还不如找个知根知底的,爱不爱哪有那么重要。”  也就是说,林家是知根知底的,而林允熏这些年,在京都的名声确实很好,她的才华能帮助他在事业上更上一层,当然了,他并不稀罕女人帮忙,但是有一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生活,沈辰皓想,以后的相处也不至于太糟糕。  没有爱,他们有共同的兴趣,那就是生意,偶尔还能交换一下意见。  这么想着似乎也不错。  慕昀峰却在纠结他刚才的一句话,爱不爱哪有那么重要。  大概很多夫妻都是因为将就在一起,合适自己,两人的关系相敬如宾,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妥,但总归少了些什么。  他不行,必须和自己爱的人结婚。  他等的那个人始终没有回来,那么他就一直等下去。  也许慕昀峰曾经动摇过,想要和别的女人发生点什么,可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的脸,他便会刹住车,就好像已经习惯了一般,为了她而守身如玉。  “你好像对林小姐有误会,因为她曾经和权奕珩相过亲么?”沈辰皓问他。  毕竟是结婚的对象,他出国多年,怕不太了解国内的情况。  慕昀峰摇头,“不,这个女人看上去感觉不好。”  “哪里不好了么?”  “就因为哪里都好才觉得有问题,你想想,这个世界有完美的人么,我得出的结论就是,她爱装。”  沈辰皓笑,“哪个女人不喜欢装。”  慕昀峰听了觉得自己压根和他不在同一条战线上,说再多也无用,他像饿死鬼投胎似的又盛了一碗饭,“吃饭吃饭,饿死了。”  “我先走了,还有个会要开。”  慕昀峰朝他摆手,“滚吧。”  他这个单身狗,还是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慕太后那边逼得紧,该怎么脱身。  ——  陆七从酒店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是搜索今天早上的新闻,没有关于颜家和陆家的一切。  呵。  颜子默的动作倒是挺快,想把丑闻压下去,恐怕没有这么容易。  她昨晚在宴会上的爆点不够热切,而且有陆自成和颜子默插手,恐怕新闻也不敢乱报道。  所以,陆七选择回了一趟陆家,去那里用午饭。  今天是周日,陆自成在家陪着胡碧柔,看到她来,陆自成心里有气,却也不敢发作。  “小七来了,休息会,马上开饭了。”  胡碧柔狠狠瞪了她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陆七应了声,“好,我先上楼了。”  她就是要气死这对母女,时不时的在她们眼前晃悠,间接的告诉她们,陆家的一切也有她的一份,凭什么她要这么善良的让给这对母女?!  刚上楼陆七便碰到从房间里出来的陆舞,她打扮得甚是艳丽,好像要出门。  这个女人还不吸取教训,依然穿的这么风骚?  看到她,陆舞得意的笑了声,“怎么,想回来看我的笑话?”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子默不但没退婚,反而还约我晚上去他们家吃饭。”  陆七宛如看白痴一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压根不想和她一般见识,可她却总要作死的往自己面前撞,能有什么办法。  “不说话?”陆舞挡在她身前,“陆七,别以为这样就能破坏我和颜子默的关系,我告诉你,他永远都不会喜欢你这种女人,他只爱我。”  陆七听着觉得可笑。  她忽然觉得,陆舞和颜子默还真是合适的一对,都这么自恋。  本想不和她纠缠,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陆七也不是软柿子,她拿出手机,把某张照片晃在陆舞眼前,很快的收回,“那天和你吃饭的男人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如果我把这张照片发到网上,你说,加上昨天在宴会上出丑的事,颜家还要不要你?”  陆舞脸色煞白,因为陆七收的快,她并没有看清照片上的男人,不过,她倒是知道陆七说的是什么。  那天和张晖在那家小餐馆吃饭,正好碰上了陆七这个贱人。  妈的小贱人,还真是有心机啊,对她拍了照。  陆舞故作镇定的吼,“你胡说什么,什么男人?”  陆七冷笑,“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最清楚,这几张照片你也别想在我手机里删除,因为我有备份。”  “你……”她要镇定,镇定。  那天她明明很小心,怎么可能让陆七撞见。  这样一想,陆舞倒也不再和她争执,目光敏锐的扫到陆七劲脖上的红色印记,“哟,你以为你就没把柄到我手上了么,你看看你脖子上的吻痕,昨晚肯定跟谁鬼混去了吧。”  陆七耸耸肩,“有本事你也可以去拍我的照。”  能把这种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陆七,你当真以为你很清白么?  还不是一样是个烂货。  哼,她总有天会抓到的。  “干什么去,马上要吃饭了!”陆自成看到她,语气激烈。  以陆舞现在的情况是不宜出去露面的,他忘了交代,这一个月的时间,陆舞都不要出现在大众面前。  昨晚的事,大家也就逞一时之快,时间长了就会忘记。  陆舞笑着回应,“我一会儿要和子默出去,不在家里吃了。”  “真的啊,子默来电话了?”胡碧柔双眸一亮。  “嗯。”  陆自成听后脸色也缓和了不少,“我就说吧,颜家那边不会退婚的,你这不是怀了颜家的孩子么。”  “谢谢爸帮我处理昨晚的事。”  “只要你好好的,爸爸也欣慰。”  “那我走了。”  “好,一个人注意点。”  陆舞拍了拍胸口,出去陆家之前她戴了口罩和墨镜,去附近的药店买了几张验孕纸。  而后,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跑到附近的洗手间,五分钟后,验孕纸上的结果令她惊慌不已。  彻底完蛋了!  陆舞睨着那两条红色的杠杠,有种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  ------题外话------  小仙女们说,要不要这么轻易的放过腹黑的权大少?还要不要让他这么轻易的吃到肉?  推荐好友新文《雍少撩妻盛婚来袭》文,嘉霓  今天PK,有兴趣的亲们给力收藏一个。作者坑品有保证,欢迎入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